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七十九章

骆马湖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URL] 四三年,区队武装扩大到二百多人,柴侉子仍任队长 运西西部,时属睢宁县的杨集小学有位教师叫杨开泰,二十出头,是名地下党员。这杨开泰家本是杨集有名的地主家庭,杨开泰为庶出,即是杨开泰父亲的小老婆所生。其父的大老婆生有两个儿子,均骄生惯养。杨父的大老婆看不起开泰的母亲,整日变着法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四三年,区队武装扩大到二百多人,柴侉子仍任队长

运西西部,时属睢宁县的杨集小学有位教师叫杨开泰,二十出头,是名地下党员。这杨开泰家本是杨集有名的地主家庭,杨开泰为庶出,即是杨开泰父亲的小老婆所生。其父的大老婆生有两个儿子,均骄生惯养。杨父的大老婆看不起开泰的母亲,整日变着法子欺负开泰的母亲,也欺负小开泰。开泰父亲却疼爱开泰。开泰六岁时父亲将其送到杨集街上有名的地主唐司强家开办的私熟读书,后又转到杨集小学读书。十二岁时,他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都已二十多岁。大老婆欺负这娘儿俩,前面的两个哥哥也欺负她们。父亲在家时他们娘儿俩的日子还好过些,父亲出外做生意,他们娘儿俩就受罪了,挨打受骂,不给吃喝。父亲来家,见这娘儿俩哭哭啼啼,问是怎么回事?问大老婆,大老婆撒谎说,是他们娘儿俩出门时不小心眼睛里进了砂子。问二老婆和小开泰,娘儿俩也不敢说,怕说出来大老婆母子三人合伙欺负她俩,害怕以后受到变本加厉的报复。一开始杨父对大老婆一些慌话还相信,后来却不信了。杨父不知道时,大老婆要欺负他们娘儿俩一回,杨父回家知道后便痛打大老婆一回。这已形成杨家的恶性循环之事了。杨开泰十二岁时,父亲病亡。同一年,开泰的母亲不堪忍受大老婆和他二个儿子的折磨也去世了,母亲出殡那天,抬棺人抬着棺材走到正门,准备出门时,被杨家大老婆的她们的两个儿子拦了下来。抬棺的人放下棺材问出了何事?大老婆耍蛮横地说:“死者是杨家小老婆,按习俗不能从杨家正门出棺,必须走后门。”当地确实有这个习俗。但开泰母亲娘家前来吊唁的娘家人脸上却挂不住了,死者好歹也是杨家人,活时受尽折磨凌侮,死后还不让走正门,这分明是拿死者不当人,更看不起死者的娘家人。死者的娘家人被激怒了,就和大老婆及他们两个儿子吵了起来,大老婆那边也有一些娘家人在场,也参与到争吵的行列。双方你一言、我一语,谁都不让谁。双方于是请出杨家本家的老者出来协调。杨家老者深知“清官难断家务事”的道理,调解得好与不好都会得罪任何一方,本来这杨家一年之内死了两口人,就够闹心的人,自己要是不知深浅插上这么一杠子。谁是谁非先不必说,就是被伤害一方的白眼和唾沫星子就够他受的了,所以那老者嘴里咕咕哝哝讲了半天,也说不出个道道来。眼看就要过了中午,再不出棺,死人不得安息,活人也免不了打仗斗殴。

十二岁的小开泰,眼下挂着干干的两道泪痕,眼里噙着眼泪大喊:“都不要吵了。”经这么一喝,众人都静了下来,小开泰过来跪在杨家老者面前,说:“母亲不能走正门,请问我能不能走正门?”杨姓老者说:“你是杨家子孙,当然可以走正门。”小开泰又问大老婆和她的两个儿子:“大妈,两个哥哥,你们同意刚才的话吗?”大老婆和二个哥哥不言语,小开泰说:“不反对,就说明我走正门是名正言顺的。”他站立起来,到母亲棺旁,对抬棺人说:“听我口令。”他找来两个高凳子,站在高凳子上,爬到母亲棺材上面,趴在棺材盖上说:“起棺,走。”抬棺人抬着棺材吆喝着走出了正门。众人都看傻了,等大老婆明白过来时,棺材已经抬出去了。

杨家里里外外谁不佩服杨开泰,小小年纪却是这样的沉着,聪明。事后,杨家老者逢人便夸小开泰:“此乃异人,能干大事。”整个杨集街上大都称赞杨开泰。母亲丧事过后,小开泰还是被杨家大老婆和她的两个儿子赶出家门。小开泰无家可归,放学之后,流落杨集街头,好在杨集街上姓杨的人多,今天你家留一宿,管一天饭;明天他家住一夜,吃上几顿饭,小开泰也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好不容易撑了三年,十五岁时,杨集小学留他当了一名小学老师。小开泰这时的生活才算稳定下来。共产党到杨集活动时,杨开泰已十八岁,他秘密参入了共产党。杨开泰写得一手好文章,他除了白天教书之外,晚上还要做党的工作。深夜闲下来,他便拿起笔、铺开纸把日伪犯下的罪行,人民所受的苦难,我地方武装打击敌人的胜利,敌人的失败,写成稿件化名晓阳,送给交通站转交给新四军四师办的《拂晓报》刊登。

