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一卷.毁损基石 第四章.旗倒心散(2)

shugangj11 收藏 1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11.4.2 第五大道20号 21:40 清一色的黑色防暴警服,无指手套搭高腰战靴,防弹衣加头盔护目镜,无线耳麦配零三式短突,一小队短小精悍的特警队员分乘两辆“勇士”重型吉普车驶进了总参六处本部所在的第五大道20号小院。院门随即关闭,两名特警即刻取代了守卫门岗的六处特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1.4.2

第五大道20号

21:40

清一色的黑色防暴警服,无指手套搭高腰战靴,防弹衣加头盔护目镜,无线耳麦配零三式短突,一小队短小精悍的特警队员分乘两辆“勇士”重型吉普车驶进了总参六处本部所在的第五大道20号小院。院门随即关闭,两名特警即刻取代了守卫门岗的六处特工。同时,楼上顶层和小院的各个角落都布上了警戒哨。行动迅速,悄然无声,但从20号院落的外面却感觉不到有任何的不一样。

在特警小队长的面前,史吏表现出了一个大人物所应有的气魄。就见他双手插在腰间,四十五度角斜向站着,把自己最柔美的角度给了对方,脸部侧扬,很有领袖的风范。

“特警小队奉命赶到,请首长下达任务。”

特警队长大声的报告在办公室里掷地有声,震得松垮的四壁嗡嗡作响。史吏摆手示意队长坐下,自己则走到门口将房门轻轻的关上。

“队长,你的小队有多少名队员?”

“报告首长,加上我在内总共有十六名队员。”

特警队长的声音比起刚才已经低了很多,史吏点头继而又问道:

“四处布控进行的怎样?”

“出口和制高点都布置了双岗,院落死角也都布置了流动哨。”

史吏点头在班台后面坐下,这会儿,面对着特警小队的队长,他才是真的感到了为难。算上文职人员在内,总参六处总共有四十多人,如何进行人员甄别呢?

“唉!他们不是罪犯,他们都是保卫国家安全的特工啊!”

史吏禁不住叹了口气,他知道,清理门户是一件残酷的事,不论有过无过,有些人可能就会因为今晚而毁了前程,但他们中间也有桀骜不驯的,如果再有一两个像陈墨和荀循那样的,岂不激则生变!

想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军械库中对着尹舒林樊四个人讲出那番寓意深刻的话时,似乎是少了一个人在场。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到这个女人了,不知道此刻她是否还在为她心仪的教授而操心呢?

说来也巧,史吏刚一想到这里,就听见有人大力的敲打房门,声音之大震得髅松的墙壁哗哗的落下灰尘。


特警队长茫然不解的看着史吏,心中想的一定是,这么威严的首长怎么能忍受有人如此的不敬呢?史吏的脸上一阵发热,但他还是强自镇定的喊了声,进来!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房门震开,荀循提着拐杖大步闯进门来,看得出她的脚踝恢复的很快,她几乎可以脱离手杖独立走路了,但她的脸色却别上一次在史吏面前撒野的时候更加的骇人。

紧跟在她身后的是脸色阴沉的林烈,可以看出,自从听了史吏在军械库中的一番话之后,林烈对史吏的崇拜之意已经锐减了许多,代之而来的是轻慢和不信任,这从他脸上显现出的怀疑神色就能推断得出。并且,从这一次荀循闯门一事就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林烈未加阻拦。

史吏不由得提高了警惕,他朝着特警队长使了个眼色,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开口问道:

“荀循,不好好养伤,又闯进来何事?这里可是还有客人呐!”

啪!手杖重重的击在了史吏面前的桌面上发出一声清脆震耳的响声,文具、摆件全都跳了起来,然后,又稀里哗啦的散了一桌面。特警队长下意识的站起身来,伸出左臂挡在荀循的面前,嘴上喝斥道:

“住手,退后!”

