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战士 正文 第六章 意外发现

qdshaying 收藏 14 5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郝老板见狗剩儿放好了纸条,便把刚才的那个伙计叫来了,吩咐道:“小木,这是俺一个村的邻居,你去后间拿点熟牛肉和馒头来给他。”伙计答应一声便走了,郝老板则跟狗剩儿有一搭没一搭地拉着家常。

不一会儿,小伙计端来一个半大的铜盆,里面放着切好的酱牛肉和四个馒头,狗剩儿接了过来便往外走,临出门的时候,郝老板又说:“以后没吃的了就到俺这来,好东西没有,剩饭剩菜还是能管饱的。”

狗剩儿答应着出了酒馆的门,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又坐在刚才的位置,吃了起来。这几天的训练使狗剩儿消耗不少体力,又没有好东西补上,明显感到底气不足,今天正好吃顿好的补补。不一会儿功夫,狗剩儿就将一斤多牛肉和四个馒头解决干净了,又要了半盆水一口气喝了下去,打了个饱嗝,这回算是吃饱了,狗剩儿便又倚在那晒太阳。

中午到了,客人三三两两地来到了酒馆,狗剩儿看到,有挂着短枪的鬼子,有背着长枪的鬼子,也有伪军和穿着便衣的汉奸。狗剩儿对人还没有什么想法,倒是看着他们的枪眼红,尤其是有两个便衣背着的盒子炮更是让狗剩儿心里痒痒。

中午头刚过,狗剩儿便顺着大街向西门走去。刚到西门的时候,看到一群人围在城墙根上看着一张告示。狗剩儿靠了过去,也看了看告示,不过里面有好多字不认识,看了半天才看懂好像是个招兵的告示。这时,旁边一个小伙子看着狗剩儿笑嘻嘻地说道:“喂,要饭的,俺看你去当这皇协军行,有吃有喝也不用再要饭了。”

狗剩儿一听,原来是招伪军啊,便回了一句:“饿死俺都不去当汉奸。”

狗剩儿一说完,边上立即有好心人小声对他说:“要饭的,小声点,别让门口站岗的听到,他们要是听到你说的话,不把你抓起来才怪呢,到时候你连饭都要不成了。”

狗剩儿朝那人撅了撅嘴,便出了城门,顺着大道往上河村走去。走过小王村的时候,狗剩儿在村外的树林里歇了一会儿。过了小王村,再过了清河,就到上河村了。

过午的阳光最毒,狗剩儿在树阴里坐了一会儿,正打算走的时候,忽然发现从清河方向过来了四个人,狗剩儿连忙躲进了树林。搁平日,狗剩儿见了任何人都不用躲,可今天不行,他的竹棍儿里还藏着游击队的一张纸条呢,要是让鬼子和汉奸知道了,可是要命的。

过了一会儿,四个人从狗剩儿藏身的树林边说说笑笑地走过,狗剩儿伸头看了看,两个鬼子,一个伪军和一个便衣,两个鬼子脖子上都搭着毛巾,看样子是到河里洗澡了。“这群狗日的,脏了清河的水。”狗剩儿在心里骂道。

待鬼子走远了,狗剩儿从树木里出来,赶紧返回了三清观。晚上的时候,保成来取走了纸条,还夸奖了狗剩儿一番。

过了两天,保成又来找狗剩儿,还是让他送一张纸条给同一个人。狗剩儿问保成:“俺上次带回来的纸条有用吗?”

“当然有用了,俺们利用你带回来的消息,打死了两个鬼子。”保成解释。

狗剩儿一听,原来自己还有点用,多少也能为打鬼子出点力,便又接了这次的任务,如法炮制,继续将纸条藏在了竹棍里。

第二天,狗剩儿的任务完成得非常顺利,可是在回来的时候,又在同一地点碰上了那几个鬼子,这一次,狗剩儿清楚地看到了他们身上都背着短枪,尤其是那个伪军和那个便衣,背的都是盒子炮。狗剩儿心想:他们是不是每天中午都到河里去洗澡啊,这里距鬼子最近的据点虽然不远,但要是人多的话,在河里把这四个人不声不响地给干掉也是有可能的,想到这,一个杀人夺枪的想法在狗剩儿脑海里迅速放大。

第二天中午不到,狗剩儿就跑到河边躲着,等着鬼子来洗澡,摸摸他们的具体情况,看有没有机会下手。

果然,中午一到,大路上来了两个鬼子、一个伪军和一个便衣。四个人来到河边后,没上桥,而是直接下到了河滩上,然后顺着河滩逆流而上。狗剩儿在河对面的树林里跟着四个人一直向上游走着。

