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八 章 出师未捷留遗恨 雷霆出击破贼巢 第八章(4)乱世奸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沈仲文自幼熟读三国演义,最为崇尚曹操的为人。在他看来,在那个群雄并起,烽火遍地的年代,可以称得上大英雄的只有曹操一人。袁绍袁术兄弟都是大草包,吕布只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赳赳武夫,刘表则是个胸无大志的十足的守财奴,没有一个割据军阀值得称道。

至于孙权和刘备,他们虽然也能与曹操分庭抗礼,割据一方,可一个是承继的父兄的基业,一个靠的是诸葛亮的扶持,没有一个人是靠自己的真本事登上皇帝的宝座的,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英雄。

在当时,大凡看过三国演义的人,大都会把刘备的蜀汉政权奉为正朔,把经常在戏台上献丑的白脸曹操骂作篡逆的奸臣的;而沈仲文却不以为然,每当与人议论起这些事情,他总会振振有辞地辩道:

“这是什么话,就只有他们姓刘的可以做皇帝,姓曹的就不可以做皇帝了,他老刘家的皇帝宝座不也是从人家秦始皇和楚霸王项羽那里夺过来的吗?人家曹操曹孟德完全是凭着自己的本事把天下打下来的,为什么老曹家的人不可以做皇帝?”对世人的议论大不以为然。


沈仲文时下已经年届五十,辛亥革命爆发的时候,沈仲文刚刚二十出头。在当时,心高气傲的他看到天下扰攘,四处军阀割据,便认为正是时势造英雄的大好时节,自忖:“时逢乱世,既然自己不能够凭着文韬武略足登台阁,还不如趁机扩充民团势力称雄江湖!即使做不成蜀汉刘备,也可以做个土皇帝么!”便从年事已高的老父亲手中接过了团首的令旗。

自打他出任团首以后,他先是打着“保境安民”的旗号对本村的民团组织进行了大力的整编,把村中十八岁至五十岁的丁壮男子都纳入了民团的编制;同时广泛延揽军事人才,对民团的团丁进行了严格的军事训练。

在此之后,他又发动全村的士绅乡民捐资捐款购置新式武器,武装民团。经过几年的苦心经营,使民团的战斗力大为强,虽然不能和正规的军队相比,但在这方圆百里的民团之中,也可谓首屈一指了,甚为当地人所称道。

乔家庄民团的崛起在附近的村坊之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接连数次击退来犯的土匪和败兵的袭扰之后,沈仲文的名字就更加响亮起来。

附近村坊的地主士绅为了保护自家的生命财产安全,也想依靠沈仲文的民团加强防卫,沈仲文便趁机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发起组织了联庄会,自任联军司令,让各村坊民团都听命于他的指挥。经过了二十多年的蚕食鲸吞,时下已经有近四十个村镇的民团武装纳入到了他的麾下。

似沈仲文这样的人,如果能有正直的民族气节,能够在中华民族面临危亡的时节挺身站出来抗日救国,当不失为一个民族英雄;如果他还有一点中国人的良心,不与日本鬼子狼狈为奸,即使委曲求全,也可得到抗日军民的谅解。

可是,他作为一个中国人,不但不听向靖远等抗日领导人的忠告,也听不进家人的苦口规劝,反而为了实现自己当土皇帝的野心卖身投在了日本鬼子的膏药旗下为虎作伥,与抗日救国军为敌,这就不能不让人痛恨了。

对于袭扰地方抗日政府,破坏抗日武装斗争的后果,沈仲文的心里是非常清楚的。他知道,他的这种倒行逆施必然会招致抗日救国军的强烈反击;但是,他自恃手下拥有人马众多的民团武装,又有精良的武器装备,全不把这种正义的猛烈反击放在心上。

在他的心目之中,连国民政府的大部队都不能够与日本军队相抗衡,几个脑袋上顶着高粱花子土八路根本就不能够来奈何于他。他又有什么后顾之忧呢!

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派部队刚刚袭击了共产党的区政府之后,向靖远率领的抗日救国军就跟踪追击地追了下来。

他做梦都想着要用抓来的这十几个抗日战士去勒索几个钱来花花;至少,他也要土八路乖乖地从他所鲸吞的地盘上滚出去。不管日本人想不想要,这个地盘他是铁定了要纳入自己的麾下的,哪儿能让土八路给捡了便宜去!


天光大亮的时候,沈仲文仍在热热乎乎的炕头上搂着自己的小老婆睡得正香,猛然间在朦胧中听到院子外面有人擂鼓似地打门,便在惊悸中一骨碌翻身从炕上爬了起来。

他披上衣服走到院中刚一开门,只见民团的参谋长杜如桥慌慌张张地一头就撞了进来,气喘吁吁地向他报告道:“哎呀沈司令,大、大事不好了,咱们许家庄和云家庄的据点都让土八路给端了!”

