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二 章 义结金兰盟誓愿 同仇敌忾逞神威 第二章(6)七窍生烟

bjunqing2008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阻击阵地附近一线的海岸都是平坦的盐碱地,光溜溜地寸草不长,根本就无处可藏无险可守,目标一经暴露,便无处遁形,使阻击队伍置身于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若不是鬼子在大海里仰望观察不易发现目标,参加阻击的几十个人早就成了鬼子大炮下的无头鬼了。 海鸥号商船在歧口海域一遭劫,远在天津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阻击阵地附近一线的海岸都是平坦的盐碱地,光溜溜地寸草不长,根本就无处可藏无险可守,目标一经暴露,便无处遁形,使阻击队伍置身于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若不是鬼子在大海里仰望观察不易发现目标,参加阻击的几十个人早就成了鬼子大炮下的无头鬼了。


海鸥号商船在歧口海域一遭劫,远在天津港的日本海军司令部就得到了消息,匆匆派海军少佐清水正夫率领着一艘正在海上巡逻的炮艇追了下来。

大家可能还不知道,就是最后从船舱里窜出来的那个鬼子兵躲在船舱里用发报机给港口的鬼子报了信儿,所以过了还没有两个钟头,清水正夫率领的炮艇就开到了位于歧口北面的马棚口海域。

眼见得日本鬼子的炮艇气势汹汹地追了上来,景元甫为了吸引鬼子的注意力,立即命令严阵以待的两门土炮的炮手开了炮。

其时,炮艇在海面上行进,相距预伏阵地足足有一两千米的距离,打野鸭子的二人抬土炮根本就够不到炮艇的影儿。可是炮声一响,炮艇上鬼子兵的注意力还是被吸引了过来,立即掉转炮口向岸上轰击起来。

清水正夫心里象明镜似的,海鸥号商船就在附近海域遭劫,现在又在这里遭到土炮的轰击,肯定这些人是一伙的,就是傻子也瞧得出来。所以他立即下达了炮火攻击的命令。


景元甫是个久经沙场的老行伍,知道目标一经暴露就会成为鬼子炮兵的活靶子,打完土炮之后立即吩咐转移阵地;不想在转移阵地的时侯,未见过大阵仗的胡子兵们不注意隐蔽身形,反而在光秃秃的海岸上直接暴露在清水正夫的望远镜之下,成了鬼子的炮弹追击的目标,连伤了好几个弟兄。

不过,让鬼子的炮弹这么一追,追得大家都清醒了很多。等到第二次转移阵地时,在景元甫和吕信文的指挥下,大家散开来采取了就地十八滚的方法,都抱着枪在平地上滚了开去,再没有让炮艇上的鬼子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本来,阻击队伍的任务就是在马棚口一带迟滞鬼子兵向歧口方向推进的速度,为邹同义等人抢运货物争取时间,没有必要和鬼子兵死拼。可是,眼看着几十个鬼子兵冲上了滩涂,如不将其消灭或赶下滩涂,就无法脱离战场接触,所以景元甫等上岸的鬼子兵一冲近阻击阵地,立即指挥着所有战士一齐开了火,伏在岸上打起了阻击。

由于再次转移阵地没有让清水正夫等鬼子兵捕捉到踪影,出其不意地一排枪弹扫过去,一下子就撂倒了七八个鬼子。这样一来,就又暴露了阵地的目标,引得炮艇上的大炮又轰隆轰隆地打了过来。

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之下,滩涂上的鬼子兵迅速调整了攻击队形,并且在滩涂上架起了掷弹筒和歪把子机枪,向阻击阵地发起了密集的火力攻击。因为在岸上阻击的部队没有重武器,又被猛烈的炮火压制着,二十多个鬼子兵很快就冲到了阵地前沿。


景元甫见到冲上来的鬼子兵人数不多,心中并不着慌。他向隐伏在身边的吕信文叮嘱道:“传令下去,让弟兄们节省着点子弹,等鬼子冲近了再打。咱们争取的是时间,就和他们慢慢地耗着好了!”

