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三 章 卷土重来望雪耻 各个击破收全功 第三章(4)满腹狐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一个将军一个令,一个师傅一个传授。带领鬼子兵进入河道南面芦苇荡搜索的黑木唯少尉采取的是截然不同的搜索方法。他不是让两艘汽艇一先一后地拱卫前进,而是采取交替环绕的方式一个小岛一个小岛地进行搜索侦察。

在他想来,若是在芦苇荡中藏有土八路的话,是绝对不会藏在水下的,只能是躲在各个小岛地面上的芦苇丛中。因为人和鱼虾不一样,就是水性再好,在水底下也是藏不住的。所以,他指挥着两艘汽艇上的鬼子兵环绕着可疑的小岛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

这样一来,他所率领的鬼子兵搜索的进度就慢了许多,由于汽艇在围着小岛侦察搜索时行进的速度过慢,简直就成了阻击射手面前的活靶子。而按照景元甫和秦二虎预先设计的火力配置方案,是由三五个优秀射手组成的阻击小组首先开火,以率先打掉鬼子的机枪射手作为攻击信号的。

眼见得黑木唯带着两艘汽艇进入到了伏击圈,景元甫大喝一声:“打!”十数个狙击手最先朝着鬼子的机枪射手下了死手,其他战士也跟着噼里啪啦地一起打了起来,一时弹如骤雨,势如飚发。在打掉了鬼子的主要火力点之后,手里攥着三八大盖的十几个鬼子兵全无还手之力,也就紧跟着命归阴曹了。

由于在南面指挥作战的景元甫和邹同义攻击命令下达的早,在吕景文、秦二虎所部消灭金野一二郎率领的鬼子兵之前,黑木唯率领的两艘汽艇上的鬼子兵提前好几分钟就给全部报销掉了,比吕景文、秦二虎那边干得还利索。

在景元甫和邹同义的指挥下,为了消除战场痕迹,战士们也按预定计划把击毁的汽艇和被打死的鬼子兵给沉入了水底,那个干净利索劲儿就甭提了。

景元甫和邹同义两人清楚,这些被消灭的鬼子兵只是鬼子的侦察小队,后面肯定还会有大队增援的鬼子赶上来,在打扫干净战场以后,又指挥着战士们迅速做好了迎战鬼子大队人马进攻的准备。


听到清水正夫一声令下,待机而动的佐川中尉催动着手下的四艘汽艇箭也似地朝着正南方向枪声密集的地方冲了出去。他要及时赶到交战现场增援黑木唯少尉,要将胆大包天敢于向大日本皇军挑战的土八路给一网打尽,以洗雪昨日海滩的败阵丧师之耻。

他是昨天跟随清水正夫一同在海滩阻击战中幸存的漏网之鱼。眼看着自己的几十个皇军弟兄命丧黄泉,他愤怒极了,发誓赌咒地要来进港来抓几个土八路开开杀戒,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他率领着四艘汽艇和汽艇上的鬼子兵一路飞奔,刚刚跑到半路,前面的枪声忽地戛然而止。在这一时刻,他无暇多想,一心要立即加入战场向土八路还以颜色,所以仍然催动着汽艇全速前进。

可是,待等赶到了预想的水域之后,他架起望远镜展目四顾,却找不到任何敌对双方交战的痕迹,既没有土八路的踪影,也没有大日本皇军的汽艇和汽艇上的黑木唯少尉及其率领的皇军士兵,令他立时如坠五里雾中!

他疑疑惑惑地指挥着四艘汽艇和汽艇上几十个皇军士兵,在附近的水面上打起了磨磨圈儿。心下暗道:“这可真是见了鬼了?刚才还听得清清楚楚的,枪声就在这一带响起,响得如同爆料豆子似的,怎么过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变得无声无息了呢?”心中的思绪不由得像流星一样飞速地运转了起来。

片刻的疑惑之后,昨天大日本皇军在海滩上惨败的景象立时又浮现在他的眼前,他的心中猛然一惊,立时醒悟过来,料想到黑木唯等人一定是下场不妙,而自己和手下的士兵也极有可能已经身陷重围,不仅惊慌失措地失声大叫起来:“哎呀,不好!又上了土八路的当了!”当即命令转舵返航。

就在他刚刚发出返航命令的时候,一颗飞来的子弹不偏不倚地击中了他的眉心,他的两只眼睛死勾勾地瞪着前方,站着的身体晃了两晃,便心有不甘地摔到了汽艇上。——一道魂灵出壳,飘飘摇摇奔向了望乡台。

霎时间,枪声大作,东西南北,前后左右,机枪、步枪、手枪和土炮的子弹编织成一片火网,像狂风暴雨般扑向了四艘汽艇和汽艇上的鬼子兵。


击中佐川中尉的子弹是邹同义击发的。就在佐川带领四艘汽艇赶到先前黑木唯少尉等鬼子兵丧命的水域之后,在南面一个小岛上的芦苇丛中指挥作战的邹同义就死死地盯上了他。

在开始,佐川所带的四艘汽艇在水面上开得飞快,埋伏在水路左右两边的阻击射手见在行进中不易命中目标,他们又一直往伏击圈里钻,便放过了他们。等到佐川满腹狐疑地领着四艘汽艇围着原地打起了旋儿的时侯,立时便陷入到了一片炽热的火网之中。

