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二 章 义结金兰盟誓愿 同仇敌忾逞神威 第二章(4)兵发五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听邹同义说完,景元甫问道:“我想问句不大该问的话,这海上的事情最麻烦,不知道秦五弟手下的人手到底够不够用,需不需要再加派些人手?”他虽然屡经战阵,因为对秦二虎队伍的实力不太了解,事到临头,有些担心起来。

秦二虎诡秘地笑道:“大哥有所不知,海里和港里虽然都是在水上干活,可根本就算不上是一行,增派人手给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弄不好还会给我们增加麻烦,还是让我们自己的弟兄来料理海上的事情吧。你们哥几个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好了,我那里出不了岔子的!”

对于安排在海上劫夺商船的事情,他的肚子里早就有自己的奇招妙计,却不想当着大家的面说破,故意闪烁其词地给大家留了个“包袱”!

大家在一起边喝边聊,边聊边吃,酒足饭饱之后,秦二虎心满意足地起身告辞。景元甫、向靖远和康洪恩便留在了黑龙港,与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弟兄三人做起了抢运货物和伏击驰援日军的准备工作。


次日五更一到,安排早饭吃了。邹同义、吕信文、景元甫、向靖远、康洪恩五人率领着四百多人的队伍,全副武装,分乘三十条快船,一路向北,浩浩荡荡地向捷地减河方向驶去。

捷地减河又名南碱河、浮河,是明弘治年间人工开挖的一条泄洪的河道,全长一百八里,西与京杭大运河相连,自沧州向东流经新海县北部,在新海县的歧口镇入海。捷地减河虽然是一条流量不大的河流,在历史上却大大的有名,相当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的时候就是由这里登陆的。

捷地减河南与石碑河首尾相连,与黑龙港水路贯通,由黑龙港到捷地减河的入海口可由石碑河直达。景元甫之所以建议把劫夺日本商船的地点选在捷地减河的入海口附近,就是取其运输便利的优势。由黑龙港到捷地减河的入海口不过三四十里的水路,又是顺水顺路,没有用上一个时辰就赶到了。


邹同义、吕信文、景元甫、向靖远、康洪恩五人率领队伍赶到捷地减河的入海口歧口之后,在邹同义的指挥下,把船头西尾东地调过头来一字泊在了河北岸,做好了卸货启运的充分准备。

看看万事俱备,邹同义吩咐道:“景大哥,你就和六弟带上弟兄们去马棚口设伏吧!我们这些弟兄虽然天天干得都是些刀头上舔血的勾当,可兵对兵将对将的大仗却从来没有打过,没有你打仗的经验多,有老六给你坐阵,你就看着指挥吧!”又点手向吕信文吩咐道:“六弟,到了马棚口,让弟兄们一切都要听景大哥的指挥!”

吕信文在出发之前早就把人马给安排好了,听得邹同义一声令下,当即挥着手大声吆喝道:“去马棚口的弟兄们,咱们出发吧!”一行六十多个人在景元甫和吕信文的带领下抬着土炮,扛着长枪沿着海岸一路向北走去。

此时,在海面上升起的太阳已经由红变白,晴和的天空上一片湛蓝,看着一行人马远去的背影,邹同义在安排好了望哨以后,便拉着向靖远和康洪恩跑到海滩上看起了海景,他喷云吐雾地抽着自己的旱烟袋,与两人谈笑风生地的侃起了大山来。——杀人越货,拦路抢劫,在他来讲已经是家常便饭,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满载着军需物资的海鸥号货船在天刚放亮的时候就驶离了天津港码头,张开风帆沿着海岸一路向南,向着青岛方向驶去。日军少尉小野在船上坐阵押运,在船上负责押运的共有十三个全副武装的日本兵,在船头船尾各架设着一挺歪把子机枪,摆出了一付严阵以待的架势。

日军在占领北平、天津以后,又大举南侵,在八月十三日发起松沪战役,进攻上海;又沿着津浦铁路大举南犯,战线越拉越长,急需后方的物资供应,所以在天津港附近大量征集船只抢运军需物资,海鸥号货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日军强行征集来的。

海鸥号货船是天津荣祥船行的船只,船长名叫雷振海,是个三十上下的彪形大汉,黑红脸膛,长着一身腱子肉,剽悍异常。他虽然长年在天津谋生,却是个地道的新海人,同秦二虎是远房的姑表兄弟。日寇占领天津以后,他所在的荣祥船行被日军强行接管,编成了日本鬼子的海上运输船队,这次出航青岛,就是给青岛的日军运送给养的。

雷振海出身于渔民世家,自幼随父在海上打鱼为生,练就了一身的好水性,且又善于辨别风云气色,成为远近闻名的船老大,因此被天津荣祥船行的老板慕名请去做了海鸥号商船的船长。日本鬼子占领天津以后,到处烧杀抢掠,他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不甘心给日本鬼子当苦力,可是处于日本鬼子的铁蹄之下,他又手无寸铁,只好忍恨待机。

