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四 章 小丑跳梁袭新海 豪杰偃旗走金沙 第四章(8)力杀四门

bjunqing2008 收藏 1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韩德平的话音儿刚落,只听到外面的远处传来一阵奸笑,只听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高叫道:“姓韩的,你他妈的也太不仗义了吧,我和你商量是为你好,你小子怎么打我的黑枪呢,你也不想想,你阎三爷会有这么蠢吗?我会跑到你的面前给你当活靶子打吗!” 又听得还是刚才那个声音在外面大叫道:“弟兄们,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韩德平的话音儿刚落,只听到外面的远处传来一阵奸笑,只听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高叫道:“姓韩的,你他妈的也太不仗义了吧,我和你商量是为你好,你小子怎么打我的黑枪呢,你也不想想,你阎三爷会有这么蠢吗?我会跑到你的面前给你当活靶子打吗!”

又听得还是刚才那个声音在外面大叫道:“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先冲进去的弟兄三爷我重重有赏,抓住这姓韩的小子给我留着,我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让他妈的心肝给我做下酒菜!”

原来,这个叫喊的人才是阎康侯,刚才让他偷梁换柱地给掉了包儿了,被打死的只是他的一个副官,是奸险狡诈的黄省三在关键时刻叫这个副官给冒名顶了上来的,做了阎康侯的替死鬼!


等得外面高叫的话音一落,院子四周立即响起了密集的枪声。这一次不同于先前,伴随着密集的枪声,院子四周又响起了阵阵冲锋的呐喊声。紧接着,架着梯子上墙的伪军士兵就都纷纷涌了上来,立时间嘈嘈杂杂地乱成了一锅粥。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阎康侯已经是恼羞成怒气急生疯,他在后面组织了督战队,用枪逼着手下的打手和伪军们一窝蜂地冲了上来。


县政府地广院大,四面的高墙都有二三百米长短,二三十个人守护着一面长墙,一个人要防护十多米的距离,本来就有点拦护不过来,一见到四面八方的敌人一拥而上,在墙上打防御的抗日救国军战士一时间都有点慌了手脚,大家顾不得传下的节省子弹的命令,纷纷开枪射击。

这样一来,虽然打退了敌人的猛烈进攻,可是过了没有多大一会儿,就把手中数量有限的子弹给打得差不多了。由于敌人来势凶猛,防守北面长墙的许耀亭和孙兴国等人还在阻挡不及的情况下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


在北面长墙下组织进攻的是阎康侯手下的护卫部队,高手不少。其中有一个特务连的连长名叫臧青峰,绰号“花斑豹”,轻功十分了得,是个能够窜房越脊高来高去的主儿。

他见高墙上的抗日救国军战士正在忙于迎击登着梯子向上攀援的伪军,为了争功邀宠,显露其能,便乘着两军厮杀混战之际,手握着两支峨嵋刺揉身贴到了高墙的墙下。

他也不用武林人士经常使用的飞抓软索,在墙下矮了矮身子腾身一跃,左手便搭上了高墙的墙沿,然后一个鹞子翻身就滚到了里外墙之间的过道里。等到两边守卫的战士发觉情况有异的时候,他已经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当即纵展身形左右开弓,猝不及防地将两个战士刺倒在地。

此时许耀亭正在附近指挥战斗,闻听到两名战士大声呼叫,急回头一看,只见臧青峰又恶狠狠地向身边的一名战士扑来,他见情况紧急,便大吼一声,抡起泼风刀便迎了上去,立时二人便搅在了一团。

在这个紧急关头,许耀亭也不及多想,便施展起自己的平生绝学,上三下四,左五右六地一路泼风刀法,一刀猛似一刀地砍了过去,一连气砍了十几刀,把臧青峰逼得步步后退。

可是,臧青峰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凭着自己轻灵的步法身形,堪堪避过了许耀亭的一路砍杀,竟然没有伤到一根毫毛,然后又钻隙贴近许耀亭的身体,以短制长,发起了凌厉的反击,招招直夺许耀亭的面门和前胸前各大要穴。两人各展神威,一时间战成了个半斤八两,平分秋色。


这个时节,在下面进攻的伪军一见有自己的人得手杀上了高墙,立时士气大振,又在下面发起了更为猛烈的进攻,呐喊声此起彼伏,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冲啊,杀呀!土八路顶不住啦,大家快上啊!”

喊得高墙上守卫的救国军战士也心慌起来。可是他们个个都心里清楚,真要是让敌人给攻了上来,人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又鼓起勇气奋力拼杀,把上来的敌人枪刺刀砍地给压了下去。


在旁边观战的孙兴国见许耀亭一个人战臧青峰不下,也一抖长剑加入了战团,给臧青峰来了个两面夹击。他赖以成名的八极剑法攻守兼备,绵密悠长,势如滔滔长江大河之水滚滚向前,生生不息,剑锋化成一片寒光,旋风般向着臧青峰扑了过去。

以臧青峰的功力,勉可与势如猛虎的许耀亭战个旗鼓相当,又怎当得又冲上来孙兴国这样一个生力军,顿时间给逼得手忙脚乱,落了下风,慌乱之际疏于封挡,致使胸前的门户大开。

许耀亭是位个中高手,眼尖手疾,哪儿能放过这个稍纵即逝的良机,当即将右手握着的单刀一顺,左手按住单刀的刀柄顺势奋力向前一推,来了个力杀四门连环招数中的一招叫做顺水推舟,猛然大喝一声:“着!”

