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九 章 摧枯拉朽追穷寇 狭路相逢退强敌 第九章(3)乘胜追击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沈仲文定睛一看,识得来人不是别人,原来就是刚刚和康洪恩一起在他前面拦路截击的年轻女子,不由得大惊失色。当即清醒地意识到,似这样的身手,就是在他年轻体健时也未必就是人家的对手,更何况自己现在已经是累得灯油枯干,只剩得残存的一口气了。 这时间,他的脑中灵光一闪,知道现在不是缠斗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沈仲文定睛一看,识得来人不是别人,原来就是刚刚和康洪恩一起在他前面拦路截击的年轻女子,不由得大惊失色。当即清醒地意识到,似这样的身手,就是在他年轻体健时也未必就是人家的对手,更何况自己现在已经是累得灯油枯干,只剩得残存的一口气了。

这时间,他的脑中灵光一闪,知道现在不是缠斗的时候,等到后面的康洪恩和骑兵追击下来,就连最后的一线生机也将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即脚下用力,拧步斜窜,又想故伎重演,声东击西地逃窜而去。

燕紫琼这次请战前来,就是发誓要来给区政府的战友报仇血恨的,眼下又知道他就是指示伪军袭击区政府的罪魁祸首,自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哪里容得他再向前挪动半步,便施展轻功,左来左挡,右来右迎,把他的逃路给封得死死的,就如同一张无形的大网把他罩在了其中,让他左支右绌,难以遂愿。

在电光石火之间,两人过了七八招之后,沈仲文由于气力不加,被燕紫琼逼得步步后退。

沈仲文眼见前冲无望,只好打起精神后撤。他在把自己的驳壳枪甩给康洪恩以后,身上已经别无利器,只有随身携带的金钱镖还藏在衣兜里,危急之中他情急生智,便在撤身后退的当儿偷偷地把右手伸向腰间的衣兜把镖摸了出来,随即扬手一抖向对面的燕紫琼撒了过去。就在燕紫琼闪身躲避的瞬间,他又发疯似地向斜刺里冲了出去。

两人对面赤手相博,在闪展腾挪之间,相距也不过三五米的距离,而燕紫琼对付沈仲文游刃有余,自然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她见沈仲文手一入兜便立即提高了警惕,迅疾两手在腰里一摸,也把两支飞刺摸在了掌中。

等到沈仲文把手中金钱镖似漫天花雨般撒出来之后,立即旋身躲过,随即借着躲避之势的掩护,左手一抖就把掌中的飞刺发了出去,接着又一长身,将右掌扬过顶上,略一后挫,把右掌中的飞刺也甩了出去。

燕紫琼这先后发出的两支飞刺一支直奔沈仲文的面门,一支直夺沈仲文的咽喉,把沈仲文打了个猝不及防。

匆忙之中,沈仲文刚刚用手把射来的第一支飞刺给夹住,不想燕紫琼的这支飞刺贯足了内力,冲得他的手掌向后一撤;在这间不容发之际,第二支飞刺从他闪开的空门中后发先至,钻进了他的咽喉,又从脖颈后面透了出来,痛得他大叫一声仰身向后跌了下去,扑通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自打沈仲文突然向康洪恩发动偷袭撤身窜逃的时候,燕紫琼就掠身追了上来,丝毫没有迟滞,虽然是让沈仲文先行了一步,可她轻功卓绝,劲力充沛,就像影子一样附在了沈仲文的身后不离左右。

等到沈仲文的身形一滞,便腾空来了一招“蹬平踏浪”,向沈仲文的后脑踹去,逼得沈仲文穷于应付;几个回合下来,她已经占尽了上风。见到沈仲文连使阴招,她不禁怒从心起,所以在发射飞刺之际关注了十成的内力,把沈仲文给刺了个正着。

在燕紫琼和沈仲文缠斗之际,康洪恩和前后两支骑兵都已经围了上来,见到燕紫琼一招得手,引得追上来的骑兵都高声叫起好来。

燕紫琼不为所动,伸手又把别在腰间的勃郎宁手枪抽了出来,几经交手,她已经洞悉沈仲文是个十分阴险歹毒的小人,怕他再使诈计,又咚、咚、咚地对着倒在地上的沈仲文连开了数枪,方才罢手。

孙兴国从马上跳下来,翻了翻已经气绝身亡的沈仲文的尸体,不无遗憾的感叹道:“他妈的,便宜了这个狗杂种,就让他这样就死了!”大有抱憾之意。

又不由自主地赞叹道:“弟妹真是好身手,真不愧是女中豪杰,今天算是让我给见识了!”把个燕紫琼给说了个大红脸:两人虽然名分已定,但尚未拜堂成亲,这样的称呼似乎有点太超前了。引得周围的战士都轻声笑了起来。


康洪恩本想是将沈仲文活捉的,现在见到燕紫琼已经痛下杀手,也只能点头认可了:对于这种冥顽不化奸诈歹毒的汉奸,也该有如此下场!

