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老兵60年后重返朝鲜谈感受:很痛心 很痛心(转)

过客在路上 收藏 7 5400
导读: 核心提示:曲英奎,1952年入朝作战时和许多热血沸腾的年轻人一样,他报大了岁数。实际上当他战斗在炮火纷飞的后勤补给线上时,年仅14岁。 曲英奎:想想过去牺牲的那些个老战友,我们安安生生地已经是比他们多活了60年了,去看看他们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咱们的邻邦嘛,也想去看我过去战斗的地方,看看他们的变化,当然他们发达了,他们好了,对我们也是个鼓舞嘛。 五天后,曲英奎从朝鲜回来,在当地的见闻让他百感交集。 曲英奎:很痛心,作为一个老兵来讲很痛心,解放了他们,但是他们的生活仍然在水深火热之中。

核心提示:曲英奎,1952年入朝作战时和许多热血沸腾的年轻人一样,他报大了岁数。实际上当他战斗在炮火纷飞的后勤补给线上时,年仅14岁。


曲英奎:想想过去牺牲的那些个老战友,我们安安生生地已经是比他们多活了60年了,去看看他们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咱们的邻邦嘛,也想去看我过去战斗的地方,看看他们的变化,当然他们发达了,他们好了,对我们也是个鼓舞嘛。


五天后,曲英奎从朝鲜回来,在当地的见闻让他百感交集。


曲英奎:很痛心,作为一个老兵来讲很痛心,解放了他们,但是他们的生活仍然在水深火热之中。


文章目录:


志愿军老兵赴朝鲜扫墓 为烈士带去黄河泥土


张爱蘭(郑州抗美援朝老战士之家创办人):这些泥土是咱们中国黄河旁边的黄土,要带到异国他乡的朝鲜祭拜牺牲在朝鲜的烈士,让这些黄土陪伴他,在咱们中国传统就是说,每年上坟都要陪坟,都要添土。把中国母亲河的水带去,带去祖国的气息和温暖。


英雄之子告别病危母亲 寻找父亲陵墓


苗务才(志愿军烈士后代):我一生之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去朝鲜看看,在家里我母亲今年已经整90岁了。5月19号,她发生病危,经过医生抢救以后,我昨天清早来,我在她床前我呆了几分钟,我说让她等我回来,或者她能活到年底。


志愿军老兵重返朝鲜 为省钱颠簸两千多公里


为了节省旅费,年届七八十岁高龄的志愿军老兵们选择了最便宜的交通工具,颠簸两千多公里,沿着60年前的路线前往朝鲜。组织这次志愿军老兵重返朝鲜之旅的张爱蘭,格外担心老人家们的情绪波动和身体状况。


美苏不愿国民党庇护的韩国临时政府回国执政


朝鲜半岛光复后,在全体朝鲜人中拥有崇高声望的临时政府主席金九也积极筹备回国,建立一个独立、统一的大韩民国政权。1945年11月,蒋介石设宴为韩国临时政府要员送行,凭着金九和中国的深厚渊源,一个对华亲善的大韩民国指日可待,但事实的发展远非如此。


联合国军在仁川登陆 金日成写信向中国求救


根据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展出的信函副本,金日成在信中承认:只靠我们自己的力量难以克服危机,因此我们不得不请求您给予我们以特别的援助,急盼中国人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我军作战,盼望即予指教。


志愿军老兵重返鸭绿江边 感慨当年惨重牺牲


胡忠堂:在朝鲜二年多,我们牺牲那么多老同志,光我那一个乡,12个人只回来了2个,其他都死到那儿了,还有我的亲戚都死到了那儿了,那个仗可不是容易打的,枪炮一响就要死人的,这都是拿命来换的,我们这次去就是看看我们的烈士。


凤凰卫视12月27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卢琛:大家好,欢迎收看《凤凰大视野》,我是卢琛。今年是抗美援朝战争爆发60周年,在这一年里,凤凰卫视用了极大篇幅,深入回顾和揭示了这场战争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


但这一期大视野将要呈现的是当志愿军老战士再度跨越鸭绿江,重回那血染的异国战场会是何等激荡。三千里河山,如今又是以何种面貌迎接他们,他们寻找亲密战友或亲人的梦想是否能够实现。


这批最可爱的人,他们都不是特别经过宣传的著名英雄或大人物,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的故事更具有寻常人性的感染力。


志愿军挥洒血汗和泪水的异国青春不止在朝鲜,还有韩国。我们将首次详尽披露在韩国境内的中国志愿军墓地,一批几乎被彻底遗忘的烈士,多年来孤留在被称为“敌军墓地”的田野间。还有6千多名志愿军归国战俘更是忘不了他们在韩国死亡之岛巨济岛战俘营内殊死斗争、惊心动魄的岁月。