吕信文冷笑道:“您就放心吧,大哥!咱们的弟兄们都是吃这碗饭的,这眼前一马平川无遮无挡的,小鬼子一冲上来就成了活靶子,绝对让他们上得来就下不去,满打满算不就有这点货吗!”一边答应着,一边就悄悄地把命令像接力一样一个传一个地传了下去。


在开始,冲上滩涂的鬼子兵并没有把岸上的阻击部队放在眼里,因为他们虽然先前听得岸上响了两声空炮,又看到岸上有人影在晃动,却并没有伤到自己人的一根毫毛,估计对手也就是一群小蟊贼,至多也不过是几个散兵游勇,全然没有当回子事。——中国的正规部队都是大日本皇军的手下败将,要吃掉这些小蟊贼还不是小菜一碟儿,所以便放心大胆地冲了上来。

待等到一排乱枪响过以后,见到有七八个伙伴见了阎王,他们这才感到情况有些不妙,一个个匍匐在地发起了反击。可听了半天,只听得有步枪散乱的击发声,见不到有任何重武器射击的迹象,于是胆子就又大了起来,在近距离火力的掩护下嗷嗷嚎叫着又发起了新的进攻。

他们未曾想到,在海岸上阻击他们的一个个都是绿林中的好手,既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又有精准的射击技术,他们一立起身来就成了阻击射手的活靶子,那里能够向前越雷池一步!在连续发动过两次冲锋又扔下了七八具尸体以后便又被迫龟缩了回去。到了这时,他们才意识到遇到了劲敌。


清水正夫在炮艇上一边指挥着炮手射击,一边用望远镜观察着滩涂部队的进攻情况。当他看到滩涂的进攻部队两度受挫,接连死伤了十几个士兵以后,不禁勃然大怒,便留下炮手在炮艇上做覆盖性的射击,带着炮艇上剩余的十几个鬼子兵冲了下来。

他一心要集中兵力发动猛烈的进攻,把岸上的阻击部队一网打尽,以报刚才的损兵折将之辱。他不相信这么几个小蟊贼就能把他的大日本皇军的勇士们阻挡在海岸之下。

等到与滩涂上的日军会合以后,清水正夫集中所有的掷弹筒和机枪向阻击阵地发起了猛烈的火力进攻,一霎时飞窜的炮弹和密集的弹雨像冰雹一样向岸上的阻击阵地飘洒了下来,把阻击阵地上炸得硝烟弥漫,尘土飞扬,压得前沿阻击阵地上的战士们连头都抬不起头来。


景元甫一见这阵势,笑着对吕信文悄道:“看来小鬼子这一回把老本都给豁出来了,告诉弟兄们,他有千条妙计,咱有一定之规,先不用理他,等小鬼子送上来咱再一个一个的收拾他!”

吕信文笑道:“我看这些小鬼子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招法,就仗持着手里有使不完用不尽的枪炮子弹来撒野,这里光秃秃的都是他妈的盐嘎巴地,草都长不出一棵,他愿意来轰就轰好了,反正也用不着咱们来交损失费!”

他一边打趣着,一边向身边的战士吩咐道:“快,一个个地给我往后传,让弟兄们不要慌,都老老实实地爬在地上不要动,等小鬼子的炮弹卖完了再动劲儿也不迟,上来以后再一个个地敲打,不要浪费了手里的草料!”

经过一阵阵猛烈的炮轰扫射以后,清水正夫见阻击阵地上的绿林好汉们已经被打得悄声匿迹,毫无还手之力,便挺身站立起来,高扬着指挥刀嚎叫着:“杀给给!”催动着手下的鬼子兵疯狂地冲了上来。


景甫、吕信文等人虽然对打胜这场阻击战信心十足,而且也确实有这样的阻击实力,可眼下的战斗形势还是十分危急,一来是在密集的火力压制下无法进行有效的反击,而来是从未见识过这种激烈战斗场面的绿林兄弟军心有些慌乱,眼看着鬼子兵就要乘机冲上阻击阵地,形成短兵相接的危急局面。

