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三 章 卷土重来望雪耻 各个击破收全功 第三章(1)卷土重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清水正夫率领着残兵败将退回到炮艇上以后,不知道景元甫和秦二虎等人率领着阻击部队已经撤离,一直指挥着炮兵向海岸上做延伸射击,意图保持着与阻击部队的接触,等待援军到来再发动新的攻击。

可是,待等到后续的援军到来之后,已经是日暮时分,他再催赶着全副武装的日军士兵凶神恶煞地登上海岸一看,只见在苍茫的暮色中人踪皆无,哪里还找得到土八路阻击部队的影子,只好垂头丧气地打扫完战场,拖着几十具阵亡日军士兵的尸体打道回府了。

海鸥号商船的被劫让驻天津港的日本海军司令官木村少将非常震怒,他把损兵折将的清水正夫臭骂了一顿,还抽了两个大嘴巴:一向武运亨通的大日本皇军的运输船只在半路上被土八路打劫,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

新海县的沿海水路是天津通往青岛、上海等南线战场的咽喉要路,是军事物资的重要补给线,若是在这一带海域经常发生劫持事件,势必给今后军事物资的运输造成严重的困难,木村决心对这一带的沿海边境进行一次彻底的扫荡,以清除隐患,确保水路运输的安全。

可是,眼下大日本皇军的主力正忙于南侵,在新海县区域既没有大日本皇军的驻军,也没有为大日本皇军服务的伪政权,更没有充当耳目的伪军和汉奸;要在新海县沿海一线进行扫荡,两眼一抹黑,又找不到确定的攻击目标;而小野等十几个武装押运的皇军官兵又全都在大海上蒸发,连尸骨都无处根寻,找不到一点情报线索;让他像老虎吃天一样,不知道从何处下口!

思量再三,木村只好决定增派部队到附近沿海各地的可疑之处进行搜索性的侦察进攻,寻机围剿歼灭与皇军为敌的土八路。


第二天一早,遵照木村的命令,清水正夫率领两艘炮艇和一个中队一百八十多名海军陆战队员气势汹汹地赶到了马棚口一带海域。他指挥着属下的日军士兵来来回回沿着海岸线向岸上进行炮击,反反复复地进行着火力侦察。

在他想来,既然运输军需物资的商船在这一带遭劫,那劫夺商船的土八路一定就在附近不远。他打定主意要采取敲山镇虎的方法把打劫商船的土八路逗引出来一网打尽,以血前耻。可是,轰轰隆隆地折腾了半天,也没有听到一点反响的回音,便亲自带队指挥着部队上岸进行搜索。

马棚口一带尽是蛮荒之地,沿海的海岸上除了光秃秃的盐碱地之外别无他物,再向纵深处搜索,则是一望无际的荒草野洼,水泊港汊,不要说找人,就连鬼影子也找不到一个。

大日本皇军的炮弹打到上面就如同是小孩放炮仗,除了听个响之外,一点用处也没有,气得清水正夫哇哇大叫。他架起望远镜向四周望了又望,见一点动静也没有,便又指挥着部队水路并进一直向南搜索了下来。

一二百个鬼子兵在清水正夫的指挥下沿着海岸东窜西跳地到处开枪打炮,搜索了整整一个上午,连个鸟毛也没有抓到一根儿,让火头子烧心的清水正夫像个瘪了气的皮球一样,再也鼓不起劲来,心中一片茫然。他木然地望着荒草遍地茫茫无尽的原野,不知道何去何从?


待到日过中天的时候,清水正夫率领着水路并进的鬼子兵寻到了歧口附近捷地减河的入海口。当看到这直入内陆的宽阔河道时,清水正夫的脑际中突然灵光一闪:

“莫不是劫夺商船的土八路从这里逃走的?”继而又如获至宝地自忖道,“就是这里了!这四周到处都是荒草野洼,土八路又不是飞鸟,再能也不能够在这茫茫无尽的沼泽中走出去,更何况还又那么多笨重的军需物资,舍此水路是别无通道的!”

他心下的主意一定,便指挥着所有的鬼子兵上了炮舰,顺着河道逆水向上游开去。在荒草野洼中跋涉了大半天的鬼子兵早已经没了刚来时气势汹汹的骄横劲儿,一个个都累得像个臭驴驹子似的,在平地里都已经拔不动腿,一听令下,喜出望外,便一窝蜂似地爬上了炮艇。等爬上炮艇以后,一个个又都像是散了架似的癞皮狗一样瘫坐在了甲板上。

一路上,清水正夫指挥着炮兵和机枪射手沿着河道不停地向两岸开炮开枪射击,不时地在芦荡中溅起一丛丛的水柱,惊起一群群的水鸟在天空中乱飞。

跑了整整一个上午没有碰到一个土八路还击,见此情景,炮艇上的鬼子兵精神大都松弛了下来,一个个就像是看西洋景一样乐不可止,不少人举枪打起了水鸟儿,在炮艇上扰攘成一片。

见了这种情况,清水正夫的脸上不由得显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心道:“别看土八路敢于偷偷摸摸地劫夺大日本皇军的商船,可在强大的大日本皇军面前硬是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缩着不敢露头,太没有武士的气质了!”


