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三 章 卷土重来望雪耻 各个击破收全功 第三章(2)请君入瓮

bjunqing2008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昨天一次海战,秦二虎等人截获的海鸥号上除了运有大量的大米、军服、药品等军用物资外,还在舱底清出了二十挺歪把子轻机枪、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三百条三八大盖儿、十箱地瓜式手榴弹、十箱机枪和步枪子弹。这让邹同义、秦二虎、吕景文、吕信文等人都是欢喜不已,比得了日本大洋钱还要高兴。 对于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昨天一次海战,秦二虎等人截获的海鸥号上除了运有大量的大米、军服、药品等军用物资外,还在舱底清出了二十挺歪把子轻机枪、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三百条三八大盖儿、十箱地瓜式手榴弹、十箱机枪和步枪子弹。这让邹同义、秦二虎、吕景文、吕信文等人都是欢喜不已,比得了日本大洋钱还要高兴。

对于这些成年累月在枪林刀丛里滚的绿林好汉来说,宝刀利刃、枪炮子弹就是他们的第二生命,在这有枪就是“草头王”的年代,有了这些数量众多且威力强大的杀人利器,在方圆数百里之内,除了天是老大,那他们就是老二了,一个个都乐得喜上眉梢!

为了庆祝劫夺商船成功,当晚回到黑龙港之后,在邹同义的主持下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宴,好几百号人聚集在鸭子台岛上,划拳闹酒地折腾了大半夜。

庆功宴会在喜气洋洋的气氛中结束之后,为了提防日本鬼子进港来报复,在景元甫的提议下,新结义的兄弟七人连夜召开了军事会议,研究部署好了反击日军报复围剿的作战计划。

他们清楚地知道,骄横的日本鬼子绝对不会就这么自认晦气吃这个哑巴亏的,势必会很快地追进到港内来找麻烦,他们不得不防!

在他们想来,日本鬼子虽然在当地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一时间难以找到劫夺商船的正头香主,可日本鬼子也不是死傻瓜,对于港里的绿林武装,方圆一二百里之内的人所共知,狡诈的日本鬼子是不会不有所耳闻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使日本鬼子不能够完全认定劫夺商船的事情就是黑龙港里的绿林武装干的,可这个嫌疑是万万脱不掉的!要想保证自己不吃亏,那就只有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充分的应战准备了!


秦二虎在东北和日本鬼子打过不少次仗,对日本鬼子嚣张跋扈的德行是最清楚的,他有些忧虑地对景元甫、邹同义等人说道:

“他妈的,我就知道准是个马蜂窝,可没有想到娄子捅得这么大,还截获了这么多的真山货,真要是他妈的让日本鬼子捋着屁股追下来,这可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说完,他又向邹同义、吕景文和吕信文俏道:“兄弟我可早就把丑话给说到前面了,到时候事情摆布不顺当,你们老哥仨可不能来埋怨我!”

邹同义哈哈笑道:“兄弟这是说的那里话,不要说我们还跟着得了这么多的真山货,就是看在结义兄弟的份儿上,为兄弟两肋插刀也是应该的。”

又道:“干我们这一行的,什么时候得过消停呀?不就是日本鬼子吗,他们也没有长着三头六臂,咱们怕他做甚!真他妈的小鬼子追上来,咱们的刀枪也不是吃素的,有咱们这五六百人枪,来了也让狗崽子们讨不了好去!”

吕景文笑道:“哎呀呀,日本鬼子的鼻子又不是狗鼻子,还能够迎风闻出四十里来,咱们在船上又一个活口没有给他们留下,船上的船员也还都让咱们给扣着,让他们去找傻张三的呀?我估摸着这帮兔崽子不一定能找来!”

“找不来更好,找得来咱们也不用怕!”景元甫接口道,“不管他们找得来也好,找不来也好,咱们还是要做好应战的准备才好。什么事情都是一个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真要是让小鬼子闻着臭味给偷偷地摸上来,像在海上搞他们一样,也给咱们来个出其不意,那咱们的亏可就吃定了!”

向靖远、吕信文、康洪恩三人也跟着唧唧喳喳议论了起来,都觉得要作好充分的应战准备才是。


邹同义提议道:“大家看这么办好不好,为了保证港里的安全,我们常年在芦荡的四周设有暗哨,现在就给放哨的弟兄们提前传下话去,让他们一个个支楞起耳朵好好地听着,有什么风吹草动,提前把信儿给送上来就是了!”

“至于这排兵布阵,调兵遣将的罗嗦事吗?我们哥仨是不在行的!”邹同义眯着一双大环眼,对着景元甫和秦二虎笑道:“这就要看你们哥俩的本事了!你们哥俩说怎么办才好?”

吕景文也耸动着两道浓密的八字眉跟风道:“二哥说得是,我们哥几个穿房入户,偷鸡摸狗的还有点道行,明刀明枪地对着干,这样的大阵仗我们还真是没有见识过呢?咱们就听大哥和五弟的好了!在战场上排兵部阵的事情上还是他们哥俩历练得多些!”

康洪恩见邹、吕二人说得起劲儿,嘻嘻笑道:“我说二哥和三哥,你们也太谦虚了吧,说了半天,要是连设卡子打埋伏搞偷袭的招数你们哥儿俩都不会,那你们老哥儿俩还怎么在道儿上混哪?”

他的一句话出口,逗得大家都跟着放声大笑了起来。坐在他身边的吕信文捅了他一指头,嘿嘿地嬉笑道:“哎呀呀,你这个七弟呀,你还真逗!”

