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四 章 小丑跳梁袭新海 豪杰偃旗走金沙 第四章(6)自招其祸

bjunqing2008 收藏 1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面对殷墨翰的蛊惑,滑溜鬼张三吭哧了好半天没有放出个屁来,还是黄蜂刺李二多少有些见地,他见殷墨翰一反常态的与自己和张三套近乎,便猜想其中定会是大有名堂,心下忖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不然的话,这位威风八面的大财东为什么会如此好心的来抬举我们这小哥儿俩呢?还一口一个的说要送给我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面对殷墨翰的蛊惑,滑溜鬼张三吭哧了好半天没有放出个屁来,还是黄蜂刺李二多少有些见地,他见殷墨翰一反常态的与自己和张三套近乎,便猜想其中定会是大有名堂,心下忖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不然的话,这位威风八面的大财东为什么会如此好心的来抬举我们这小哥儿俩呢?还一口一个的说要送给我们当官儿发财的好机会?”

想到此处,他便大起胆子问道:“殷爷若是这样说来,哪就是有事情需要我们哥俩来效力了?果真如此的话,那殷爷您就直话直说好了,我们哥俩又不是外人!”说罢,他察言观色地又向殷墨翰瞟了一眼。

滑溜鬼张三也不是死傻瓜,这时节也品出了点儿味来,紧跟着附和道:“殷爷若是有事用得着我们哥俩的话,您就开言透语地说吧,只要有官可捞,有财可发,咱们爷们儿什么事不好商量的!士为知己者死么,难得您老人家这么看得起我们小哥俩!”


——两个人便借机顺着杆儿向上一爬,自抬身价地和殷墨翰套上了近乎。


一见张、李二人都亮出了自己的底牌,殷墨翰诡秘地一笑,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我告诉你们个好消息,咱们于家务的阎三爷已经接受了华北自治政府的任命,当上了咱们新海县的县长了,今天晚上就要把队伍要开过来,来了有好几千人呢!保着咱们阎三爷来金沙镇上任做县太爷呢!”

他见张、李二人都在瞪大眼睛,支棱着耳朵听着,又接着说道:“阎三爷早就放出话来说,他这次到咱们金沙镇来做县长,是来保境安民,为老百姓谋福利的。还放话说,谁要是能够帮他顺顺当当地进了城,等他坐稳了县太爷这把金交椅,他就会有大大的奖赏,还会论功行赏地给个排长连长的干干!你们哥俩看看这是不是个当官儿发财的好机会?”

他的话音一落,张、李二人立即茅塞顿开,滑溜鬼张三喜不自禁,急切地追问道:“殷爷是要我们哥俩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阎三爷的队伍给放进来吧?好给住在县政府大院的那帮土八路们来个‘瓮中捉鳖’?”说着,又叉起两掌,恶狠狠地做了个卡脖子的动作。

黄蜂刺闻言心中一惊,他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这不单单是和新成立的抗日救国军为敌做对的事情:一旦把阎康侯的伪军大队人马给放了进来,受伤害的绝对不会仅仅是抗日救国军的那百十多人,金沙镇十三个村的豪门大户和士农工商都会成为阎康侯砧板上的肉。若是事后有人把事实真象给泄露了出去,触犯了众怒,那他们哥俩也就无法继续留在金沙镇混了!

可是他又转念一想:若是真得能与势焰熏天的阎康侯拉上关系,再能够混上个一官半职的,一旦窑姐儿变成了老板,自己岂不就抖了起来,谁还敢到自己的老虎嘴上来捋虎须!

心念及此,他不由得眼前一亮,于是摆出一副有情义有担当的架势说道:“殷爷既然看得起我们哥俩,也已经把话给挑明了,我们哥俩把这件给揽下来也没有什么问题的。不过,可有一件儿,这空口无凭的,如果到了较真章的时候,阎三爷若是不来认账,我们哥俩可就闹得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了!”他透着这话,分明是向殷墨翰要个章程。

殷墨翰是个在社交场面八面玲珑的人,这话的意思他还听不出来,于是慨然声诺道:“咱们爷们儿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说过的话有不算数的吗?我现在是一手托两家,只要事情办得利索,一切事情就都朝着我说好了!按照阎三爷的说法,事成之后,我包你们俩人一个人一千块现大洋,再给你们俩人一人一个皇协军的连长当当,你们哥俩看怎么样?”

“那,今天这个事情可只有咱们爷儿个知道,殷爷是否可以守口如瓶呢?”黄蜂刺李二又追问了一句。

殷墨翰阴笑道:“这个事情你们哥俩就不用担心了,说出去对我也没有任何好处,我会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的。只要你们二位得了好处不把我给忘了就成了!”

“成交!”滑溜鬼张三迫不及待地叫道。三个人各怀鬼胎,举杯相碰,把这宗肮脏的交易给拍定了下来。看看已经时交二更,交接班的时间已近,黄蜂刺李二和滑溜鬼张三喝完最后一杯酒,便起身告辞。


殷墨翰把二人送到了门口,又阴恻恻地叮嘱道:“不管是暗进还是硬闯,阎三爷今天晚上是一定要进镇的,你们哥俩可千万要把握好这个立功受奖的大好时机。阎三爷只是不想大开杀戒,让镇里的百姓受到惊恐而已,一下子来了好几千的人马,是任谁也甭想挡住的!”

