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救他

dy111222 收藏 0 64
导读:有一个人,他叫周永文。一个我刚认识的兄弟,和我有同一个梦想,想让父母吃好点儿,穿好点,住好点儿。而他的生命即将消失,这个简单的梦想也将破灭。我想让他和我一起实现这个梦想,所以我要救他,一定要救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要救他

有一个人,他叫周永文。一个我刚认识的兄弟,和我有同一个梦想,想让父母吃好点儿,穿好点,住好点儿。而他的生命即将消失,这个简单的梦想也将破灭。我想让他和我一起实现这个梦想,所以我要救他,一定要救他!

周永文不是明星,也不是达官贵人。他是渡舟街道的一位普通青年,21岁。

周永文走进我视野的原因,是他身患重症。由于家徒四壁,他只有在家等死。准确地说,周永文希望自己早点死去。他不愿意继续拖累心力交瘁的父亲,拖累智障的母亲。

为了救他,父亲卖掉了能卖的东西,甚至要卖掉肾。好在没人敢要,父亲的肾才得以继续存在。面对无可奈何的现实,周永文选择了面对死亡。他希望在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离开这个世界,这个曾经给予他梦想的世界。

很小的时候,穷人家的孩子周永文就立志长大后在城里买房子,带着父母亲离开那破旧的土房。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朝这个目标努力,如果不是突发的疾病,他的梦想再过几年就能实现了。然而,现在,他的梦不得不中断。

不仅如此,为了救他,父亲还背负了几万元的债务。现在,父亲再也无力救他,对于这样的现实,他还能选择什么?

新年就要到来,人们都在盘算着一年的收成,都在喜气洋洋地酝酿着过年。周永文却只能躺在四壁透风的土房子里,挣扎着盼望春天早点到来。春天对其他人意味着开始,对于周永文,意味着的是结束。

如果有钱,周永文是完全可以继续活下去的。但他没钱,于是他就必须面向死亡。

他说,他死后,要葬在自家老屋后开满鲜花的土坡上,那样他可以陪伴着苍老的父亲和精神恍惚的母亲,还可以看见父亲赶着鸭子从河边走来,就像回到童年一样……

这段时间,气候寒冷。周永文的故事,让我们冷到骨子里。当很多人在温暖的空调房里、在暖和的烤火器前享受着生活的幸福时,那个名叫周永文的年轻人,却在冷如冰窖的破房子里,静静地等待死神的降临。

面对垂死的周永文,我们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再过几天,就是新年。新年是希望的象征,重庆市长寿区渡舟街道保丰村3组周顺成家却在绝望中挣扎。

4个月前,周顺成的儿子周永文被确诊患上恶性淋巴瘤,由于家贫如洗,这个才21岁的年轻人的生命迅速枯萎。

平安夜,12月24日,气息奄奄的周永文对父亲说:“不用治了,让我死吧。”

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周永文的脸上滑落下来。他缓缓地对父亲说:“爸,把我身上能卖的器官,都卖了,用来还债吧。我无法孝敬你和妈妈了,这些器官还能值点钱。”

周顺成闻言,默然无语。

就算他想救儿子,也救不了。此前,12月23日,周顺成把儿子从西南医院背回家。没钱,只能这样。一同背回家的,还有救治儿子欠下的数万元债务。

周顺成的妻子是智障。面对四壁透风的家,面对躺在床上求死的儿子,周顺成束手无策。寒风裹着细雨从土墙缝里钻进来,吹得塘火忽明忽灭,映照着周顺成苍白的脸,那张脸,因为痛苦而扭曲。

曾经,周永文是这个贫穷家庭唯一的希望。从5岁起,周永文就帮父亲分担家务,洗衣、煮饭、割草他样样做得好。有一次,小永文对父亲说: “爸爸,我长大了要挣很多钱,在城里买楼房,再不让爸爸妈妈住土房子。”

初中毕业时,永文考出了好成绩,但他坚持去读职业学校,他说,读职业学校可以学一门技术,早点毕业挣钱,爸爸就可以少累几年。

在职高读书的三年中,永文没向父亲开口要过一分钱,靠勤工俭学,他完成了学业。

2008年,永文毕业他给父亲打了电话:“爸,儿子毕业了,可以挣钱了。”

周永文把第一月工资寄回家的那天,从不喝酒的周顺成买来一瓶老白干,边喝边哭:“儿子出息了!”

然而,今年8月初,周永文被查出恶性淋巴瘤。按疗程,要进行8次化疗,一次化疗就要4万多!绝望的周顺成把100多只鸭子卖了,连耕地用的水牛也卖了。借遍亲戚朋友,东拼西凑的钱不过杯水车薪。他想卖掉家里的土坯房,可房子太过破旧,一时找不到买主。

一次化疗一次放疗过后,花去了6万多元。那天,看着满脸悲伤的父亲,周永文问:“爸爸,是不是钱又用完了?”周顺成说:“我又借了些钱……”

其实,他连回长寿的车费都没有了……

12月23日,周永文代替不识字的父亲,在自己的病历本上一笔一画地签字:“自愿放弃对周永文的治疗。”

在父亲瘦骨嶙峋的背上,他念叨了一句:“爸爸,我们回家!”那一刻,儿子的泪落在父亲的背上。

12月24日一早,周顺成把坏了几年的黑白电视机从角落里扒出来,背到集市上修理。中午,周顺成回来了进门就喊:“儿子,电视修好了,没事你就看看电视。”

周永文没有吭声,他知道,这是父亲唯一能为他做的事了。

天冷了,父亲染上了重感冒。夜里,风从墙缝里钻进来,父亲咳嗽一声,周永文的心就像被针扎一下。几番思考,周永文下了决心:放弃治疗!

得知儿子的想法后,周顺成悄悄出了门。他听别人说,可以卖肾换钱,他偷偷跑到重庆,跪在陌生人面前哀求:“求求你,拿我的命换儿子的命吧!”

然而,没人敢要他的肾。

周顺成回到长寿。他知道,自己再也无力救儿子了。

现在,周永文每天只能吃下半碗稀饭,原本高大的他被病魔折磨的只剩皮包骨头。他说,他希望自己能死在春天,葬在自家老屋后开满鲜花的土坡上,那样他可以陪伴着苍老的父亲和精神恍惚的母亲,还可以看见父亲赶着鸭子从河边走来,就像回到童年一样……

我看到蜷缩在病床上的周永文。交谈中,周永文突然紧紧地握着拳头,向空中挥了一下。他的眼中,隐隐地出现了短暂的光芒。

或许,那一刻,他想打到什么。

但是,他什么也没打到。

生命的力量在正在他瘦弱的体内消解,或许,春暖花开的时候,阳光再也照射不到他的脸上。

救救他!

跪求所有看到此文的网友,将此文转到您所知的QQ群及网站。用你,用我,用我们大家的力量,拯救周永文!让他对父母的这份爱可以延续下去。在此我代周永文及家人真诚的谢谢大家!

周永文家住重庆市长寿区渡舟街道保丰村三组周家桥 电话: 13629744394董(转)

QQ:289768941



我要救他


我要救他


我要救他


我要救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