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五 章 顺手牵羊逢奇遇 杀鸡儆猴除凶顽 第五章(4)顺手牵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这一场围歼战打得虽然热闹,开打的时间并没有多长,从韩德平的第一枪打响到整个战斗结束,统共用了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韩德平见到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剩余的伪军也都已经全部就擒,立即吩咐打扫战场尽快转移。

由于围歼战斗打得干净利索,没有等场院上的马车炸营就被大家七手八脚的给控制住了,没有走掉一车一骑。向靖远一见大喜,大笑道:“咱们今天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有了这几十辆大马车,就不愁没有脚力喽!”

韩德平沉吟道:“我看这样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了,您就和许主任领着特务班的战士照顾着伤员们先行一步吧,由我留下和其他三个中队的战士断后,咱们得防备着阎康侯这个贼家伙再捋着屁股门子给追下来,有这么多伤员拖累着,到了紧要关头也放不开手脚啊!”

向靖远点头应道:“这样也好,咱们还真得做好应付意外情况的准备!那就让许主任从车上卸下两头牲口,先派人骑马到景委员长那里去报个信儿,好在半路上给我们打个接应。咱们就这么百十个人,一旦接上火给粘住就危险了,看今天这阵势,这次阎康侯带来的伪军还真不少呢!”

他见韩德平面有首肯之意,便点手向许耀亭招呼道:“许主任,你就别在这儿参加打扫战场了,赶快从车上卸下两匹马,带两个人到景委员长那里去报个信儿的吧,让他组织盐山的抗日救国军来半路上接应我们一下,同时,也要尽快做好接受和治疗伤员的准备!”

许耀亭应声道:“那好,我这就出发!”说罢,便招呼身边的一个叫索勇的小战士:“小索,你跟我一块儿去吧!”随即拉着索勇向一旁的大车走了过去,两个人三下五除二便从车上卸下了两头拉套的高头大马。他和索勇骑上马以后,勒住马缰打了个招呼,两人一打马背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这个时侯,韩德平的心事已了,便继续指挥着战士们清理打扫战场,收拾伪军在地下丢弃的枪支,又指挥着把伪军身上的子弹带全都给卸了下来。他的心中非常清楚,经过这一场恶战,战士们手中已经没有几粒子弹了,没有这些缴获的武器弹药作补充,战士们手中的枪支就都成了烧火棍子,所以他再三叮咛战士不要忽略伪军身上的每一粒子弹。

当他看到收集起来的五十多条子弹带都是满满当当的时候,拧紧眉头的脸上才开始展开了如释重负的微笑。


高岐山和邢玉林忙活着指派人手拉着车去到北面的土窑下接伤员,向靖远则和孙兴国等人给俘虏的伪军上起了政治课。看着一群围在一起吓得瑟瑟发抖的伪军,向靖远面容严肃地教训道:

“你们这些人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一个个也不睁开眼来看看,现在日本鬼子都欺负到咱们的家门口来了,你们怎么就不想着为抗日救国做点贡献,反而要跟着阎三薄饼子来充当汉奸呢?你们难道都忘了自己是中国人了?忘了自己的老祖宗是什么人了?”

“我今天告诉你们,当汉奸是没有好下场的!”向靖远继续说道,“当汉奸不仅是背叛老祖宗的事情,子孙后代也会把你们当成臭狗屎,老百姓是不会饶过你们的!你们跟着阎三薄饼子来打我们,来和我们作对,就是和老百姓作对,就是背叛自己的老祖宗!?今天我们不杀你们,回去之后,你们一个个要摸着自己的良心好好地想一想,你们跟着阎三薄饼子来打我们,你们对得起谁呀?”

等到向靖远教训完之后,孙兴国又大声喝斥道:“你们都听明白了没有,当汉奸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再如果当汉奸让我们给逮着,下次决不轻饶!你们这次回去也给狗日的阎三薄饼子带个信儿,就说我们抗日救国军迟早是会来收拾他的,让他小心自己的狗头!”

在孙兴国杀气腾腾的大声喝斥之下,蜷缩在一起的伪军们唯唯诺诺地点着头,谁也不敢大气高声。为了避免让这些枪下的漏网之鱼再忙中趁势作乱,孙兴国也不用绳捆索绑,把每个人都给点了软麻穴。

他道:“对不起,弟兄们多多包涵,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省得再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来,一个时辰以后穴道自解,到时候就请各位自便了!”

