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十 章 螳螂捕蝉竞雌雄 黄雀凌风逐高低 第十章(2)胸有成竹

bjunqing2008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景元甫率领着大队人马赶回到盐山抗日根据地以后,一方面遍请当地的名医来给向靖远、穆天佑等伤病员疗伤,一方面联系牺牲战士的家属料理后事,一方面又安排部队就地休整,一方面又忙着发动群众扩军整编,百事缠绕,里里外外忙得团团转。 向靖远由于身中数弹,多打在腰腹部的要害处,失血过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景元甫率领着大队人马赶回到盐山抗日根据地以后,一方面遍请当地的名医来给向靖远、穆天佑等伤病员疗伤,一方面联系牺牲战士的家属料理后事,一方面又安排部队就地休整,一方面又忙着发动群众扩军整编,百事缠绕,里里外外忙得团团转。


向靖远由于身中数弹,多打在腰腹部的要害处,失血过多,虽然经过极力救治,终于没有能够苏醒过来,延挨到第二天下午就带着满腹的遗恨去了。

向靖远的未婚妻米亚兰是他大学的同学,远在山东乐陵的冀鲁边区政府妇救会工作,两地相隔有一百多里地,等她接到消息赶到盐山医院的时侯,向靖远已经停止了呼吸。一见到向靖远满身弹痕的的遗体,米亚兰悲痛欲绝,哭得如同个泪人似地,久久止不住饮泣。

景元甫、韩德平、燕紫琼等人解劝了好半天不见好转,又把她送到燕紫琼的家里百般安慰,才让她慢慢地恢复了平静。还没有等大家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她又向景元甫等人提出要留在盐山参加当地的抗日救亡工作,这使华北民众抗日救国总会的领导大受感动,便答应了她的这个请求。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是任谁都可以理解的。但是,二三十个活生生的小伙子在昨天傍晚出发时还欢蹦乱跳的,来回不到两天就变成了一具具满身血污的尸体,不仅让做父母的沉痛不已,就是让当地的老百姓也深感惨然。在和平年代,一个村子里死伤个把人就会闹得惊天动地,初初面对这种惨烈的场面好多人都唏嘘不已。

为了让抗日军民尽快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振作起来,冀鲁边区的领导分别在边区政府的所在地乐陵和盐山主持召开了抗日烈士追悼大会,对向靖远、梁吉祥、梁炳章等在乔家庄围歼战中牺牲的抗日烈士进行了隆重的悼念活动。

时任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娃娃司令肖华,亲笔题写了“断头流血乃革命者家常便饭,奋斗牺牲是抗日之应有精神”、“抗战方兴竟在盐山留遗恨,建国未艾空对鬲水吊英雄”两幅挽联,以悼念为抗日捐躯的向靖远等烈士。

打仗就意味着流血牺牲,但是,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在无恶不作的日本鬼子侵入到中华民族的土地上来杀人放火的时候,不奋起反击就得当亡国奴,这种流血牺牲就是重于泰山的!在抗日救国总会的疏导和动员下,在悲痛之中恢复过来的抗日军民又开始了新的战斗!


经过了一个过月的组织发动,盐山抗日救国军扩编了一千多人,加上原有的队伍总计达到了两千余人,足足可以编制为一个建制齐全的正规团了。

有先后在金沙镇、蒋家庄、许家庄、云家庄和乔家庄缴获来的大量武器弹药,绝大多数人都有了应手的钢枪;部队一经壮大,不仅部队战士的心气足了,连老百姓都觉得护住了心坎。

围歼乔家庄伪军据点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新海县人民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热情,也对当地的投降派势力起到了巨大的威慑作用,好多民团武装纷纷脱离阎康侯的控制,前来盐山与抗日救国总会联系,要求和抗日救国军和平相处。龟缩在金沙镇的阎康侯所部汉奸武装受到了空前的孤立。


一天上午,景元甫正在司令部和康洪恩、穆天佐、穆天佑、韩德平、许耀亭、高歧山、孙兴国、邢玉林等人讨论部队整编和军事训练的事情,曹金海兴冲冲地进来报告说:“金沙镇的贾校长过来了,要求尽快和景委员长见个面,现在让他过来吗?”

在先前,贾相臣已经来过盐山两次了,他受孟光明、董卓然、袁天雄等抗日志士和杨芳楷等开明士绅的委托,极力撺掇抗日救国军杀回金沙镇去,尽早把阎康侯的伪军赶跑,给饱受日伪势力欺凌压榨的老百姓好好地出口气。

景元甫知道贾相臣是为什么事来的,眉眼一展,大笑着吩咐道:“快快有请!”等曹金海领命出去相请,他又转回头来对大家说道:“从来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给日本鬼子当汉奸走狗是不得人心的,就是我们不去找阎康侯的晦气,老百姓也要造他的反了!”

