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十 章 螳螂捕蝉竞雌雄 黄雀凌风逐高低 第十章(3)斩钉截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一见贾相臣到来,大家都停止了议论,纷纷起身礼让。景元甫迎上前来,也抱拳拱手还礼,笑呵呵地说道:“校长一路辛苦,请坐!”说着便把贾相臣礼让到客位上坐了下来。

贾相臣和燕紫琼的父亲燕鸿江是盐山中学的同窗,论年庚是燕鸿江的小师弟,每次他到盐山过来总是要去燕家去拜访这位师长,这次前来亦循例到燕鸿江的府上盘桓了过。所以让大家等了这好半天。

贾相臣虽然是个知识分子,但是他毕竟是武林的一派掌门,脱不了江湖豪气,没等景元甫等人开口问话,就直言道:“我今天来已经是三顾茅庐了,不知道景委员长现在拿定了主意没有,这金沙镇你们究竟什么时候去呀?”

景元甫笑道:“抗日救国是我们的神圣职责,打击汉奸卖国势力是我们既定的方针和任务,自打阎康侯侵占金沙镇以后,我们无时无刻不思念着要打回老家去,金沙镇我们是一定要打回去的。今天我们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就是来商量这件事的,大家都想听听您有什么好主意呢!”

韩德平、孙兴国、高歧山、邢玉林等人都是金沙镇人,见了贾相臣都觉得非常亲切,一个个凑上前来问长问短,寒暄了好一阵子。韩德平关切地问道:“这一阵子阎康侯没有再为难我们的家里人吧?”

阎康侯为了瓦解新近组建的抗日救国军,在他刚刚侵占金沙镇以后,就捎信传信地给金沙镇籍战士的家人施加压力,要这些家人动员参加抗日救国军的战士回到金沙镇去参加他的皇协军,还说谁要是回去就给谁官升一级。并威胁说谁不听招呼就把谁家的财产没收,还要把家里人抓起来去坐牢。

在这种情况下,金沙镇的战士虽然没有一个跑回去的,可由于担心家人的安全,一个个思想压力都非常大。他们投身参加抗日武装斗争,早就已经把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但是若要连累到家人的安危,他们就不能够不有所顾及了,这个爆炸性的坏消息在部队中造成了很大的思想混乱,战士们都盼着能在抗日救国总会领导的支持下早日打回老家去。

听韩德平相问,贾相臣苦笑道:“有阎康侯在金沙镇兴风作浪,你们大家又是他的死对头,这还用问吗!你们想想,你们的家里人会得好吗?要不是乡亲们极力维护着,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头落地了!”

又解说道:“杨芳楷也在其中给帮忙做了不少的正面工作,他代表镇里的乡绅们警告阎康后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了,真要是株连九族的话,他在当地也有骨肉亲戚,如果冤冤相报的话,他也得不了什么好去。这才让他投鼠忌器,没有敢轻易的大开杀戒!”

“不过!”贾相臣又用一种不容质疑的语气说道:“这也不过是个一时的缓兵之计,真要是让你们把他给折腾烦了,说不定他哪天就会动这些歪心思的,现在的生杀大权全都操在他的手里,这谁又能够管得了!”他这话一说出口,把大家给说得目瞪口呆,让在场的人都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许耀亭插言道:“大家这不也正为这事儿着急吗!照我来说,什么钥匙开什么锁,要保护这些父老乡亲的安全,最好的办法就是得尽快地打回老家去,把阎三薄饼子给赶走。一旦金沙镇成了咱自己的天下,乡亲们的生命财产安全才会有可靠的保障的。校长有什么好主意就讲给我们听听吧!”

贾相臣笑道:“乡亲们就盼着这一天呢!现在阎康侯天天派粮派捐的,闹得鸡飞狗跳的,把老百姓都给糟害苦了,都盼着你们早一点打回去呢!”

