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楔 子 雄狮咆哮运河岸 壮士喋血沧州城 楔 子(2)短兵相接

bjunqing2008 收藏 3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日军的营帐距离战壕相去不过一二百米。韩德平所部大刀队的战士都是武艺精熟年轻力盛的小伙子,个个身手矫健,转眼之间就扑到了营帐的边缘。一冲到营帐近前,韩德平居中,穆天佐居左,穆天佑居右,各自指挥着手下的人马成扇面形状,向着日军的营帐间闯了上来。

就在此时,日军的营帐间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声,随即“哒、哒、哒”的机枪声也跟着叫了起来,继而在营帐间又爆起了一片嘈杂的闹嚷声和杂沓的脚步声,眨眼之间,整个营帐间乱成了一锅粥。——听其情景,营地的鬼子已经发觉了大刀队偷袭的行踪,开始急迫地组织反击抵抗了。


在沧州这块儿地面上,中日双方的军队已经攻守交错地拼杀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日军凭着飞机、坦克、大炮的优势火力白天发动进攻,中国军队则发挥精于搏击的近战技能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夜间发动反击,这种攻守进退的往复循环对敌我双方的将士来讲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人人心知肚明!

虽然守卫在战壕附近的日军哨兵在大刀队的突然袭击下没有能够及时地鸣枪示警,可那叱咤怒喝的叫骂声和枪刀相交的搏击声音早已经为营房巡逻的哨兵所闻知;他们不用猜想,就知道是令他们闻风丧胆的大刀队又摸了上来。急切间哨兵立刻鸣枪示警,在这种危急关头,没有比这更好更快的办法了!

骤然间一听到枪声响起,韩德平大声笑骂道:“他娘的,老子已经摸到你们龟孙子的家门口了,这时才来鸣枪示警,正月十五贴门神、都晚了半月了,一个个都给我等着收尸吧!”


——韩德平叫骂着,又把手中的钢刀奋力向空中一招,大声呼喊道:“弟兄们,投弹!”


这是出发前早就确定好的攻击战术,战士们个个心里都有数。韩德平的号令一下,三百多个战士手中握着的手榴弹便象冰雹一般向着鬼子兵营的帐篷间砸了过去。随即就听得“轰隆!轰隆!”的爆炸声此起彼伏,一波赶过一波地响了起来,鬼哭狼嚎般的惊叫声怒骂声跟着窜上了云空。

手榴弹的爆炸声浪一停,韩德平挺身从匍匐的地上跃了起来,高举着寒光闪闪的大刀,怒目金刚似地大声呼叫道:“弟兄们,杀敌立功报仇血恨的时刻到了,杀呀!”带头向着弥漫着硝烟的敌营里冲去。

——随着他这一声爆雷也似的呼叫,三百多个战士一起挥舞着大刀,如雄狮一般怒吼着杀进了敌营!


由于哨兵鸣枪示警,各个帐篷里熟睡的鬼子兵迅即惊醒了起来,纷纷手握着三八大盖儿和军刀从帐篷里冲了出来,行动迅捷之极。——因为屡次遭到大刀队的夜袭,日军加强了防范,一个个都是抱着刀枪和衣而卧的,所以进入战斗状况特别快,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做好了战斗准备。

睡眼朦胧的鬼子兵从各个帐篷里一钻出来,就东瞅西看地寻找大刀队战士的踪影,哇哇乱叫着做出挺枪欲斗的战斗姿态,谁也没有想到铺天盖地的手榴弹会从夜空中乱砸下来;正所谓来早了不如来巧了,恰恰给炸了个正着。随着手榴弹不断地落地爆响,一时间给炸了个血肉横飞,蒙头转向。

就在这个时刻,韩德平、穆天佐、穆天佑三人率领着三百多个战士挥舞着寒光闪闪的大刀片,从南、东、西三面冲杀了进来,左冲右突,逢人就砍,见人就杀,刀光闪闪,杀声雷震,把鬼子的兵营给搅了个昏天黑地,人仰马翻。


