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失败回忆 失败回忆之顺利交接

346169009 收藏 0 10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URL] “全体立正!”何健戴着防毒面具,声音显得有些怪异,“目标,距此地10公里处的补给站,任务,下午3点前赶到,时间紧迫,还有不足50分钟,大家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请放心,没有困难能难倒我们,我们是钢铁铸成的战士,我谨以一名军人的人格向长官担保,一定完成上级交与的任务,至死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


“全体立正!”何健戴着防毒面具,声音显得有些怪异,“目标,距此地10公里处的补给站,任务,下午3点前赶到,时间紧迫,还有不足50分钟,大家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请放心,没有困难能难倒我们,我们是钢铁铸成的战士,我谨以一名军人的人格向长官担保,一定完成上级交与的任务,至死不渝!”全体队员回答的万分响亮,几乎能传遍整个森林。

“出发!”随着何健的一声令下,我们又恢复了之前的队形,基本没有任何的改变,唯一不同的是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脸上都佩戴着防毒面具,显得十分怪异,好像我很不入流,想了一下,我还是把桃骏给我的那个没有过滤剂的防毒面具给戴上了,这下就美观多了,至少我不再显得太特殊了。

倒是满和愉看到我的这个举动很是不解,于是特意跑到我身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文,怎么戴上这个东西啦?不是说它里面没过滤剂么?戴着干什么,不嫌热啊?”满和愉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像对我的关心有些过头了,一连这么多的问题,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了,这会倒是想不理她都不行,只好找个理由糊弄过去,她倒好,还不依不饶起来了,“小文,糊弄上级,这不是一个军人该有的作风哦,还有,就算换个角度来说,姐姐这是关心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来我啊!”

我听着怎么有几分像周文珊的语气,一想到我的宝贝师姐,我就有几分不知所措,竟脱口而出“姐姐,要是这会不是在急行军,我一定接受你的好意,别说是要我帮你洗花瓣澡,就是…”说道这里,我自己觉得不太对劲,急忙停住了,这下倒好,一旁的满和愉还没反应过来,桃骏倒是闲不住了,直‘夸’我动作够快,被他这么一说,羞的我差点没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哈哈,说吧,到底和哪家的小姐有染啊?”没一会,满和愉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这倒使我一时僵住了,“难怪你在做梦时还说着‘花瓣澡’什么的,原来还真有此事啊,要不要我把这个消息散布下啊,也好让朋友们给你道贺啊。”

我刚想说明是一场误会,没想到桃骏的反应倒是比我快,不过这小子老帮倒忙,竟然问满和愉到底还要把我和她的事瞒多久。

这满和愉当然也不是白痴,这下算是明白了些了,不过,她没有想到是桃骏在胡说八道,而是以为我真的有心对她怎么样来着,于是一股气全撒在我身上了。

“刘婷文,我警告你,本小姐现在并不想找个私定终身的人,就算我想找,也不会是你这个基本属于‘未成年’的小孩的!”我此时已经不想和她争吵了,因为我正忙于盘算怎么惩罚桃骏,小子一张嘴就给我惹祸,好像我上辈子欠他的似的。

不过,桃骏这小子好像还没玩够,“报告特派员同学,我师兄是正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T军’的准尉,不准你这样玷污一名军官。”他表现的十分严肃,前后对比,我竟然笑了出来,“特派员同学,您应该知道,上海站除了是协会的情报站外,还是T军的特种军官训练营。我们之所以会被称之为‘军队’,就是因为协会的一二线杀手均属T军战斗序列,整个T军就是由杀手组成的。很幸运的是,我说过了,上海站除了是协会唯一的情报站外,还是T军军官训练营之一。也就是说,从上海站毕业的非情报学专业的学生,就会得到T军准尉的军衔,当然,我师兄刘婷文也是其中之一哦。”

我看桃骏废话一堆,无非就是想证明我有权利追求满和愉,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能从中拿到什么好处,竟然如此的为此事‘卖命’。而且我注意到桃骏竟称满和愉为‘同学’,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当然,当我的下一句话说出口之后,我更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我竟然很严肃的告诉桃骏别没大没小,对满和愉不能以‘同学’相称,要么称之为长官,要么提前叫‘嫂子’…

