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吕信文和孔冠奎等人到了盐山抗日根据地之后,受到了当地抗日军民的热情接待,特别是当地的老百姓都把他们当作凯旋的大英雄来欢迎,这家请吃饭,那家请喝酒,着着实实地风光了一把。

——在过去,老百姓躲他们都象是躲瘟神似的,现在一参加了抗日的队伍就成了老百姓手中的香饽饽,使吕信文、孔冠奎等人的心灵大受震撼。

康洪恩和孙兴国率领着骑兵排的战士回到盐山以后,与吕信文、孔冠奎等人在一起舞枪弄棒地耍了好几天,又特意在燕紫琼家设宴请他们美美地搓了好几顿,这才欢欢喜喜地送他们回了黑龙港。

两个人带队回到黑龙港之后,满怀喜悦地向邹同义、吕景文等人说起去盐山抗日根据地的深刻感受,大家都兴奋不已,便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

邹同义畅怀大笑道:“这足以说明咱们弟兄投奔景大哥受招安的路子是选对了么,等到咱们进驻到金沙镇以后,把抗日救国的大旗一树,那就会更加受人尊敬了。到时候,咱们也会象马占山将军那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坐镇一方,美名远扬的!”

吕景文笑道:“虽然一部《水浒》把梁山好汉给吹得上了天,咱们弟兄在过来也都把自己看做是绿林好汉,可是在老百姓的心目之中,不过是一些打家劫舍的强盗而已,谁见了能不打哆嗦呀?现在咱们受了招安,参加了抗日队伍,就成了保家卫国的英雄,受到老百姓的爱戴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又有什么值得大发感慨的!”

他见大家心气正旺,又道:“咱们要想脱胎换骨修成正果,还得要扩大咱们的队伍,壮大咱们的力量才是。在这样的乱世之秋,什么事情都得要靠枪杆子来说话,眼下正是咱们这样的人大展身手的好机会,只要咱们有了自己的地盘,来给咱们烧香的人会越来越多的!”


吕景文出生于一个小康之家,老家就在新海县西部的吕霍庄。祖父兄弟三人只守有他父亲吕广元一个后生。到得三位祖父相继过世以后,按照孔老夫子给定下的老规矩,三家的财产便都归了他们一家,名曰“三股归一”。由此,他们家变由乌鸡变成了凤凰,成了一个不愁吃不愁喝的“肉头户”!

可是,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吕景文十来岁的时候,本村一个同宗的财主受风水先生的蛊惑,看上了他们家的老宅子,说是他们家的宅子能够旺财旺丁,便串通收买了本村的一个无赖做卖方,做了一个假文书,想把他们家的宅子霸占为己有。

为这事两家打起了黏糊官司,一打就是两三年。那财主卖了一个佃户村给县太爷送钱送礼,靠着财大势大打嬴了官司;他父亲罄尽家产上下打点,最后终因财力不敌而输了官司,还坐了两年多的班房。

他父亲从县衙的班房给释放回来之后,人都给气疯了,不久便给逼得上了吊。孤苦无依的母亲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领着他和两个妹妹开始了讨饭的生涯,这一讨就是三五年,幼年的惨痛经历让他在自己的心灵深处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可是,一向穷愁潦倒的他,空有满腔的报仇雪恨之志,却全无报仇雪恨之力,自他投身绿林之后,才在弟兄们的帮助之下,把曾经致使他家破人亡的死对头给灭了门,让他消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

坎坷的人生道路和多年的江湖阅历使他对“有枪就是草头王”的这一信条笃信不已,也对跻身正统的上流社会充满了渴望,所以在接受抗日救国军改编的问题上他力主赞同。他相信接受朝廷的招安才是人生的康庄大道,他的这一主张也得到了邹同义、吕信文、孔冠奎等人的一致赞同。


一提起进驻金沙镇的话题,众人都有说不完的话。事实上,大家对栖身黑龙港也早已厌倦了,都期盼着能够早日打进金沙镇,过过正常的人上人的生活。

吕信文喜滋滋地说道:“这次在回来之前,景大哥有交代,等队伍稍事整顿之后就要对金沙镇动手了;有景大哥他们的抗日救国军给咱们做后盾,咱们就什么也不用愁了!”

邹同义笑道:“这也是时势造英雄了!日本鬼子又来给咱送枪,又来给咱们送炮,才让咱们的腰杆儿硬了起来;咱们又帮助景大哥他们在乔家庄和八里庄打了两场漂亮仗,论功行赏也该有我们一块地盘儿了!如果咱们在开仗之前再从阎三薄饼子的手里狠狠地捞上他一笔,那就更是锦上添花了!”

孔冠奎关切地问道:“阎三薄饼子现在给咱们回信了吗?有没听说他打算什么时候来‘赎票’呀?”他是个黑旋风李逵式的人物,性如烈火,虽然武艺高强,肚子里却不大会拐弯,说起话来也是直来直去,很受大家的喜欢。

吕景文应道:“咱们给这老小子限定了七天的时间,估计这两三天就该有回信了。”忽又笑道:“阎三薄饼子这一回让咱们给打了一个满头包,又要剜吃他的心头肉,这会儿一定会象吃了苍蝇一样,正在自己恶心呢!”


