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五 章 顺手牵羊逢奇遇 杀鸡儆猴除凶顽 第五章(3)命悬一线

bjunqing2008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韩德平指挥着着战士们悄悄地把场院团团包围住之后,在场院上聚众说笑的伪军一点儿也没有察觉,还围在一起东黄瓜拉到西架上的胡扯着,一个个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让抗日救国军给包了“饺子”! 高岐山带着本中队的战士最先隐伏到了场院的西面。他刚刚在场院边埋伏好,正待支起身子来向场院内观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韩德平指挥着着战士们悄悄地把场院团团包围住之后,在场院上聚众说笑的伪军一点儿也没有察觉,还围在一起东黄瓜拉到西架上的胡扯着,一个个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让抗日救国军给包了“饺子”!

高岐山带着本中队的战士最先隐伏到了场院的西面。他刚刚在场院边埋伏好,正待支起身子来向场院内观望,忽听得噗的一声从东面的上风头传过来一阵令人作呕的臭味,臭得他差点儿晕了过去。

他睁大眼睛定睛一看,只见在前面不过十步开外之处有一个伪军正在蹲着拉屎。他不由自主地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恨恨地骂道:“真他妈的晦气,碰上了这么一个丧门星!”

此时,刮得是东北风,蹲着拉屎的伪军大有先见之明,他没有像被萧何月下急急追赶的韩信一样,顺着风向去拉屎,而是面东背西的迎着风蹲着,为得就是不让拉出来的臭屎臭味刮到自己的腔子里。

不过,正是由于他的这种先见之明,给围上来的抗日救国军战士提供了可乘之机。若是及早正面相对,又是在这样近的距离之内,高岐山等人的身形动响怕就早该被他给发现了。

就在高岐山的心中大叫晦气的时候,这个专心致志蹲着拉屎的伪军似乎也察觉到附近有了异样的动静。他不时地侧过头来东张张西望望,大有惊慌之状。高岐山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知道发动进攻要听韩德平的统一指挥,不能够自己擅自行动,生怕让这个蹲着拉屎的家伙提前看出破绽、搞出什么乱子,急切地等待着韩德平那一记发令的枪声立即打响。


此时此刻,韩德平、向靖远、许耀亭、孙兴国、邢玉林等人在场院的东、北两面才刚刚进入伏击阵地,正在悄悄地观察着场院屋下伪军的动向,等待着最佳的攻击时机发动进攻。

因为在这个时侯,伪军正三三两两地跑到南面的马车旁给牲口添加草料,搬运东西,人员目标比较分散,不易收到一举全歼的效果,所以韩德平约束着战士们迟缓着没有马上动手。

高岐山犹疑着不知道该如何处置眼前这个蹲着拉屎的伪军,忽见他又提着裤子探头探脑地向场院外走了过来。这个时节,借着微弱的星光一闪,高岐山终于看清了拉屎的伪军的真面目,原来这正是开初侦察时他和孙兴国看到过的那个一口娘娘腔的家伙。

眼见得娘娘腔的伪军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高岐山不及细想,伸手就把手中的青锋宝剑给亮了出来,随手挽了个剑花一抖,猝不及防地把锋利的剑尖抵在了其咽喉之上。沉声喝道:“不许动!”他明知道总攻击的时机不到,不想开枪打乱既定的战斗部署,所以才不由自主地亮出了宝剑。

娘娘腔的伪军本来是个胆小鬼,他拉着拉着屎,突然察觉到身后有些异样的动静,便又惊又怕地回过头来向四周打量了起来;忽然觉得屁股底下有个毛茸茸的东西冒出来一股子热气,喷得他的屁股眼子直痒痒,立时吓得脊梁骨里冒出了冷汗,所以他没等到把屎给拉完,便吓得一个激灵把裤子给提了起来。

他在心里惊悸着:“在这深更半夜的,不是妖怪鬼魅,谁能在这儿出现来和他捣乱呢?”由于心里害怕,他本来是要提起裤子马上跑回到场院屋前去凑大队的,那样的话,他就不用自己个儿这么心惊胆战的了。

可是,人在又惊又怕的当儿,理智是无法给自己做主的,一霎时就如同鬼魅附体一样:他越是心里惊怕,就越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两条腿向外走,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两只眼睛东瞅西看,非要搞他个水落石出不可!

令他不曾想到的是,这么一来,他就让自己的咽喉在不知不觉之中撞到了高岐山的剑尖儿上,一时间吓得他的灵魂出了壳儿,立时便僵在了当场!

其实,他所听到的动响并不是什么妖怪鬼魅发出的,只是高岐山等战士在向场院逼近时脚步下发出的轻微的沙沙声。至于他屁股下那毛茸茸的东西及其烘烘的热气,不过是一只野狗的杰作。——就是这一野狗毛茸茸的嘴和野狗嘴里喷发出来的热气,才把他给吓得心胆俱裂!

