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四 章 小丑跳梁袭新海 豪杰偃旗走金沙 第四章(5)山雨欲来

bjunqing2008 收藏 1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景元甫和向靖远、康洪恩三人从黑龙港回到金沙镇以后,吃过了午饭,景元甫和康洪恩转道海风镇回了盐山的抗日救国总会。向靖远留下来继续和许耀亭一起训练队伍,开展抗日宣传和组织活动,在金沙镇扎下了根来。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整训,他们把新成立的一百多人的抗日救国军编成了一个大队,下辖三个中队,还另外编定了一个特务班,作为抗日救国军指挥部的警卫部队。

抗日救国军还处于初创时期,讲究是讲究不来的,一百多人编一个连都不够,要编成一个相当于一个建制营的大队,岂非笑谈,可向靖远和许耀亭硬是给糊弄成了。由于军事人才奇缺,政治素质良好的共产党员也像是蝎子的耙耙一样,少的可怜,就只能是矬子里头拔将军的瞎凑合了。

经过反复筛选,选定了尚在盐山养伤的韩德平来出任大队长,这一来是因为他是一位骁勇善战的军事指挥员,二来他本人就是金沙镇人,三来他的伤势并不太严重,只是左臂轻伤,是因为照顾其他的重伤员部队长官才把他留下来的,很快就可以康复工作。在征得他本人同意之后,就把对他的任命确定了下来。

此外,选拔了两位在原县政府干过巡警的警察和一位青年学生出任了三个中队的中队长。两位巡警出身的中队长一位名叫孙兴国,一位名高歧山,学生出身的中队长名叫邢玉林。又选拔了一位名叫曹金海的青年农民出任了特务班的班长。因为新建的抗日救国军成员中一个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也没有,现发展也来不及,就由许耀亭兼任了大队的政治指导员。

由于武器装备低劣,枪支弹药又少,便让没有分到火枪的战士找了些大刀长矛先凑合着用着。为了让人看上去弹药充足,便把高粱秫秸末端的秸杆切割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插到子弹袋里冒充子弹。

这件事情说起来可笑,可当时的八路军地方武装大都这样干来着,也懵得日本鬼子和汉奸一愣一愣的。直到现在说起此事,当地的人们还在引为笑谈。

虽然初创建立的抗日救国军军事素质参差不齐,政治成分也不够纯洁,武器装备也非常低劣,可大家的抗日热情却非常高,毕竟在外敌入侵的情况之下,不愿做亡国奴的爱国情怀是最能够凝聚人心的。共产党要领导全民抗战,一个最重要的法宝就是发动群众吗!


说起大队长韩德平,颇有些来历。他年纪三十出头,生的长身黑面,腰细膀阔,势如猎豹。早年因为家贫无依,迫于生计投身到西北军当兵吃粮。后来在冯玉祥、吉鸿昌等人领导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中供职,同日本鬼子打过不少的硬仗,曾参加过克复多伦的战斗。

抗日同盟军失败之后,冯玉祥将军通电下野,方振武将军被迫流亡海外,吉鸿昌将军等人在天津被捕关押,群龙无首的部队成了一片散沙。在其后,大部分官兵风流云散各寻出路去了,他所在部队被宋哲元收编,后编入二十九军张自忠将军所部出任了警卫连连长。

在上个月的沧州保卫战中,韩德平不怕牺牲奋勇杀敌的英雄事迹让景元甫等人甚为钦佩,早就对他有所企图,这次新海县抗日救国军一组建成立,景元甫和向靖远等救国总会的领导就把他列为了大队长的首要人选,所以未等他伤愈康复就给他下了任命。

孙兴国和高歧山年纪也都在三十上下,二人身强力壮,剽悍异常,都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武师,师出同门,是八极拳门的一对师兄弟,早年曾在当地的镖行干过镖师,后来应聘到县巡警大队做了巡警。

县政府的官员纷纷南逃之后,他们二人因为是本地人,便被指派做为了留守人员护院看家,经过向靖远和许耀亭等人做工作,他们二人也加入到了抗日救国军的队伍中来了。由于他们二人都具有较好的军事素质,又有扎实的武术功底,且热心投入抗日事业,便被选拔当了抗日救国军的中队长。

邢玉林是盐山中学的学生,长得又文静又秀气,刚刚二十出头,出身于当地一个富裕农民家庭,是一个思想进步的热血青年。他是瞒着家里的父母偷偷来参加抗日救国军的,向靖远和许耀亭看着他是个好苗子,就把他也选拔当了抗日救国军的中队长。