他见大家都在洗耳恭听,又肃容说道:“自打你们把乔家庄的伪军据点给灭掉以后,阎康侯大为恐慌,为了加强防守,他又调来了新的增援部队,现在驻守金沙镇的总兵力已经达到了两千多人。另外,他们还把各家各户的枪支也都强行给收缴了去,把守四个寨门的人也都换成了他的嫡系。”

“是这样!”他又继续说道:“按照景委员长的要求,我们已经把敌人的兵力部署大致摸清了。在四个寨门,阎康侯各派有一个连的伪军把守,凡是在寨门出入的人都要进行严格的盘查,要想带着武器进寨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县政府大院内他们驻有两个连,大都是阎康侯的贴身卫队,个个都是长枪短枪两大件儿,守卫森严,不是达官贵人和他的狐群狗党一律不准入内,普通老百姓根本就贴不上边儿。这个情况你们要给予特别的重视。

其余的伪军分别驻扎在镇东北的潘家大柜和镇西南的贾家染坊之内,这两处也各有两个连的伪军。不论白天黑夜,主要街道上都有伪军巡逻,一有情况就会鸣锣示警,防卫极为森严。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镇子里去,把这些伪军一古脑地都给拿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非得有一场血战不可!”

韩德平惊叹道:“看来阎三薄饼子这老小子是舍了血本了!”又急切地问道:“校长没有派人摸摸他们的火力配置情况?”

“摸过了!”贾相臣应道:“时下他们的火力配置也加强了。四个寨门上都配备有一挺九二式重机枪和两挺歪把子轻机枪,其他驻防的伪军也都配备有歪把子机枪,伪军士兵用的都是一色的三八大盖儿,没有看到他们有什么重炮。这都是我们的人侦察到的情况,至于没有看到的我就没法细讲了!”


景元甫凝神听贾相臣讲完,皱着眉头问道:“我们要是去攻打金沙镇,乡亲们能够给我们提供点什么支持呢?”围歼乔家庄伪军据点的初战失利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阴影,他不想在金沙战一役中重蹈这样的覆辙,所以对镇内乡亲们的配合极为关注。

“这个事情吗?”贾相臣胸有成竹地说道:“我已经和镇远镖局的孟总镖头、八极拳门的掌门董师傅、梅花拳门的掌门袁师傅合计过了,我们在镇里可以聚集起三五十个弟子做内应,把你们的部队给接应进土围子里去。不过,我们的人力有限,又没有火器,只有些刀枪棍棒,摸个哨领个路的还可以,其他的恐怕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至于攻打县政府大院的事情?”贾相臣继续说道:“我们哥几个研究了好几次也想不出个万全的好办法。要攻破这样坚固设防的阵地,应该是里应外合才好,可是我们的人又进不去,与不可靠的人联系又怕走漏消息,所以就只好由你们自己来想办法了!”其言声语态之间大感愧憾。

穆天佐欢喜地叫道:“校长有这一手就足以了!要是在打乔家庄的时候有人接应我们,我们就吃不了那么大的亏了!只要能够顺利地摸进寨门,一等到接上火,我们就什么也不怕了!”

贾相臣遗憾地说道:“我们也就这点能为了,在现有的情况下,人多了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弄不好还容易走漏消息,坏了我们的大事,还有些年轻小伙子也要跟着我们来干,可赤手空拳的又能够帮上什么忙呢?也只能够徒然增加些伤亡而已,我没有答应!”

韩德平自己的心里有数,又怕泄露天机,便笑着向贾相臣说道:“校长您就放心吧,等摸进镇子里去以后我们自己就有办法了,现在我们的军事实力已经不同于以往,取胜我们是有把握的!”说得大家都轻声地笑了起来。

康洪恩呵呵笑道:“要是这个样子的话,那我们就只剩下选择攻击的适当时机了!”接着,他又兴致勃勃地说道:“这眼看着这春节就要到了,咱们把攻击金沙镇的时间定在大年三十的深夜怎么样?”

许耀亭赞同道:“我看行,老阎家是个大户人家,阎康侯这个老小子过年的时候肯定会回到于家务老家去过年祭祖的,我们赶在他群龙无首的时候大举进攻,肯定会收到格外顺利的攻击效果的!”

景元甫沉吟了一会儿,一拍桌子,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就把攻击的时间定在大年三十的深夜好了!”又向贾相臣叮嘱道:“那咱么就照这个时间,照预定的信号进行联系,在攻击的时间到达之前,我们运动部队把镇子包围起来,一等到你们发出得手的信号,我们就发动攻击!这样好不好?”

贾相臣一见到景元甫当场把板儿给拍了下来,欣喜地高声应道:“好的,就这样办好了!”“好,好!”韩德平、孙兴国、高歧山、邢玉林、曹金海等人也都拍手叫起好来。韩德平大笑道:“终于让弟兄们盼到报仇血恨的日子了!”



——里应外合奋英豪,报仇雪恨在今朝!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