沈仲文一听到这个爆炸性的坏消息,立时刻惊得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不由自主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声音颤抖地追问道:“你、你说什么!咱们这两个村的据点都让土八路给端了老窝了?你这是从那里得来的消息?”

杜如桥焦急地催促道:“沈司令,您就赶快跟我去到司令部去看看吧,许家庄和云家庄跑出来的弟兄都在司令部里侯着呢,就等着您去给拿个准注意了!我听他们叨叨,这些八路很有可能会趁热打铁地骚扰咱们,这可不得不防!”

沈仲文是个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短暂的惊慌过后,便把情绪稳定了下来,他嗤嗤地冷笑道:“慌什么,土八路不是还没有打过来吗?哼,就凭他们那几杆破枪还敢到咱们这里来捋虎须,有什么好怕的!走,我跟你一块看看去!”随即拉着杜如桥匆匆地向司令部奔去。

乔家庄的伪军司令部设在村东南的一个青砖瓦房的大四合院里,有正房九间,东西厢房各有三间,大门开在南面正中。这是沈仲文就任民团团首不久建造的,是请了当地有名的风水先生给看好的位置。

风水先生说,在这里建造民团司令部可以吸收东来的紫气,保证司令部的主人武运亨通,福禄寿俱佳;并预卜沈仲文日后有封侯之位。喜得沈仲文赏了风水先生不少的袁大头。


沈仲文的家在村子的北街,到司令部有一里多的路程。此时天色大明,街上已经有了不少的行人。由于军情紧急,沈仲文和杜如桥二人不暇他顾,一路埋头疾行,不大一会儿就来到了司令部的大门口。

等走进到院子里,杜如桥道:“逃回来的弟兄都在东厢房里,我把他们招呼出来,咱们去会客室里说话吧!”沈仲文应道:“那好吧,现在的情况还不明,先不要去惊动太多的人,就把烈英和象城两人招呼过来碰过头再说吧,别闹得人心惶惶的,先自己乱了阵脚!”

说着,两人快走了两步,推门走进了司令部的会客室。进到屋后,沈仲文一屁股坐到北墙下八仙桌旁的太师椅上,从衣袋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鼻烟壶,打开壶盖狠狠地嗅了两嗅,闭目养起了神来。


由许家庄和云家庄逃回来的两个伪军头目都是沈仲文的嫡系亲信,由许家庄逃来的伪军连长名叫沈烈英,是沈仲文本族的一个侄子;又云家庄逃出来的伪军连长名叫乔象城,是沈仲文的一个远门子的外甥,两人都是由沈仲文一手培养提拔起来的军事骨干。这两个人追随沈仲文多年,都是沈仲文的死党。

抗日救国军在半路上分兵以后,孙兴国和高歧山分别带领手下的部队去奔袭许家庄据点和云家庄据点;在内线关系的配合下,他们如同在蒋家庄一样,依样画葫芦,瓮中捉鳖,关门打狗,一枪没放,一人没伤,就兵不血刃地将两个据点的伪军全都给顺利地收拾掉了。

为了尽快赶到乔家庄参加总攻,他们对伪军俘虏进行了短暂的抗日教育,把缴获来的武器弹药装上了马车之后,就匆匆地上路了。

黑灯半夜里,面对着犹如神兵天降的抗日救国军以及数不清的黑洞洞的枪口,从睡梦之中惊醒过来的沈烈英和乔象城二人,都采取了光棍不吃眼前亏的策略,随着手下的伪军乖乖地缴枪做了俘虏;可他们的心里并不服气,等到抗日救国军的部队一离去,他们便分别招呼着一些胆大的伪军士兵从村中摸了出来,又顺着村与村之间蜿蜒相连的交通沟逃到了乔家庄。

由于他们熟悉地理交通环境,又急于逃窜,所以在路上他们很快就超越了孙兴国和高歧山率领的两支人马,并且赶在了向靖远和韩德平率领的抗日救国军大队人马到来之前钻进了乔家庄的土围子。

因为在逃跑的半路上,他们都遇到了抗日救国军的大部队正在向乔家庄方向运动,所以他们断定,这下一个袭击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乔家庄!

杜如桥领着沈烈英和乔象城一进门,沈烈英就哭丧着脸对沈仲文说道:“二叔啊,这下子可麻烦了,我们连一百多条枪都让土八路给缴了去了,还差一点把小命儿给搭上!要不是半夜三更的让他们给堵在屋里,我们怎么着也能够和他们叮当一阵子,今天我们这个窝囊亏可是吃大了!”



——私慕曹瞒欲乱天,爪牙夜遁说胆寒!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