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韩德平一见形势不妙,立即大声呼喊道:“赶车的弟兄们,把鞭子打得狠着点儿,让车能跑多快就跑多快,绝不能够让敌人给我们在前面给断了道儿!”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十几辆大马车在坎坷的土路上飞奔起来,不一会就超越了向靖远和邢玉林率领的队伍。

在这个节骨眼上,向靖远和邢玉林等人也发觉了敌人骑兵的阴险企图,当即组织火力进行了顽强阻击,可是敌人的骑兵非常狡猾,根本就不上套儿,都躲得离着官道远远的,用步枪射击根本就够不着边儿。

就在韩德平、孙兴国、高岐山等人率领着掩护队伍拼命向前赶的时候,突然间听得前面远方的枪声大作,随即喊杀声响成了一片。

韩德平、孙兴国、高岐山等人一听,各个人的心都紧张地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他们没有想到,千算万算都算计到了,只是漏算了这么一招儿,偏偏就让敌人派骑兵追击上来,又给钻了这个空子,搞得前功尽弃!大家的心都凉了!韩德平悔恨交加地长叹道:“这一回可得让伤员弟兄们遭了罪了!”

为了解救在前面被敌人的骑兵截击的伤员队伍,大家都嫌马车跑得太慢,纷纷喝喊着跳下了车,拼命向前面的喊杀声和枪声混杂的方向跑去,每个人的心里想得都是:“一定要把受伤的弟兄全都给解救出来!”

战场上的情况是令人难以逆料的,待等到韩德平、孙兴国、高岐山等人率领着救援队伍一里狂奔,赶到前面的厮杀现场的时候,一见到面前的场景,大出意料之外,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惊喜得目瞪口呆!


慕连城率领着几十个伪军骑兵在野地里打马疾驰,没有用上半个钟头就超越到了最先一路护送伤员的抗日救国军的队伍前面。他见前面有一条小河沟,在小河沟上架有一座小木桥,立即指挥着两个机枪射手把两挺歪把子机枪架在了小木桥上,又让其他的伪军隐伏在干涸的小河沟里布置好了阻击阵地。

一等到曹金海等特务班的战士来到阻击阵地之前,慕连城一声令下,两挺歪把子机枪便像刮风似地怪叫了起来,其他伪军的几十条步枪也紧跟着开了火,在战士么的面前织成了一片火网。

在伪军密集的机枪火力的扫射下,曹金海等人见到前进无望,只好指挥着队伍步步后撤,然后下到附近野地的沟坎边和伪军对射起来。

眼见到自己的诡计得逞,慕连城非常得意,心道:“他妈的,有我慕某人在这儿把着关,我看你们这些泥腿子土八路还往哪儿跑!让你们装神弄鬼地给溜出镇子来已经是得了大便宜了,还他妈的不知足,临跑临跑还想饶上我们一把,又截夺了三爷的这么多车马过来,这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我慕某人今天非得给你们点儿厉害看看,让你们知道知道马王爷是三只眼!等到我们的大队人马赶过来,我非得一个一个地剥了你们的皮不可!”

为了鼓舞伪军的士气,他高扬着马鞭大叫道:“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土八路已经统统被咱们给截住,没什么咒可念了,等一会儿三爷就会带着大队人马赶过来,只要把这些土八路给钉死在这里,三爷个个都会有重赏,大家可不要给自己放过这个立功受奖的大好机会!”

在他的蛊惑煽动之下,在木桥上和沟里的伪军全都嗷嗷地怪叫着乱开起了枪来,密集的弹雨把曹金海等战士给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只见旧城镇方向的官道之上尘头大起,一群骑兵高扬着寒光闪闪的大刀如怒潮一样排山倒海地杀了出来。

曹金海一见,知道是去盐山搬取救兵的许耀亭带人杀了回来,便站起身来振臂高呼道:“弟兄们,我们的救兵来了,杀敌立功的时机到了,冲呀!杀呀!”随即带领着手下的战士像猛虎一样冲了上去。

慕连城正自洋洋得意地指挥着伪军向冲上来的抗日救国军战士射击,突然听到身后暴雨般的马蹄声响,急回过头来一看,只见一大群高擎着大刀的骑兵耀武扬威地冲了上来,知道大事不妙,立即像剪径的李鬼遇到李逵一样现了原形,他也不顾仍然爬在壕沟里射击的其他的伪军,慌忙间一拉马缰便跳上了马背,然后打着马没命地向北逃了下去。

