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三卷 第二次晋辽大战 第十五章 间关百战(1)

cqx7711 收藏 1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正月十五,春寒料峭,张从恩,马全节,安审琦等各镇奉符彦卿严令,由皇甫遇监军,进至相州安阳水以南,隔水扎下营寨。 因前方敌情不明,张从恩唯恐贸然进军遇到埋伏,便倚老卖老,在中军帐中召集众将商议派斥候前去打探敌情。由于离契丹主力已经很近,各镇都有保存实力之心,不肯率先出战,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正月十五,春寒料峭,张从恩,马全节,安审琦等各镇奉符彦卿严令,由皇甫遇监军,进至相州安阳水以南,隔水扎下营寨。


因前方敌情不明,张从恩唯恐贸然进军遇到埋伏,便倚老卖老,在中军帐中召集众将商议派斥候前去打探敌情。由于离契丹主力已经很近,各镇都有保存实力之心,不肯率先出战,只有濮州剌史慕容彦超愿领本部二千骑兵渡过安阳水进军侦察,义成节度使皇甫遇十分激赏他的勇气,愿率本部亲兵五百马军一齐出发。


张从恩大喜,勉励一番,即令大军在安阳水上搭起一座浮桥,供骑兵通过,并保证若得到消息,一定派大军策应。


皇甫遇,慕容彦超渡过安阳水,一路北上,但见人与牲畜尸体枕集,村落破坏烧毁殆尽,都是唏嘘不已,手下官兵见契丹人如此残暴,都是怒火冲天。


过了邺县地界,将近漳水,前方有人发喊,游骑奔回报告,漳水岸边有数千契丹骑兵在饮马,已经发现了晋军游骑,正在急速追来。


慕容彦超打个眼帘,地平线上烟尘大起,这伙契丹兵数量绝对不少,周围说不定什么地方就集结着契丹大军,自已这支小小的前锋要被缠上,那就没法脱身了,当下急令前后队互换,立即撤退。仓皇拨转马头的晋军没有注意,头顶上数只猎猎鹰正在盘旋不已。


二千五百晋军骑兵在原野上夺路狂奔了小半个时辰,契丹兵居然在尾后紧紧蹑住,已有三百余骑晋军因为坐骑疲累,落后大队被契丹追兵吞没。


皇甫遇叫道:“他娘的,这些契丹人莫非有鬼神相助,怎么也甩不脱!”


天上传来尖锐的鹰啸,慕容彦超在后唐时就已经是军校,身经百战,见多识广,本身又是吐谷浑族,抬头一望,脸上变色,道:“契丹人以猎鹰追蹑,这些扁毛畜生眼界宽广锐利,能寻见几里外的兔子,怪道咱们怎么也跑不脱!”


正自惊惶间,前方左右天边也传来鹰啸,烟尘四起,大地震动不已,显然是数万马蹄在地上踏动,看这动静,怕不有四五万骑兵。晋军早已疲于奔命,汗流浃背,相顾之间,脸色都是大变,惊惧交加。


眼见四面被围,再在野地里跑就会被契丹人冲个落花流水,慕容彦超对皇甫遇道:“不能再逃了,前头有个村子叫榆林店,我从邢州北退下来时在那里住过,村里有口水井可供饮用,咱们再砍伐些树木,拆些门板在村口做鹿角,或可抵挡一阵,以待援军!“


两人正在计议,后军一阵大喊:“契丹人追上来啦!“一阵嗖嗖嗖破空之声,数十名晋军骑兵惨叫着倒撞下马,眼见不可再迟疑,皇甫遇喝道:”慕容将军且率本部人马赴榆林店布阵,我率本部骑兵断后!“


慕容彦超愣一愣,道:“节帅,这。。。。。。。“


皇甫遇截道:“事急从权,慕容将军不要再争了,老夫的退路,就交给将军了!“


慕容彦超面色一肃,抱拳道:“那彦超就在榆林店布阵迎候太师!”


两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逃奔中的晋军分为两股,慕容彦超率近两千人打马抢占榆林店布阵,皇甫遇与五百亲兵掉转马头,义无反顾地冲向契丹追兵。


嗖嗖嗖破空之声不绝于耳,手持马槊冲锋的晋军不断倒撞下马,被踏为肉泥,皇甫遇须发俱张,在数名亲兵拼死掩护之下冲进契丹人马阵中,举起黑黝黝的铁棒,喝道:“契丹狗照打!“


慕容彦超人马抢入榆林店村,村中早已无人,当下立即分兵守住三个村口,推倒村屋为障,砍伐树木为棘,挖陷坑,设绊马索,拼命修筑工事。


一顿饭工夫后,村子四面烟尘大起,上空十数只猎鹰盘旋,契丹大军片刻就到,慕容彦超站在村子北口一栋房屋顶上,满面是汗,焦急不已。


一名眼尖的亲兵叫道:“太师来啦!”