今天,我们先来看看中国老兵重返朝鲜的故事,从一撮故国土、一瓢黄河水开始。



志愿军老兵将赴朝鲜扫墓 为烈士带去黄河土


张爱蘭(郑州抗美援朝老战士之家创办人):这些泥土是咱们中国黄河旁边的黄土,要带到异国他乡的朝鲜祭拜牺牲在朝鲜的烈士,让这些黄土陪伴他,在咱们中国传统就是说,每年上坟都要陪坟,都要添土。把中国母亲河的水带去,带去祖国的气息和温暖。


汤英臣(原志愿军23兵团干部部科员):咱们不是到朝鲜去吗,我得带着药啊,我跟你说,那啥啊,消炎的、感冒的、拉稀的,还有那个阿司匹林,就这几个。


解说:这是一支特殊的队伍,大部分成员已经年届八旬,这一趟远征是许多人的人生中第二次踏出国门。上一次在60年前,目的地也是朝鲜。


火车站广场上,志愿军老兵队伍的出现引起一阵骚动。对许多中国年轻人而言,志愿军这支特殊的队伍仿佛只是存在于影视作品和书本中的传奇。


英雄之子苗务才告别病危母亲 寻找父亲陵墓


喧闹人群中,一位花甲老汉始终沉默着,饱历风霜的脸上透着深深的哀伤,他是63岁的苗务才,这将是他生平首次踏足朝鲜,只位寻找一座坟墓,里面埋葬着一位战功彪炳的志愿军侦察英雄苗维忠,他从未见过面的父亲。


简单而隆重的欢送仪式后,这支由20名志愿军老兵、家属和烈士后代组成的祭拜英烈访问团怀着期待和忐忑的心,正式踏上重返朝鲜之路。


曲英奎(原志愿军后动三分部轻重营通信员):当时走的时候,我是坐火车到丹东,闷罐的车,窗户稍微开着,解手的话,我跟你说吧,就是绳子拴着,对着外面就行了,成天开着过去。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应该说是很幸福的。


解说:曲英奎,1952年入朝作战时和许多热血沸腾的年轻人一样,他报大了岁数。实际上,当他战斗在炮火纷飞的后勤补给线上时,年仅14岁。


曲英奎:想想过去牺牲的那些个老战友,我们安安生生地已经是比他们多活了60年了,去看看他们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咱们的邻邦,也想去看我过去战斗的地方,看看他们的变化,当然他们发达了,他们好了,对我们也是个鼓舞嘛。


解说:五天后,曲英奎从朝鲜回来,在当地的见闻让他百感交集。


曲英奎:很痛心,作为一个老兵来讲很痛心,解放了他们,但是他们的生活仍然在水深火热之中。


解说:列车向着东北一路飞驰,苗务才老人伴着父亲苗维忠的遗像依旧一路沉默。只有紧缩的眉头,不安的手势,透露着他心底的焦虑。


苗务才(志愿军烈士后代):我一生之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去朝鲜看看,在家里我母亲今年已经整90岁了。5月19号,她发生病危,经过医生抢救以后,打我昨天清早来,我在她床前我呆了几分钟,我说让她等我回来,或者她能活到年底。


解说:苗维忠,河南济源人,是志愿军60军180师司令部的侦察参谋。60军政治部开具的证明显示,苗维忠心生前荣立一等功三次,二等功三次,三等功三次。以一个只有9年军龄的年轻人来说,苗维忠的战功非同凡响。


1953年2月9日,苗维忠牺牲在朝鲜鱼隐山战斗前线,时年30岁。留下年轻的妻子和一对年幼的儿女。


苗务才:到我父亲的坟前,我到那儿取点土,我母亲百年以后,让他们合葬,这是我最大一个愿望。因为我母亲很辛苦呀,一辈子我这个照片我没有露过,很伤心很伤心,这个照片我都是在留。


解说:夜深了,苗务才的心愿能不能达成,祭拜英烈访问团的所有成员心里都没有谱。在他们的行程中,根据朝鲜方面安排,没有苗维忠埋葬的“金代郡”,更不用说他牺牲的鱼隐山前线了。