捷地减河是一条人工开挖的泄洪河,虽然由于多年的洪水冲击入海口的河宽水深,可越向里面行进,河面越来越窄,河水越来越浅,行进不到十多里的路程炮艇就再也开不动了。

里面的河道和黑龙港的水域相连,四周围的荒野茫茫一片,沿岸茂密的芦苇就象是热带的丛林一般,视野尽被遮挡,无法看清港内的情况。

清水正夫见炮艇无法进入到港内,便命令两个炮艇各吊下两个汽艇,每艘汽艇上配备一个机枪射手,一挺歪把子机枪,六个手持三八大盖的鬼子兵,兵分两路进到港内进行搜索侦察,自己则留在炮艇上坐镇指挥。

四艘汽艇在两个鬼子兵小头目的带领下南北分进,不大一会儿就在茫无边际的芦苇荡中消失了踪影,只听得马达的轰鸣声越行越远。

在汽艇上的鬼子兵一边拐弯抹角地向芦荡深处挺进,一边用歪把子机枪进行扫射侦察,河道两边的芦苇荡中“哒、哒、哒”地枪声响成了一片。

听着歪把子机枪富有节奏的点射声,清水正夫象听着美妙的钢琴协奏曲一样,心里享受极了。歪把子机枪和掷弹筒(老百姓称之为小钢炮)都是大日本皇军杀敌致胜的利器,听着这样的声音就会让日本皇军的武士振奋无比。

从九·一八的柳条沟事变到七·七芦沟桥事变,再到进军平、津的一次次战斗,大日本皇军就是听着这样美妙的枪炮进行曲一路势如破竹的。

作为一名训练有素和富有战场经验的大日本皇军军官,他能够从战场上的枪炮声中辨别出敌我双方的军事力量的态势,能够从敌军的枪炮声中找出破绽以及有利于大日本皇军冲击的突破口。对此,他是深以为自豪的!


清水正夫拄着指挥刀站在甲板上,眯着一双杀气腾腾地怪眼,专注地聆听着断断续续的枪声,辨别着芦苇荡中的情况。过了约莫有半个多钟头的时间,突然从南北两边的芦苇荡中相继响起了更加密集的枪声。

这枪声中除了有歪把子机枪的点射声外,还有三八大盖儿“叭勾,叭勾”的射击声音,其中还杂有中国军人所特有的汉阳造步枪击发的声音。这骤然响起的杂乱的枪声让他的心中一喜:

“八嘎!这回土八路的尾巴可让我给逮着了!”立即呲牙咧嘴地抽出指挥刀在空中挥舞起来,高声嘶喊道:“杀给给!”

一直在整装待发的八艘汽艇听得一声令下,迅速兵分两路向南北两个方向冲了出去,不大一会儿工夫就消失在茫茫的芦苇荡中。

这一次奉命前来搜索扫荡,在木村司令官的授意下,清水正夫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的:

在第一批进入芦苇荡搜索的侦察部队一出发时,他就命令把早已备好的八艘汽艇给吊了下来,做好了出发进击的准备。为了增强火力,一个汽艇上除配备有了一挺歪把子机枪外,还配备了一个50毫米的掷弹筒;汽艇上的日军士兵也有六个增加到了八个,而且配备了充足的弹药。


按照预定的作战计划,他首先派出精干的侦察部队进港搜索诱敌,只等藏匿在芦苇荡中的土八路给先头搜索侦察部队咬住,再迅即加派增援部队及时补充到位,进而围而歼之。

他认为,在昨天他是因为过于轻敌,才让土八路给捞了外快占了便宜。他相信,只要将增援队伍及时补充到位,凭着大日本皇军良好的军事技能、威猛的杀伤火力和舍命的武士道精神,定会手到擒来,马到成功!

这一次,他是下定决心要让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土八路领略领略大日本皇军的厉害的。对于取得此战的胜利他是非常自信的,一路从东北打过来,与中国的正规军交锋多次,他还没有吃过昨天那样几乎全军覆没的大亏呢!

可是,令他不曾想到是,今天他们在这里遇到的作战对手可不是一般的土八路,而是与他一样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军事指挥员和单兵作战能力极强的绿林武装,而且他的作战对手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做好了充分的迎战准备。

——就在他率领两艘炮艇进入捷地减河入海口向内陆挺进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想到,邹同义等人在河口附近设下的暗哨早就已经飞鸽传书,将报警的消息传递到了黑龙港大本营众位好汉的手中。

等到他派出侦察部队乘着汽艇到港内搜索侦察的时候,邹同义、秦二虎、景元甫、吕景文、吕信文、向靖元、康洪恩等人早就分别带人在茫茫芦苇荡里设下了道道机关和重重埋伏。



——卷土重来又何如,深深芦荡有埋伏!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