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太有钱:澳大利亚对中国人来了既惊讶又无奈

悉尼是距中国最遥远的外国大城市之一,中国人初到那里,都会先找找太阳在北边的感觉。这个国家出了外国第一位会说流利中文的总理,那位叫陆克文的人一度给很多中国人带来了亲切感,但陆日前被“维基解密”曝光曾建议美国“必要时对华动武”的秘闻,又让中国人不得不正视与这个国家之间深刻的隔阂。

作为西方少有的对华保持贸易顺差、历史上又没有任何正面冲突的国家,澳大利亚为什么在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中充当了特殊角色?现在已是外长的陆克文说他本人是“无情的现实主义者”,那么这种“现实主义”究竟意味着什么,它是多少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的真实心态?《环球时报》记者12月中旬在澳大利亚采访期间,试图通过所见所闻的亲历,回答中国社会的这些困惑。

很在意中国是否进口龙虾

初到澳大利亚,第一个感觉是物价有点高,但澳大利亚龙虾的价格在记者采访期间却是个例外。在悉尼,一瓶普通的600毫升矿泉水要卖3澳元(1澳元约合6。5元人民币),当地的中国商人流行一种简单的算法,即同样一件商品,在中国卖几元人民币,在澳大利亚就卖几澳元,数字不需要变,改个货币单位就行。

记者到达澳大利亚时,正好碰上中国暂停进口澳大利亚龙虾,原因是为了打击经香港转运“澳龙”时逃避关税的行为。悉尼鱼市场的小贩说,现在吃龙虾太划算了,价格比前几天跌了快一半,“澳龙”价格从10月每公斤120澳元跌到了55澳元。但也有人开始抱怨中国,甚至开始给澳大利亚政府施加压力。

南澳大利亚海鲜出口商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不无担忧地说:“如果澳大利亚遭遇长时间的龙虾过度供应,业内许多人将会破产。”他们希望向中国出口龙虾的生意能尽快恢复,甚至呼吁澳大利亚政府施加外交压力,保护本土产业。

澳大利亚人为龙虾生意让政府对外施加外交压力的做法,看上去有些敏感,这或许与澳大利亚孤独的地理位置有很大关系。澳大利亚位于南半球,离欧洲、美国以及东亚这几大世界制造业与商业中心都很远。769。2万平方公里的澳大利亚有2200万人,不缺土地,但说到市场供应和贸易,太依赖中国这样的国家了。

在地区冲突不断的当今世界上,澳大利亚这样天然少有邻里纷争的国家又是令人羡慕的“世外桃源”。但这样的国家也注定很难成为世界的主流。虽然澳大利亚不乏悉尼等基础设施完善的国际大都市,但至今很少有国际金融或政治组织的总部设在澳大利亚。

“无情的现实主义”引来争议

龙虾只是连接澳大利亚与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符号。澳大利亚对中国产服装、日用品、玩具和电子产品的购买欲望与中国对澳大利亚自然资源的需求形成了互补,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最热销的澳大利亚两种产品---铁矿石和煤炭的价格还不断走高。

欧洲一些舆论在分析澳大利亚能够先于其他西方国家走出全球金融危机的原因时,中国对澳能源和原材料的强劲需求也是公认的答案之一。但经济上清晰可见的互补,并没有取代澳大利亚认识中国时的模糊与矛盾。由于离中国很远,普通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的认识,更多来自于本国和西方媒体的报道和对周围华人移民的印象。记者走进墨尔本大学附近的一家书店,看到有关中国的书籍非常少。除了一本关于中国行为艺术的图册,其他几本都是外国人写的带有极端政治色彩的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