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妒后——独孤氏

moonlightnet 收藏 2 214
导读: 文献皇后独孤氏,名伽罗(公元543—602年),隋朝云中(今大同)人,周大司马独孤信之七女。独孤信见杨坚相貌奇伟,器宇轩昂,故将伽罗女许配为婚,时年十四。隋文帝即位之后,封为文献皇后。 她的嫉妒不是一般的毒药,发作总是不在预期里。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就算自己不去寻找也会有那么多的女人主动的送上门来。她们比她年轻,比她妖艳,她的心时时刻刻被利剑刺痛。 她想拴住他,用一根长长的感情线。她想把他变成她手心里的风筝,线的这一头被她苦苦的扯住。 为了留住他,她付出了太多!

文献皇后独孤氏,名伽罗(公元543—602年),隋朝云中(今大同)人,周大司马独孤信之七女。独孤信见杨坚相貌奇伟,器宇轩昂,故将伽罗女许配为婚,时年十四。隋文帝即位之后,封为文献皇后。


她的嫉妒不是一般的毒药,发作总是不在预期里。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就算自己不去寻找也会有那么多的女人主动的送上门来。她们比她年轻,比她妖艳,她的心时时刻刻被利剑刺痛。


她想拴住他,用一根长长的感情线。她想把他变成她手心里的风筝,线的这一头被她苦苦的扯住。


为了留住他,她付出了太多!


“怜玉体横陈夜,忽报周师入晋阳。”她问他:“还记得前朝是怎样亡国的吗?”“妖冶的女人就是祸水!”她斩钉截铁。按照她的意思,宫中的女子一个个素衣淡装,艰苦朴素。所有的嫔妃都必须经过她的允许才能和皇帝见面。后宫里终日静悄悄的,连雀儿的叫声也没有。一切都似乎很平静,这平静让人压抑。


那个女孩站在秋天的色彩里轻声的歌唱:金井落梧桐,茱萸烧殿红;君王爱秋色,徘徊仁寿宫。她婉转的歌声,如风中飞起的花瓣,几经起落便飞入了他的心。那时他刚绕过鸩鹊楼,穿过临芳殿,信步走到了仁寿宫碰巧听到这首曲子,颇觉得新颖雅致。透过掩映的花枝,他看到她淡妆素裙俏丽的姿容。他的心里注入几分汩汩流淌的清泉,甘甜清冽。


第二天他还缠绵在花梦中,听到皇后督促早朝的声音。慌张的他竟然忘记了系腰带。她站在风中,像多年以前一样,静静的看着他。那眼里却是喷火的熔岩……


她不知道,这么多年苦苦的守着他。哪怕是白雪纷飞的冬天,哪怕是热气如火的夏天,多少个早晨她站在风中执着的等候,多少个傍晚她站在门旁翘首——一日日,一月月,一年年。这是多少个年头了?


每天伴着朝霞与他同坐一辇,把他一直送到朝阁。他上朝,她则在殿下静静地等候。散朝之后,又傍着落日同辇返回内宫。她知道她的坚持会让他习惯,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不懈怠。她就像他的影子一样紧紧的环绕着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