一向郁郁寡欢的向靖远看到这小哥儿俩的亲热劲儿,眉宇间掠过一丝羡慕的神情。

景元甫笑道:“你们大家不要见笑,七弟这话说得虽然有些直白,可这道理是不差的。其实,你们老哥仨都是这方面的行家,要说你们对打埋伏搞偷袭不在行,那可就是太谦虚了。不是我自谦,要论到这方面的作战经验,我还比不上你们呢!咱们要对付凶残狡诈的日本鬼子还就得用这样的阴招损招!”

又道:“若是再往深处里讲,你们老哥仨可是这里的地头蛇,对港里的地理形势你们是最清楚不过的,咱们就利用港里复杂的地理优势给日本鬼子设下个天罗地网,让他们有来的路,没有回去的路,关上门打狗,也就什么都结了!”


说到这里,景元甫又笑着对秦二虎说道:“五弟你说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秦二虎点头赞道:“大哥说得极是,相当年我们跟着马占山将军打鬼子就是用得这样的招法,百试百爽。江桥一战,我们就是埋伏在江边的茅草丛里等着小鬼子来渡江的,在小鬼子刚刚登岸的时候出其不意下得狠手,没有伤亡一兵一卒就把小鬼子给打败了。咱们这芦苇荡没边没沿的,设上个圈就是个套儿,就是光牵着鼻子让他们在港里转悠,也他妈的能够把狗日的小鬼子给转迷糊喽!”

在江桥追随马占山将军抗日打仗的时候,秦二虎只不过是个受人指派的小班长,根本就没有什么指挥作战的实际经验。不过,后来参加的战斗多了,在实战中还是悟出了很多的道理,又加上他热心钻研此道,便在实战中很快地变得成熟起来,见识自有独到之处,与景元甫设计的战法不谋而和。

向靖远虽然身居抗日救国军总指挥的要职,可他原本是个书生,多年来一直在党内做政治工作,参加这样的研究指挥作战还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不过,他对黑龙港复杂的地理优势也非常自信,跟着追随道:“咱们现在是又有人,又有枪,弹药也很充足,在港里设埋伏打伏击是再好不过的了,就这样干吧!”

景元甫沉吟了一会儿,提议道:“那好,这设伏的地点就由二弟、三弟来定夺好了,关键是要把火力点给配置好,咱们不出手则已,出手就要打他个人仰马翻!就要打得小鬼子毫无还手之力!”

接着,他又信心十足地鼓动道:“咱们时下有五六百人枪,再加上秦五弟带来的海上的几十个弟兄,有六七百号人呢,光轻重机枪就有二十多挺,三八大盖儿有三百多支,还有打野鸭子的‘二人抬’土炮,就是日本鬼子来他娘的一个大队,咱们也不惧他!”

邹同义呵呵笑道:“既然弟兄们这样信得过我,我就来拿个主意!”说着就把八仙桌当做地图,在桌面上比划起来。他一边说,一边向大家征求意见,在景元甫、秦二虎、吕景文等人的参谋下,谈笑之间便把一个严密的作战方案给确定了下来。博得了大家的一片叫好声。

邹同义喷云吐雾地抽着自己的旱烟袋,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间亮起一双灼灼放光的大环眼,豪气十足断言道:“现在咱们就怕他娘的小鬼子不来,要是小鬼子真他娘地不知死活地闯到了我们这芦苇荡里来,管保让他们这些狗崽子血染芦荡,命归西天,有来无回!”


先头带队进入北面芦苇荡搜索的鬼子头目叫金野一二郎,是个海军陆战队的少尉。这个家伙长得身高体壮,性情暴烈,心狠手辣,狡诈异常,是木村司令官手下的一员悍将。自打来到中国以后,他嗜血成性杀人无数,许多无辜的平民百姓命丧在他的手下,在他的手上沾满了中国老百姓的鲜血。

金野一二郎是和弟弟金野一三郎同时参军入伍的,哥俩又同在一个部队服役;他在木村少将手下当宪兵小队长,弟弟在清水正夫手下任班长。

昨天一战,金野一三郎在海滩上参加进攻战斗的时侯,被秦二虎用机枪打成了个肉筛子,变成了个不喘气的血葫芦。他猛一见到其血肉模糊的尸体后大哭了一场,发誓要给弟弟报仇,当即就找到木村少将去请战。

其时,木村在盛怒之下,决定派清水正夫戴罪立功,带兵去搜剿劫夺商船的土八路,见到他主动来请战,大为赞赏,对他慰勉有加,当即批准了他的请战要求,并鼓励他多杀中国人为天皇立功。

其实,金野一二郎也并非天生就是个杀人的恶魔,他和秦二虎一样,也是个贫苦的渔家子弟。可是,他生活的年代正是日本军国主义盛行的年代,在一群军国主义者的摇唇蛊惑下,他着了迷道上了贼船,相信发动对外战争不仅会给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带来无上的荣耀和巨大的利益,而且他自己也会因此得到晋升,升官发财,过上上等人的好日子。由于心魔作祟,他一步步滑向了罪恶的深渊而不能够自拔,成了日本帝国主义者的疯狂杀人机器。

他知道,自打日军侵入中国以来,就是与中国的正规军交锋拼杀,也很少遇到类似昨天这样凄惨的损失,没有打上几个会合便损失了几乎一个小队。他猜想清水正夫在昨天一定是遇到了强硬的对手。不然的话,像清水正夫这样富有作战经验的指挥官怎么会一筹莫展呢?

因此,他一带队进入到芦苇荡内搜索便加了十二分的小心。他让两艘汽艇拉开距离摆成一字形队伍前行,以免在遭到突然袭击时全军覆没,同时又可以互为犄角之势,相互进行火力支援。

在行进的水路上,他尽选着开阔的水面行驶,一边行进着,一边指挥着机枪射手向着周围可疑的地方进行试探性的扫射侦察。



——深掘陷阱捕猛虎,巧设金钩钓螯鱼!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