韩德平一马当先冲入敌营,迎面撞见几个鬼子兵晃晃悠悠地刚从弥漫的硝烟中爬起来,不待这几个鬼子兵把枪端稳,他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抡起手中的大刀舞起了一阵风,将其统统砍翻在地。又腾身一跃,向前冲了进去。

一个日军佐官见到韩德平来势凶猛,一个照面就砍倒了好几个鬼子兵,气得哇哇怪叫,挺着手中的军刀迎头冲了上来。未等韩德平近身,他就纵跃而起,双手紧握着军刀当头劈了下来。这一招使得如奔雷挟电,刀口生风,大有泰山压顶之势,看得韩德平心中一惊。

他见日军佐官使得力猛,不宜硬架,便旋步拧身向右一闪避了开去,让这一刀砍了个空。日本佐官一招使空,并不气馁,随即双手把腕一翻,将刀刃向里横斩了过来,要把韩德平拦腰斩为两截。

韩德平多次与日军交手搏杀,早就熟悉他们的刀数套路,知道日军佐官的下一招必定是要来个突击前刺,便隐而不发,又撤步退了下来,然后立定马步一翻手腕将刀身顺着左臂立了起来。

日军佐官不知道这是韩德平的诱敌之计,自以为占尽了上风,便顺势将刀身向怀中一收,迅疾地鼓起劲力踮步向前,一个前进突刺就向韩德平的胸腹间刺了过来。——他那里知道,韩德平接连退守示弱等得就是他这一招。只见韩德平不慌不忙,直等到日军佐官的刀尖触及肌肤的刹那间,才把身形一晃,堪堪地将刺过来的刀尖闪了过去。

与此同时,韩德平已经将右手中立定的刀身放了下来,他没有再给日军佐官以变招的机会,就依样画葫芦地将刀身放平,一个前进突刺,把冷森森的钢刀插进了日军佐官的胸腹间,直没至柄。随即将手中的钢刀奋力一拧,抬起左脚猛地一蹬,把血淋淋的钢刀给抽了出来。他这一连串的动作一一气呵成,使动出来如行云流水毫无阻滞,观之令人击节叹服。

日军佐官武艺精熟,久临大敌,也非等闲之辈。不过,虽然他劲力沉猛,勇于格斗,到底还是输在了一个巧字上。其实这也难怪,就个人的武艺而论,他与韩德平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在他没有上手之前就早已经输定了,只不过一上手给他占了一点先机,才让他多使了这么两招。

韩德平杀得性起,他把滴着鲜血的钢刀在鞋底上抹了两抹,抬头一看,只见前后左右的战士都已经与鬼子兵搅在了一起,在前面不远处有几个鬼子兵正围着两个战士缠斗,便把手中的钢刀一扬又冲了上去。


穆天佑率领着手下的一百多个战士从东面上包抄上来以后,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挥动着寒光闪闪的大刀把第一波冲上来的日军给砍了个七零八落;紧接着又采取穿插分割的战术冲进了鬼子的兵营,与后面冲上来的日军搅在了一起,两下里很快便形成了犬牙交错的混战状态。

训练有素的鬼子兵在第一轮抵抗受挫的情况下迅速地调整了战斗阵容,在指挥官的喝喊下,各各依据站定的位置就近组成了三人一组的战斗队形与冲上来的大刀队战士相抗,一时间形成了两相对峙的胶着局面。

屡屡失败的经验告诉他们,如果采取单兵格斗各自为战的抵抗方式,他们就会毫无悬念地被大刀队的战士各个击破,是一点便宜也占不到的,而采取他们训练久熟的三角式刺杀战斗队形方可勉力一搏。

对于鬼子兵这种久惯使用的战斗队形,大刀队的战士早就了如指掌,他们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尽管战士们个个都有深厚的武功根底,杀法骁勇,可若要想迅速地杀敌致命,无疑地增加了许多的难度。因为鬼子兵的这种战斗队形既可便于阵内拼刺的人分头突击,又可以利于其互相救应,极为难缠,稍一不慎就会使自己陷于被动,落于下风。