苗务才的心一边牵挂着在老家病危的老母亲,一边担心着在异国他乡能否找到父亲的坟墓。


志愿军老兵重返朝鲜 为省钱颠簸两千多公里


解说:为了节省旅费,年届七八十岁高龄的志愿军老兵们选择了最便宜的交通工具,颠簸两千多公里,沿着60年前的路线前往朝鲜。


组织这次志愿军老兵重返朝鲜之旅的张爱蘭格外担心老人家的情绪波动和身体状况。


张爱蘭:好,148、68,可以,心跳71。你血压有点高啊,高压159,你刚才吃饭了不?一会我给你点降压药吃。


志愿军老兵:喔,我不要。


张爱蘭:你不要怎么行,一会给你拿药。我都心里有数的。


美苏为何不愿国民党庇护的韩国临时政府回国执政


解说:而许多人至今还不知道,当时把新中国卷入到朝鲜半岛这块异国战场的是一盘多么错综复杂的棋局。


1945年2月,盟军攻陷德国首都柏林,二战欧洲战事进入尾声,苏联立即抽调数十万兵力横跨欧洲大陆赶赴东北亚。此时,亚洲太平洋地区战事正酣,美军步步进逼日本本土。美苏这两个最强大的国家都赶在战争结束前占领更多的地盘。


张琏瑰(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斯大林说,这次战争和以往历次战争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谁的部队占领了一块地方,他就要按照自己的政治制度去改造这个地方。


解说:8月6日,美军在日本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8月9日,第二颗原子弹在长崎爆炸。


同一天,刚向日本帝国宣战的苏联兵分几路挺进中国和朝鲜,攻击日本关东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把战线推过了北纬38度线。


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9月4日,美军登陆朝鲜半岛,足足比苏军迟到了将近一个月,但这并没有妨碍美军顺利挺进三八线,和当时份属盟国的苏军来一场亲切的胜利会师。


在中国重庆渝中区莲花池街38号,至今保留着一栋特别的平房,大门上方用中文和韩文标识着这里是“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所在地。


朝鲜半岛沦为日本殖民地期间,朝鲜抗日组织在中国成立的韩国临时政府获得南京国民政府庇护,并在财政和军事训练上给予支持。


朝鲜半岛光复后,在全体朝鲜人中拥有崇高声望的临时政府主席金九也积极筹备回国,建立一个独立、统一的大韩民国政权。



1945年11月,蒋介石设宴为韩国临时政府要员送行,凭着金九和中国的深厚渊源,一个对华亲善的大韩民国指日可待,但事实的发展远非如此。


张琏瑰:苏联和当时的美国,就是斯大林和罗斯福当时都认识到就是一点。就是日本投降以后,朝鲜半岛不能让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回国执政,为什么呢?如果那样的话,朝鲜半岛又恢复成中国占有绝对的影响,他们两个是不乐意的。


解说:在苏联的扶持下,曾经流亡西伯利亚的朝鲜抗日游击队营长金日成成为北朝鲜的领袖。旅居美国的韩国独立运动者李承晚则在美国支持下成为南朝鲜领导人。而从中国回来的临时政府要员只能以个人身份各自投入南北阵营,影响力迅速削弱。


张琏瑰:二战结束了以后,很快的中国发生了内战,国共两党进行决战,这时候已经完全没有能力介入这种事情了。


解说:1948年8月和9月,南朝鲜和北朝鲜先后宣布建国,统一朝鲜半岛是这两个国家唯一的共同语言,只是,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1948年底和1949年6月,苏联和美国留下大量军事物资在朝鲜半岛,先后撤走所有军队。三八线两侧双方迅速扩充自己的军事力量,准备实现武力统一。


1950年1月,在金日成要求下,三个由朝鲜人组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师全副装备回到北朝鲜。这批在中国内战历尽磨炼的狼虎之师成为朝鲜人民军的主力,南北军事势力顿时呈现差距。


1950年6月25日凌晨,战争终于爆发了,首先发起进攻的朝鲜人民军势如破竹。


战争爆发当天,联合国安理会就在美国主导、苏联代表缺席的情况下,通过决议案,谴责朝鲜威胁世界和平。第二天,美军太平洋部队奉命全力支持韩国李承晚政权,第七舰队也进入台湾海峡防止中国大陆攻击台湾。


战争初期,朝鲜人民军长驱南下,把残余韩国军队和少量增援美军压缩在东南部的釜山地区。然而,随着9月15日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朝鲜中部仁川港登陆,拦腰切断人民军补给线,战局迅速逆转。


张琏瑰:仁川一登陆了以后,美国兵就没有往南打,直接往北插,美国人想首先占领中朝边界,中朝边界以后,把金日成的部队全部堵在中朝边界以南,切断它的退路,完了以后整个消灭它,实现朝鲜半岛的统一。朝鲜军队就基本上等于形成就地解散的架势。