满和愉听后只说了一句话便去找何健了,“真是替‘T军’感到悲哀。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唯一一支独立于解放军战斗序列存在的特种部队,基层军官竟只想着玩弄柔弱女生,毫无素养。”说完她便去找何健了,连个道歉的机会都没给我,这对于我来说还真是很悲哀。

不过,何健倒是没来给我上‘思想教育’课,这反倒让我有些不安,说不定一会到了补给站就给我来个‘全军通报’批评,唉,想想也伤心啊。就算我真的喜欢满和愉也不为过,也没有哪条法律说不行的啊。想到这里我又犯傻了,“满和愉,没有人规定‘T军’的军人就没有追求爱情的权利,我还就要定你的,反正‘男未婚,女未嫁’,也不触犯法律啊!”我喊得是如此的响亮、豪气,估计在场的所有兄弟就算耳背也能一字不差的听到我的话了。

当我还在为此举后悔的时候,耳边突然的传来的满和愉的声音,“本小姐想过啦,小文我告诉你,我父母就住在海南,要是你还是个‘T军’的军人,等这次任务完成之后,你陪我回去,我去看望我的双亲,你去向他们提亲,要是他们同意,我就嫁给你!”听完我彻底没想法了,感情还和我耗上了。唉,得罪谁也别得罪这号人,现在倒好,我是无言以对了。可她还是没有就此摆手的意思,“小文准尉,要是你不敢去的话,你还是早点脱下军装吧,一个只敢说不敢做的人就不能被称为一名军人!”

她前面的话也就算了,我不会予以计较,反正本来就是我的不是,但是她竟然让我脱下军装,这对于一名现役军人来说,就是莫大的耻辱,无论是特种部队还是普通的军人,在这点上我相信是绝对站在同一个立场上的,所以,我绝不会就此罢手的。

“好,要是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没有光荣殉国的话,我就陪你去,我就不信你还真能把我怎么的啦!”我回答的很是认真,在行军的途中会有这样的插曲,我估计就是神仙也绝对预料不到。

“全体隐蔽,准备战斗!”好不容易满和愉不再和我争论了,耳朵刚清净了一会就传来了何健的命令,又把我的神经给绷紧了,这次还只是训练(至少通报上是这样写的,实际情况么,白痴都知道经历了这么多事,就绝不会是行动前的集训那么简单啦,不过还是没有人愿意捅破这层‘窗户纸’而已。)就这么多危险,看来就算我想迎娶满和愉也不太可能咯,唉,要是能救回我师姐,就算死了也算值了。

“这里是中国‘T军’Asl001号补给站,来者何人?还望阁下能主动带你的人在2分钟内缴械,否者坚决予以歼灭!”原来是自己人,可是我明明记得离上级指示的补给站还有至少3公里的路程啊,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

“这里是中国中华职业杀手协会上海站‘猎鹰’行动小组,我是何健,行动负责人!”何健回答了对方的提问,但没有命令我们出去列队,明显他也有所戒备。

“协会特派员满和愉何在?对不起,我们接到命令,只向满和愉特派员交付Asl001号补给站,还请谅解!满特派员,我是黑鹰!”对方在听到何健的答话之后,作出了回答,从这话中可以肯定不是冒牌货,因为‘黑鹰’就是我们的教官,名叫张建科,是射击学的资深教官,同时也是‘T军’的少校。这里的人除了我之外,都接受过他的教导。(我比较特殊,是一个在校数年,但只学习了‘古典暗系’的特例。)

“我是满和愉,协会派遣往上海站的特派员,黑鹰少校,您辛苦啦!”听着他们俩的问答,好像他们很熟悉,真有些搞不懂。

“自己人,全体立正,列队迎接!”黑鹰向他的手下发出了迎接我们的指令。

“全体立正,向左转,齐步走!”何健下达了前进的指令,当队伍行进到黑鹰他们那里的时候,何健和黑鹰几乎同时下达了‘敬礼’的指令。

军队中并没有中国人常有的那种客套,双方在确认补给站内的物资等物件后,交接就算完成,‘黑鹰’教官也按惯例带着他的部队离开,但我觉得奇怪的是满和愉和‘黑鹰’教官竟然还单独谈论了些什么,致使‘黑鹰’教官带队离开前还特地和我谈了下,更可气的是他哪壶不开提哪壶,偏偏在这时候向我提及周文珊师姐,害得我又是一阵心酸,差点没在他面前哭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