边城烽火 第 十 章 螳螂捕蝉竞雌雄 黄雀凌风逐高低 第十章(6)螳螂捕蝉

bjunqing2008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倏忽间就到了灶王爷上天的日子,到年根儿底下就只有腊月二十六一个大集了。 邹同义和吕景文、吕信文等人商量着,把阎康侯送来的一万块现大洋全部分到了各位弟兄的手里,让大家及早把钱送回到各自的家里去,好让家人们备办年货,欢欢喜喜地过个宽绰年。 这是黑龙港绿林好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倏忽间就到了灶王爷上天的日子,到年根儿底下就只有腊月二十六一个大集了。

邹同义和吕景文、吕信文等人商量着,把阎康侯送来的一万块现大洋全部分到了各位弟兄的手里,让大家及早把钱送回到各自的家里去,好让家人们备办年货,欢欢喜喜地过个宽绰年。

这是黑龙港绿林好汉例行分赃的日子,和往年没有什么两样,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只不过今年分到手的钱物比往年更加丰厚一些而已,众人高高兴兴地登记认领之后便都分期分批地回家去了。

与往年不同的是,每个人都各自得到了一个秘密的命令:大年二十九必须要赶回到黑龙港大本营,有大买卖要做!至于是什么样的大买卖,除了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和孔冠奎等少数几个人外,众人都给闷在了葫芦罐了。

国有国法,帮有帮规。黑龙港的行规有着极其严密的约束机制和无上的威慑力,不该问的不能问,不该讲的不能讲,不该传的不能传,这是港里的弟兄们都心知肚明的事情,没有谁敢于以身试法,保密工作是卓有成效的,没有透露出一丝一毫的风声。


为了缩短长途奔袭的路程,保证战士们有充沛的精神和体力参加除夕夜突袭金沙镇的战斗,景员甫做了精心的安排,腊月二十九深夜就带着严装饱食的大队人马从盐山县城出发了,一路急行军,天明之前就赶到旧城镇隐蔽了起来。

部队进入到旧城镇以后,景元甫立即指挥穆天佐、穆天佑、许耀亭、韩德平等人在旧城镇的四周围设置了潜伏哨,封锁了进出的通道,往来人等许进不许出,把个旧城镇把持的如同铁桶相似。大部分人马都分散在老乡家里休息待命。

好在这个时候老百姓都忙着过年,少有人外出,部队在镇子里安安顿顿隐蔽的了一天半夜也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的变故。

为了避免重蹈上次奔袭乔家庄半路受阻的覆辙,他又派出曹金海等人率领着侦察员对金沙镇周围的地形地貌的变化进行了缜密的侦察。

大年三十一入夜,景元甫便催动着大队人马出发了。前面有康洪恩和曹金海等人引导着骑兵在前面开路,中间有韩德平和许耀亭等人率领的新海县抗日救国军的人马随行;再后面是盐山抗日救国军的大队人马陆续跟进,一行两千多人马浩浩荡荡杀奔了金沙镇。

一行人马在路上急行军,刚过夜间十点就赶到了金沙镇的外围。按照预先的战斗部署:穆天佐率领着手下一个大队的人马到东寨门附近隐伏了起来;穆天佑率领本部人马赶到西寨门附近隐伏了起来;康洪恩和曹金海则率领着骑兵排的战士去到北寨门外与黑龙港绿林武装接头去了。

见各路人马都已经部署停当,景元甫指挥着韩德平、孙兴国、高歧山、邢玉林等人把主力部队隐伏在了南寨门以外,凝神观察着镇子里面的动静,专等着贾相臣等人发出偷袭寨门成功的信号,便催动着大队人马发动进攻了。


此时,已经接近子时,在高大的土围子和厚重的寨门遮挡之下,镇子里面的情况一点儿也看不到,只见到在土围子的城墙上密密麻麻地挂满了马灯,在迷离的灯影里不时有伪军巡逻的哨兵在来回游动,又听到在镇子里面不时地传出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当地的老百姓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传统习惯,称除夕夜吃饺子放鞭炮为“发子”;除了一些当年有丧事的人家可以在午夜之前“发子”之外,绝大部分人家的“发子”都要等到午夜正时才可以进行。因为时候不到,镇子里的鞭炮声稀疏可辨,并不能够连成一片。

在稀疏的星光辉映下,抗日救国军在金沙镇南寨门、东寨门、西寨门附近埋伏的各路人马已经各就各位,运动到北寨门附近的康洪恩和曹金海等骑兵排的战士也与吕信文等人率领的黑龙港的先头部队接上了头,只等城中的接应信号一发出就可以大举进攻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金沙镇内的情况已经发生了不曾预料到的变化!


——阎康侯并没有像人们所预料的那样回于家务老家去过年,他在殷墨翰和黄省三的参谋之下选择了大年三十晚上出兵去偷袭黑龙港。这可真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

他在金沙镇除了留下四个连的伪军和少量的警卫部队看家之外,把主力部队都带了出来,而且在天刚刚入夜之时就把主力部队从金沙镇运动了出来。为了一鼓把黑龙港的绿林武装给荡平,根除掉他的心头之患,他还从他的老巢于家务调来了两个营的伪军。

他让皮万祥出面及时给黑龙港送去了一万块现大洋,又让皮万祥去游说邹同义和吕景文等绿林首领来参加他的皇协军,其实并不是真心诚意地要化干戈为玉帛!——这些绿林魁首都是他们老阎家的死对头,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他怎么肯与这些打家劫舍的绿林强盗握手言和呢?