滑溜张三和黄蜂刺李二听了,心中都是一惊,一齐颤声应道:“殷爷你就放心吧!”他们二人的心里都非常清楚,既然已经答应上了贼船,再想临阵反悔下贼船是万万不行的了!


自打接到殷墨翰送来的情报,阎康侯和黄省三便紧锣密鼓地准备起来,先是把一千多人马集中到了司令部的大院里驻扎了下来,大酒大肉地犒劳了一顿,等到天一擦黑,便分成了三队悄悄地溜出了村来。

为了把事情做得隐秘,他们这一次出发去金沙镇,还按照黄省三的策划还搞了一个声东击西的小名堂。金沙镇本来在于家务的南面,可他们从村里溜出来之后却一直向北走,出村走了二三里地之后,才兜了一个大圈子,奔上了前往金沙镇的官道。

由于家务到金沙镇有六七十里路的路程,为了节省脚力,养精蓄锐;同时也为了隐蔽这次偷袭金沙镇的战斗意图,阎康侯和黄省三提前安排了五十多辆大马车和两辆轿车子作为交通工具。

队伍一出村之后,一千多伪军便上了大马车,阎康侯和黄省三以及随行的三个营长就钻进了轿车子,扮成客商模样一路浩浩荡荡地奔向了金沙镇。

走到二更时分,大队人马便来到了金沙镇的外围附近。阎康侯和黄省三先分出了一个营的人马把住了金沙镇的四门,然后才带着大队人马接近了西寨门,伏在野地里待命出击。又派出了先头部队隐蔽运动到西寨门的门下与做内应的人进行联系。

此时此刻,天上星光一片,在寨门的城墙上向下看,大批的人马在野地里运动,让人看得格外分明。似这种情况,守寨的团丁早就应该鸣锣报警了。可是此时守在西寨门的正是滑溜鬼张三和黄蜂刺李二,两个人早就做好了开门揖盗的准备,哪儿管得这些,按照事先的约定一对上暗号,便大开寨门把阎康侯的人马给放了进来。


眼见得大功已经告成,当官发财的资本已经牢牢地攥在了自己的手里,张三和李二两个人都欢喜地心里直发狂。看着潮水似的人流直向镇里涌,滑溜鬼张三用颤抖的声音和黄蜂刺李二说道:“该着咱们哥俩吉星高照,财运当头,这一回咱们哥俩算是有了出头之日了!”

黄蜂刺李二呵呵笑道:“孙猴子说得好,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云转,这一回也该让那些看不起咱哥们的白眼们长长见识了!《水浒传》里的高俅高太尉不就是我们一路人吗?兴他时来运转,就不兴我们哥们时来运转!”

两个人正在灯影子里喜笑颜开地议论着,只见一个戴着大盖帽,挎着匣子枪的伪军军官领着两个卫兵凑了上来,客客气气地问道:“请问你们二位,哪位是张三哥,哪位是李二哥?我们阎爷想见见你们哥俩!”

两个人一听这话,美得连骨头都稣了,就像是钻到了云彩眼里,连东西南北都分不出来了,跟着戴大盖儿帽的伪军军官就向前走。

可是,没有等到他们二人迈出几步,跟在后面的两个卫兵就象闪电一样,一伸胳膊便卡住了他们二人的脖子,还没有等到他们二人叫出声来,两个卫兵都是卡住脖子用力一拧,把两个人的腔子骨就给拧断了。可怜这两个正在做着当官发财美梦的浮浪子弟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去见了阎王。


原来,殷墨翰在送给阎康侯的信中早就交代清楚了,为了不暴露殷墨翰这个内应,他要阎康侯带领队伍一进寨门就先给来个杀人灭口。

事实上,殷墨翰给张三和李二交代任务之时请他们喝酒,就是给他们二人喝的送行酒。只是这二人万万没有想到,乡里乡亲的,不是远亲,就是旧谊,殷墨翰竟会心地险恶心狠手辣到如此的程度,刚刚“卸了磨”,就借阎康侯的刀把他们这两头贪财贪官的“蠢驴”给杀了!做了一对“糊涂鬼”。

阎康侯得信之后,对殷墨翰的心计大为叹服。既然表兄已经为他进入金沙镇大开方便之门,对于表兄的这个小小的合理请求,他自无不允。在他手下豢养的心狠手毒的杀手如云,弄死两个小混混还不是小菜一碟,他就照办了。


到了事后给张三和李二送葬时,殷墨翰还猫哭老鼠地到两人的灵棚里哭了一场,又假充善人出钱把两人都给发送了,又给两家的家人各送了二十块现大洋作为抚恤金,草草了事。不知道内情的乡里人都说是殷墨翰宅心仁厚,哪里晓得他的鬼蜮伎俩。此是后话。



——贪财招祸不知险,卸磨杀驴理当然!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