联合国军在仁川登陆 金日成写信向中国求救


解说:1950年10月1日,新中国的第一个周年国庆日,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接到了一封来自朝鲜的亲笔求援信,一式两份,以中文和朝文书写。


张琏瑰:以金日成和当时朝鲜的外交部长朴宪永联合署名的一封信,手写的。反正可以看出在战争环境下,手写的很潦草的这么一封信。


解说:根据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展出的信函副本,金日成在信中承认:只靠我们自己的力量难以克服危机,因此我们不得不请求您给予我们以特别的援助,急盼中国人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我军作战,盼望即予指教。


张琏瑰:毛主席是熟读历史书,他知道中国历史上同朝鲜半岛这种亲密的关系,唇亡齿寒。甲午战争是中国和日本打的,实际上原因就是朝鲜半岛,日本占领了朝鲜半岛,结果中国才有了14年的抗日战争啊。


新中国刚刚建立,美国始终对新中国抱有一种敌视态度,如果美国占领朝鲜半岛的时候,中国面临着一个什么样的局面,他肯定是考虑到了。


解说:就是在这样的局势和判断下,中共领导层决定即使缺乏苏联方面提供空中火力掩护,中国也决意出兵援助朝鲜。


张琏瑰:抗美援朝只是,就是一个举动,一个现象,我真实目的还得保家卫国。


志愿军老兵重返鸭绿江边 感慨眺望对岸朝鲜


解说:从卫星地图上看中朝边界,能看到这样一幅奇特的景观,一道跨越鸭绿江的桥梁以江心为界,靠近中方丹东市一侧完好无缺,靠近朝方新义州一侧只剩下6个光秃秃的桥墩。


1950年10月25日,抗美援朝战争正式打响后,11月份,美军为了打击志愿军补给线,把鸭绿江的朝方一侧拦腰炸断,而中国军人一度在桥墩之间架起简易桥,继续人员通行。战争结束后朝鲜方面拆除了被炸毁的钢桥残骸,只留下了花岗岩桥墩。


1993年6月,中国政府把它命名为“鸭绿江断桥”,时任国防部长,前志愿军军官迟浩田亲笔题字,这道鸭绿江也是百万中国志愿军入朝参战的记忆起点。


张爱蘭:叔叔们,你们听好,带着当年你们志愿军的那种精神面貌站在那个断桥上,好不好?


志愿军老兵:好。


张爱蘭:别哭,叔叔。还没到呢你就哭,好不好?那一会还唱战歌呢。咱要精神,六十年后你们还是最可爱的人。好不好?


曲英奎:当时不行,就这个破桥,回来就没路了,去的时候还有路。


解说:曲英奎在1952年10月入朝参战,1954年7月回国。这次是他第一次好好端详这道毕生难忘的桥梁和江水。


曲英奎:我过江的时候是晚上,基本上天黑了,天黑了以后的话也没有机会看,另外那个时候的话,也没有什么想法可以去看,就是一心一意地到前方去。


解说:阔别数十年,即使是隔江遥望,曲英奎已经忍不住从对岸的景象中比对着当年离开时的最后印象。


曲英奎:当年这一片全是废土啊,瓦房什么都没有。现在的话,尽管说不是很密集,不像咱们这个高楼大厦,我看也是很干净的,很平静的,很好。也不容易。


解说:对于近年来微妙的中朝关系以及即将重返朝鲜的见闻,曲英奎也有了心理准备。


曲英奎:它对我们,可能有一些人对我们有一些想法,我敢说这个话,它目前来讲,它认为它是社会主义阵营的旗帜,就是它始终没有变,而我们在这块它就不以为然。


解说:胡忠堂是1950年10月20日第一批入朝的志愿军,五大战役他参加了四次,荣立三等功,曾经把美军赶回到三七线。1952年10月,胡忠堂随军回国,只是和他一起参军的同乡伙伴几乎牺牲殆尽。


胡忠堂:在朝鲜二年多,我们牺牲那么多老同志,光我那一个乡,12个人只回来了2个,其他都死到那儿了,还有我的亲戚都死到了那儿了,那个仗可不是容易打的,枪炮一响就要死人的,这都是拿命来换的,我们这次去就是看看我们的烈士。


解说:三天后,胡忠堂老人在朝鲜的志愿军烈士陵园没有找到同乡的墓地,却发现了一个令他更为震惊、悲痛的事实。


2010年6月11日中午,这批年迈的军人又一次精神抖擞地跨过鸭绿江,前往60年前曾经踏足的异国,寻找他们青春岁月的血汗和泪水。



3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