特警队长的喊声低沉却威严,显出他的浑厚的内力来,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右手上紧抓着吊在右肩下的零三式短突。这些他眼里这个凶蛮的女子虽然瘦小,但在她的身上却隐隐透着一股杀气,所以,除了嘴上低喝是种震慑之外,他的手上也暗暗做好了准备。


世上的动物分成两种,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大象再高大威猛也不会主动伤及他人,而豹子体貌虽小却凶猛过数倍于己的野牛,即使是威猛的雄狮如果和角马驯鹿站在一起,体型上也不占忧。所以,攻击性强的食肉动物大都体健而精干,迅疾而凶狠,这不是单凭外表就能判定的。

特警队长粗壮的左臂没能阻止荀循采取行动,反而成了送上门来的软肋。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无能,本来就是想要喝止荀循撒野,没想要出手制服她的,要是面对敌人他当然不会这么做的。

特警队长的左臂伸展过直,这在徒手格斗中被称作是火候过老。所以,待到荀循出手抓他的手腕时已没有了伸缩的余地。虽然,下意识之中他急掣回防,但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荀循出手似闪电,眨眼间她的右手便轻轻的叼住了特警队长的左手腕,接着一个反关节锁压,将他的中指反向扣住,牢牢的锁死在胸前。特警队长疼得眉头一皱,险些叫出声来。此时,他虽然身高马大人壮力不亏,却因一根手指而动弹不得。

无奈之下,特警队长只得抬右臂,将提在手上的零三式短突抬起,枪口对准了荀循的太阳穴,却不料想,此刻对方的左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支手枪,格洛克18型的黑洞洞的枪口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杵在了特警队长的额头上。

瞬间的变化快得史吏根本就没看清楚过程是怎么进行的,一个剑拔弩张的紧张局面就在他的满前形成了。这让站在一旁的林烈也惊讶不已,忍不住暗自赞道,好军的身手!原来怎不知道,这女人还是个厉害的角色。

这一次,史吏没有出言喝止。一者他知道了荀循的脾气,唯恐自己开口起不到震慑她的作用,反而会刺激她做出更为过火的事来。二者他缺少强有力的支持,林烈没有像陈墨那样旗帜鲜明的站在自己一边,他既不出枪也不表态,到像个隔山观虎斗的第三者,打着渔翁得利的算盘。

史吏噤声,林烈旁观,如此一来,局面僵持不下,甚是难堪。虽然不过二十几秒钟,却感觉有一生那么长。荀循坚持着,她要为荆轩的安全争取最后一线希望。队长忍耐着,为了肩负的使命和特警的尊严他不惧断指之痛。

汗水已经大滴大滴的从特警队长的额头鬓角上冒了出来,屋内静的能够听见汗珠砸在脚面上的声音。荀循仍旧死死的扣住他的中指不放,且越压越紧,在场的人都知道,只要指节哪怕轻微的发出一声咔嚓响,立时就会弹雨纷飞,血溅当场。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急促而轻微脚步声响,特警队长的精神为之一振,他知道自己的特战队员已经赶来解围了。此刻,站在距离门口最近的林烈则悄悄的向屋角退去,他把房门口的通道偷偷的让了出来。

眼见形势陡转曙光将现,史吏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这才轻轻说了声:

“不要冲动,荀循,放下枪,一切都好商量。”

不等史吏的话音落地,就见荀循突然迈大步转身形,抖右臂掏手腕,眨眼间便将擒获在手的特警队长的手腕从他的身前搬到了身后,而她自己也跟着转到了队长的侧面,此刻,特警队长的身体便成了挡在荀循和门口之间的一道屏障,队长手里的短突此时更是排不上用场。这样一来,特警队员尚未出场,攻防的双方便已分清了快慢。

此时,特警队长已经完全被荀循控制住了,他的左手中指被反关节锁在了背后,身体完全动弹不得,而提在右手上的短突则由于荀循站位而再也无法指向对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