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三 章 卷土重来望雪耻 各个击破收全功 第三章(7)炮舰海葬

bjunqing2008 收藏 1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康洪恩之所以轻视东洋武术是有其事实根据的,他的二哥康洪茂在未考入黄埔军校之前,十三岁就进入到南京国术馆供职,三年之内和日本武术高手进行了七场不分重量级的比武较技,连战皆捷,未曾有一次失手。所以,他对自己的家传武术绝学非常自信,便存有了轻敌思想。

躲过了清水正夫的第一轮攻击之后,康洪恩收摄心神,凝神静气,展开手中的龙泉宝剑和清水正夫游斗在了一起。他懂得武术较技,战场拼杀,最忌讳的就是拳打不识,便展开自己灵活的身形左纵右跳,任凭清水正夫全力施为,用心窥探清水正夫的出招路数,不时地钻隙攻上一两招。

五七个会合过后,他就摸清了清水正夫的刀术套路;然后他便一抖剑锋发动了迅猛的连环反击,先是一招白鹤展翅,虚步斜削,然后一招剪石寻金,马步横斩,接着就是藤萝挂壁、鹦鹉啄粒,渔郎问津、蜻蜓点水、乌鹊飞空,一招快似一招,一招诡似一招,招招直夺清水正夫的咽喉和面门,逼得清水正夫进退失措,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一时间攻守易势,让康洪恩占尽了上风。

眼见得清水正夫笼罩在自己凌厉的剑风之下,左支右拙,穷于应付,根本就没有一点还手的机会,康洪恩天生的顽皮劲儿就又恢复了过来,他招招直夺清水正夫的要害,可又故意不下狠手,在用绵密的招数封住清水正夫的攻势之后,专用轻灵锋利的剑尖儿挑刺清水正夫的衣服纽扣和腰带,没用多大功夫就把清水正夫剥了个浑身褴褛,体无完布。

他这样一搞,直气得清水正夫哇哇怪叫,又毫无办法,最后羞愤至极,竟把手中的武士刀倒转过来向着自己的心窝猛然地刺了下去,然后凄厉地一声怪叫仆到在地上。

看到清水正夫自戕而死,康洪恩心下一阵赧然,他再挺起自己手中没有吃过荤的龙泉宝剑展目向四周一望,只见在战场之上冷冷清清的,已经没有一个人还在和鬼子兵拼杀。

原来,就在他和清水正夫游斗的时候,二十多个鬼子兵都已经做了吕信文等人的刀下之鬼。在他的前前后后,只见有吕信文等一群绿林兄弟在围着他像看西洋景似地,看着他直发笑。


解决完其他鬼子兵以后,吕信文等人本来是要凑上前来给康洪恩帮忙的,可是仔细一看,看到清水正夫被笼罩在康洪恩的剑风之下,根本就没有一点儿还手之力,大家便围在周围看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待等到康洪恩手挺着龙泉宝剑环顾四望的时候,吕信文等七十多个绿林弟兄都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在空阔的海滩上笑闹成了一片。

吕信文走上前来,拍着康洪恩的肩膀开心地大笑道:“真有你的,七弟!不亏是名家风范,这一手哥哥我是学不来的,看来这个鬼子头是自己个臊死的。哥哥我今天算是开了眼了!”

说罢,他又回身扬起手高声吩咐道:“弟兄们,小鬼子让咱们全都给收拾完了,大家快快清理打扫战场吧。值钱的玩艺儿可一件儿也不要给我拉下!咱们是出家人不爱财——越多越好!”


听得一声号令,大家就都俯身动手拣起了洋落儿来。


正当大家在一起兴高采烈地清理打扫战场的时候,邹同义和吕景文等人乘着十多条快船,率领着一百多弟兄浩浩荡荡地追杀了上来。

看到吕信文和康洪恩等人正在打扫战场,邹同义威风凛凛地站在船头之上,隔着老远就亮开他那洪亮的大嗓门高声喝喊道:“六弟、七弟,小鬼子们都给搞定了吗!”

“搞定了,小鬼子都让我们给包圆了!”吕信文一见邹同义和吕景文追杀上来增援,心头一阵火热,扬起手臂晃着,扯着大嗓门答应着,“今天咱们哥几个算是给中国人露了脸儿了!”

康洪恩也跟着高声呼喊起来。等到邹同义和吕景文一下到岸上,大家都围拢上来关心地问长问短,在平展的海滩上热闹成一片。

“弟兄们放心,港里的鬼子兵早都让我们给料理清了,给他妈的来了个一锅烩,弟兄们就等着回去分日本鬼子的大洋钱吧!”然后又走到康洪恩的面前,关切地询问道:“七弟这场厮杀打得过瘾吧!”