穆天佑一见鬼子兵用三角阵转起了陀螺,也指挥着战士们变换出了事先排定的应战队形,各各就近幻变成三人一组的战斗小组,结成了半圆队形与鬼子兵展开了缠斗:由一人在中间发动强攻,左右二人防护接应,力求先破其中枢之敌再合力剪除其羽翼。此招一出立即奏效,转眼之间便把鬼子兵的三角陀螺阵给搅得大乱,十几个鬼子兵的项上人头很快就被搬了家。

在混战中,穆天佑和两个战士奋起神威,猛砍猛杀,接连破掉了三个鬼子兵的三角阵,砍翻了七八个鬼子兵,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突然间又有两组鬼子兵从右前方挺着刺刀扑了上来,把三人给围在了核心。两组鬼子兵六个人六杆枪,配合的就如同哪吒的八条臂膀一般,一冲上来就轮番突刺进攻,一枪快似一枪,一枪猛似一枪,把三个人给逼得连连后退。

穆天佑见机不妙,借着撤步后退的当儿刀交左手,右手便伸到腰下的鹿皮囊中把钢镖摸在了掌中,随之手腕轻轻一抖,就把两枝飞镖给甩了出去。此时,突刺进攻的鬼子兵谁也没有料到穆天佑会连发暗器,骤然之间难以躲避,冲在前面的两个鬼子当即被飞镖穿透了喉咙。

这个时候,由于中了飞镖的两个鬼子兵仰身后跌,转动的两个三角阵队形立刻现出了空门,未等其余的四个鬼子兵转换补位,穆天佑身后的两个战士就欺身冲了上去,各各抡动手中的大刀左右开弓,把四个鬼子的头颅砍落在地,骨碌碌地滚落到一旁。吓得后面冲上来的几个鬼子兵惊呼着又退了回去。


在鬼子兵营的西面,穆天佐率领着手下的战士冲进敌阵之后一路攻杀,似波飞浪卷一般把迎上来顽抗的鬼子兵给压了回去,直接捣向了鬼子兵营中枢。

等冲杀到一顶大帐篷前面的时候,他们遇上了麇集的鬼子兵列成重重的人墙在前面拦路。在帐篷周围,鬼子兵一个挨一个地挺着刺刀摆成了一个密密麻麻的刀阵,中间还有一个日军大佐哇哇怪叫着进行指挥。

对于鬼子兵列出的这个阵势,穆天佐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他带着身边的战士们接连冲了两次,不仅没有冲破敌阵,反而伤了七八个弟兄,不得不退了下来对阵相持。他再仔细观瞧,见这些鬼子兵只做防守反击,并不实施突击进攻,这才多少琢磨出点门道儿来。

此时此刻,敌我双方的混战已呈胶着状态,四周围喊叫阵阵,杀声连天。穆天佐非常清楚,对于前来偷营劫寨的大刀队战士们来讲,若要想在乱中取胜之后全身而退,必须得速战速决。可面对这种无从下手刺猬式刀阵,他在这急切之间又想不出个迅速破解的良方,急得他脑袋直发懵!

正在他急得抓耳挠腮的时候,韩德平率领着手下的战士从南面透过重重的阻挡杀进了核心,一见这种两相对峙的胶着阵势,便把驳壳枪拔在了手中,冲着穆天佐大叫道:“枪!开枪!”抬手就轮了一梭子。

穆天佐听到枪声响起,顿时醒悟,跟着大叫道:“弟兄们,亮出家伙来给我抡呀!”随着枪声响起,冲上来的两路人马,纷纷拔枪在手,向麇集在帐篷周围的鬼子兵展开了密集的射击,一下子便把日军的阵脚给打乱了。随之,一个个抡着大刀冲进敌阵砍杀了起来。


——硝烟弥漫战云涌,鲜血飞溅杀气腾!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