只见北口外一小股人马从地平线上跃出,身后烟尘滚滚蔽日,几乎将这股人马遮没了,如果不是眼力好,根本看不到。


慕容彦超大喜过望,跳下屋顶,翻身上马,喝道:“快随我迎接太师!”村子北口处数十名晋军手忙脚乱将七八面门板铺在陷马坑上,好让自已人能顺利进村。


皇甫遇一连急加十几鞭,将坐骑黄马后臀抽得血痕毕现,身后贴身亲兵几乎全部阵亡,仅余武艺最高的杜知敏紧紧相随,二百余骑浑身浴血,死里逃生的晋军骑兵已遥遥看见前方村落中的晋军旗号,生机就在眼前!


早已看清的皇甫遇在阵中方位的数十名契丹拦子马仗着马快,分两股超越大队,像一把铁钳般合向晋军前队,两侧箭矢如雨,将皇甫遇周围军兵杀个净尽,因知他是员大将,契丹人贪图重赏,不想杀他,只是朝马匹攒射,杜知敏抵挡不及,皇甫遇胯下黄马登时如同刺猬般插了十几支利箭,血如泉涌,终于支撑不住,长嘶一声,扑倒在地,将早已手足酸软的皇甫遇颠下马来,契丹人大声欢呼,停箭不射,就要赶过来捉活的了。


皇甫遇张目欲裂,喝道:“国家重臣,怎可受辱!”扔下铁棒,拨出腰刀就要自刎,“啪”地一声鞭响,皇甫遇手腕一疼,腰刀落地,亲兵杜知敏叫道:“太师不可!”


皇甫遇捧着手腕,双目如血,厉声道:“好狗才,想执老夫邀功么?!”


杜知敏勒住战马打了个圈,刷刷刷朝四周连珠射了七八箭,契丹人虽然急于争功,但也得有命享受,大猎物在手,当然不想拼命,杜知敏悍不畏死的气势竟然使契丹人来势稍缓。


杜知敏跳下马来,叫道:“太师身担重任,怎可轻生?!且骑了小人的马冲进榆林店去!”


皇甫遇被他推了上马,道:“你没了战马,如何是好?!”


杜知敏笑一笑,道:“太师回村搬了军马,再来救知敏使可!”从裤脚拨出一柄匕首,突然朝马臀上狠狠一插,喝道:“去罢!”


战马痛入骨髓,惨厉长嘶,放蹄便奔,最后一股气血支持之下,势如闪电奔雷,形若疯虎下山,契丹骑兵惊惶之间,措不及防,急忙退避,竟让皇甫遇一下子冲破了包围圈,煮熟的鸭子飞了!包围圈瞬开即合,皇甫遇叫道:“知敏不要死,老夫就回来救你!”只看到杜知敏挥一挥手,便被契丹铁骑遮没。


杜知敏看准一匹无主战马,放腿便奔,契丹人恨他救走了大鱼,箭发如雨,将那战马射成马蜂窝,冲上前来,倒过枪杆,朝杜知敏身上乱打,杜知敏扑倒在地,心中如坠冰窟,契丹人是不让自已痛快死,他们要捉活的,折磨死才能泄愤,在军中这种事情实在听得太多了,上次澶州大败后,契丹人就撕下了伪善的面孔,对活捉的汉人军民无不严刑折磨,生不如死。


契丹人任由杜知敏在马腿下连爬带滚地四处躲藏,只是不停地用枪杆和皮鞭吓唬他取乐,朝榆林村方向赶,只待将他赶到村前便活活打死,让他死不瞑目,一时狂笑大呼不已。


拖着长长一条血线,皇甫遇骑着杜知敏的坐骑如同一阵般冲进了榆林店村,慕容彦超连忙接着这二百骑残兵入村,命手下军兵马上将门板马上撤去,以防资敌。


“慕容将军且慢!老夫亲兵杜知敏还陷在敌阵之中,可否借一匹马来,老夫再陷阵去救他出来!“皇甫遇跳下一进村就倒地奄奄一息的战马,扯住慕容彦超大吼大叫。


慕容彦超苦笑道:“太师爱兵如子,某等皆是感佩!不过村外大军云集,再出去不啻飞蛾扑火,那亲兵。。。。。。现时恐已不幸,太师再去,也于事无补!“


皇甫遇急了,伸手自慕容彦超身边抢过一匹马,叫道:“杜知敏让马救了老夫,此等义士,不可弃之!老夫答应会回去救他,就一定要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慕容将军不必为难,老夫出村后,马上撤去门板可也,若是不幸。。。。。。。请代禀皇上,皇甫遇以身殉国,算是报了他的救命之恩了。“


看到皇甫遇勉力翻身上马,几名刚刚进村的晋军也围着慕容彦超借马,愿意随太师去救人。


慕容彦超哈哈大笑,道:“久闻太师勇烈,不想部兵也不稍逊,某家不才,却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愿随太师一齐出救义士!契丹宵小何足挂齿,某与太师二人出战便可!“