不是康洪恩死命地要来,景元甫等人又在一旁说项,他和吕景文是不肯放他到前线来的。战场之上刀枪无眼,要是让这个新结拜的七弟有个三长两短,他们是不好向海风镇的康伯交代的。

吕信文笑着替康洪恩回答道:“七弟真是好身手,一把龙泉宝剑舞得风雨不透,楞是把鬼子兵的头目玩儿得走投无路,自己臊得剖腹自杀了!”接着又把康洪恩戏弄清水正夫的场景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遍。

康洪恩顽皮地笑道:“哪里,哪里,是承这个自己不想活的鬼子头给了兄弟一个面子!”说得大家跟着一起大笑起来。

吕景文夸奖道:“名师出高徒,有康伯这样的武术大师精心传授,还怕不能够闯出点儿名头来!”

大家围在一起热热闹闹说了一会闲话,又督促着清理完了战场,正商量着要消除战场痕迹,把鬼子兵的尸体全都给撺到芦苇荡里去,忽听到在河道里面传来了突、突、突的马达声,而且渐行渐近。

等到大家再回头向西面的河道里望时,只见两艘鬼子的炮艇沿着河道顺风顺水地开了过来。

吕景文狐疑道:“这就怪了,炮艇上的鬼子兵都让弟兄们给干掉了,怎么又会顺着河道开回来呢?莫不是藏在炮艇船舱里的鬼子没有被杀干净,让他们出其不意地又给把炮艇夺了回去,冲出包围逃了出来?”

邹同义大叫道:“情况不对,大家赶快散开埋伏起来,别不小心着了鬼子的道儿,让他妈的给咱们杀回来个回马枪!”

由于事出意外,一时间个个都绷紧了神经,就近匍匐在地,握枪在手,眼睛瞪着炮艇开来的方向,做好了战斗准备。


可是,等到两艘炮艇开到近前一看,邹同义带头笑了起来,原来是景元甫和秦二虎等人开着炮艇过来的,炮艇上站着的都是秦二虎带来的海上来的绿林好汉,一个喘气的日本鬼子兵也没有,闹得大家虚惊一场。

埋伏在海滩上的人一见,纷纷从地下跳起身来,和炮艇上的人打着招呼,炮艇上下欢呼成了一片。

等景元甫和秦二虎等人走下炮艇下到海滩上,邹同义疑惑不解地大声喝问道:“你们老哥俩这是搞得什么鬼呀,吓了我们弟兄一大跳!我不是让你们哥俩留下处理善后吗?”

他一边说着话,又圆睁着两只大环眼向着景元甫和秦二虎的脸上扫视着,整个脸上都画满了问号?吕景文、吕信文、康洪恩等人也都在疑惑不解地向景、秦二人注视着,期望能够从他们的口中或脸上得到一个合理的答案。


秦二虎快人快语,一听邹同义相问,便哈哈大笑道:“我们哥俩过来就是帮着你们打扫战场处理善后来了,这么多死去的鬼子兵和这两艘炮艇都是招惹是非的招牌,留着只会给我们惹祸。我和景大哥商量着,把被打死的这些鬼子兵全都给撺到炮艇里,再把炮艇炸掉沉到大海里算了,让他妈的销声匿迹死无对证,不就万事大吉,什么都解了吗!”

邹同义一听还是这么挡子事,哈哈笑道:“真有你的,五弟,还是你想得周到!这样做下来那才叫是琉璃袜子玻璃鞋,干净利索,好,好,好!”

他一连叫了几个好之后,忽又满腹狐疑地根问道:“这么两个大家伙,让咱们怎么弄啊?咱们又没有炸药?”

“没有问题,咱们大哥有办法!”秦二虎信心十足的答应道,“咱们是没有炸药,可是咱们有缴获的小鬼子的炮弹呀,搞几发炮弹连在一起,爆炸一下就可以了,不费事的!”说着就把目光转到了景元甫的脸上。

景元甫见邹同义、吕景文等人都在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他,便笑道:“这个事情好办,只要把炮弹的引信连在一起,和用炸药是一样的。”

又解释道“在开始,我还真舍不得把这两艘炮艇就这么轻易地给炸了,想留着给咱们自己派个用场。可五弟说,咱们自己又没有燃料,又没有炮弹的供应渠道,留着也只能够当个摆设,成不了什么大用,弄不好还会引来日本鬼子的大肆报复,不如炸掉干净,我想想也是,就和五弟把它们给开下来了!”

吕景文一听大表赞同,笑道:“这确实是个好主意,要是这样的话,咱们就把在这里打死的鬼子兵一块儿给扔到炮艇上去吧,省得留着给我们招惹是非,给这些死鬼子来个水葬就得了,说不定还能从海上漂回到他们日本老家去呢!”


——吕信文和康洪恩等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龙泉一抖世间稀,炮舰海葬事更奇!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