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十 章 螳螂捕蝉竞雌雄 黄雀凌风逐高低 第十章(4)锦囊妙计

bjunqing2008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乔家庄围歼战一役,沈仲文手下的伪军大部被歼灭,乔象城、崔玉田等一小部分伪军因为躲藏在老百姓的家里没有被搜出,得以漏网。围歼战结束以后,这些漏网之鱼重又聚合在一起,投奔到了金沙镇阎康侯的麾下。阎康侯对这些忠心耿耿的漏网之鱼格外珍惜,又把他们委以要职,编入了手下的伪军之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乔家庄围歼战一役,沈仲文手下的伪军大部被歼灭,乔象城、崔玉田等一小部分伪军因为躲藏在老百姓的家里没有被搜出,得以漏网。围歼战结束以后,这些漏网之鱼重又聚合在一起,投奔到了金沙镇阎康侯的麾下。阎康侯对这些忠心耿耿的漏网之鱼格外珍惜,又把他们委以要职,编入了手下的伪军之中。


康侯恩和孙兴国率领着骑兵排的战士离开黑龙港的第二天,邹同义和吕景文就派人在夜深人静之际,把“赎肉票”的信用飞镖钉到了殷墨翰家的大门上,勒令其转告阎康侯,务于七日内把一万块现大洋送到黑龙港,去赎那二三十个伪军俘虏;并警告,若是不如期去送钱赎人,他们就要照老规矩“撕票”了!

次日一大早,殷墨翰就接到了下人送上来的信儿。他见事关重大,连轿车子都没有顾得套,就一路小跑着赶到了阎康侯的司令部上来报告。其时,阎康侯还躺在被窝里抽大烟,一见殷墨翰慌慌张张地闯到了他的卧室里来,惊问道:“表兄这么一大早就跑了过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殷墨林变颜变色地说道:“不好了,不好了!黑龙港的‘三儿’(当地老百姓对土匪的俗称,取天是老大,地是老二,土匪是无法无天的老三之意。)们把咱们的人给绑了好几十个去,写信来让咱们拿钱去‘赎票’,限定咱们七天内必须把一万块现大洋给他们送到港里去,不然的话,他们就要‘撕票’了!”

阎康侯一听,大为光火,啪地把烟枪一摔,立地就从炕上半坐了起来,大骂道:“他奶奶的,这些王八羔子,竟敢骑到佛爷头上来拉屎,还反了他们了!他们也不睁开自己的狗眼来看看,这爷们儿是谁想捏就可以捏的主儿吗?”

他在八里庄的一战中大败亏输,不仅损失了大半个骑兵连,还伤亡了一百多个步兵,这就已经让他够丢人的了,再要逼着他拿出一万块白花花的现大洋去赎人,就等于是骑着他的脖梗子拉耙耙(屎),他哪里能够忍得下这口窝囊气,一时间气得七窍生烟,手脚冰凉。

殷墨翰解劝道:“我说表弟,你不能光顾着发火,你来看看,这名单上绑去的可都是我们自己的亲近人哪,你秀山表侄也在里面呢!这现大洋送不送我们可以再商量,这人若是不救那哪儿成啊?”说着,就把邹同义和吕景文派人送过来的信递到了阎康侯的手里。

殷墨翰的侄子殷秀山是个纨绔子弟。自打阎康侯来到金沙镇以后,殷秀山总想靠上大树好乘凉,哭着闹着非得跟阎康侯要个一官半职不可,阎康侯就给他封了个司令部的副官。为了让他增加阅历见识,这次去驰援乔家庄伪军据点时就把他带了出来,不成想被黑龙港的武装给俘虏了去,让殷墨翰大为丧气。

阎康侯一边忙着穿衣服,一边下炕来找鞋,气急败坏地向外大声喊道:“传令兵,快,快去把黄参谋长请过来,说我有急事找他!”