他见孙兴国大发感慨,便凑上前来关切地问道:“乔家庄的围歼战打得怎么样了,怎么让这个汉奸头子给跑了出来?”

孙兴国虽然见到沈仲文已经毙命,可胸中的恶气并没有完全的散发出来,便心情沉重地应道:“别提了,一言难尽!咱们这次围歼乔家庄伪军据点出了点岔子,打得不够顺利,伤亡了不少的弟兄,连向总指挥也负了重伤!”说着,便把攻打乔家庄伪军据点遭受到挫折的情况向康洪恩简单介绍了一遍。

康洪恩一听大为惊愕,讶道:“照您这样来讲,乔家庄的围歼战刚刚打到热闹轮上!要是这样的话,那咱们还是尽快赶过去增援的吧!”

他知道乔家庄的伪军实力很强,要是夜袭失去了先机,完全采取攻坚作战,少不得一场你死我活的搏杀,不由得焦躁起来。

康洪恩的话一出口,正戳在了孙兴国的痛处。他虽然凭着一时的血气之勇带着骑兵追击了下来,又一心要抓住沈仲文报仇雪恨,其实在心中也在挂念着乔家庄战局的进展,一见康洪恩着急,马上回应道:

“你说得极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现在溃逃出来的伪军都已经全部被我们歼灭了,我们是该尽快赶回去增援吧!”

他向周围望了望,见大部分骑兵战士都已经围拢了上来,便大声命令道:“弟兄们,原路返回,兵发乔家庄!”

说罢,他一矮身,伸手便将沈仲文的尸首给提了起来,然后向马鞍前一搭,翻身跳上马背,打马向东跑了下去。在他的带领下,两支骑兵汇合在一处,一路小跑着跟了下来。


一行人走了没有多远,就迎面遇上了在后面追击上来的曹金海等人。为了尽快赶回乔家庄增援,孙兴国当即把搭在马背上的沈仲文的尸首卸了下来,交给俘虏们背着;又命令曹金海率领着特务班的战士留在后面收容伤员和押解俘虏;然后和康洪恩、燕紫琼二人一起,率领着得胜的骑兵战士和两个中队的步兵战士向着乔家庄奔去。

等到孙兴国、康洪恩、燕紫琼等人率领着人马赶回到乔家庄的时候,土围子里面的枪声已经稀疏下来,围歼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从敌我双方的兵力对比来讲,抗日救国军并不占什么优势;但是由于有了炮火的支援,对守敌产生了巨大的威慑作用,使伪军的士气一落千丈,形成了一面倒的趋势,给抗日救国军的进攻提供了可乘之机。

特别是在北寨门被突破以后,东西两个寨门的伪军在抗日救国军的两面夹击之下,很快便溃退了下来;再等到南寨门被攻克以后,大批的抗日救国军战士便喧呼着涌进了土围子。

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之下,伪军的防线就彻底地全面崩溃了。在阵阵声势骇人的喊杀声中,除了有少数的伪军还在继续顽抗,大部分伪军都成了惊弓之鸟,吓得四处乱窜,做了鸟兽散。

守卫乔家庄土围子的伪军对打防御战是非常有经验的,而对于短兵相接的厮杀却向来没有经历过。

因为这些伪军都是沈仲文手下的民团改编过来的,在过去,不论是遭受土匪的袭击,还是面对军阀溃兵的围攻,他们只须躲在土围子里向外射击就可以,只要隐蔽在土围子工事的后面向外打枪就可以稳操胜算,几无性命之忧,所以个个都对坚守固若金汤的土围子信心十足。

可是,待等到四面的寨门一破,突然面对着刀枪相向鲜血四溅的场面,这些伪军一个个都吓破了胆,心理防线一垮就再也没有了战斗力,所以围歼战很快就接近了尾声。


抗日救国军这次倾尽全力前来围歼乔家庄伪军据点,主要目的有两个:一个是要歼灭沈仲文手下的伪军主力,打击投降卖国势力,开创新海县抗日救国武装斗争的新局面;另一个就是要解救单区长和十几个抗日救国军的战士。

所以,一到战斗快要结束时,景元甫立即命令部队突击清歼残敌,展开搜索,寻找单区长等人的下落。

燕紫琼这次请战前来,主要目的就是为的前来参加救人,她十分担忧单区长和其他战友的安危,随着孙兴国、康洪恩等大队人马一冲进乔家庄的土围子之后,她便立即找到景元甫和韩德平打听单区长等人的下落,随即和康洪恩一起加入了搜寻营救的队伍。