娘娘腔的伪军给高岐山用剑尖儿给逼住的时候,给牲口加添草料的伪军又都三三两两的回到了场院屋下,吵吵嚷嚷地围在一起要进夜餐,这个抓过一个把花生米,那个抢过一个鸡腿儿,相互撕抢着拼起了酒来。——谁也没有顾及到在场院的另一边还有个娘娘腔的伙伴正在命悬一线!


韩德平和向靖远等人在场院外边看得真切,见攻击的时机一到,韩德平举起手中的驳壳枪瞄准了那个承头的武师打扮的伪军头目当即就要击发。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关键时刻,娘娘腔的伪军突然发疯似地大叫了起来:“不好,有鬼!”突然地挺身后仰、缩身一滚,便从高岐山的剑尖儿下脱了出来。

娘娘腔的伪军之所以被阎康侯收做近身亲信,说明他并不是一个泛泛的平庸之辈;他之所以被高岐山一剑给制住,关键还是因为他的心中有鬼,造成了一时的心志错乱,猝不及防地着了高岐山的道儿!若不是那只舔屎的野狗扰乱了他的心神,他最起码也能够和高岐山走上个三招两式的。

但是,他怕的是鬼而不是人,一但看清了高歧山是个活生生的人时,顿时胆气便壮了起来。他见高岐山并未立下杀手,知道他心存顾忌,便倏地将身向后猛然一仰,使了一招背跌式的铁板桥功夫闪开了高岐山的剑锋,紧接着,两脚上下翻飞,轮番向着高岐山的下阴处蹬来。

高岐山自打用剑尖抵住娘娘腔伪军的咽喉,就把全身的劲力贯注到了剑尖儿之上,两只眼睛紧盯着他的下颚咽喉,眼睛的余光则不离他的头上脚下。他是个久行江湖的镖师出身,经历过无数次凶险的生死搏杀,知道稍有疏忽就会被对手所乘,他是不敢心存丝毫大意的。

蓦然间,他见面前的人影一乱,迅疾移形换位躲过了娘娘腔伪军的进攻,随即纵身一跃,脚踏弧步转身绕扎,使了一招名叫追地风波,又如影随行地把娘娘腔伪军给笼罩在自己的剑风之下。

娘娘腔的伪军晃肩摆头意欲再度脱逃之际,高歧山趁势拧身探臂把手中的青峰宝剑向前一送,一招紫燕侧翅从意想不到的方位刺出,将娘娘腔伪军的喉咙穿了个透明的窟窿,只听得其一声哀嚎便毙命当场。


在场院屋下聚集在一起夜餐的伪军听到娘娘腔伪军的第一声疯狂尖叫时,全都是一愣,那位黑胖的武师打扮的伪军头目蓦地站起身来喝道:“什么事?”

练武之人听觉大都非常灵敏,更何况他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听到西边的声音有异,他立刻便提高了警觉。待听到娘娘腔的伪军又是一声哀嚎,立即展动身形向场院西边冲了过来。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关键时刻,韩德平手中的驳壳枪“当”地一声冒出了一串火蛇,直扑他的面门。随着这枪声一响,这位号称“金罗汉”的伪军头目硕大的身躯立即一个趔趄栽到了地上。

韩德平的这一声枪响就是发起总攻击的命令,埋伏在场院周围的战士们一个个紧跟着搂动了扳机,顿时在场院上织成了一片火网。聚集在场院上的伪军正在吆五喝六地喝酒取闹,哪里会想到周围会有神兵天降,在这突兀其来的密集的子弹扫射下,立时刻便乱成了一锅粥。

这些伪军平日里都是些狐假虎威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主儿,就是在给阎康侯家看家护院卖力气的时候,也不过是躲在土围子里打打空枪,做做样子充充好汉而已,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

所以,在密集的弹雨覆盖之下顿时给打了个蒙头转向,一个个都像是被捅破了窝的马蜂一样惊慌失措地向场院四周窜了出来。又岂知这样一来,正好成了战士们面前的活靶子,一阵阵弹雨过后,漏下还能够喘气的人就不多了。

枪声一过,韩德平振臂大声呼道:“弟兄们,冲啊!”随着他这一声爆雷也似地喝喊,四下里的战士便如同一群猛虎一样冲杀了上来:“冲呀,杀呀!”“缴枪不杀!”喊杀声直上云霄。

四散逃命的伪军不顾生死地猛往外窜,许耀亭、孙兴国、高岐山等人手握着大刀、长剑冲上前来一顿砍杀又撂倒了七八个,吓得剩下来的十几个伪军都跪在地上举起了双手。这些伪军清醒过来之后,个个的心里都倍儿明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要想保住自己的小命儿,再没有比投降就擒更好的招了!所以,便都放弃了徒劳无谓的抵抗。


——迎风拉屎徒乖巧,青锋剑下赴阴曹!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