杜知敏已经清清楚楚地看见了榆林店村口的晋军旗号,榆木村外隔一箭之地,数万契丹骑兵密密麻麻地将村子围得水泄不通,根本就不会有人敢在万军之前出来救自已了,身上突然一轻,枪杆和皮鞭一齐撤开,数十名契丹拦子马突然让开了一个缺口,其中一名瘦子朝他不住地打手势,指着村口,嘻笑不已,另外数十人却是右臂挟弓,左手绰箭,鹰一般的眼睛在自已头上,手上,身上,腿上不住地溜来溜去,还不时低低交谈轻笑,显是在议定射击目标。


杜知敏知道他们是想佯装放走自已,然后在村口将他乱箭射死,万矢攒身,树个靶子,给村内的晋军来个敲山震虎。


那瘦小契丹军士见杜知敏迟迟不动,不由大怒,张弓搭箭,刷地一箭射到他脚下,不偏不倚,将杜知敏的右脚掌射穿了,当真箭术了得,素来自恃技高一筹眼高于顶的拦子马们见了,都禁不住低低喝一声采,那瘦子得意洋洋,又搭了一枝箭,瞄向杜知左脚,出声威吓。


眼见不动就会被一箭一箭折磨死,杜知敏万念俱灰,不想再受那凌迟之苦,心下一横,拖着血流不止的右腿,一瘸一拐地往前急奔。


契丹人终于爆发出一阵哄笑,也不放箭,看着杜知敏越跑越远,指指点点,争议不休。


榆林店村北口,慕容彦超和皇甫遇隐在村头一片残墙之后,四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正在奔跑的杜知敏。皇甫遇心急如焚,不住地催促道:“慕容将军。。。。。。可以了吗?知敏要撑不住了!”


“再等一等,契丹人不会这么快射箭的!太师请宽心!”慕容彦超心里默默地数着杜知敏的步子,轻轻地摸着低低咆哮的红马。他根本就不担心契丹人会马上把杜知敏射死,这才三十步,还太早了,这不是在打仗,而是在比拼,心高气傲的契丹拦子马怎么会愿意像普通士兵一样在这么近的距离上放箭射人?至少也得让人跑到六十步外,接近燕北胶弓最大射程,然后一人一箭,射中身子的自然最差,射中头的次之,射中手或脚的肯定就最好了,这等比拼心理,慕容彦超心里是一清二楚,因为作为一个以勇武自恃的吐谷浑人,他年轻时也经常这样玩!


五十步,不能再等了,否则后果难料!慕容彦超翻身上马,大喝一声:“去!”一红一青两匹马齐齐长嘶,从残墙后跃出,风驰电掣般奔向正在拼命向村口跑的杜知敏!


两匹马突然出现,在千军万马之前像是从地底下钻了出来,契丹人万万想到在铁骑环伺之下,村内晋军还有人敢出来,登时都愣住了,众目睽睽之下,皇甫遇骑着青马离杜知敏已不过数丈,他身子前倾,伸出手来,大喝道:“知敏,抓紧老夫的手!”


杜知敏泪流满面,张嘴喀喀有声,却说不出话来,咬牙忍痛发力狂奔,一只满是鲜血污泥的右手尽力前伸。


眼见杜知敏就要跑出六十步外,契丹拦子马醒悟过来,大声喝骂,忙不迭随手放箭,又惊又急之中,不能瞄准,虽是箭如飞蝗,却并没伤到杜知敏。


慕容彦超一骑红马快如闪电,瞬间越过杜知敏,将他挡在身后,举起自用的差不多有一人高的长弓,拉得紧紧的,凝聚力气,舌绽春雷,大喝一声,将早已搭上的一支八尺重箭射了出去,正是弓开犹如满月,箭去恰如流星,穿过有如蝗虫一般的契丹箭雨,将一名挤在前列的契丹瘦小拦子马射了个对穿,长箭去势劲疾,将好拦子马射穿之后,带着一泓血光又贴着头皮带飞了另一名拦子马的皮帽,数十名拦子马惊得面无人色,禁不住伏鞍打马后退。


正在旗影里的契丹南院大王耶律洼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大吃一惊,赞道:“真是英雄!不想南朝还有这等人物,去年打仗时怎么没见着?”


慕容彦超箭劲马快,连珠箭一刻不停与契丹骑兵对射,弓强箭重,射程远达八十步外,须臾之间已有七八名拦子马被杀,自已却毫发无伤,契丹骑兵心惊胆战,大队开始后退。


趁着这个机会,皇甫遇将杜知敏拉上马背,转头便朝榆林店村内狂奔,慕容彦超持大弓在后掩护,缓缓策马而行,数万契丹军马屏息静气看着他后退,无一人敢追。


榆林店村内,晋军将士接下皇甫遇与杜知敏,红旗摇动,欢呼雀跃,采声如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