韩德平抢先道:“有了贾校长他们和金沙镇的乡亲们给我们做内应,咱们要杀回老家去就容易的多了。咱们现在的人也多了,枪也多了,就是凭着现有的军事实力咱们也能占尽上风,赶快下决心去敲打敲打阎康侯这个汉奸头子吧!”

自打阎康侯侵占了金沙镇,大家都憋了一肚子的火,一提起攻打金沙镇的事情,大家都有说不完的话。许耀亭眉飞色舞地鼓动道:“这一回咱们若是把阎三薄饼子给赶回老家去,咱们就能够把黑龙港以南的抗日根据地和盐山这边的老根据地连成一片了。”

高歧山道:“咱们接连打了这么多的胜仗,缴获了这么多的武器,景委员长能不能拨出一些来支援支援我们哪?我们的县大队就这么百十来个人,要发展队伍没有枪怎么行呀!不发展队伍的话,就凭着我们这些队伍,就是把阎康侯给赶跑了,守也守不住呀!”

一听高歧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康洪恩哧哧地笑道:“真是吃谁向谁!您老兄的心里太明白了,这还没有分家呢,您就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扩充部队的事情您老兄就放心好了,总会领导会有统筹的安排的,让你们吃不了亏的!”说得高歧山大笑起来。

景元甫笑道:“为了动员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开展抗日武装斗争,我们在你们刚刚拉队伍的时候就把黑龙港的绿林武装给收编了。到时候把邹同义、吕景文所部调出来和你们一同守卫金沙镇,两支队伍加在一起人马不就多了,再一扩编的话,就会有上千人马,总体的军事实力不会亚于咱们抗日总会这边的力量,你们还愁什么呀!”

邢玉林惊诧道:“怎么能够这样安排呀,他们都是些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三儿’(当地老百姓把土匪俗称为‘三儿’!),人们想躲还来不及,要是让他们入主金沙镇,那还不得乱了套呀,老百姓也不会接受的呀!”

康洪恩开解道:“话也不能够这样来讲,黑龙港的绿林武装在我们这一带是一支举足轻重的武装力量。在过去,他们虽然以打家劫舍为生,可也都是象梁山泊英雄好汉一样被社会生活所逼的,不是被逼得无法过活,谁愿意去干这刀头舔血的勾当呀!现在,他们能够挺身站出来和我们一起抗日,这是他们舍身为国的表现,我们理当团结接纳他们才是!”

又道:“他们在过去打家劫舍固然不是正道,可自古以来绿林道上的人大都是非常讲义气的,邹同义、吕景文他们也都是这样的人;而且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是靠枪杆子吃饭的,都是从枪林弹雨中钻出来的,若论起其军事素质,就比我们招募的新兵要强多了。这些人个个骁勇善战,如果调理好了,会对我们巩固和发展抗日根据地做出突出的贡献的!”

景元甫笑着解释道:“你们有这种想法也是很正常的,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在大敌当前的时候,为了挽救民族危亡,就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进行抗日,人多力量大吗!你们放心,他们既然已经答应接受我们的改编,就会与我们精诚合作的,只要加强思想教育和纪律约束,是一定能够把他们改造成一支人民的军队的。”

韩德平问道:“既然是这样,他们是接受我们的领导呢,还是把我们的部队归在他们的麾下指挥?总会领导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这两支部队同在一个地方镇守,要是不理清相互之间的隶属关系,日后怕是不大好相处!”

他这样相问倒不是为了自己的什么名分地位,他也担心和这些绿林武装不大好相处,对这样的安排大有疑虑。

景元甫见韩德平问到了问题的要害上,摸着下巴沉吟道:“还是一步一步地慢慢做工作吧,他们要求保持自己部队的独立性,暂时也只能通过协调的方式与他们进行合作,也只能够等做通了他们的思想工作,才能够对这支部队进行彻底的改造!”

突然间,他的面容一展,现出一付胸有成竹样子:“眼下的情况大家都是了解的,没有他们的支援,我们在乔家庄的围歼战是不会打得这么顺利的;在八里庄他们又为我们两肋插刀打了一场阻击战,这都是明摆的事儿,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大家正在热烈地议论着,曹金海一挑门帘走了进来,笑呵呵地说道:“景委员长,贾校长我给您请来了!”

大家转头一看,只见贾相臣站在门口,抱拳拱手笑道:“各位,幸会,幸会!”



——前赴后继有女杰,更有忠烈敢洒血!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