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八 章 出师未捷留遗恨 雷霆出击破贼巢 第八章(6)四面合围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跟随着向靖远在南门发动进攻的是盐山抗日救国军的两个大队。一个大队长名叫穆天佐,一个大队长名叫穆天佑。他们二人本是二十九军的下级军官,曾参加过抗击日寇的沧县保卫战,后来由于在战斗中负伤,被景元甫和康洪恩接回到盐山老家养伤,伤愈后便参加了抗日救国军。 穆天佐和穆天佑本只有亲兄弟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跟随着向靖远在南门发动进攻的是盐山抗日救国军的两个大队。一个大队长名叫穆天佐,一个大队长名叫穆天佑。他们二人本是二十九军的下级军官,曾参加过抗击日寇的沧县保卫战,后来由于在战斗中负伤,被景元甫和康洪恩接回到盐山老家养伤,伤愈后便参加了抗日救国军。

穆天佐和穆天佑本只有亲兄弟二人,可是穆氏家族实行的是大排行的族规定制,穆天佐在本支兄弟大排行中位居第三,人称穆老三;穆天佑位居第七,人称穆小七。因此,穆天佑称穆天佐为三哥,而穆天佐则称穆天佑为七弟。

在土围子上密集的枪弹追击下,穆天佐和穆天佑各自率领着手下的战士撤退到了打麦场的南面,然后迅速列成了一道散兵线,架起机枪和步枪变同土围子上的伪军对射起来。可是,由于敌我双方相距的距离太远,根本就不能够形成有效的杀伤力,只是暂时形成了一个两相对峙的局面。

看到打麦场倒下的十几个弟兄抢救不下来,而总指挥向靖远、参谋长梁吉祥等几十个战士又被封锁在敌人密集的火力之下不能脱身,穆天佐和穆天佑二人不由得心急如焚。

穆天佑躬身匆匆跑到穆天佐身边,焦急地催促道:“三哥,这样等下去可不成啊,向总指挥他们陷在敌人的火力网里,都成了敌人的活靶子了,得想办法把他们给接应下来才是呀!”

穆天佐用手指着北面的土围子,点手说道:“我这不也正在为他们撤不下来着急吗!你来看,老七!这土围子的正面少说也有一里地长,从眼下的火力上来判断,少说也得有百十多条步枪在同时射击,还有轻机枪的火力,前面又是一片开阔地,硬往上冲是不成的!”

接着,他又分析道:“从刚才敌人发动突然袭击的情况来看,土围子里的敌人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在这种情况之下,咱们是不能贸然发动攻击的!不然的话,咱们遭受到的伤亡会更大,还是等等韩大队长那面的动静吧,只要他们在北寨门干起来,咱们就可以趁势作乱了!”

穆天佑道:“那好,咱们就先做好攻击的组织准备吧!等一会儿,您组织好火力掩护我们,我带人冲上去接应,先把向总指挥他们接应下来再说吧!这样对峙着实在是太危险了!”

穆天佐和穆天佑弟兄二人正在组织掩护接应的时候,突然间在村子的北面响起了密集的枪声,紧接着在村子的东面和西面也相继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在村子的四周围,机枪、步枪交叉对射的枪声响成了一片。

穆天佐当即命令道:“前进一百米,机枪掩护,集中火力打击敌人的机枪火力点!”说着一挥手带头冲了上去。就在前面的队伍伏地射击形成密集阻击火力的时候,穆天佑率领着三十多人的突击队分成三个小分队,像离弦的箭一般冲向了打麦场,向着向靖远等战士靠拢了过来。


韩德平率领着一个大队的人马来到乔家庄土围子的北面之后,很快便布置好了预伏阵地。在土围子北面的不远处是一个阔大的芦苇坑,其时已交小雪,周围的芦苇都已经枯败,坑中的水面上都已经结成了冰,一个大队的人马便顺着芦苇坑的斜坡,在枯败的芦苇丛中隐伏了下来。

一听到南门下的枪声大作,韩德平不由得心中大喜,只道是后续的援军已经赶到,立即命令部队向土围子上面发动了密集的火力攻击,同时组织队伍向土围子发起了佯攻。

东寨门外邢玉林所部和西寨门外曹金海所部一听到南北两面的枪声相继响起,也立即跟着发动了进攻,顿时对乔家庄形成了一种四面围攻之势。

沈仲文在开始只注意到了进攻南门的向靖远所部抗日救国军,并不知道整个村子已经陷入到了抗日救国军的四面重围之中;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把向靖远的喊话放在心上,还当是向靖远在故意放大话恐吓自己,待等听到四下里的枪声大作,立时在心里打起了小鼓。

他赶忙杜如桥吩咐道:“杜参谋长,你先在这里指挥着,别把姓向的家伙给我放跑了,我去到其他各个寨墙上去看一看!”说罢,带着两个护兵就下了土围子,匆匆地奔向了东寨门。

他带着两个护兵登上东寨门一看,只见一连的连长甘金龙正跪伏在寨门上的掩体内,大呼小叫地挥舞着手枪指挥着伪军向下射击,密集的子弹似狂风骤雨般直向下倾泻,打得前面的平地上尘土飞扬。

而对面的抗日救国军战士则隐伏在远处,只能进行零星的还击,根本就形不成对土围子的威胁。一见是这种情况,他把手搭在甘金龙的肩上,一把将他拽了起来。傲然笑道:“金连长,你用不着这么拼命,眼前的土八路离着咱的城墙还远了去呢,等他们靠近了再打也不迟的!”

