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六 章 群魔乱舞施淫威 蛇鼠蚁聚割据忙 第六章(1)玉女攒梭

bjunqing2008 收藏 1 37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康洪恩舞动着五钩神飞亮银枪率先追击到了小木桥东面的战场,他枪刺钩卷,不一会儿就从前面的马上把三个逃跑的伪军给报销了。另外,还有几个跑得稍慢的伪军也被后面追击上来的骑兵给收拾掉了。

眼看着还有十多个伪军仍在打着马向北狂奔,康洪恩把手中的五钩神飞亮银枪一招,高声喝喊道:“弟兄们,追!”一行人马又向北追了下去。

许耀亭见康洪恩率人冲向了东面的战场,便带领着一哨人马朝小木桥西面的战场上冲杀了过去。他们一边勇猛地砍杀追击,一边还高喊着:“缴枪不杀!”在一片势如骤雨的马蹄声中,几个还没有来得及跨上马背徒步逃跑的伪军顷刻之间就在一片刀光之中变成了无头死尸。

一个伪军刚刚把一只脚纫进了马镫,就被惊跑的马给拖到了地下,眼见得被拖成了一堆乱肉,命归了西天。有几个已经骑上了马的伪军一见后面的骑兵风驰电掣般涌了上来,眼看着就要被围在核心,料想难以逃脱,便一个个知趣地把手中的三八大盖儿相继扔在了地上,耷拉着脑袋束手就擒了。


在康洪恩等人追击的十多个伪军当中有三个武功好手,一个名叫“雷电闪”赫连洪,一个名叫“断魂手”赫连英,一个名叫“赤练蛇”赫连祥,是亲兄弟三人,哥仨都是在当地武林中的成名人物。

为了逃命,他们哥仨虽然在慌忙之中没有来得及抓枪在手,可是个个身上都带有暗器,一见康洪恩一马当先地紧追不舍,后面跟随而来的大队骑兵还隔着有一段距离,便相互打了个呼哨,控住了坐下的战马原地踏着碎步设下了埋伏,待等到康洪恩策马追到了近前,只听得“雷电闪”赫连洪怪叫一声:“着!”哥仨一起回身扬手把三支飞燕镖同时给撒了出来。

康洪恩正手执着五钩神飞亮银枪追得起劲儿,未曾想到敌人会使出这么一招,危急之间无处遁身,赶忙将身形向左一翻来了个镫里藏身,只听得马鞍之上“嗤,嗤、嗤!”地破空之声急划而过。

等到三支飞燕镖破空而去,康洪恩抖肩拧腰翻身坐回到了马鞍桥之上,又手执着五钩神飞亮银枪如蛟龙出水一样冲了上来,没等到这哥仨的飞燕镖再次出手,他如神龙探海一样使出了一招玉女攒梭,间不容发地接连排扎了三枪。

只见他把枪尖轻轻一抖画了个圆弧形,一枪就把赤练蛇赫连祥的咽喉给穿了个透明的窟窿,然后回手一带又用枪头的倒须钩将断魂手赫连英的肩膀给撕下了一大块皮肉来,痛得他大叫一声便从马上栽了下来。

眼见得在顷刻之间两个亲兄弟都血溅当场,雷电闪赫连洪吓得心胆俱裂,两腿一夹马腹,打马从斜刺里冲了出去。这个时候,索勇从后面追了上来,一挥手中的钢刀就把摔在地上挣扎欲起的断魂手赫连英给斩成了两半。

康洪恩策马舞动手中的五钩神飞亮银枪再想去追赶的时侯,雷电闪赫连洪已经逃窜出去有一箭之地。再放眼远望,其他在前面骑马逃跑的伪军都像是一蹦十八个垅眼的兔子一样,跑得不见了踪影。

向靖远和邢玉林等人在韩德平和孙兴国、高岐山、曹金海三人率领着手下的战士追击逃跑伪军的时候,也纷纷跳下马车,从后面迎上前来,和先前冲上来的骑兵、步兵共同形成了一个对伪军全面围歼的态势。


一场战斗从打阻击开始,最后到追击结束,痛快淋漓地结束了战斗,前前后后杀了有一个多钟头。向靖远、韩德平等从金沙镇转移出来的一百多个战士在康洪恩、许耀亭等人所率领的骑兵接应救援下,力挽危局,大获全胜。阎康侯派来追击的四五十个伪军骑兵一停做了刀下之鬼,一停束手就擒做了俘虏,只有慕连城等七八个伪军逃得了性命,落得个大败亏输。

因为景元甫在出发之前有交代,有鉴于敌强我弱的态势,这次交战的主要目的就是接应从金沙镇撤退出来的抗日救国军安全转移,所以在将慕连城带来的一伙骑兵击溃以后,康洪恩和许耀亭等人就率领着大队骑兵停止了追击。在与向靖远、韩德平等人会合以后,他们打扫完战场,又一起向着盐山方向进发。


经历了这一次劫后余生的殊死战斗,韩德平异常兴奋,他向康洪恩和许耀亭笑道:“真没有想到你们带了这么多骑兵赶来救援,太爽了!在后面追击上来的这股伪军也够狡猾的,他们绕到前面这么一堵截,让我们是老母猪追兔子,一点劲也使不出来,我这儿正急得没辙可想呢,你们就赶到了!”