这时,秦二虎已经带着人马增援上来以后,他一见情况危急,已经来不及和景元甫等人打招呼,立即命令秦大虎、秦三虎、向靖远等人在附近的滩头列开阵式,架起新缴获来的两挺歪把子机枪“哒、哒、哒”地扫射了起来,其他战士也亮出新缴获来的三八大盖儿跟着一齐开了火。

有了这一支生力军的增援,引得士气大振,全线战士大力反击。一阵阵弹雨过后,把冲到阵地附近的十多个鬼子兵全都给撂倒了,吓得清水正夫和后面的十几个鬼子兵像乌龟一样立即匍匐在了地上。


清水正夫从打一开战就没有把这支小小的阻击队伍放在眼里,因为从散乱的枪声中他就能够判断出:在岸上的阻击部队不是什么正规部队,只是一些散兵游勇;而他的手下有五六十个军事素质良好的大日本皇军武士,便决定把这支小小的阻击部队歼灭之后再抓几个俘虏,以便拷问出海鸥号的下落;不然的话,他是没有办法回司令部交差的。

可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是,还没有较量上几个回合,上岸的三四十个皇军武士就给报销了一大半,直气得他七窍生烟。在这种情况下,他才决定孤注一掷地把全部人马都拉了上来。

他只所以这样做,一来是为滩涂上残存的鬼子兵壮胆,并把岸上的阻击部队牵制住,二来是要集中兵力打胜这一仗,以血前耻。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最后的一赌仍然大败亏输,只好又发电向港口司令部求援。时下在炮艇上只剩了区区几个炮手,他是无论如何也无兵派了。


阵地上的歪把子机枪声一响,景元甫就知道来了后援,他见阵地上的战士发起全线反击以后,冲在前面的鬼子兵纷纷倒地,后面的鬼子兵也都缩了回去,便一声呼哨领着队伍退了下来。等秦二虎上前来和他照面的时候,他兴高彩烈地问道:“兄弟在海上得手了?邹老弟的货卸得怎么样了?”

“已经卸得差不多了,咱们得想办法向回撤了!”秦二虎头回过头来应了一句,又向滩涂上的鬼子和炮艇停泊的地方探了探头,加重语气催促道:“你和六弟赶快领着人马回撤吧!我来殿后!”说着用力向景元甫和吕信文挥了挥手。

景元甫大声呼道:“弟兄们,大家散开队形向后撤,听到炮声就卧倒,千万别让鬼子的炮弹给追上!”

见到景元甫和吕信文二人领着队伍退出阵地后,秦二虎观察了好半天,见炮艇上的鬼子只顾打炮,匍匐在滩头上的十几个鬼子兵也只顾得盲目地向阻击阵地上射击,没有了其他的动静,便也和向靖远领着人马散开队形退了下来。

为了以防万一,景元甫和秦二虎领着队伍交替后撤,用了不到一个钟头就回到了捷地减河的北岸。远远地听到马棚口方向还在打炮。景元甫眺望着就要落山的夕阳,向着秦二虎、吕信文和向靖远等人笑道:“他妈的,让日本鬼子自己个儿在那儿玩吧,咱们可猪八戒摔耙子不伺(猴)候了!”


邹同义等卸完货后,吩咐康洪恩领着二十条装满货物的快船先行返回了黑龙港,自己留下了十条快船、十几个弟兄和两挺歪把子机枪准备打接应,听着马棚口的方向枪炮声不断,心中非常焦躁。及见到景元甫、秦二虎等人安然回来,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赶紧安排拔锚启航踏上了归途。

“看日本鬼子这个折腾劲儿,怕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弄不好又得是一场大战!”秦二虎站在船头,回望着马棚口方向心有所思地笑道,“这回我们可算是捅了蚂蜂窝了!”

邹同义哈哈大笑道:“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屯,这初一初六都是赶集的好日子,早晚还有会不着的亲戚!哦,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们几个,咱这次劫夺的货里有不少轻重机枪、子弹和手榴弹,小鬼子真要是追到港里来和我们捣蛋,我们可有的本钱和他们赌了!”

“你们听!北面的炮声好像更密集了!”景元甫笑道,“看来鬼子的大队人马上来了!”



——七窍生烟枉狰狞,绿林兄弟皆神兵!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