单区长等十几个战士自打被崔玉田率领着伪军抓到乔家庄以后,就被沈仲文给关在了乔家庄的地牢里,由崔玉田带人负责看守。

沈仲文派崔玉田率领伪军袭击五区区政府,其目的并不在抓人,就是想借此给抗日救国军一个下马威,逼迫抗日救国军从五区的地盘撤走,好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提高自己在日本人面前的身价。

所以,在把单区长等人抓来之后,他并没有在单区长等抗日救国军战士的身上再做什么文章,就一直关在土牢里没有过问。

围歼战初初打响之时,崔玉田并没有十分在意,因为自打沈仲文出任民团团首以来,乔家庄还向来没有被外来的军事武装力量打破过,他只是命令手下的人加强了防卫,以防备抗日救国军的战士趁势作乱给自己制造麻烦。

北寨门被突破之后,村子里立刻就乱了起来,崔玉田听着外面一片喊杀声,觉得情形有点不大对头,就从地牢外面的看守所里跑了出来进行打探。

这一看不要紧,让他大吃一惊,只见从北寨门溃逃下来的败兵像被捅了窝的马蜂一样四处乱窜。他知道大事不好,自思自己是袭击抗日区政府的急先锋,若是让抗日救国军给抓了起来,肯定是没有好果子吃,也顾不得单区长等抗日救国军的战士还被关在土牢里,便就近找了个老百姓的碾子屋,蜷缩着身子躲到了碾子盘的下面藏了起来。

跟着崔玉田看守单区长等战士的伪军中有一个伪军名叫匡国文,是个有正义感的小伙子,和单区长又是老表亲,论起来是单区长的表弟。由于受向靖远等人的影响,他拥护抗日救国军的抗日主张,对沈仲文、崔玉田等人袭击抗日区政府的行为看着特别的不顺眼。

由于有亲情关着,自打见到单区长等抗日救国军的战士被抓进来之后,他就变着法子多方维护,要伺机进行营救。可是他只是个一般的伪军士兵,自己一个人孤掌难鸣。现在一见到村子里发生了混乱,崔玉田又躲得没了影儿,便打开牢门把单区长等人给放了出来,就近藏到了一个老乡的家里。

等到把单区长等人安顿好以后,他才把抗日救国军攻打乔家庄土围子的事情给讲了出来,鼓动大家趁着混乱向外逃走。

他对单区长等人说道:“你们的队伍已经把整个村子都给围了起来,从打天刚亮的时侯就开始打,现在正打到热闹轮上,你们几位不如就趁着现在乱劲儿向外跑吧;若是等到沈仲文他们醒过盹来,再来找麻烦,那就不好办了!”


其时,虽然村子四面到处杀声连天,可是由于消息闭塞,大家对围歼战斗的进展情况并不了解;单区长又身负重伤,行动不便,大家都一时拿不定主意。

单区长催促道:“你们大家都不要管我,现在咱们都是笼中鸟,能够逃出一个算一个,逃出两个算一双,带上我也是个累赘,大家就趁着乱劲儿赶快向外冲吧!要是得便的话说不定还能给咱们的队伍帮上个忙呢!”

在他的心中,他对抗日救国军能否攻进土围子也没有多大的把握,所以就急切地催促着其他的战士赶快向外冲。

战士们七嘴八舌地叫了起来。有的说道:“不行,不行!这怎么行呢!要逃我们就一起向外逃,要死我们就在一起死,我们怎么能够把您扔下不管呢!”

有的说道:“哎呀呀,要冲我们就一起向外冲吧!还这么婆婆妈妈的干什么,大不了再让他们给抓回来,这又有什么可怕的!”

还有的说:“我们也不要光往坏处去想,说不定我们的队伍很快就要把土围子给攻破了,我们还能够跟着捞上一仗打呢!”

大家正在你一言我一语地争执着,又听得外面的喊杀声一阵紧似一阵地高了起来,整个村子里就像是煮沸了的水一样沸腾了起来,四周的枪炮声、喊杀声、叫骂声搅成了一片。

单区长的心里猛然一动,大叫道:“大家听,说不定我们的队伍就要打进来了,咱们不能在这里窝着死等着了,赶快出去参加战斗吧,就是大家今天逃不出去,咱也给他搅个底朝天,好接应咱们的队伍向里打呀!”

说话间,一个大个子战士抢到单区长的身边,一把把单区长拽起来背在了身上,大声叫道:“弟兄们,还等什么,赶快抄家伙一起向外冲吧!”



——贼酋授首命归阴,遭囚战友何处寻?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