当他得知日本鬼子要用海鸥号运送军需物资去青岛的时候,他便偷偷地把消息透露给了秦二虎,并约好在半路配合秦二虎下手拦截。因为有了这个内应,秦二虎才下定了劫夺商船的决心。秦二虎之所以在景元甫等人面前表现的胸有成竹,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根源于此。


海鸥号驶出天津港以后,初次出海的小野一直洋洋得意地在船头船尾转来转去,架着望远镜四面观望,摆出一副傲然自得的样子。他知道,在芦沟桥事变以后,大日本皇军一路南下势如破竹,在天津以南地面已经没有中国的正规军,水路上更不会遇到什么麻烦,所以心中非常坦然。

同行的日军士兵各各横握着三八大盖儿分列在船头船尾,也都像小野一样伸长脖子向海上张望着,欣赏着壮阔瑰丽的海景,觉得十分新鲜。就好像他们不是在护送重要的军用物资,而是在开始一次惬意的海上旅行一般。

在南行的海面上,遇到一些打鱼的小船,一见到悬挂着太阳旗的海鸥号商船,打鱼的渔民就像是见了瘟神一般,都远远地躲了开去,小野等日本士兵见到这种场景都咯咯地怪笑着,鄙夷地挥着手大叫道:“哟嗬,支那猪!胆量小小的,胆量小小的!”大日本皇军在中国的土地上耀武扬威惯了,又有谁敢大胆包天的来捋他们的虎须?


小野和同行的十三个日本鬼子都是华北驻屯军的陆军士兵,是临时抽调来执行海上押运任务的,都是旱鸭子。虽然初上船时都觉得新鲜,可出了港口以后海上的风浪越来越大,行了没有多远就都在船上晃悠得晕糊起来,待行到歧口附近海面时,就都栽倒在船上晕糊地一塌糊涂了。就在这时,秦二虎带领手下的弟兄分乘八条小船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包抄了上来。

在开始,小野和手下的士兵晕晕糊糊地见到有小船驶近,并没有放在心上,待到发觉情况有异时,秦二虎等人催动着八条小船已经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傍近了商船,还没等得他们反映过来,只听得劈劈啪啪地一阵枪响,主桅杆上的船帆唰地一下子落了下来,立时下海鸥号便在水面上打起了旋儿。

小野踉踉跄跄地在船头站立起来,声嘶力竭地大声叫道:“八嘎,射击!”船头船尾的两挺歪把子机枪就像疾风似地向前后的八条小船上扫射起来,其余的日本兵也跟着“叭勾、叭勾”地打起枪来,一时间,密集的枪声响成一片。

可是,人在海浪浮动的船上打枪射击不同于在陆地,没有个固定的依托,如果掌握不好海浪起伏之间瞬间的平衡,是很难进行有效射击的,更何况晕晕糊糊的鬼子兵既没有在海上射击的经验,又是在慌乱中仓促应战,这枪根本就打不到点儿子上,机枪和步枪射出的子弹就像折伤了翅膀的飞鸟一样,一出枪口失去了平衡,全都趔趔趄趄地钻到海里去了,根本就没有擦到小船的半点儿边。


秦二虎一帮弟兄都是在海上打拼惯的,驾船搏水就如同在平地一般,在水上的射击也精准无比,一排枪弹射过去就撂到了六七个鬼子兵。看看两船相距不过百十米的距离,秦二虎一抖手中的铁飞爪便搭上了海鸥号的船帮,随即把铁飞爪的软索向后用力一拽,将两船急速拉近;然后借力纵身一跃便跳上了海鸥号的船头,后面的弟兄也先后跟着跳了上来。

一见秦二虎等人抢上船来,小野急红了眼,他怒睁双目,唰地一声将挎在腰间的指挥刀亮了出来,劈头对着秦二虎就是一刀。秦二虎刚刚上得船来,手无寸铁,腰间的驳壳枪也来不及抽拔,只好矮身一闪,就势滚到了小野的脚下,接着双脚连环踢出,把小野摔了个狗吃屎。

他一个鲤鱼打挺刚刚站起身来,正要伸手从腰间拔枪,蓦然间一个粗大的物体又迎面砸了下来。原来,是船头的日军机枪手慌忙中无所凭借,随手拽起机枪的枪身抡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秦二虎看清了来物,旋步拧身向旁一闪,伸手把机枪枪托拽在腋下一夹,左脚钉在船板上,右脚用力一蹬,便把那机枪手给仰面蹬到了船舷边上,晃了两晃便跌下了海去。



——兵发五更催战鼓,更有艄公做内应!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