其时,邹同义看得真切,举起刚刚劫获来的三八大盖儿,一搂扳机,只听得“叭勾”一声,就把正在指手画脚的佐川击倒在了领头的汽艇上。指挥官一死,四艘汽艇上的鬼子兵就开了锅,赶紧掉转方向就要向回跑。

可是,汽艇跑得再快也没有从枪口、炮口喷发出来的子弹快,说时迟,那时快,邹同义的枪一响,东西南北,前后左右的阻击射手就都开了枪,立时便有两艘正在发动的汽艇被打得起了火,汽艇上的鬼子兵也都一个个丧了命。


另外两艘汽艇见机发动得早,一艘失去了舵手的汽艇像只无头苍蝇似地冲向了景元甫所在的北面的一个小岛,另一艘汽艇竟在密集的火网中钻隙而出,发疯似地沿着原路向北飞奔而去。

在这时,在那艘像无头苍蝇似地的汽艇上,其实已经没有了活着的生命,只不过是发动机还没有熄火而已。尽管如此,还是让景元甫等人用密集的子弹给狠狠地横扫了好几遍,直打得起火爆炸为止。

钻隙而逃的那艘汽艇虽然逃得一时,终究也没有逃过覆没的命运,在连续冲过了两道火网之后,还是在穿过第三道阻击火网时被打得变成了筛子。四艘汽艇上的鬼子兵无一漏网,全都给OK掉了!


——这一阵枪声之所以比上一次响得时间长些,主要还是由于这些原因!


奉命向北增援金野一二郎的灰木中尉,没有像佐川那样风风火火地直接赶到预想的作战水域。在开始出发的时侯,他本是想率领着增援部队尽快赶到战斗现场的,可是当他率领着四艘汽艇刚刚走到半路时,忽然听到密集的枪声忽地戛然停止,当即果断地一扬手,命令所有的汽艇都缓缓地停了下来。

在他想来,枪声一停就意味着战斗的结束,不是土八路已经被消灭,就是大日本皇军着了土八路的道儿。要是土八路已经被消灭,他赶上去也争不了功;要是大日本皇军被土八路给OK了,他再冲过去也是讨不了什么好的。

为了以防万一,他决定兵分两路向刚才枪声密集的水域包抄过去。这样一包抄,他和他率领的鬼子兵不仅可以从周围观察到战场的变化情况,又可以避免误陷土八路的重围,他想等到把战场情况摸清后再做定夺。

他是日本早稻田大学汉语言文学系的高才生,又是个爱好中国文化的中国通,中国话说得呱呱叫,中国的《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他读得烂熟。

在他看开来,在这芦苇荡中打伏击是个天然理想的战场,要是土八路在这里设下个口袋阵,自己稍有不慎误钻了进去,就会成了盘蛇谷中乌戈国藤甲军的难兄难弟,或是成了陷入宋公明九宫八卦阵的乱臣贼子童贯第二。

灰木中尉是个聪明绝顶的家伙,他在心里琢磨着:“土八路在这广如烟海的芦苇荡中设置伏击阵地是非常容易的,可是要在光天白日之下转移阵地就不那么容易了。土八路插圈弄套地想在原来的伏击阵地里等着‘请君入瓮’来整我,我就偏偏不上这个套。我他妈的不光不去钻这个口袋阵,我还要转到土八路的背后去狠狠地捅上他两刀子!”

他的主意一定,便立即吩咐手下的士兵把四艘汽艇分成了两队,合成了个扇面形的包围圈,悄悄地围着刚刚响过枪的地方包抄了上去,决心要给狡诈的土八路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把土八路打得大败亏输,哭爹叫娘,举手投降,一定要把大日本皇军昨天在海滩一战中蚀的本钱给成倍地翻回来!


若是按照常理而论,灰木的这种战术布置不能够说不高明。可是由于他敌情不明,地理不熟,主观臆断地这么一分兵,却恰好钻进了秦二虎、吕景文等人设置好的连环套里。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片芦苇荡里,圈里圈外的设了那么多的连环套,眼看着分兵向左包抄的两艘汽艇刚刚驶离了自己的视线不大一会儿,他这里才刚刚徐徐发动,就听到在左前方噼噼啪啪地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听到枪声一响,灰木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妙:汽艇在水面上行着,就如同秃子头顶上的虱子一样,是个明摆着的个“虫”,是个有眼的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呆在汽艇上就如同摆在人家砧板上的鱼肉,只有等着挨宰的份儿了!

念及此处,他立即果断地命令驾驶汽艇的鬼子兵向附近的小岛上靠拢,意图占领小岛构建阵地负隅顽抗,等待清水正夫派兵前来救援。

只要能够在这芦苇丛生的小岛上构建并稳固住阵地,土八路就是再能也不能够轻易把火力威猛的大日本皇军给吃掉,那自己就主动的多了!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样一来正好撞到了吕景文、秦二虎等人的枪口上。



——满腹狐疑欲何从,天罗地网不透风!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