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六 章 群魔乱舞施淫威 蛇鼠蚁聚割据忙 第六章(3)设宴鸿门

bjunqing2008 收藏 1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黄省三一见面前的凄惨场景,也不由地惊得面容失色。他见阎康侯已经先自泄了气,便顺坡下驴地指挥着手下的伪军清理起战场来,吩咐把散落在各处的被打死的伪军士兵的尸首收殓起来,搭缚在伪军骑兵的马背上,集合起队伍向金沙镇撤去。一队人马就像是出殡的送葬队伍一般,凄凄惨惨地号哭成一片。 一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黄省三一见面前的凄惨场景,也不由地惊得面容失色。他见阎康侯已经先自泄了气,便顺坡下驴地指挥着手下的伪军清理起战场来,吩咐把散落在各处的被打死的伪军士兵的尸首收殓起来,搭缚在伪军骑兵的马背上,集合起队伍向金沙镇撤去。一队人马就像是出殡的送葬队伍一般,凄凄惨惨地号哭成一片。

一行人马磨磨蹭蹭地回转到金沙镇以后,已经是过午时分,折腾了一宿半天的伪军又惊又怕又累又饿,都已经萎靡成了一堆烂泥。

为了振作士气,在把死伤的七八十个伪军打发安排完了之后,阎康侯下令在金沙镇最为豪阔的桂祥酒楼、银海酒楼、碧海酒楼等十多个酒楼饭店摆起了庆功宴会,让所有参战的伪军昏天黑地的大吃大喝了一顿,庆贺反共救国军胜利的赶走了土八路,攻克了金沙镇,入主了新海县。


晚上,殷墨翰设家宴宴请阎康侯和黄省三,三人密谋伪新海县县政府在金沙镇开张的事情。一等酒菜上齐,三个人便边吃边喝边聊起来。三杯酒一下肚,殷墨翰便给阎康侯烧起了火来,他眯着一双狼眼,笑眯眯地说道:

“表弟今天把土八路一给赶跑,这整个金沙镇乃至整个新海县的地盘往后就是老阎家的天下了,可喜可贺呀!来,为了表弟能够当上我们新海县名正言顺的县太爷,我来恭贺一杯!”

阎康侯摇了摇头恨声叹道:“他妈拉个巴子的,真是让人没有想到,这么几个土八路就把我们给涮得这么喉咸,死伤了七八十个弟兄不说,还让他妈的给拐了好几十辆大马车去,连我的轿车子也给他们掳了去。临到末了,又让他们在半路上给来了个毒蝎反尾蜇了个大肿包!”

黄省三摇着拨浪鼓似地小脑袋,振振有词地宽慰道:“三爷何必要这样跟自己较真呀,不就是死伤了几十个无名小卒吗,还值得这样挂怀!常言道‘一将成名万骨枯’,哪个朝代的更替不得成千上万的死人哪?这又算得了什么!不管怎么样来说,土八路总是给我们赶跑了,县衙门落到了三爷您的手里了。只要把江山坐稳了,要招兵买马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用不着太在意了!”

殷墨翰也跟着宽解道:“学曾兄讲得有道理,这大好的江山我们都已经打下来了,还在乎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只要表弟您坐在衙门的大堂上把惊堂木一拍,号令一传下去,往后不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么!别说是五十辆大马车,就是五百辆又有何难?再说了,只要能够当兵吃粮,要招几个穷鬼来当枪粪炮灰那还不容易,有钱使得鬼推磨吗!”

看到黄省三和殷墨翰一个劲儿的给自己烧高香,阎康侯随即恢复了常态,他嘿嘿地傲然笑道:“我是个什么秉性你们老哥俩又不是不知道,我那里是在乎这点小小的损失!不过是觉得有点出乎意料之外罢了。

看眼下的状况,我们也不能够太过大意了,这些土八路还是有那么股子邪劲儿的,要是一般的队伍,早就该打出白旗来投降求饶了!这往后,我们不光要积极地招兵买马,还得要加强军事训练,提高队伍的战斗力!古人说的好,打江山难,这坐江山更难哪!”

黄省三跟着呼应道:“三爷说的极是,咱们打已经是打进来了,可是要想在金沙镇扎住根并且开花结果,还得要多多动脑筋。自古以来打天下和坐天下就是要靠一文一武这两种手段!从武的方面来讲,在新海县全境内要是比枪杆子,比三爷再强的主儿是没有了,不光是土八路不行,各地的土财主也不行,要是明打明地对着干,就是黑龙港里的土匪们绑起把来也不是对手。

可是要从文治这方面来讲,这里面有好多事情还得认真地斟酌斟酌,古人说得好,这红花还得绿叶扶持呢!咱们得想办法尽快把区乡村的政权机构给建立起来,下面没有跑腿的衙役什么事情也不好办哪!”

说着,他突然转口问道:“”墨翰兄在安排这些事情上有什么高招呀?”

殷墨翰笑道:“自古以来就是‘钱大’压‘钱二’,有了枪杆子还怕什么?摆上个‘鸿门宴’,把三老四少都给请上来,是咱们这一路的弟兄给封个官插个帽翅;不是一路的就给咔嚓出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吗!说实在的,人随王子草随风,谁来当皇帝不都是得要交皇粮国税,只要是能够保个太平无事,交给谁不是交!有几个不想过安稳日子的刺头敢冒着杀头败家的风险出来捣蛋!”