等把伪军俘虏的事情料理完了之后,向靖远、韩德平、孙兴国等人刚要领着打扫战场的战士们上车出发,忽然听得场院北面突然响起了一阵零乱的枪声,同时还传来了阵阵怒喝的声音。这声音在宁静的夜空中清晰地传来,让向靖远、韩德平等人听得特别惊心!

“不好,是不是敌人摸上来了?”韩德平心下一紧,大叫道:“弟兄们,赶快抄家伙,跟我到后面去看看!”说着就像一支响箭一样冲出了场院,一直朝北窜了下去。孙兴国这时也像一阵旋风跟着卷了出去。向靖远赶紧对身边的战士命令道:“赶快把车都给控制住,快赶到路上去!”


——枪声来自北面土窑的方向,特务班的战士和十几个伤员还呆在那里,这不能不让韩德平等人感到心惊!他们担心的是阎康侯所部伪军在县政府大院里找不到抗日救国军的踪影,循着枪声根寻着追击下来。

在这个时候,特务班的战士大都已经弹药罄尽,是抵挡不了几个会合的,如果大批伪军蜂拥而上,那些行动不便的伤员就会成了敌人砧板上的鱼肉,这怎能够让他们不急?

韩德平、孙兴国率领着一队战士向北冲的时候,在东面镇子里也传来了阵阵杂乱的枪声,听似是从寨门的高处打过来的。大家见情况紧急,于是就越发加快了脚步。可等到冲到近前一看却是百事皆无,令大家虚惊了一场。

原来,在场院上的围歼战斗刚刚打响的时候,那个尖嘴猴腮的伪军和几个亡命之徒正在南面的马车上争抢食盒里的美酒和下酒的小菜,猛然听见场院上的枪声一响,便都急急地顺着草垛溜了出来。

他们认定北面的砖窑是最好的藏身之地,所以在逃离开场院的战场以后便连滚带爬地向北摸了下来。可是,这几个伪军逃得惶急,步枪都丢下没得拿,只有那个尖嘴猴腮的伪军身上挎着一支左轮手枪。


自打场院上的围歼战一打响,守候在土窑附近的曹金海等特务班的战士就全神贯注地盯着战斗的进展情况。在场院上的枪声刚刚停下来的时候,曹金海等人便影影绰绰见到有几个戴大盖帽的伪军从对面跑了过来。虽然在稀疏的星光之下看不十分真切,可大体的身形打扮还是可以隐隐约约分辨得出来的。便提前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这几个漏网的伪军虽然认定要藏到土窑里救命,并没有防备还会在这里遭遇到攻击,待等赶到土窑附近便放缓了脚步。正在他们心里暗自庆幸逃脱了性命之时,突然在他们的眼前闪出了一道道夺目的白光,紧接着一个个便目瞪口呆地听凭锋利的飞刀插进了自己的咽喉。除了那个尖嘴猴腮的伪军之外,全都做了曹金海的刀下之鬼!

那个尖嘴猴腮的伪军名叫胡俊杰,绰号“海里蹦”,是个能够高来高去的轻功好手。他和“花斑豹”藏青峰一样,都是阎康侯手下的得力打手。他本来是跑在最前面的,可是他突然听到金沙镇的方向也响起了枪声,心中猛然醒道:“他姥姥的,真是遇事如昏迷呀,老子糊里糊涂地跑到这破土窑来干什么,只要跑回到镇子里不就算是进了安全窝了吗?”

就在他这么一迟疑间,越过他跑到前面的几个伪军便相继中了曹金海的飞刀。他凝神一看,断定前面闪着白光的是飞刀无疑,便来了个就地十八滚,向东滚了下去。然后从地上爬起来又发疯似地向东跑去。

曹金海等人再用枪瞄他的身影时,他已经趁着夜色跃出了大家视线之外无从追寻了。曹金海身边的战士见连开了几枪没有打中目标,枪膛里也已经没有了子弹,也就只好听凭他逃之夭夭了。

“海里蹦”胡俊杰在危急时刻从腰中抽出手枪向后甩了两枪,又像只兔子一样拼命地向金沙镇方向跑了下来。这就是韩德平等人在场院里所听到的北面响起的枪声。韩德平和孙兴国等人一路狂跑,迅速赶到了特务班保护伤员的现场,一问之下知道是几个漏网的伪军搞出来的乱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侯,高岐山和邢玉林等人已经赶着马车来到了现场,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伤员架到了马车上,便赶着缴获来的马车匆匆地向南进发了。在与向靖远等人会合之后,一行人马便匆匆地一路向着盐山方面奔去。



——顺手牵羊发横财,漏网之鱼得脱灾!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