接着,又赞道:“还是向总指挥想得周全,若不是先派许主任去搬救兵,光凭着我们这百十多人枪,说不定就得让阎三薄饼子这狗日的给捡了便宜去。这样一来,我们大家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他不知道在盐山的抗日救国军中还有这么一支骑兵,这得来的意外之喜让他分外感奋。

康洪恩笑道:“我们这些人马只是景委员长派来的先遣部队,大部队还在后面呢!景委员长分析,这一次敌人夜袭金沙镇肯定是早有预谋的,一下子又来了这么多的人马,要防备敌人的大队人马追击下来,所以,就把家里的队伍全都给调动过来了。”


景元甫自打率领着大队人马出发以后,为了及时接应到向靖远等从金沙镇撤退出来的抗日救国军战士,一出盐山县城就命令部队跑步前进。

在景元甫想来,阎康侯夜袭金沙镇就是为了来抢占地盘讨便宜的,他是不会甘心来吃这样的哑巴亏的,既然阎康侯已经率领着大队伪军攻占了金沙镇,在得到大队马车被截的消息以后,肯定会恼羞成怒地追击下来的。所以他心下火急,一路催赶着队伍全速前进。

他又在心里算计着,阎康侯就是指派伪军出来追击,也不会倾巢出动的,总得留下一些人马在镇里看家守摊呀!若真是这样的话,等到与向靖远和韩德平所部之后,两下里的队伍合在一起,足足有六七百人,自己手中还有一支训练有素的骑兵队伍,只要占据到有力的地形,又指挥得当的话,要击溃来犯之敌还是比较有把握的。但是,要想把仗打得漂亮,那就得好好地动动脑筋了。

景元甫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当地的地理行程和地形地貌都非常熟悉,又加之他是大部队的作战参谋出身,精于研究此道,所以他算计着要赶到地形比较复杂的旧城镇南面设伏比较有益。

因为旧城镇与金沙镇和盐山县城两下里的距离大致相当,双方的大部队又只能够是步行进发,只要能够保证行军速度,这个目标是不难实现的。更何况,先前派出去的骑兵极有可能还会配合向靖远与韩德平所部队在半路上预先打上一次阻击战,如果所料不差的话,那时间就更加充裕了!

为了及时掌握部队撤退和前方阻击战斗的进展情况,景元甫在半路上又连续派出了骑兵侦察员穿梭般地去到前面的路上沿路进行打探,以便预防和应变意外情况的发生。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兵家赖以克敌制胜的法宝,及时地了解和掌握敌方的军事部署和调整情况,这在戎马多年的景远甫来讲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不管这场阻击战打得起来打不起来,到最后打得结果如何?为了战斗的胜利,这个功夫他是非做不可的!


就在景远甫骑着自己心爱的枣红马,率领着大队人马从盐山县城出发的时候,阎康侯也在金沙镇率领着大队的伪军出发了。他在把慕连城率领的骑兵打发走之后,留下了一个营的伪军在金沙镇镇守,把其余两个营的部队和他的贴身卫队都给带了出来。

在他的心目中,被向靖远和韩德平等人率领的抗日救国军截获走的五十多辆大马车虽然在他的总资产中算不得九牛一毛,可这“王八”好当气难受,传出去好说不好听。要是让人知道自己手下一千多装备精良的人马不仅没有把一支只有一百多个人的土八路给吃掉,反而在损兵折将,又被其顺手牵羊被截走了五十多辆的大马车,岂不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为了在新海县称孤道寡,他是不能够把这个跟头栽在这小小的金沙镇的!

在他想来,满打满算就是百十多个土八路,前面有慕连城带领的几十个骑兵去追击,即使不能够把土八路全部都给歼灭,至少也可以把土八路给赶个七零八落。只要等到前面的枪声一响,自己所带领的大队人马再一涌而上,要想把逃跑的土八路给一网打尽,那还不是“老太太擤鼻涕——把里攥”的事情!在慕连城带着骑兵出发以后,他便同黄省三催动着大队人马跑步出发了。

阎康侯和黄省三各骑了一匹高头大马,一路上边走着一边相互吹捧着。二人带领着大人马走出金沙镇之后不过七八里地,就听到在前面响起了噼噼啪啪地枪声。黄省三晃着拨浪鼓似的小脑袋,眯着眼奸笑道:“怎么样,三爷,我说得没有错吧,土八路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疲惫之师,跑不远的!”

阎康侯听见前面响起的枪声,精神也为之一振,他扬起马鞭大声叫道:“弟兄们,赶快撒丫子给我追,慕连长他们已经把土八路给咬住了,先冲上阵去的赏大洋十块,打死一个土八路赏大洋二十,活捉一个赏大洋五十,大家发财的机会到了!”

叫罢,他自己先甩起马鞭在马屁股上抽了两鞭子,和黄省三一同催马冲了上前去。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他声嘶力竭地忽悠和督促之下, 大队的伪军嗷嗷乱叫着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玉女攒梭鏖战急,各催兵马赴戎机!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