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法兰克福汇报》12月24日文章 原题:世界新秩序(作者霍尔格·施特尔茨纳)

新兴工业国家的经济繁荣和人口快速增长正在改变地球上的景象。世界人口将增加到90亿,但有两个例外:欧洲和日本。欧洲在今后40 年里将减少5000万人口,因此它也将成为告别传统增长原则的转型实验室。今后它将不再用更多的人创造更多的经济成就,而是用更少的人创造至少和现在相同的经济成就,以便保证富裕的生活水平。这种变化将影响欧洲的国民经济,而且也将对企业的战略和商业模式产生重大影响。

全球范围内的权力结构变化已经开始。金融危机加速权力向新兴工业国家转移。在工业国家,危机揭露了很长时间以来被国家央行廉价发行货币所掩盖的结构缺点。在美国、日本和欧洲,高额国家债务、负担沉重的福利体系和社会老龄化在长期内限制了经济增长潜力。东西方铁幕倒掉后的20年里,市场经济和全球化让数十亿人亲历了快速的经济发展,但眼下很多工业国家却受到富裕生活水平下降的冲击。西方民主国家因此非常不安,甚至显示出了迷失方向的特征。

金融危机是一个重大事件。它起源于西方不负责任的借贷,如今恶果给西方带来的痛苦最大。与战后的前几次金融危机不同,这次西方不能再扮演教师的角色。它面对的是中国、印度、巴西、印度尼西亚或土耳其等充满自信的国家。由于这些国家调整了经济结构,实现了经济快速增长,因此它们懂得如何贯彻自己的利益。新世界经济秩序体现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中。今后,除了传统的工业7国外,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这四个“金砖”国家电将跻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大的11个股东之列。

工业国家曾经通过自由贸易和自由化的金融市场为世界经济的强劲增长创造了前提条件。现在,监管螺丝开始拧紧,国家对经济的影响力再次加强——即便在国家的影响力一直很大的地方。突然,像货币战或贬值竞赛等贸易保护主义的战斗概念又萦绕在人们耳畔。这表明,新的多极世界将不是一个简单的世界。在西方,危机导致的个后果是重新发现国家资本主义。在东方国家控制的国民经济体中,此前就已经存在国家资本主义。中国、俄罗斯和产油国的主权基金往整个世界经济中投资了3万亿美元,它们动用的资金比所有对冲基金的资产总和还多。国家的投资组合管理者声称,这些钱都用于非政治的投资。但是人们能相信吗?

目前,曾经的超级大国看起来就像瘫痪了一样。美国束手无策地看着中国甚至也在南美扮演投资者和原材料购买者的领导角色。中国在非洲的影响也日益增长,很多盛产原材料的国家同中国的联系比同美国的联系更紧密。最受关注的还是中东的产油国。谁控制了那里的能源储备,谁就对世界产生决定性影响。沙特阿拉伯今天就已经把很大一部分石油提供给亚洲。类似的情况可能也会在伊拉克发生,如果这个世界第二大石油储备国从战争中复苏过来的话。美国想通过制裁迫使伊朗屈服,迄今为止却徒劳无功。只要巴基斯坦或土耳其等国还跟伊朗频繁地进行贸易,美国的计划就不会成功。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到 2012年或许就能超过美国。那时,中国将再次回到殖民地时期以前它拥有世界经济总量五分之一时所在的地方,而且那也是它自认为应该待的地方:世界经济之巅。


本文内容于 2010/12/28 13:48:58 被小编a7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