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八 章 出师未捷留遗恨 雷霆出击破贼巢 第八章(3)弥天大雾

bjunqing2008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两个人骑在马上边走边聊,不知不觉间钻进了越来越浓的迷雾之中,四周围如封似堵地涌起了重重叠叠的雾团,不大一会儿就升腾到了马头之上,把前面的路径都给遮挡住了,在深沉的黑夜之中,让人分不清东西南北。

韩德平悚然警觉道:“不好,怎么起来了这么大的雾气,警卫员,赶快把向导找来,问问这路该怎么走才好啊?”

面对着越聚越浓的迷雾,向导也是一筹莫展,他茫然地环顾左右,对向靖远和韩德平说道:“方向应该是没有错的,我们从蒋家庄出来已经走出有十多里地了,只要沿着东行的大道一直走下去,再有个二十多里路就到了;乔家庄是个大村镇,等走到近前看到一个大土围子就是了,在周围的村子里就数他们村的土围子大了,目标是很好找的!”

韩德平道:“那好吧,只要方向没有搞错就好,您就到前面来领着我们走吧!您是这里的土地爷,还是您在前面领着我们走好!”说着,就同向靖远把马头向左右一拨,把大路给让了出来。

向导跳上最前面的一辆大车,吆喝着领头走了下去。可是,由于在弥漫的大雾之中看不清路径,行进的速度被迫逐渐地慢了下来。


向导是一位四十上下的中年汉子,盐山县城南街人,名叫吴宝明,长得粗眉大眼,膀阔腰圆,心雄胆壮,武艺超群,是个私盐贩子的小头目,常年来往于盐山和海堡之间,在当地小有名气。乔家庄一带他常跑,对附近的村镇道路熟悉极了,所以向靖远等人才选定他来给抗日救国军做向导。

可是,他在路上领着队伍走着走着就遇上了未曾预料到的新情况,在平展的路面上出现了一道道一人多深一丈多宽的深沟,这可是他过去在这一带行走向未遇到过的情况。

——原来,沈仲文所部民团在改编为伪军之后,为了加强防卫,巩固已经占有的地盘,逼迫老百姓在周围各村镇之间挖了好多交通壕,一来可以阻止外来势力的侵入,二来也可以方便自己属下的部队调动。这样一来就把原来的道路全都给挑乱了。在弥漫的大雾之中,简直就变成了迷魂阵!

抗日救国军要长途奔袭乔家庄伪军据点,为了提高行军速度,保持战士的体能,选择了用马车作为脚力。可眼时下不仅在路上遇上了这迷天大雾,又遇上了这些难以跨越的沟沟坎坎,令马车寸步难进,大队人马只好在吴宝明的引导下沿着这些新挑起的深沟绕道而行。

乡间的道路向来就未曾由人工好好修筑过,多是积年由人走马踩踏出来的田间小路,即便在往常,黑夜之中的路径本就让人看不甚分明,现在让沈仲文这么横七竖八地一搞,又陷在大雾之中,就更难于辨认清楚了。

在重重的迷雾之中行进,七拐八弯地就迷失了方向,一直走到天将拂晓还没有找到乔家庄的踪影。等到太阳初升,重重叠叠的迷雾渐渐由浓变淡的时候,大队人马才在吴宝明的带领下赶到了乔家庄南面外围的枣树林之中。

乔家庄的枣树之多在苦海沿边的新海县是绝无仅有的。这片枣树林中有枣树数千株之多,多的让人一眼望不到尽头;在村东面和西面也各有一片规模同样大小的枣林。据上年纪老人们传说,这些枣林是明朝初年燕王扫北以后,在起初兴建乔家庄的时候种植的,到现在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

当初立庄之时,乔姓的先祖来的稍早,故取名为乔家庄;不过后来沈氏家族人丁兴旺,反而后来居上了。一直到现在,村中的人大都是沈姓和乔姓。

向靖远和韩德平指挥着队伍隐伏到村南边的枣林以后,立即派出了三支小部队到村子的东西北三面去进行侦察。按照事先的作战计划,抗日救国军的大部队是要在这片枣林与景元甫自黑龙港请来的援兵会合的。可派出去的侦察人员在村子周围搜索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景元甫和援兵的踪影。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明,不但景元甫和所请的援兵不见踪影,而且派往许家庄和云家庄的两支部队也没有任何的反馈消息。向靖远急得两只眼睛直冒火。他对韩德平说道:“现在的援军和后续部队都没有到位,咱这个仗可怎么打呀?”

