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二 章 义结金兰盟誓愿 同仇敌忾逞神威 第二章(3)金兰结义

bjunqing2008 收藏 1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杨家将的故事虽然与史实相去甚远,但是在民间老百姓的心目中却是都把杨家将的故事当作信史来看待的,所以秦二虎才有此比。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大家也并不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在民间的评书和戏文中把杨家将与大辽国的金沙滩一战描绘得极为惨烈,杨家将的七狼八虎死伤过半,让人有如目睹,令人叹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杨家将的故事虽然与史实相去甚远,但是在民间老百姓的心目中却是都把杨家将的故事当作信史来看待的,所以秦二虎才有此比。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大家也并不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在民间的评书和戏文中把杨家将与大辽国的金沙滩一战描绘得极为惨烈,杨家将的七狼八虎死伤过半,让人有如目睹,令人叹惋!秦二虎的比喻让大家都深切感受到了江桥战斗的惨烈,并为秦二虎在抗日战场上参加过这样惨烈的战斗而感到无上的钦佩!

景元甫、邹同义、向靖远、康洪恩四人都听得入了神。邹同义感叹道:“秦老弟真是个抗日英雄,大家虽然同在绿林,可我们自打出道儿以来,只知道杀富劫财混口饭吃,那里见过这样的大阵仗,做过这样的大事业,相比之下,我们可比你老弟差远了!”

“您老兄是没有见到过日本鬼子那个杀人放火的嚣张劲儿,您老兄要是见到了他们那种胡作非为祸害老百姓的罪恶行径,也绝不会袖手旁观的!做亡国奴的滋味那是无法让人忍受的!凡是有点血性的中国人,谁会愿意像个三孙子似地给日本鬼子去当奴才呢?”秦二虎忆起当年的伤心事犹感愤愤不已。


“我听说咱们东北的抗日义勇军后来被迫退入到苏联境内去了,您又是怎么回到老家来的?”向靖远身为东北人,对这些历史情况极为熟悉,说起来唏嘘不已。接着,又关切地探询道,“这一路回老家来隔着千山万水,您老兄这一路上没有少吃苦头吧?”

“唉,那还用说,那个狼狈劲儿就甭提了,我是一路要着饭回来的!”秦二虎心有余悸地回味着,“江桥战役过后,我们又和日本鬼子打过几次大仗,在马占山将军的号召和组织下,我们黑龙江和吉林两省的抗日义勇军最多时发展到了七八万人,老百姓的抗日热情是很高的。

在呼兰战役中我们又将日本鬼子打得大败,一气把日本鬼子逼退到了松花江边;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出了内奸,马将军的老部下程志远为日本鬼子所收买,投敌卖国当了汉奸,掉转枪口来打我们自己人,让日本鬼子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后来日本鬼子又大量增兵对我们进行围剿,在众寡不敌的情况下部队被打散了,大家走投无路无处栖身,就只好陆陆续续向苏联境内退却转移了。”

“这么说,您老兄当初也转移到苏联境内去了?”没等秦二虎把话说完,康洪恩便惊奇地追问了起来。在当时,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社会主义加盟共和国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国共产党人心目中崇敬的圣地,所以一提起苏联的名字康洪恩便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

“那里,那里!我当时可没有那么幸运!”秦二虎语气沉重地解释道,“在兴安岭一战我们的部队被打散了,我又挂了花,没有办法追上大部队跟着撤退,便躲在深山老林里藏了起来,后来被一个老猎人给搭救了。养好伤以后,我才一路要着饭辗转回到了老家来,在路上我风餐露宿忍饥挨饿地一直走了两三个月,来到天津以后得到朋友的接济才算有了着落。”

说着话他把怀一敞,指着肩胛下一处杯口大的伤疤解释道:“这就是当时在兴安岭打仗留下的记号!”

“这么说来,兄弟在东北打仗是九死一生啊!是捡了条命才回到咱们老家来的!”邹同义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若有所悟地感叹着,深深地为秦二虎感到庆幸,在满是络腮胡子的脸上写满了钦敬的笑意。


几个人正在聚义厅里闲聊着,吕景文和吕信文相伴着一起走了回来。一迈进屋门,吕景文就满面春风地笑道:“香案我已经让弟兄们给摆好了,咱们弟兄一起去到关老爷面前行个礼吧!”

邹同义把抽过的烟袋锅在脚上磕了磕,又轻轻地把烟杆摇了摇,将烟荷包束紧后插到胸前的腰带上,圆睁着一双大环眼笑呵呵地说道:“弟兄们,一块儿请吧!”一招手领着大家从聚义厅里走了出来。

关帝庙在聚义厅的东面,相去不过一箭之地,是鸭子台岛上唯一的一所砖瓦建筑,青砖灰瓦,魁伟高大,在周围散散落落低矮草房的衬托之下,犹如在羊群里跑出了个大骆驼,特别招人眼目。

在庙堂正中,赤面长髯的关老爷身着绿色的战袍端然而坐,左有虬髯黑面的周仓捧刀侍立,右有英姿飒爽的关平按剑相伴,观之令人肃穆。在关老爷的面前安放着一张条形的供桌,供桌上供着一个猪头,一个羊头,一只大雁,又一尾鲤鱼,中间摆放着一个三足的青铜香炉,在香炉的左右两壁上各各仰首立着一条喷云吐雾的青龙。