“这个‘鸿门宴’摆是一定要摆的,可是,光搭上这个舞台没人上来表演也是不成啊!”阎康侯呵呵地大笑起来,“要想把这场‘鸿门宴’给演好,还得物色几个跑龙套的人给咱来当个托串串戏呀,不然的话,这戏要是一演冷了场,往后的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殷墨翰应道:“我看这件事情还是一步一步地来办吧,先把镇子里十三个村子的事情给摆平了,再料理下面各村镇的事情就顺了垄沟了。我是个坐地虎,这镇里找人当托跑龙套的事情就由我来办好了,可人不为利,谁肯早起呀!这事成之后的犒赏表弟得先给定出个调调啊,我事先好和人家去讲嘛!”

黄省三插言道:“只要是愿意给咱来卖力气的,要官儿就给官,要钱咱就给钱,这些事情都好商量,有三爷替您做主就是了,用得着事先来跟三爷要个章程吗?再者说,在三爷这里您墨翰兄也不是外人哪!”

“不,不!还是事先定个调调比较好!”殷墨翰认真地坚持着,“咱们要在这里撑起一片新天地,就得要网罗些同道的朋友一块儿来合作,光靠咱们自个儿是不成的;咱们要取信于人,许过的愿都是需要兑现的,不能够信口开河地出去乱讲,否则的话,就不会有人来认咱们的账了!”

阎康侯说道:“表兄言之有理,不过,这个犒赏标准也不是个张嘴就来的事儿,咱们老哥仨还得好好地合计合计。比如说组建队伍,能够拉得出一个排的人马的咱就任命他担任排长,能够拉得出一个连的人马的咱就任命他担任连长。反正司令是咱的,拉出多少队伍也得归咱管,咱是韩信用兵多多益善!你们哥俩说这样办怎么样?”

“另外!”阎康侯没有等到黄、殷二人回答,又继续说道:“咱们可以按照过去国民政府的行政编制,把全县划成八个管理区,下面再划乡,凡是能够收捐收税的主儿我们都可以给个官当当吗!能够收取一个村的捐税的,咱就封他当个村长,能够收取一个乡的捐税的咱就封他当个乡长,能够收取一个区的捐税的咱就封他当个区长!这官儿帽子就在咱的口袋里掖着,还不是想发多少就发多少,想发给谁就发给谁!日本人才不来管咱们的闲事呢?”

“可是这拉队伍的事情也不容易,光有了人还不行,还得要枪要炮呢?”殷墨翰顺着杆子爬了上来,“说老实话,就我手底下可以活动起来的人马,给您拉起一个连来也没有问题,不过这枪支弹药的也是个大问题,现在买一支三八大盖儿要一百多现大洋呢!”他想借着阎康侯的势力扩大扩大自己的民团武装,可又不想自己掏腰包,便故作遗憾的试探着。

黄省三一听,嘿嘿地奸笑道:“咱们既然已经投靠了日本人,这点小事算什么!要别的不好说,若是要枪要炮的话,上嘴唇和下嘴唇这么一碰,也就给碰出来了,这个不是大问题!伍代大佐早就跟三爷许了愿,说是只要咱们把各党各派的抗日队伍给赶出新海县去,枪炮子弹要多少就给多少,这些小事可用不着我们来操心,大日本皇军的枪炮子弹有的是!”

他见殷墨翰听得津津有味,又鼓着腮帮子吹乎道:“伍代大佐还许愿说,等到大日本皇军把上海、南京等大城市打下来之后,全国的局势稳定下来,还要派皇军来帮助我们维持地方治安呢!我们这也是帮助日本人建立王道乐土的新秩序,构建大东亚共荣圈,大日本皇军是会给我们来做坚强的后盾的!到了那个时候,真要是大日本皇军也开过来,就没有几个人敢出来乍翅了。”

殷墨翰听了,不无遗憾地嬉笑道:“现在的中国军队都让大日本皇军给打怕了,老百姓怕日本皇军就像是怕遇见鬼一样,听了就吓得打哆嗦,若是现在开上来一队日本皇军来给咱撑撑腰,有些事情就好办得多了,那我们计划设的‘鸿门宴’也就会更加热闹了!”

“这个吗?杀鸡还用宰牛刀!”阎康侯明知道现时下日本鬼子来不了,可又不想在殷墨翰面前露这个怯,便把话题给转了开来,“等咱们安顿好了之后,再请他们来也不迟的,也好让日本皇军看看咱的本事!相当年满洲八旗兵南下的时候,还不是靠着咱们汉人的绿营兵打过去的,这好钢还得使在刀刃上!”他又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老祖宗当汉奸的辉煌战绩。

黄省三嘿嘿笑道:“三爷说得对,杀鸡焉用宰牛刀,咱们的皇协军就是大日本皇军的队伍,与日本皇军又有什么两样?到时候,全部武装起来在大街上晃晃市,谁又能够看得出来是狐狸还是獾哪!想当年姜维在五丈原用诸葛亮的木像就把司马懿给吓得魂飞魄散,我们也可以来个依样画葫芦吗!”

他这里话音一落,阎康侯心领神会地大笑起来,殷墨翰愣怔了片刻之后,也若有所悟地跟着大笑起来。


——魑魅欲设鸿门宴,魍魉又把狡计添!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