随着他的这一声猛喝,把花斑豹臧青峰给穿了一个透心凉。只听得花斑豹臧青峰凄厉地怪叫了一声,便从高墙上一个跟头栽了下去。

臧青峰是阎康侯手下豢养的打手之中屈指可数的武林高手,在当地享名已久。臧青峰这么一栽,北墙下的伪军顿时一片哗然,随即都一个个的闷了口,再也嗷嗷不起来了,正在向墙上爬的伪军也纷纷连滚带爬地退回到了原来的阵地上,一霎时又形成了两军对垒的局面。

这个时节,东西两面的伪军也在扔下了几十个死伤的伙伴之后,被乱枪给打了回去。只有在南面大门之外的伪军,在阎康侯和黄省三指挥的督战队的威逼之下,不但没有退后,反而加强了进攻的势头,而且形势万分危急。


阎康侯和黄省三在伪军屡次进攻不能够奏效的情况之下,竟然丧心病狂地在南大门外堆起一大堆秫秸放起了火来。

他们两人见四周围都是坚固的高墙,易守难攻,便意图用大火把木制的大门烧坏,然后从大门里直接冲进大院,对守卫在院墙上的抗日救国军战士实施两面夹攻,把抗日救国军的战士全部致于死地。

在南面院墙上守卫的向靖远、韩德平等人虽然已经识破了敌人的险恶意图,命令战士们不惜一切代价地集中火力封锁着敌人向前冲,可是,大批的敌人麇集在一起,仅仅用步枪、手枪稀疏的火力射击,根本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由于没有手榴弹等爆炸武器,对于贴近高墙下燕翅般隐伏在大门两边待机出击的敌人更是无可奈何!

在北面院墙上守卫的许耀亭最先看到了南大门外烧起的烟火,不由得急得火烧顶门,大声叫道:“不好,南门要出事!”他知道南大门若是被敌人给突破,守卫在高墙上的抗日救国军的战士就会成为敌人手中的饺子馅儿,万难幸免,禁不住失声叫了起来。

听得许耀亭失声一叫,一直在关注着墙下伪军进攻动向的孙兴国这时也回过了头来,眼看着南门外烧起的大火,他也惊得打了一个愣怔,禁不住喃喃地自语道:“南大门若是失守,咱们这个院子八成是保不住了!”

情急之下,他激灵灵地打了个冷冷战,忽然醒道:“我说许主任,看来这个大院今天咱们是坚守不住了,咱们还是脚底下抹油——溜吧!”

许耀亭一听,皱紧双眉苦笑道:“你说得倒轻巧,四周围黑压压地到处都是敌人,咱们往哪儿去溜?地上又没有个地缝!”

孙兴国诡秘地一笑,凑近许耀亭的耳朵悄声道:“我有办法!”说着又在许耀亭的耳边嘀咕了两句。

许耀亭大喜道:“好大哥,真有您的。我在这儿负责指挥守着,您赶快去向韩大队长和向总指挥去报告,谢您了!”

孙兴国不再分说,涌身一跳,便轻轻地落在了院子里,然后施展轻功,一溜烟儿地奔到了南面的高墙之下。他在院墙之下,他调匀呼吸,矮了矮身子腾身一跃,扳住了院墙的墙头一翻身便滚了上去。

此时,向靖远和韩德平正在为突围掩护的事情争执不下,一见后墙上翻进个人来,两个人都是一惊。待看清是孙兴国时,两个人都急不可耐地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孙兴国兴奋地说道:“刚才打仗打得热闹,我竟把这事给忘了,咱们院子里有通往城外的地道。有道是‘光棍不吃眼前亏’,依我来看,实在守不住的话咱们不如撤了算了!”

他这个消息来的太过突然,向靖远和韩德平乍听之下都给听愣了,惊喜得半晌说不上话来。


韩德平一伸手把孙兴国抓在了怀里,用颤抖的声音追问道:“好兄弟,这是真的?”当他看到孙兴国点头再次确认时,又万分激动地颤声叹道:“好兄弟,你真是个好兄弟,你可把咱这一百多兄弟的命都给救了!”

韩德平又迅速探头向外面看了看正在大火周围幸灾乐祸的伪军,嘿嘿地冷笑道:“他妈个臭八子的,老子不陪你们这些狗崽子玩了!”然后一挥手,对向靖远和孙兴国笑道:“留下子弹充足的弟兄再打打掩护,通知弟兄们,撤!”

向靖远这时的心情也轻松了下来,轻声笑道:“这回咱们哥俩就别争了,我和小曹他们留下打掩护,你就和孙队长领着弟兄们往下撤吧!”说着,又向韩德平和孙兴国两人挥了挥手。

孙兴国见两人还要争执,便道:“你们两位领导就不要再争了,等我把地道门给打开后,我再和高师兄回来打接应就是了。由我和高师兄负责断后,我们路熟,拉不下的!”


在打退了伪军的又一轮新的进攻之后,韩德平率领大部分抗日救国军的队员首先顺利地进入了撤退的地道;随后孙兴国和高歧山又带领手下的弟兄把向靖远、曹金海等最后一批打掩护的战士给接应了下来,全部人员沿着长长的地道开始了向城外转移。


就在这个时候,县政府南面的大门轰然一声倒塌了下来,在一片火光之中,阎康侯和黄省三率领着伪军的大批伪军人马杀进到了院子里来。

当阎康侯、黄省三率领着大批的伪军涌进到县政府大院的时侯,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飞出来两颗炸弹,落在了正在麇集在大院广场的伪军队伍当中,只听得轰、轰地两声爆炸声响彻夜空,在地面上卷起了一片火光和烟雾,把阎康侯、黄省三和一大群伪军给吓得心惊胆战,都赶紧匍匐在了地上,久久不敢抬头。



——身陷重围难施勇,偏有地道可求生!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