一行人走进庙堂后,邹同义在头前缓步踱到供桌旁,燃起三柱香插到了香炉里,然后回身和吕景文、吕信文、秦二虎、景元甫、向靖远、康洪恩六人一同跪下,向关老爷拜了三拜,又序齿相拜。景元甫时年三十一岁,年纪最长,呼为大哥,其下依次是邹同义、吕景文、向靖远、秦二虎、吕信文、康洪恩,康洪恩年纪最小,大家呼为七弟。

依次拜罢,邹同义站起身来,从侍侯在一旁的执事人手中接过一只红冠的大公鸡,自腰间掣出一把匕首往鸡脖子上一抹,把鸡血滴到了执事人捧着的盛满白酒的大海碗中。又用匕首在酒中搅了搅,复又和大家一同跪下。

他神色肃穆地说誓道:“我等兄弟七人今天在关老爷面前起誓,结为异姓兄弟,今后兄弟七人情同骨肉,誓同生死,为挽救民族危亡,愿同心协力,共赴国难,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背恩忘义,神明降罚!”

誓罢,邹同义又高声道:“人生于天地间,当秉天地之正气,躬行忠义,决不可辱没了这‘忠义’二字!来,来,来!为了咱们弟兄七人日后生死相依,福祸与共,咱们一起喝了这碗盟誓血酒!”

执事人在供桌上一字摆好了七个花瓷碗,把鸡血酒分别斟到了七个花瓷碗中。邹同义提高嗓门说了一声:“请!”七个人依次把酒碗给端了起来,相互碰过之后便一齐仰头干了下去。

“痛快!痛快!”陈二虎伸手把嘴一抹,朗声大笑道,“今天的黑龙港一行不但成全了我们的一桩大买卖,也成全了我们弟兄的结义因缘,日后有各位弟兄相互辅助,在这方圆数百里之内咱们就是老大了,替天行道,杀富济贫,闯天下打鬼子,咱们也可以像马占山将军一样称雄一方了!”

景元甫呵呵笑道:“要是想拉队伍抗日打鬼子,仅仅有我们这几百人枪是不成的,我们还得尽快地竖起抗日的大旗,动员民众扩编队伍,趁着日本鬼子还没有到来的时节,把队伍拉出去,把我们的抗日根据地建立起来。”

吕景文礼让道:“举义起事,来日方长,结义酒宴已经摆好了,我们弟兄今天就先来个一醉方休吧,好为明天的海战壮壮行色!”

“好,好!我们弟兄今天先来个一醉方休!”邹同义大声招呼着,又领着一行人说说笑笑返身向聚义厅走去。


由于景元甫、向靖远和康洪恩三人前来黑龙港是事前预约,邹同义、吕景文等人早就做好了招待贵客的准备,虽然处在水泊草洼之中,酒宴上的菜肴还是蛮丰盛的,有鸡鸭肉蛋,时鲜菜蔬,还有刚刚从港里捕捞出来的各色鲜鱼,从天上射杀下来的野鸭和大雁,满满当当地摆了两大八仙桌。

康洪恩一见,颇觉惊奇,不禁咦道:“三位哥哥可真叫绝的,什么时候搞出了这么多珍馐美味呀?”结拜已过,他立即改了称谓,说得大家一起大笑了起来。

邹同义哈哈笑道:“我们这水泊草洼之中比不得繁华市镇,想买什么就有什么,太讲究了我们是搞不来的 ,只不过这天上水里的野味可不是在繁华市镇想买就能够买的到的,就是买得到,也买不到这么新鲜,就凑合着给弟兄们做个下酒菜吧!”

吕景文和吕信文兄弟二人身为东道主,也和邹同义一起热情地张罗着,礼让景元甫、向靖远、康洪恩和秦二虎四人入座。待大家序齿坐定,吕信文打开了一坛沧州老白干,循序给各人都满上了酒,随即便开了席。循例的三杯酒喝过之后,大家又互相敬过,便又议论起劫夺日本商船的事情。

景元甫道:“明天秦五弟率领海上的弟兄去劫夺日本鬼子的商船,邹二弟和吕六弟去组织抢运,也得给我和向老弟、康老弟给派个活呀,我们哥仨已经赶上这一水了,总不能让我们在这里当看客吧!”

接着又建议道:“不然的话,就让我们哥仨带上一队弟兄到马棚口去打伏击好了!”结拜已过,他也当即把各人的称呼给改了过来。

吕景文见邹同义还在踌躇,便进言道:“为了防止发生意外,马棚口的伏击战是一定要安排的,不过,光让景大哥、向老弟和康老弟去是不妥的,他们哥仨还和弟兄们不熟,难以服众,须得有个压住阵脚的头领和他们同去才好!”

邹同义沉吟道:“那就这样吧,我和六弟拆开和他们哥仨配配对好了!让六弟和景大哥率领着人去马棚口一带设埋伏打阻击,我和向老弟、康老弟在河口上组织抢运货物,三弟你在家里坐阵指挥藏储货物,秦老弟包办海上的事情,咱们就这样分派好吧!”



——七狼八虎结金兰,边庭杀敌报仇怨!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