甘金龙是个中年汉子,长得剽悍异常。他回头一看,见是沈仲文到来,便用手枪的枪口向上推了推帽檐,大声应道:“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刚刚发动了一次冲锋,被我们一顿乱枪给叮当了回去,他妈的,不给这些土八路点颜色看看,他们不知道咱乔家庄的厉害!”

沈仲文拍了拍甘金龙的肩膀,做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打气道:“这些土八路凭着几杆破枪就想来攻城略地,也太自不量力了;告诉弟兄们,稳住了阵脚一刀一枪地和他们较量,要像咱们平常练把式一样,三寸不躲,七寸不防,消消停停地和他们叮当,瞅准了机会再打,别浪费了咱们的子弹!”

甘金龙拍着胸脯说道:“沈司令,您就放宽心吧,有我们这一百多弟兄在这里守着,决计让土八路讨不了好去,不用说是用枪打了,就是放开了让他们可着劲儿地向上爬,这一丈多高的城墙,也够他们折腾半天的!”

说着,他又伸手向土围子外面一指,牛气烘烘地吹乎道:“我们在城墙上居高临下,占尽了地理优势,就这么几十个土八路,不在话下的!”

沈仲文在甘金龙的陪同下,在东寨门两边徘徊着观察了一会儿,看到土围子下面的抗日救国军战士没有什么新的动向,便叮嘱道:“你也不要太大意了,小心无过失,叫弟兄们都给我盯紧了,等把土八路打跑了,咱们论功行赏,我一定好好地犒劳犒劳弟兄们!”

说着,沈仲文领着两个护兵从东寨门下来之后,又直接奔向了北寨门。三人从打东寨门上一下来,就听得北寨门方向的枪声一阵紧似一阵,其间还夹杂着一阵阵冲锋的呐喊声。沈仲文心下七上八下地赶紧加快了脚步,领着两个护兵一路小跑着向北寨门跑去。


等沈仲文三人气喘吁吁地登上城门楼向下一看,只见在前面不远处有百十个抗日救国军战士分成了几路小纵队,在猛烈的火力掩护下,正呈尖刀队形直向着北寨门扑了上来,城上城下,双方对射的弹雨交织成了片片密集的火网。

这是韩德平指挥部队发动的第二轮进攻,为了配合向靖远的部队夺取南寨门,他分出了半数射击技术较好的战士组成了十多个火力点,集中火力向土围子上的火力点进行射击;又分出了百十个战士向土围子方向运动着发动佯攻,并不过分的向土围子逼近。为了吸引城头上敌人的注意力,他故意让战士们发出了阵阵的呐喊声。

敌我双方虽然相距的距离较远,并不在有效的射程之内;但是,龟伏在土围子上的伪军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又怕抗日救国军的战士冲到近前,所以一瞄见下面的人影儿一动就不住地向下打枪。

而处在下面的抗日救国军的十多个火力点为了吸引伪军的注意力,制造紧张局势,也在不住地向土围子上射击;所以这枪战打得越来越激烈,互有伤亡。

在北面土围子上指挥战斗的是二连的连长魏金标,是个满脸落腮胡子的大个子,一见沈仲文上了寨门,立即快步迎了上来,瓮声瓮气地嚷道:“我们今天算是遇到对手了,看来这下面的土八路是来者不善哪!这刚刚把他们给压回去,没等到放个屁的工夫,他们又发动了第二次的进攻!”

沈仲文问道:“看这架势,这股土八路还是蛮厉害的,要动员弟兄们坚决顶住!”他架起望远镜向土围子下面观察了一会儿。又道:“不用怕,光凭着他们手里的几杆破枪是接近不了我们的阵地的,子弹打在我们的城墙上连个眼也钻不透,就让他们啃我们的土屑吧!”

魏金彪恨恨地叫道:“他妈的,这些土八路着实够狡猾的,他们的火力虽然不强,可是射击的目标却非常集中,净瞄着我们的人打,已经伤了是几个弟兄了。照这样耗下去,我们也沾不了多大的光。如果能够再增加两挺机关枪就好了,我们还可以向远处招呼招呼!”

沈仲文道:“看眼下的形势,土八路是把咱们一南一北两个寨门作为了主攻方向,想给咱们来个南北夹击。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就先领着手下的弟兄们招呼着吧,等一会儿若是吃紧的话,我再调两挺机关枪来支援你们,咱们还得摸一摸土八路进攻动向,免得上当受骗!”



——四面合围空奔忙,敌顽凭险固金汤!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