黄省三一向爱早起遛弯儿,可由于他在八里庄一战逃跑时中了流弹,左腿的小腿肚子被三八大盖儿的子弹给穿了一个洞,这两天正在疗伤,疼得根本就走不动道儿,再也风雅不起来了。

传令兵去喊他的时候,他还躺在炕上疼得瞎哼哼。一听阎康侯有紧急召唤,赶紧披衣下炕,让卫兵搀扶着,一步一瘸地来到了阎康侯的司令部。

黄省三一进屋,阎康侯就把邹同义、吕景文写来的信甩给了他,气急败坏地骂道:“他妈的,这些该死的‘三儿’得屁望屎吃,竟欺侮到爷的头上来了,实实的可恨可恶!”

殷墨翰叹道:“这件事情已经是火烧到房上了,学曾兄赶快帮忙拿个主意吧!”黄省三这里正在看着信,他又急不可耐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又讲了一遍。

黄省三看罢,咂着嘴咕哝道:“这他娘的还真是个麻烦事,要是认头拿钱去赎人,就等于咱栽到了这些狗日的土匪手里;可要是不拿钱去赎人,让他们给撕了票,这个跟头咱们栽的也不小!”又咂摸道:“有这么多人押在他们那里,若是不想办法去救的话,这人心一失,往后的兵可就不好带了!”

阎康侯气哼哼地大叫道:“你们俩给我好好地想个辙,难道我们除了拿钱去赎人,就想不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了吗?”他呲呀咧嘴地一发狠,殷墨翰和黄省三都是一阵默然。


过了好一会儿,黄省三道:“三爷您用不着起急,这古往今来领兵打仗,胜负都是兵家常事,看这次他们在半路上打劫的情况,这是他们和土八路早就串通好了的,若不然的话,咱们是吃不了这个暗亏的。咱们虽然吃了这一次亏,可也让咱们摸清了他们的底细,这往后的事儿咱不就心里有数了吗!”

“至于这两全其美的法子吗?”黄省三的语气一顿,又继续说道:“可以给他们来个将计就计吗!咱们可以假装答应他们的要求,派人跟他们讲好了,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到时候咱们在预定的地点埋伏好人马,给他来个瓮中捉鳖,等捉到他们的人之后,也让他们拿钱来赎,不就半斤八两了吗?只不过要是行这条计的话,还得好好地筹划筹划!”

殷墨翰摇头道:“这个办法是行不通的,这些人生来就是吃这碗饭的,个个都鬼精鬼精的,咱们想到的他们也早该想到了,他们是不会上这个套儿的;再者说,这样办也不合道儿上的规矩,他们也不会破这个例的。这个办法不行,闹不好咱们又得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您来说这个事情该怎么来办,咱们总不能眼看着让他们挖好了坑,咱们乖乖地往里跳吧!”阎康侯心有不甘地叫道,“那咱们岂不成了冤大头!”

殷墨翰分辨道:“这怎么是成了冤大头呢?事有轻重缓急,不管怎么样,咱们还是应该先想办法把人全都给救出来才是上策,不然的话,有这么多大活人捏在他们的手里,稍有闪失不就都把他们的小命给搭进去了吗?要是落这样一个结果,哪才叫没有面子呢!”

“再者说!”殷墨翰又放缓语气说道,“就是拿钱到港里去赎人,这个钱也不一定由咱们来出吗!咱们的人都是给老百姓看家护院保平安的,这个钱就该让镇里的老百姓来捐,咱们一个大子也用不着出,怎么会成为冤大头呢?”

又解说道:“若是把话给说白了,咱们不过是去三孙子的手里敛钱而已。要是按照这个调门儿把事情给唱出去,咱不就用不着给咱们自己的脑袋上扣屎盆子了,你们老二位说是也不是?”

