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二 章 义结金兰盟誓愿 同仇敌忾逞神威 第二章(1)投石问路

bjunqing2008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秦二虎一见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三人大笑不止,弄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左顾右盼地不知所措,等到三人的笑声稍稍停歇,便涨红着脸讪笑着问道:“你们哥仨这是唱得哪一出啊?我哪句话说得不对头啊?” 邹同义哈哈大笑道:“哪里,哪里!我们哥仨是笑兄弟你早也不来,晚也不来,偏偏赶到今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秦二虎一见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三人大笑不止,弄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左顾右盼地不知所措,等到三人的笑声稍稍停歇,便涨红着脸讪笑着问道:“你们哥仨这是唱得哪一出啊?我哪句话说得不对头啊?”

邹同义哈哈大笑道:“哪里,哪里!我们哥仨是笑兄弟你早也不来,晚也不来,偏偏赶到今天这个时候才来,来得太巧了!”随之回首向着东耳房,扯着洪钟似的大嗓门喊道:“景委员长、康老弟、向总指挥,你们赶快出来吧,天上掉下来个大馅饼,你们老三位就别躲在屋里捉迷藏了!”

他的话音没落,景元甫、向靖远和康洪恩三人一挑门帘便从东耳房里走了出来。由于变起仓促,大出秦二虎的意料之外,唬得他一时目瞪口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隔壁还藏着三个陌生人,惊愕之余,竟不知如何应对才好,站起身来愣怔了片刻才讪讪笑道:“这三位朋友是······?”


“啊哈!兄弟不要见怪,这三位朋友都不是外人!”邹同义笑呵呵地分别给四人做了相互介绍,接着又对秦二虎说道:“景委员长、向总指挥和康老弟今天进港来,就是来和我们哥俩商量拉出队伍去打日本鬼子的,这说着说着你老弟就赶了来,你自己个儿说说今天赶得巧不巧?”

秦二虎一听,喜动眉梢,一脸紧张疑惑的神色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爽朗地放声大笑起来:“我说这老三怎么推三阻四地,就是挡着不让我来和你们哥俩见面呢,原来你们这里还有这么一锅子事。我自己还一直在心里纳闷,弟兄们一向都是祸福与共,同打虎同吃肉,在一个锅里扒拉马勺的,从来就没有什么可以见外的事,怎么今天跟我逗起闷子来了?”

吕信文既是吕景文的堂弟,又与邹同义、吕景文二人同是拜把子兄弟,排行老三。在这支绿林队伍中他的地位仅次于邹同义、吕景文,是个第三号人物;为此,黑龙港的绿林同道都尊称他为“三当家”的。秦二虎所称的“老三”,指的就是吕信文。


景元甫拱手笑道:“对秦当家的我们弟兄仰慕已久,只是一向无缘拜会,今日得缘相见实在是三生有幸,我们怎么能够当面错过这样的大好机会呢?”

又道:“现在日本鬼子都已经欺负到咱们的家门口来了,我们正在联络四方豪杰组织抗日武装保家卫国,早就想和您这样的抗日英雄结识结识,既然今天有幸在这里相遇,又巧遇到这样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去教训日本鬼子,我们哥仨又怎么能置身事外呢!”

秦二虎笑道:“今天能够和景委员长、向总指挥和康老弟结识是兄弟人生一大幸事,景委员长是行伍军人,又见过大阵仗,咱们三家弟兄联手,明天这出戏一定会唱得满堂彩!”

“其实!”秦二虎又接着说道:“我今天到港里来找邹大哥和吕二哥求援,也不是为了别的什么事情,海上断路的事情由我们自己的几十个弟兄就可以顺顺当当地给料理了,用不到再加派什么人手,只是把货船给截下来之后,一大船的货物很难在短时间内一下子给消化掉;再者说,我那个望子岛是个孤岛,方圆不过十几里地,要是让日本鬼子捋着屁股给追下来,我那儿没处掖没处藏的,放在我那个小岛上也不保险,弄不好又得让狗日的日本鬼子给翻腾回去,所以前来找二位大哥相助一臂之力!”

“那兄弟打算明天这出戏怎么唱呢?”吕景文一听秦二虎的口气,心里已经猜出了个十之八九,不过这话还没有完全挑明,他又紧追着问了一句,要秦二虎给讲得再具体一点。又挥挥手,乐呵呵地招呼道:“景委员长、向总指挥、康老弟、秦老弟,大家都坐,大家都坐,坐下好讲话呀!老三,你也一块坐下来一起听听吧!”


“我是这样打算的!”秦二虎揖让了半天,见大家都落了座,才谦辞地坐了下来,又看了吕景文一眼,认真地解释道:“明天从天津港发出来的这条船,虽然是条给日本鬼子运输军需物资的船,但是船是我们中国的船,船上的船员也都是我们中国人,只不过在船上有十几个日本鬼子押运罢了;只要把船上的日本鬼子全都给报销了,这条船和船上的货物就都是我们弟兄的了!”