几个人正在欢天喜地的议论着,在外面放哨的小喽罗进来报告说阎康侯的信使到了。吕信文呵呵笑道:“这可真是巧了,说曹操、曹操就到!”便对小喽罗吩咐道:“那好,你去把人给带上来好了!”

过了不大的工夫,一个被黑布蒙着眼睛、身材干瘦的小老头给带了上来。待打开蒙着的黑布一看,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来人不是别人,而是他们的老熟人皮万祥,有个雅号叫“赛半仙儿”!

这人是金沙镇上的一个算卦先生,虽然靠卖卜问卦为生,算来也是个江湖中人。由于他能说善讲、交游又广,在金沙镇里有什么不尴不尬的事情,人们都会来找他来沟通排解,久而久之,他就成了黑龙港绿林道上的熟人,这一次又被阎康侯请来做了调停人。

没等邹同义和吕景文等人开口,皮万祥就满脸堆笑地拱手说道:“各位好汉爷,学生这里有礼了!”

他是个破落地主家庭出身,远祖是清朝的一个翰林,到他祖父一代就已经家道中落,到他父亲这一代就成了穷光蛋,可是他却自诩是个书香门第,常以学生自称,让人听来不伦不类,十分滑稽。

邹同义、吕景文等人身在绿林,对皮万祥这种人并不小看,大家又都是老熟人,一见皮万祥恭敬地给大家行礼,赶忙拱手还礼。邹同义笑道:“皮爷一路辛苦,请坐!”说着就从身边拉过一把椅子让皮万祥坐了下来。

又问道:“皮爷这一次是受阎三薄饼子之托过来的吗?恰好弟兄们都在,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好了!”

“是这样!”皮万祥咽了口唾沫,不急不缓地说道:“昨天殷会长派人把我给请了去,说是他的侄子殷秀山和二三十个弟兄都落在你们各位爷的手里,要我来做个中人来给撮合撮合这件事情。我在镇子上混,不能不给他这个面子,就只好答应了他。”

吕景文沉静地问道:“既然他委派皮爷您前来,总得有个说法吧?他有没有说过我们要的那一万块现大洋什么时候给送过来呀?”又道:“我们这里押着的可都是阎三薄饼子的人,您来之前没有和阎三薄饼子朝上个面儿吗?”

“见过了,都见过了!”皮万祥一边忙不迭地答应着,又解说道:“阎三爷让我给你们几位好汉爷带来个口信儿过来,说他不愿意和你们几位好汉爷为敌,还想和你们几位爷交个朋友呢!”

“他还说,区区一万块大洋算不得什么,只要你们各位爷愿意跟他交朋友参加他的皇协军,他愿意把你们队伍的粮饷都给包了下来。”皮万祥说这话时像是在嘴巴上抹了香油一般,捧得邹、吕等人的心里倍儿舒服。

吕景文不动声色地应道:“难得阎三薄饼子有这样的好心肠,我们弟兄心领了。只不过这远水解不了近渴,弟兄们还着急等着这一万块大洋过年呢,要是阎三薄饼子真有心照要与我们弟兄交朋友的话,等过完了年以后,皮爷您还给做红娘,大家有事好商量。”

皮万祥又坐着喝了一会茶,把要办的事情交代清楚以后就要告辞。邹同义挽留道:“皮爷这一次辛辛苦苦进港来,也是在一手托两家为我们弟兄做好事,大家都是老朋友,就请皮爷留下吃顿便饭再走吧!”

皮万祥谢辞道:“谢谢大当家的和各位爷的盛情,这一次要办的事情和往日大不一般,事关重大,阎三爷和殷会长都在立等着我的回报呢,学生我就不叨扰了。青山不倒,绿水长流,咱们江湖上的朋友总有相聚的机会,改日相聚吧!各位爷说好不好?”又道:“各位爷对阎三爷的盛情相邀我怎么去回复才好?”

邹同义哈哈笑道:“咱们是一码归一码,先等阎三薄饼子兑现了他的诺言再说。至于拉队伍投归皇协军的事情么,我们二当家的已经说过了,就等着过了年消停了再说吧!”随即又向吕信文吩咐道:“送皮爷出港!”

吕信文让小喽罗重又把皮万祥的眼睛黑蒙上,领着送到了空旷处的冰爬犁上,看着小喽罗撑着冰爬犁在冰面上渐渐远去,才快步回到了聚义厅。

一进门就大笑着调侃道:“这个阎三薄饼子可真会盘算,把他的歪主意都打到咱们弟兄的头上来了!”引得邹同义、吕景文和孔冠奎都大笑起来。



——算卦先生来做中,赎票过后又何从?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