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蓝欣:试试让美国调停中日摩擦

hutaozxm1 收藏 0 540
导读:相蓝欣:试试让美国调停中日摩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不可否认,中日钓鱼岛纠纷已经开始干扰中日关系的大局,并损害中国的周边利益。这个历史遗留的领土主权争议本来应当被搁置,期待成熟的时机再加以解决。但由于中国国势的崛起引起了周边国家的某些不安,内外交困的日本新政府似乎认为,闯红线的时机已到来,企图一劳永逸地解决主权归属问题,并将钓鱼岛划入美日安全体系的双边框架,同时配合美国将南海问题国际化的以“多边框架遏制”中国的战略。



操之过急就会暴露出弱点。中国此次在钓鱼岛问题上软硬不吃,让日本右翼领导人,特别是外相前原诚司跌破眼镜。美国政府不得不开始担忧,中日争端的急剧升温将损害美国西太平洋战略的大局,从而首次提出愿意充当调停的角色。不消说,担当国际调停角色的基本原则是公正。 既然美国一方面提出调停中日纠纷,另一方面又宣称钓鱼岛属于日美安全条约的适用范围,那不是自欺欺人吗?所以,美国估计中国是不会接受这个提议的,但能落个好名声何乐而不为?



其实,中国如果接受美国的调停建议,就会迫使其公开否认其“偏心”的政策。我们应从历史上来分析美国人调停他国纠纷的实际效果。美国政府热衷国际调停由来已久,二次大战后,最早和最积极的一次便是涉及中国内战的马歇尔调停。美国宣布马歇尔将军的使命是公正无私的,阻止一场大规模内战从道义上讲也无可非议。但马歇尔当时面临的最大难题是, 美国政府对国民党政府有所偏爱,如果调停失败的原因主要在中共,美国继续援蒋当无问题,但如果内战的发生主要是国民党造成的,美国是否继续支持蒋政权调兵遣将,占领战略要地,从而暴露出其底牌?



在离开华盛顿之前,马歇尔向杜鲁门总统要求明确的训令,总统不愿留下文字记录但对其“偏心”的政策予以默认, 所以马歇尔来华以后,一直将这个绝密谈话纪要放在身边。然而,在长达一年的谈判过程中,马歇尔从亲蒋到开始对蒋政权持否定态度,这个变化既产生于他对国民党政府的进一步的了解,也出于他对中共代表周恩来的出色外交表现的赞赏。调停实际上给中共化被动为主动提供了契机。而马歇尔在担任国务卿期间顶住压力,不愿大规模增加对蒋的援助,给中共在内战中提供了更大的勇气,同时也在国际国内的舆论上加了不少分。



因此,我们没有必要因为美国的偏心就拒绝参与。从二战后美国调停的其他实践来看,不被美国“偏爱”的那一方往往是得分的。比如说,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不愿同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打交道,从卡特政府开始调停巴以关系以后,在国际舆论上得分的是巴勒斯坦,而不是以色列,尽管美国亲以立场路人皆知。



在冷战的大环境下,美国将钓鱼岛的管辖权“授予”日本政府,但日本政府偷梁换柱,将管辖权等同于领土主权,这个立场中国不可能接受。邓小平曾提出“搁置主权争议”,以免这个问题破坏中日关系大局。但日本坚持顽固立场,认为没有谈判的必要,并宣称邓小平的建议并未被日本政府接受。在这个情形下,美国出面调停至少等于承认“管辖权”与主权不是一回事。换句话说,三边调停的进程也许会十分缓慢,甚至没有最终结果,但在原则上有可能达到“搁置争议”的实际效果, 而日本政府坚持“无争议可谈”的立论基础也很难成立。



此外,钓鱼岛争议采用三边调停框架不等于说,南海问题也同样采用多边方法。但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首先需要的是在国际舆论上得分,其次次才是彻底解决其归属问题。南海问题也是如此。所以,中国在处理历史遗留的领土纠纷中有理、有利、有节的表现将对其周边关系产生深远的影响,并对美国的多边遏制政策起到根本性的反制作用。美国提出的调停即使是个套,也值得一试,因为这也是迫使美国公开亮底牌的机会,尚且,中日谈谈吵吵总比冲突恶化要好。美国目前在亚太地区的外交先声夺人,我们也应当用娴熟的外交手段在周边关系上化被动为主动。▲(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环球时报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