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五 章 顺手牵羊逢奇遇 杀鸡儆猴除凶顽 第五章(6)神龙掉尾

bjunqing2008 收藏 1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殷墨翰一听阎康侯要同他借马,心里就犯起了嘀咕!有心不借,明知道这一关无法闯过去,真要是把阎康侯给惹急了,给他来个翻脸不认人,他也只能够是乖乖的束手就范;可真要是把马借给阎康侯,这枪弹又都是不长眼睛的,他这个无赖表弟是决然不会来认这个倒霉账的。

再者说,这事若是传扬了出去,让抗日救国军给知道了信儿,日后跟他来个秋后算账,他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左思右想不得要领,饶是他善于权变,八面玲珑,急得脑门子直冒冷汗,也想不出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来!

阎康侯看着他发愣打怵的熊样,不阴不阳地揶揄道:“到底怎么样啊,我的大表兄,我这里可是等着上阵打仗有急用,您再让我这样不凉不热地等下去,不是让我把黄瓜菜也给等凉了吗?什么屁大的事情让您这么为难呀!”

黄省三也在一旁帮腔道:“我说墨翰兄啊,三爷这也不过是家趁万贯一时不便,让您帮忙救救急罢了,您还怕三爷赔不起您吗?再说了,姑表亲辈辈亲,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这么近的亲戚,您这当大表哥的又不是没有这个能力,您不两肋插刀地站出来帮忙,说出去不让人笑话吗!您今天若是不开这个面儿,您让我们三爷的这张脸儿日后往哪儿搁呀!”

他又做酱又做油地把殷墨翰给咔嚓得脸黄,挤兑得殷墨翰眼泪都要快掉下来了,抱着两只手一个劲儿地给二人打拱作揖。殷墨翰这个时候就像是一只被赶着上架的鸭子,已然给逼得到了架子底下,便故做惶恐的辩解道:“您看看,学曾兄这话是扯到哪儿去了,表弟的这点儿忙我还能不帮吗?这不是你们老哥俩来得太急吗,我这里一点准备也没有,我也不好安排呀!”

说罢,他又转换出一付情义无价的面孔,痛下狠心似地说道:“那好吧,今天的一切出车安排全都取消,就让车行的把式想办法多给凑吧,凑个三二十匹总够了吧!”

阎康侯这个时候那里有心思去猜他肚子里的弯弯绕,见他已经吐口借马,再无二话,催赶道:“我的表兄呀,您就快点吩咐下人们去动手安排吧,我这儿急得都要登梯子上房了,您就别四平八稳地等着坐轿了!”

又对黄省三吩咐道:“学曾兄,咱们现在是磨起子压手,急不如快,就不要让表兄拉屎尿尿费两道手了,您赶快带着弟兄们过去一块儿去看看吧,有多少就算多少,爽着点!”

黄省三带着伪军从马棚里把马牵到了西寨门的时候,天已交五更。阎康侯从伪军的队伍中选出了四五十个骑术精湛的好手,又挑了两名枪法好的机枪手相随,指派了一个名叫慕连城的伪军连长带队,就催赶着急急惶惶地出发了。他指望着这些骑兵能够在半路上把抗日救国军给截住,他再后续带领着大队人马赶扑上前去把抗日救国军给一网打尽。


韩德平和向靖远为了防备阎康侯带人在后面追上来,便于相互交替着掩护撤退,把撤退的人员分成了三队。第一队由曹金海率领着特务班的战士保护着伤员先行;第二队由向靖远和邢玉林率领着一个中队的战士作为掩护撤退的预备队随后跟进;第三队由韩德平为首,率领着孙兴国和高岐山所属两个中队的战士负责殿后。三队人马各间隔着一段距离陆续进发。

从金沙镇到盐山有七八十华里的路程,沿线村庄有十多个,而在中间必须要直接穿越的村庄只有一个,那就是距离与金沙镇三十多华里的旧城镇。

韩德平计划着在赶到旧城镇之附近要设伏打一次阻击,以便于争取时间等待盐山的抗日救国军前来接应。因为盐山与旧城镇也只有四十多华里的路程。

他算计着,如果阎康侯果真要派伪军上来追击的话,两军相距至少会有二三里地的路程,就是追击部队全速跑步前进,要追上他们乘坐的马车也是十分不容易的,因为人跑的耐力是有限度的,是绝对无法和四条腿的骡马赛跑的。

但是,在先行的第一路队伍的马车上拉的多是伤员,在颠簸的土路上是无法全速前进的,行进的速度就不得不打一些折扣了。为了保护伤员的安全,他们有必要在中途用打阻击的方式来迟滞敌人追击的速度。