大约走了一里地,鬼子们来到了一个石塘前,两个鬼子轻车熟路地找了个大石头,脱光衣服,跳到水里洗了起来,伪军和便衣则在岸上负责看衣服和警戒。

狗剩儿一看,这几个人也真大胆,居然不怕有人偷袭他们,还找了个这么偏僻的地方洗澡,真会享福。

两个鬼子洗了大约一个钟头后便回去了。狗剩儿则反复计划着怎么能把两个鬼子给杀了,把伪军和便衣手里的枪给抢过来,好给上河村死了的人和刘寡妇报仇。

想来想去,狗剩儿觉得自己一个人干不了这件事,于是回村找保成商量。

狗剩儿到保成家找他,保成的哥哥保柱说他在刘寡妇家,狗剩儿心想,以前听说保成和刘寡妇有一腿,现在看来还真有这事。于是又来到刘寡妇家。

进了刘寡妇家的院,看到保成、刘寡妇和大宝都在院子里坐着叫,保成在磨镰刀,刘寡妇在洗衣服。狗剩儿先叫了声刘婶子,刘寡妇答应了一起,递了一个小板凳过来。狗剩儿接了板凳,坐在了保成的身边,保成看了看狗剩儿,问道:“有事?”

狗剩儿点了点头:“嗯,有点小事。”

“要俺帮忙吗?”

“嗯,得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你说吧。”保成放下了手里的镰刀。

狗剩儿凑到了保成的耳边,小声地说道:“俺知道有两个鬼子每天都到河里洗澡,咱们能不能想办法把他们给干掉?”

保成想了一下,小声问道:“他们有几个人?”

“四个,两个鬼子,一个伪军,一个便衣。”

“行,你回去,俺先琢磨一下,晚上再去找你。这事你千万不能跟别人说。”

狗剩儿回了住处,等着保成的到来。

天还不黑,保成就带着一个人来到了三清观。狗剩儿一看,是村里的长生。

保成四下看了一下,没发现什么人之后,便坐下对狗剩儿说:“俺们商量了一下,觉得你说这个事行,他们都什么时间来?”

“晌午。”

“每天都来吗?”

“俺一连看着他们三天了。”

“那好,明天你给俺们带路,俺们上午就过去等他们。”保成看了看长生,长生点了点头。

这时,狗剩儿又对保成说:“俺能不能提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吧?”保成有点惊讶。

“一个是,俺要亲手杀一个鬼子,二个是俺要那个伪军的盒子炮。”狗剩儿对保成说道。

“杀鬼子倒是没什么,你不杀俺们也要杀,倒是那个枪,你要了也不会使,再说也没啥用啊,你又不能去打仗。”

“谁说俺不能去打仗,有了枪俺就能去打仗。”狗剩儿反驳着。

“行、行、行,缴获了就给你。”保成怕不答应狗剩儿条件他不带路,就一口答应了狗剩儿的要求。

第二天还不到中午,保成便带着8个人,在狗剩儿的引领下来到了石塘边上的树林里埋伏了下来,狗剩儿也趴在了他们周围。保成和其中的三个人背着长枪,狗剩儿一看,都是汉阳造,其他人都拎着片刀。

石塘三面是峭壁,只有一面是石滩,保成在三面的峭壁上各安排了一个人,然后剩下的人全面埋伏在了石滩一侧。

中午头刚过,两个鬼子、一个伪军和一个便衣就如约而至,令狗剩儿和保成几个人兴奋不已。到了石塘,两个鬼子还是轻车熟路地脱光了衣服,交给了剩下的伪军和狗腿子,然后就自顾下水洗开了。伪军和狗腿子把两个鬼子的衣服放在了太阳底下的一块大石头上,然后到就近的树阴下坐了下来,狗腿子递给了伪军一支烟,两个人聊着天抽了起来。

伪军和狗腿子坐的地方跟保成他们埋伏的地方较远,保成想,现在最关键地是先解决两个岸上的人,水里的两个鬼子只要不上岸,跟菜板上的两只光腚鸡没什么区别,问题是怎么能不声不响地把岸上的两个人给控制住,因为只要几秒钟的时间,他们就能抽出枪来反抗,水里的鬼子也能冲上岸,枪一响,就能把附近的鬼子引来,弄不好鬼子没杀了,自己的人反而会先被鬼子包了饺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