韩德平蹙着眉头说道:“看来景委员长和去许家庄、云家庄的部队也遇到了与我们同样的麻烦,短时间之内恐怕是赶不到了!”

他又抬头看了看雾气渐渐飘散的天空,焦虑道:“现在天色已经大明,再不动手,实施突袭的先机也就失掉了;可没有炮火的支援,这个仗是不好打的。村子的土围子又这么高,要是强攻的话,伤亡肯定小不了!”

向靖远道:“咱们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总不能无功而返哪!单区长和咱们的十几个同志还陷在沈仲文的手里,得想办法尽快把他们解救出来才是啊!若是不给这些胡作非为的汉奸点颜色看看,日后他们会更加猖狂的!”

韩德平道:“趁着土围子的伪军还没有发觉咱们到来,先把村子围起来再说吧!咱们这么一分兵,能够立即投入战斗的只有四百多人,火力又不足,先形成包围之势,等待部队集中起来再发动总攻吧!”

随即又提议道:“留下一个小队在这里在这里看护着马车,就近埋伏在路边监视敌人,其余的人马分成四路到各寨门外构建攻击阵地吧!不过,咱们得确定好主攻方向才好下手!”

向靖远推敲道:“根据侦察到的情况,乔家庄的南大门是主要通道,咱们就把主要兵力集中在南寨门发动主攻吧,助攻方向就定在北寨门,东寨门和西寨门放上两个中队进行牵制就可以了。到时候,咱们实施南北夹击,打他个首尾不能兼顾!只要能够把这些汉奸给轰出巢穴,下面的事情也就好办了!”

韩德平踊跃道:“那好吧!那就让我来担当这个主攻任务好了,您带一个大队去北寨门助攻配合,让邢队长和小曹分别带一些人到东、西两个寨门去牵制敌人。他们二人已经摔打出来了,比咱们盐山来的队伍有战斗经验!

向靖远笑道:“这您就不要争了,我是主要指挥员,自然该有我来打这个头阵!我留下两个大队在南寨门担任主攻,您就带一个大队的人马去北寨门助攻配合我们好了!另分一个大队让邢队长和小曹带着去东西两个寨门牵制敌人就是了!看护马车从我这里分出一个小队就成了!”

说罢,他又踌躇道:“照理来讲,援军咱们是应该等的,不过,这还得要看形势的发展变化,能够等到景委员长的援军更好,若是他们一时赶不到的话,咱们也可以先打起来再等,现在天已经大亮了,就是他们一时赶不到,我想也应该离着不会太远了!,”

向靖远的命令一下,韩德平带领着一大队人马率先向北寨门摸了过去。邢玉林带领着两个中队绕道奔向了东寨门。曹金海则带领自己手下的特务班和两个中队的战士摸向了西寨门。

在向靖远的指挥下,两个大队的战士从枣树林里钻了出来,分成两路纵队直接扑向了南寨门。不到半个小时,就把乔家庄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乔家庄是个大村镇,村中有上千户人家。沈仲文家是乔家庄的大地主,家中拥有良田千顷,骡马成群;他仗着家大业大财大气粗,鱼肉乡里横行一方。

自清末民初以来,由于军阀割据,战乱频仍,匪患猖獗,当地的地主乡绅为了维护自身的生命财产安全,纷纷组织民团武装借以自保,自此相沿成习,成为了惯例。在这种特定的历史条件之下,有钱有势的就是大爷,沈仲文作为老沈家的当家人自然而然就成了团首的当然人选。

沈仲文是个自命不凡的家伙,他自幼顽劣无匹,狡计百出,及至年长,习文练武,小有所成,自视甚高。本来,他是想跻身官场平步青云的,不甘心做个乡巴老的土财主。可其时逢战乱年代,又无高门显贵的硬靠山可以凭借,野心难以如愿,因此上总觉得郁郁不得志。年轻时他曾自吹自擂地作诗感叹道:“耿耿星象列三台,谪堕人间大可哀;知己纵邀煮东海,犹然误屈补天才!”恨自己生不逢时,没有用武之地。



——弥天大雾乱行程,兵无利器难强攻!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