桥头桥下阵地上的伪军一见这骇人的阵式,都吓得慌了手脚,有的抱起枪就跑,有的干脆连枪都扔下不要了,跳上马就跑,四下里乱成了一锅粥。

在桥头上的两个伪军机枪射手都是阎康侯豢养的恶奴打手,各自仗持着手里有挺威力摄人的歪把子机枪,抓起来掉头就要扫射,那知道还没等他们把枪口掉转过来,康洪恩就一马当先挺着手中的五钩神飞亮银枪冲到了面前。

只见康洪恩稳稳地坐在马鞍桥上把手腕轻轻一翻,便把立在东面的伪军机枪射手给挑了起来,然后左手一压枪把,把人给甩到了半空中。另一个伪军机枪射手吓得稍一愣神之际,被赶上来的许耀亭抡起大砍刀俯身一刀就劈了下去,一下子斜肩带背的给劈成了两半。

这个时候,曹金海率领的特务班的战士已经冲了上来,配合着冲上来的骑兵继续追杀逃跑的伪军。也就在这个时候,韩德平、孙兴国、高岐山等人也率领着救援队伍赶到了厮杀的现场,目睹着威风凛凛的骑兵追杀伪军的战斗场面,大家都欢喜地喊叫了起来。


慕连城带头一跑,伏在桥头上和河沟里打阻击的几十个伪军立时刻便象掉了脑袋的苍蝇一样瞎跑乱撞起来,十几个没有来得及挪窝的伪军一见到两个机枪射手血溅当场,一个个都吓得魂儿都没了,纷纷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全都收起了刚刚还不可一世的丑恶嘴脸,乖乖地举起手当了俘虏。

韩德平和孙兴国、高岐山等人率领着抗日救国军的大队救援人马冲上前来之后,一见曹金海等特务班的战士在奋力追杀逃跑的伪军,立时精神大振,也欢呼着加入了战团。被胜利的情绪鼓舞着,战士们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把逃跑的伪军给追击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哭爹叫娘地狼狈逃窜。

把桥头上的两个伪军机枪射手收拾掉以后,康洪恩、许耀亭、索勇等人片刻也没有停留,又和后面冲上来的骑兵一起发起了歼灭性的追击。康洪恩骑在一匹雪花似地高头大马之上,舞动着一杆五钩神飞亮银枪冲在了最前面,亚赛是罗成再世,赵云重生,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势不可挡。

康洪恩使用的五钩神飞亮银枪是一杆铁管钢枪,枪杆有一丈二尺多长,在枪尖后面还有五个倒须钩,既能够直刺,又能够倒卷,是适于在马上搏击拼杀的神兵利器。罗家枪法是枪法中的极品,康洪恩悉得祖上的绝艺真传,此时让他恣意使来,就如同是怪蟒吐信、梨花翻飞,舞得令人眼花缭乱。

许耀亭和索勇等骑兵个个都挥舞着寒光闪闪的大砍刀如飓风般在战场上横冲直撞,威势骇人,杀起抱头鼠窜的伪军来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直吓得逃跑的伪军连头也不敢回,生怕稍一迟缓就做了刀下之鬼。一个个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只顾得拼命地逃跑。

慕连城今天带来的伪军骑兵虽然个个是骑术高手,怎奈他们所骑的并不是训练有素的战马,不过是些耕田拉车的牲口,骑着跑跑路还可以,根本就无法凭借坐下马的步伐转换来交战厮杀,首先在马的作战技能上就吃了大亏。

就使用的武器来讲,他们只不过大都有一支日本鬼子的三八大盖儿步枪,有的还为了逃命早把枪给扔掉了,根本就没有适于在马上搏杀使用的应手武器;既没有长枪大戟,也没有骑兵惯用的马刀,在武器上更是落了下风。

就阵容士气来讲,一上来还没等到交手,伪军们就在康洪恩、许耀亭、索勇等人所率领的骑兵威猛冲杀的气势之下做了鸟兽散,根本就无心恋战,所以也就只剩下了被动挨打和被追杀的份儿了。

就在慕连城跳上马背逃跑的当儿,一些见机早的伪军也纷纷跳上马逃窜,可是,由于康洪恩、许耀亭、索勇等人率领的骑兵冲上来的太快,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跑出多远,前后相距也不过有个一二百米的光景。

由于要逃跑的伪军刚刚跳上马以后速度一下子提不起来,而康洪恩、许耀亭、索勇等骑兵坐下骑的战马正是跑得势如骤风的时候,冲击的惯性又强,根本就快的就收不住势,所以一冲上战场就与逃跑的伪军骑兵追了个马头接马尾。



——铁骑突出杀气腾,五钩神枪建首功!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