任谁都没有预料到,阎康侯竟然会派出骑兵来进行追击。虽然阎康侯因为去向殷墨翰借马耽误了一段时间,可是,骑兵奔跑的速度又岂能是两个轮子的大马车所能够比拟的!所以,还没有等到后面负责掩护的部队走到一半的路程,就给疾驰而来的伪军骑兵给咬上了。


这时,已经是天光大亮,虽然太阳还没有出来,可是在旷野之上已经是一片通明,隔着老远就能够把周围的景物给看得清清楚楚的,由后面追上来的伪军骑兵一瞄见前面有马车的影子,就纷纷地开起了火来。

这是因为,阎康侯给他们下的死命令就是要他们与抗日救国军的队伍打上接触,至于如何消灭撤退中的抗日救国军,那是在后面赶来的大部队的事情,所以他们就抓住战机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韩德平一见后面追来的是伪军骑兵,心里便不由得打起了鼓来。他是个老行伍,对于骑兵的冲击力和杀伤力是最清楚不过的,尤其是自己手下这一支新兴的抗日救国军,全然没有一点儿与骑兵交手作战的经验,其作战的实力是不能够做过高的估价的,便不由自主地紧张担心起来。

眼看着伪军的马队就要冲到了近前,韩德平马上命令车上的抗日救国军战士开枪还击。经过刚才场院上的一次围歼战,劫后余生的抗日救国军不仅从伪军的手中缴获了数十多支三八大盖儿和数千发子弹,又在马车上搜出了阎康侯存放的十多箱子弹,有了这些意外的收获,打一场阻击战是富富有余的了。

——现在的韩德平是财大气粗,他立即抓住战机,大胆的命令抗日救国军的战士用密集的子弹来回击敌人。


在晨曦初现的晴空之下,负责殿后的韩德平和孙兴国、高岐山等人指挥着抗日救国军的战士驾着马车边打边撤;在其后面追击上来的慕连城等人则是指挥着伪军骑兵边打边追。

敌我双方还隔有好几百米的距离,机枪和步枪都够不着,两下里便都耐不住性子开起了火来。双方对射的枪声就如同疾风暴雨一样响成了一片,比大年三十晚上放鞭炮的场景还要热闹上几分。随着两支队伍之间的距离不断拉近,对射的枪声也越来越密集。

慕连城所率领的几十个伪军虽然个个都是骑马的好手,可由于大多数人都拙于在骑马射击,把握不好身体的平衡,射击的精度就大大地打了折扣,射击出来的子弹虽然越打越密集,直打得官道上和周围的田野里尘土飞扬,却一粒子弹也没有打中到韩德平等人乘坐的马车上。

韩德平、孙兴国和高岐山等战士伏在颠簸的马车上向后面射击,其射击效果也好不到哪儿去,后面追击上来的伪军有那么多的大骡子大马,一个也没有给撂倒。因此上这仗虽然看似打得热闹,却难以有重大的杀伤。

韩德平见这样被敌人给粘住非常被动,便琢磨着要改变防守阻击策略尽快地打破这种鬼魂附体式的胶着僵局。当他又看清了伪军骑兵就是那么有数的几十个人,且不象是训练有素的骑兵时,胆气顿时壮了起来。

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随即命令全体战士立即下车,就地列阵阻击,专门瞄准敌人骑兵的大马集中火力进行射击。这样一来,当即有几个冲在前面的伪军给连人带马撂倒在了地上,把冲杀上来的敌人统统地给逼得后退了下去,欢喜得孙兴国、高岐山等战士直叫好!


在后面指挥伪军追击的慕连城是个老兵油子,打仗非常有经验,他见到仅仅靠这么不即不离地边打边追,根本就达不到粘住抗日救国军的目的,冲得太近了又怕给自己一方造成重大的伤亡,便打了一声呼哨招呼几十个伪军骑兵燕翅般排开,远远地从官道左右两侧的野地里向前包抄了上去。

他琢磨着,要想把抗日救国军给拦住粘住,在后面跟着边打边追击,远不如越过马车队伍赶到前面进行截击有效,便采取了两翼包抄的策略,率领着骑兵队伍从两翼里兜了上来。他这样一改变进攻的战术策略,让负责殿后的抗日救国军的战士打又打不着,追又追不上,把韩德平等人置于了无用武之地。

为了阻击由后面追击上来的敌人,抗日救国军把主要的作战力量都集中在了这最后一路,如果让敌人的骑兵给冲到了最前面去,在半路上设卡一拦,后面追击的敌人再涌上来,就会使刚刚从虎口里撤退出来的队伍、包括伤员在内,全都陷于腹背受敌的境地,其结果是不难想象的!



——直驱鸭子上高墙,骑兵驰驱追奔忙!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