阎康侯一听这个馊主意,面容一缓,又追逼道:“您说了半天大嫂子还是个娘们儿,让这些狗日的‘三儿’得了便宜还卖了乖,我这心里总有些不甘,不好好地整治整治他们,难消我的心头之恨!您怎么就不能给我出个惩治他们的好主意,净给我出这样的馊点子呢!”

殷墨翰辩解道:“我这不是还没有把话说完吗!咱们要整治这些蒸不熟煮不烂的‘三儿’,也没有别的办法,那就是一个字‘打’!可咱们要是明火执仗地去打,那肯定是不成的!这些年来,政府的官军没有少去港里围剿,可哪一次是讨了好回来的?照我的意见,要想打出名堂来,打出威风来,只有采取奇兵突袭的办法去打!”


黄省三见殷墨翰讲得有些着边儿,便嘿嘿笑道:“墨翰兄要是有什么锦囊妙计的话,就痛痛快快讲出来听听吗,不要这么吞吞吐吐地含着半截,让人听起来多费劲呀!”

殷墨翰奸笑道:“我虽然没有带过兵打过仗,可有些带兵打仗的道理还是多少知道一点的。大军事家孙武子讲的好,兵者,诡道也,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才能够克敌致胜。究其概要,就是要给对手制造假象:能打,却装作不能打;要打,却装作不想打;明明是要向近处进攻,却装作要去打远处;即将进攻远处,却装作要进攻近处。要在敌人没有防备地方发起进攻,在敌人意料不到的时间采取行动。这样才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俗话说贼有匪治,咱们要对付黑龙港里的这些土匪,就得采取土匪的战术!”殷墨翰继续说道,“那人就要问了,土匪有什么招数?其实,这是傻子都知道的招数,不就是提前踩好了点儿,抓个冷不防来进行偷袭吗?他们能够用这一招,我们为什么不能够用?”

阎康侯这时也听出了点儿门道,脸上露出了一丝诡笑,追问道:“那表兄来说说,咱们采取什么办法,在什么时候去偷袭好呢?”殷墨翰得意地奸笑了两声,斩钉截铁地说道:“过了腊月二十三,天天都是好日子!”

然后他把口气一缓,又道:“你们二位想啊,黑龙港里的这些土匪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不是?他们一年到头不回家,等到一过了小年,一个个都得回家看看不是?在这个时候,就应该是他们防守最松懈的时候,也应该是他们的防守力量最为薄弱的时候!咱们要是选在这个时候下手,恩!”他把手一挥,又做了个一勺烩的姿势,自己先行笑了起来。

黄省三这时已经如同洞若观火,拍手叫起好来,呵呵笑道:“好主意,好主意!照我来看,咱们这次要干就给他们来个绝的,就选在大年三十夜深人静的时候去动手!在这个时候,港里防守的土匪一定不多,咱们先把他们的老窝给端了再说!现在冷天冻地的,黑龙港里到处都是干枯的芦苇,咱们再学诸葛孔明给他们放上一把火,来个‘火烧芦苇荡’,不就全都把他们给解决了!”

殷墨翰攥紧了拳头,提醒道:“要是行施这条绝户计,那就得先把咱们的人给营救出来,没有了后顾之忧,咱们才可以免得到时候投鼠忌器,才可以‘打破脑袋扇子扇’放开手大干一场啊!”

阎康侯呵呵笑道:“这样说来,才能让我多多少少地消消心中的恶气!学曾兄,就这么办好了!”他思量再三,觉得殷墨翰这个主意既可以盗买人心,又可以报仇雪耻,在两全其美的情况下又可以除掉自己的心腹之患,心头的一片乌云便漫散了开去。心念及此,又得意了起来。

这些被俘虏的伪军大都是他从于家务带出来的子弟兵,还有几个就是他阎姓的子弟,特别要命的是殷墨翰的亲侄子、也是他的嫡亲表侄殷秀山也在其中,若是不声不响地让黑龙港的“三儿”给撕了票,他也光彩不到那里去!



——以牙还牙欲逞凶,锦囊妙计可得行?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