又道:“不过,要想把活做得干净利索,关键就是得多多地上人,要想办法尽快地把船上的货物给卸运下来!若是行动迟缓的话,让日本鬼子闻见讯给追了下来,我们大家又来不及抢运,那可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我们要多多地派人去抢运货物。为了不留后患,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都必须要计划得周密细致,做得干净漂亮,不能够给小鬼子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邹同义听了秦二虎的一番话,赞同地点了点头,沉吟道:“兄弟这话说得在理儿,做这样的大事不同于我们去到庄户人家绑票,再坐等着人家托人来赎票,还要故意给人留下眼线。虽然我们大家不怕,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咱们不光要把活做得干净利索,还要和下面的弟兄们交代清楚,往后让弟兄们把自己的嘴巴管得严一点儿,免得再横生枝节,惹出什么乱子来。”

“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多去人多去船就是了,这也不是多么难办的事情!”吕景文笑呵呵地说道,“等把货物运进港来之后,能分的就让弟兄们分散了拿回到家里去用,不便于分的就藏到咱各个小岛子上就是了,管保神仙来了也让他妈的翻不去!”他信心十足地推敲着每个细节,脸上现出一付稳操胜券的神情。

“那好吧!咱们哥几个也分分工,家里这一块的烂事儿也不少,二弟你就留下料理家里的事情吧,我和老三带人到海边去接货!”邹同义果断地分派着,“老三,你这就去安排船只和人手吧,家里留下百十个人也就足够了,把大船和身强力壮的弟兄都带去,好不容易宰上这么一头肥牛,凡是能够搬腾回来的东西咱们一点也不能拉下!”

吕信文一听邹同义吩咐,爽快地起身答应道:“好,好!我这就找弟兄们去安排!”说完话又向秦二虎拱手一揖:“秦哥少坐,兄弟失陪了!”便象一阵旋风一样从房间里冲了出去。


看着吕信文远去的背影,邹同义回过头来客气地征询道:“景委员长和向总指挥、康老弟都是贵客,不好劳动你们三位的大驾,就请你们三位在家里陪着二弟帮我们坐阵守家吧!”说罢,他把探询的目光投到了景元甫、向靖远和康洪恩的脸上,观察着三人的反映。

景元甫察觉到邹同义的犹疑,知道他这是在投石问路,打酒问客,便坦然笑道:“既然邹兄和秦当家的要奔赴战场冲锋陷阵,我们哥仨又怎么能够袖手旁观呢?上阵亲兄弟,打仗父子兵嘛,我们哥仨还是陪同邹兄和秦当家的一起去开开眼好了!”

他朝邹同义瞥了一眼,把话题一转,又诚心诚意地赞赏道:“秦当家的和邹兄刚才顾虑的极是,明天在海上这一仗非同小可,要小心谨慎为好。”

接着,他又进一步询问道:“兄弟有一事不明,还要向二位老兄请教,我向来没有在海上驾过船打过仗,不了解海上的实际情况,不知道我们从海上截获货船算起、到把全部货物卸运完毕需要多长时间?也不知道从天津港开船过来救援需要多长时间?现在日本鬼子的通讯设备可不同于咱们中国,要是他们在货船上有步话机或电台的话,咱们这里一动手,天津港的日本鬼子就会得到消息,若是他们开着火轮或汽艇过来救援,咱们抢运货物的时间还够吗?”

“这个吗?”由于秦二虎对日军时下先进的军事通讯设备所知了了,所以他自打一开始计划要截夺日军货船以来,就未曾思想过这方面的事情,现在听景元甫突然的这么一问,一时间脑子转不过弯来,竟一下子给问住了。

等缓了一缓,他才实话实说地应道:“这个步话机和电台报信的事情我可是从来没有想过;不过,就是我们一动手天津的日本鬼子就得到消息,马上派火轮或汽艇向这面赶,我估摸着没有个两三个钟头是赶不过来的,也是一二百里地的水路呢!”


“那秦当家的计划在什么地方下手呢?”景元甫又追问道。


没有等秦二虎作答,他又分析道:“我觉得若是在你们的大本营望子岛附近下手,不但很容易暴露你们的目标,不利于今后的武装活动;而且一旦得手,水路就不能够走了。因为我们要从望子岛回返黑龙港必须沿着海岸向北返,而日本鬼子若是赶着过来救援又是从打天津的水域南下,弄不好就得在海上交火,那样的话我们可就被动了。所以,我们若是在望子岛附近下手的话,那就只有在大口河弃舟登岸,从陆路回黑龙港了。从大口河登岸到黑龙港有几十里地的路程,一路之上穿村过镇的,这动静可小不了!”

他见大家听得入神,又接着分析道:“我觉得,咱们要是想在劫夺到货船之后尽快地脱离战场,最好还是选择在歧口附近海域下手为好。在这里下手,虽然距离天津的水面距离要短些,但是距离捷地减河的入海口很近,得手之后,咱们可以尽快把船驶入捷地减河的入海口,然后叉入石碑河,直接就顺着水路一路回到港里来了。而且这一带沿海人烟稀少,也便于隐蔽行动。只是要采取这样一个行动方案,咱们抢运货物的时间就得大大的减少了!”



——开门见山说端详,共谋劫海大主张!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