他之所以要通过皮万祥代表他去向邹同义和吕景文等人示好,只不过是打出来的一个迷惑人的烟幕弹而已;其险恶用心就是要给邹同义、吕景文等绿林首领制造一种要联手合作的假象,好让他们抱着个热罐子搂着放松警惕疏于防范,以利于他的偷袭成功。——在其时,他并不知道景元甫和邹同义等人也在打他所驻守的金沙镇的主意。


一出金沙镇,阎康侯就急急地催动着大队人马直接奔向了黑龙港。他要带着所部人马赶在午夜之前杀到黑龙港,要与从于家务赶过来的伪军共同对黑龙港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好让港中的绿林武装首尾不能相顾。

为了出奇制胜,他还让随行的伪军带足了硫磺、焰硝、煤油等引火之物,做好了实施火攻的充分准备。他自己在心里盘算着,自打他与殷墨翰合谋用诡计夺得金沙镇之后,先后与抗日救国军交手多次,几乎次次失算,这一次他下决心要体体面面地打个大胜仗,把丢掉的面子再给找回来。

在八里庄阻击战中,“雷电闪”赫连洪的骑兵连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残存下来的伪军骑兵不过三十人,战马不过二十匹,几乎都给打光了。

八里庄阻击战打过以后,阎康侯又把骑兵连给恢复重建了起来,仍然保持着满骑满员的建制。又把由乔家庄投靠过来的乔象福委任为副连长,拨给赫连洪当了助手。他的战术和景元甫一般无二,也把骑兵做了开路先锋。

乔象城投奔到金沙镇以后,阎康侯看他可堪重用,就委任他出任了八连的连长。这次兵发黑龙港,由他率领八连做了步兵的先头部队。阎康侯则在黄省三等人的陪同之下率领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跟在了后面。

黄省三腿上的枪伤并没有好利索,可是阎康侯离了他这根拐棍儿走不动道儿,所以也把他一同带了出来,好在他的伤势并不严重,又可以骑马,一路行来并无大碍。

殷秀山这一次是哭着喊着自己要来的,他在自己的家中是个骄少爷,被人抬举着横行惯了,没成想做了俘虏之后竟在黑龙港受尽了窝囊气,这让他的心中非常窝火,非要跟着阎康侯的大部队一起到黑龙港来报复报复出出气不可,阎康侯拗不过他,只好又让他一起跟了出来。


对于这一次兵发黑龙港,黄省三是信心十足的,在他看来,这一次夜袭黑龙港的军事行动是他参与策划最为成功的一次,简直可以和三国时陆逊的火烧连营相提并论。一等后续的大部队走上大路,他就打足精神和阎康侯吹乎了起来,极力地给阎康侯壮胆打气。

他向阎康侯进言道:“三爷您这次就放开胆子去干吧,就算是因为过年黑龙港看家守摊的土匪剩下的不多,只要把他们的老窝给端了,就让这些打家劫舍的强盗没有存身之地了。至少,也要让他们知道知道三爷您的厉害,下次他们就不敢再这么嚣张了!”

阎康侯嘿嘿笑道:“这些偷鸡摸狗的家伙做梦也不会想到咱们会在大年三十夜里来抄他们的老窝的,时下天干火燥的,再给他妈的放上一把大火,就是猴屁股咱也得给他烧红了,学曾兄出的这个主意实在是太妙了!”

黄省三得意地煽乎道:“只要咱这一次把黑龙港的土匪给摆定了,这新海县北边的半壁江山可就成了三爷您的一统天下了;到时候,一等咱们把北边的地盘巩固住了,就可以放开手脚向南面发展了。这就如同诸葛武侯七擒孟获平定南蛮一样,大有异曲同工之妙呀!”

殷秀山听他二人说得热闹,也跟着插言道:“我现在也不想别的,只要能够把这些该死的土匪给我抓上几个,让我狠狠地教训教训出出心中的这口恶气,我就值了。不能够总让他们骑着爷的脖梗子拉粑粑(屎)呀!”

崔玉田投奔阎康侯以后,被任命为司令部的副官,这一次也随征前来。他与殷秀山臭味儿相投,在一旁跟着掺和道:“咱们一下子出动了这么多的人马,还不能抓几个土匪崽子让你来耍耍?您老兄就放心吧!”

又道:“这些土匪和土八路也没有什么两样,都是顶着一脑袋高粱花子的泥腿子,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上次我带着一帮弟兄半夜里去他们的区政府抓人,没有打上几个回合就把他们的老窝给端了,把他们的区长也给抓了回来。您老兄要是想出胸中这口恶气,兄弟我来助您一臂之力,让您好好地消遣消遣!”

阎康侯在一旁听了,傲然笑道:“好,好!今天咱爷们就给这些土匪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螳螂捕蝉觅食忙,岂知身后黄雀张!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