杨集一带是伪区,敌人统治很严。为了打开抗日局面,地下党组织通过到睢宁城活动为杨开泰谋得了一个杨集伪乡长的位置。在他任伪乡长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情。当时杨集街上有钱人唐司强已到日伪占据的睢宁城,当上了伪睢宁县法务处长。这唐司强本不是杨集街上人,是杨集北唐圩人。唐圩顾名思义是住着一些姓唐人家。唐姓祖上是清朝同治年间,从睢宁城西边迁来。传说睢宁西边有个庄子,庄子上有个唐姓人家,娶了一房儿媳妇,这儿媳妇生了两人儿子和丈夫感情破裂。这唐家儿媳妇和丈夫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日子无法过下去,这烈性子的儿媳妇一气之下带着两个儿子离家出走,一路往东北方向而来。到了唐圩这个地方,停了下来。唐家这位媳妇见此地荒芜人烟,却草木繁盛。遂在此地开荒种地,安家落户。她带来的两个儿子后来各娶妻生子,繁衍下来。就这样儿子生孙子,孙又生子、子又生孙。渐渐形成了唐圩这个庄子,子孙们唐圩盖屋建房,庄子逐渐扩大。为防止贼人抢劫,庄人又在唐圩四周建了一道高大的土圩子,把唐圩唐姓圈在其中。这唐圩庄内东头住着老大这一房子孙,西头则住着老二这一房头。唐圩的北面、离唐圩不算太远,后来也出现一个庄子叫小李庄。两个庄子为了争水、争地边,素来不和,历史上发生多次械斗,可以说有宿仇。

睢宁县城伪法务处长唐司强,作为从唐圩出来的唐姓子孙,自然了解老家唐圩和小李庄不和的这段历史。自从他到县城当官后,经唐圩唐姓的撮动,就想找茬,找唐圩的死对头、北边的小李庄报仇。唐司强买通一处贼人,趁夜来抢唐圩,烧了唐圩内几处房子(后经及时扑灭,损失不大)。贼人被唐姓人赶出了唐圩。在追贼中,唐姓捡到一封贼人故意丢弃的信。唐姓拿到圩内一看,见是小李庄勾结贼人,密谋来抢劫唐圩的密信。其实这封信是唐司强伪造的。唐姓派出代表到睢宁县城控告小李庄“通贼”。法务处长唐司强把这封信转交给伪睢宁县知事。这伪县知事不明真假,也不派人调查,就命令唐司强带伪军去小李庄抓人。唐司强带队伍到小李庄后,是见男人就杀,见屋就烧,见东西就抢。少数有良知的伪军觉得杀人太多,于是在枪口下刺刀下留了少数男人,让他们藏在地窖中、草堆里。唐司强对待用的这“三光”政策,是从日本人那儿学来的。小李庄除了当天离开家外出未归的男人外,小李庄的男人几乎被杀绝。小李庄成了寡妇庄,成了一片废墟。唐司强荡平小李庄后,带着抢来的财物,回到睢宁县城。县知事问他:“叫你去小李庄抓人,你抓的人呢?”唐司强敷衍道:“小李庄这帮刁民造反,都被我杀了。”几十条人命就凭唐司强一句话给轻松搪塞过去了。

唐司强硬诬小李庄“通贼”,几乎杀绝了小李庄的男人们。这两庄子处在杨开泰任伪乡长的辖区内。等到小李庄外出男人回到庄内,见到庄内哭声一片的惨象,就联名到睢宁县城告状。小李庄哪家没有冤魂?有的父亲遇害,有的兄弟被杀,有的儿子遭杀戮。他们写好状词,每个人都咬破手指,用各人的鲜血在白布上写着斗大的“冤”字,小李庄上的妇女,孩童各都披上了孝服,排成一队。队伍前面有几个人持着写上鲜红“冤”字的白布,到睢宁县城喊冤告状。告状队伍到了睢宁城北门,守在城门口的日伪不让告状队伍进城,告状的人群中男人们上前说理,女人小孩也跟着哭诉。睢宁北城门,哭声雷动。吵闹声、喧哗声使北城门成了热闹的地方,引来无数出城进城的百姓围观。看热闹的百姓把这告状的队伍里外围了好几层。鬼子端着上了刺刀的长枪要驱散告状队伍,北门岗哨里有个伪军小头目,对小李庄的冤情有些耳闻,就对在鬼子的耳边咕哝一阵。鬼子收枪让进,告状队伍才走上睢宁街道,朝睢宁知事衙门走去。告状队伍前后左右跟着许多看热闹的睢宁城中居民,。队伍来到县知事门口停住,有人喊冤,有人则朝县衙内喊:“叫唐司强出来说话。”看热闹的民众也跟着高声附和。早在告状队伍停在县城北门哭闹时,唐司强已经听说,他在想办法,试图阻止状告队伍入城,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告状队伍已经进城了,并一路游街示威地到了县知事门口。唐司强心想:“这下事情闹大了,要出乱子。”他后悔自己粗心、疏忽大意。怎么没有把小李庄男人杀绝?没有人卖后悔药给他。他横下心来,先跑到县知事那里,来个恶人先告状,对县知事说:“小李庄现有人来县城无故滋事,大闹县知事衙门,对小李庄的人决不能心慈手软。”唐司强到县知事家之前,已经有人来禀报“通贼”的小李庄人在县衙门前,把县衙的大门堵住,滋事。县知事正要赶去处理,他听法务处长唐司强如此这么一说,就对唐司强道:“他们(小李庄告状的人)竟敢在我县衙门前胡作非为,不镇压不足以平息事态。”县知事命令唐司强:“派人把闹得最厉害的首要分子抓起来,然后把闹事的人强行驱散。”唐司强有了伪县知事这句话,就从县知事家中出来,到睢宁县伪警察局,从警察局带出一队警察,各持棍棒枪械,到县衙门口,先强行把围观的群众驱散,又强行抓走抓走几个小李庄的男子。警察们如狼似虎。在这些黑狗子的棍棒之下,小李庄告状的妇女被打得头破血流。这些黑狗子不但打大人,还打小孩。大人护着小孩,把哭喊的孩子们搂在怀中。告状的人都被打散了。唐司强又在人群中抓住了几个他认为是小李庄漏网的男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