他的父母虽然也同情抗日,可明知道打仗是要死人的,不赞成他出来抗枪打仗,最后看看拗不过他,也就只好默认了。

特务班班长曹金海只有十七八岁,长得虎头虎脑的,非常机灵。他是个贫苦农民家庭出身的苦孩子,小伙子虽然在过去从来没有摸过枪打过仗,可是他对于传统的刀枪棍棒无一不通,精于技击,特别是他的飞刀绝技令人瞠目,三五十步之内可以说是百发百中,就是一只兔子也休想在他的手下逃过去。

除了他们几个之外,抗日救国军的的大多数成员,多是当地的青年农民和青年学生,只有二三十个人或是在军队当过兵,或是当过警察,或是干过民团,多多少少有些现代的军事作战经历和经验。

不过,由于处在武术之乡,大多数人都有些传统武术的功底。如果仔细品评起来,若不是时代已经进入到了热兵器时代的话,新成立的抗日救国军除了缺乏作战经验之外,还勉可算得上是一支具有一定发展潜力的战斗部队。


“千层厚的篱笆——没有不透风的墙”,阎康侯在于家务大张旗鼓地宣布成立伪新海县县政府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向靖远和许耀亭的耳朵里。

由于阎康侯的卖身投敌,使新海县北部的大部分地区直接沦陷于敌伪政权的统治之下;同时也使新海县刚刚兴起的民众抗日救亡活动的开展遭受到了严重的阻碍,形势在不断恶化。

在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情况之下,向靖远和许耀亭意识到,刚刚新生的抗日救国军是迟早要和阎康侯的汉奸部队在战场上刀枪相见的。可是,他们却丝毫没有觉察到致命的危险正在迅疾地向他们步步逼来。

就在新海县抗日救国军成立一个多月之后的一天夜里,阎康侯和黄省三率领着一千多伪军经过长途奔袭,悄悄地包围了金沙镇,又在殷墨翰等内奸的里应外合之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抗日救国军所在的县政府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自北洋军阀执政以至抗日战争爆发之前,由于军阀割据,战乱频仍,政局混乱,匪患猖獗,新海县一带各村镇为了抵御当地土匪和过境散兵游勇的劫掠,保境安民,自发地组织起了很多的民团武装,而且为了防御的方便,还修有很多的土围子,日夜派人守护。

金沙镇由于与黑龙港相距不远,为了防备港内土匪的突然袭击和劫掠,沿着镇区周围修了一丈多高的土围子,广有一二十里;防护得非常严密,一年四季常常是天一擦黑便四门紧闭。为了便于晚上观察周边的情况,还在土围子的四门和周围的城墙上挂上了许多马灯照明,以防不测。

在防守力量相对充实的情况之下,若是没有重武器攻坚或者没有内应的默契配合,是很难扣开金沙镇这样坚固的土围子大门的。在抗日战争爆发以前,金沙镇过了多次逃兵,都没有让逃兵给攻开过。所以阎康侯自打开始打金沙镇的主意的时候,就非常忌惮金沙镇的土围子。

在金沙镇,守护土围子的民团团丁大都是由各家大户人家组织供养的,殷墨翰事先就侦知,当天晚上是由他属下的民团团丁轮值,便派心腹之人提前骑着快马把准信儿给阎康侯送了过去。

不过,殷墨翰是个城府极深,奸诈无比的阴谋家,他并没有把事情的真相让送信的心腹知道,这种出卖公众利益的卑鄙行径他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


按照事先的约定,在阎康侯和黄省三率领伪军到来的当天晚上,等天刚一擦黑,殷墨翰就设了一桌丰盛的酒宴把守卫寨门的两个团丁给秘密地请了过来,落下大财东的架子,殷勤地和二人把酒言欢。

酒过三巡以后,他悄悄地说道:“我今天把你们二人请来,是想给你们哥俩提供个当官发财的好机会,不知道你们哥俩有没有这个好福气领受?”卖完关子以后,他又眯起两只狼眼笑眯眯地观察着二人脸上的表情。

被请来的两个团丁一个叫滑溜鬼张三,一个叫黄蜂刺李二。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在早都是金沙镇街面上苟吃伙骗的混混,后来因为兵荒马乱,守护土围子当值用人,被殷墨翰收在名下当了民团的团丁,投在门下混口饭吃。

殷墨翰做为金沙镇的头面人物,财大势高,向来就没有用正眼瞧过他们。他们二人也自知下贱,不敢和殷墨翰这样的大人物高攀。今天让殷墨翰这么突然的一请,两个人都有点受宠若惊,一时间惶恐的都不知道太阳究竟是从哪边出了?等到殷墨翰林把关子一卖,两个人更是大眼瞪小眼地不知所措起来。



——兵微将寡何须惭,星星之火可燎原!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