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 一 章 边陲古道奋双骑 绿林侠士举义旌 第一章(7)不速之客

bjunqing2008 收藏 2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康洪恩所说的冯婉贞,是咸丰年间北京附近谢庄人,祖籍山东,是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抗击外侮的女英雄。1860年,英法侵略军占领北京后,手握重兵的咸丰皇帝逃之夭夭,圆明园被英法侵略军抢掠一空,又到四处掳掠。

十九岁的冯婉贞与父亲冯三保一起,带领民团打败了英法军队,保护了谢庄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一时在民间传为佳话。时过多年,对于冯婉贞的名字和英雄事迹在普通老百姓中虽然知之者并不很多,而在读书人中,冯婉贞却是个几乎尽人皆知的巾帼英雄。

对于冯婉贞的英雄事迹及其奋勇杀敌的战斗场景,清末南社诗人徐珂在其所撰之《冯婉贞胜英人于谢庄》一文中有极其传神的描写,至今读来仍觉如见其人如临其境。如:“女婉贞,年十九,姿容妙曼,自幼好武术,习无不精”,“皆玄衣白刃,剽疾如猿猴”,“婉贞挥刀奋斫,所当无不披靡”,“彼此错杂,纷纭孥斗,敌枪终不能发”,把一个战斗场面写得活龙活现,令人心驰神往!

康洪恩早年就在书中见过冯婉贞抗击外侮的英雄事迹,倾慕她的为人,因此听他随口道来,犹觉其豪气勃发,如睹其英武风姿,令人叹服!


邹同义哈哈笑道:“兄弟这话算是侃到了点子上,咱们这些弟兄要讲冲锋陷阵大概会欠点儿门道,可要是讲穿墙入户,擒拿格斗,个个都有两手绝活;不用听有人吹嘘日本鬼子的枪法多么神,真要是刀对刀枪对枪一对一的较量,咱们弟兄的枪法也不见得就会输给日本鬼子。若不然的话,这没有本钱的买卖咱怎么能够做得下来呀!”

他之所以说得这样自信,绝不是信口自夸,而是有充分的事实根据的。他自己赖以成名的八卦滚手刀在当地武林就罕遇对手。对于后来使用的新式武器,不论长枪短枪他都能玩到枪打飞鸟百发百中,是个极为厉害的角色。

强将手下无弱兵,在他的精心调教下,手下的几百号弟兄个个武艺高强,就更不用说还有好多带艺前来入伙的成名人物了。二当家吕景文以一杆梅花枪享誉武林,三当家吕信文则善使鸳鸯双刀,轻功卓绝,兄弟二人都是武林高手,其手下也个个不是等闲之辈。因此听他侃侃讲来让人觉得特别有底气。

景元甫见大家说得入港,便循循善诱地说道:“打仗吗,第一就是要想办法消灭敌人,第二就是要保护好自己不被敌人所消灭,这就如同比武较技一样,既要打败对手,又要避免被对手打倒,道理是一样的。

至于用什么办法用什么招式杀敌取胜,那就得要看我们自己和对手的具体情况了,我们若是耍惯了剑,就不要去用刀,若是耍惯了刀,就不要取用剑;敌人若是善于陆战,我们就和他打水战,敌人若是擅长水战,我们就同他打陆战;只有以己之长克敌之短才能够发挥我们的长处克敌致胜。

现在日本鬼子的炮火厉害,利于打阵地战,咱们就偏不跟他两军对垒明打明地干,咱们可以采取游击战法去打他的伏击,偷袭他的营盘,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让日本鬼子摸不着头脑,咱们不就稳操胜券了吗!”

吕景文听了景元甫头头是道的分析解说,打心眼里佩服,赞叹道:“景委员长真不亏是行伍出身,打仗的行家,把这行军打仗的道道都给琢磨到骨头里面去了,今天可让我们哥俩长了见识了。”

又道:“我们做没有本钱的买卖就是这样干的,入户绑票抓人我们都是先等摸清了底细才去下手,半路劫财我们也是选择好了险要有利的地方才去打埋伏,没有把握的买卖我们是轻易不去做的,所以我们很少失手,很少遇到摆不平的事和摆不平的主儿!我们可以用打家劫舍的老办法与日本鬼子去周旋,这往后的仗不就好打了!实在不成,我们还可以回到芦苇荡里捉迷藏嘛!”

见吕景文说起打家劫舍的往事,邹同义哈哈大笑道:“我们这些老粗也懂得孙子兵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这些年来在芦苇荡里藏兵捉将,出港去瓮中捉鳖,我们可没有少打漂亮仗!官府派军队进港来围剿了我们多少次,我们就在港里和狗日的官军捉迷藏,从来就没有让狗日的官军占过我们的便宜。对付官军我们就是用的景委员长讲得这样的法子!”

听到吕景文和邹同义二人说起自己打家劫舍的往事津津乐道,不但毫不避讳,还把其当作打仗的经验来讲,景元甫、向靖远和康洪恩三人都觉得好笑,可又觉得他们讲得话糙理却不糙,便不约而同地跟着笑了起来。

景元甫笑道:“两位老兄说得极是,这就是我们队伍的优长,我们对付日本鬼子就可以用这样的办法。古人讲强龙不压地头蛇,日本鬼子再能,来到我们的一亩三分地里,只能是两眼一抹黑,讲到熟悉地理环境,还能强过我们去!”他这样一捧,说得大家一齐笑了起来。


把邹同义和吕景文率队出港抗日的事情确定下来之后,五个人又进一步商量扩编队伍及进驻金沙镇的相关事宜。正说话间,吕信文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一进门就挠着头皮说道:“刚刚海上的秦二虎上岛来了,说是有重大事情要找大哥二哥相商,非要与你们老哥俩见个面不可!我推托说现在咱们家里正在接待重要客人,不方便见面,要他改日再来,可他就是闹着赖着不走,还发起火来,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吕景文疑惑地自语道:“他事先也不来个信,现在突然冒上来,有什么着急的事来商量啊?”又向吕信文问道:“你有没有问过他到底有什么要紧的事?若是没有太要紧的事情,你就直接代我们老哥俩去同他商量吧,我们这里还有好多大事没有安排定呢,那儿有功夫去和他闲扯!”

吕信文踌躇了一会儿,欲言又止,然后一转身返了回去。


秦二虎是大口河入海口外望子岛上的海匪头目,他和邹同义、吕景文虽属一路,可并非一伙,对于这些情况景元甫、向靖远和康洪恩都是知道的。

听人讲,秦二虎出身贫苦,早年因家贫生计无着随同叔父去闯关东,九·一八事变后在东北参加过抗日义勇军,后来因为队伍打散了,被日寇追捕甚急,才又辗转跑回了老家来,投奔到小站一带的大土匪李修山(绰号三秃子)处落了草。因为看不惯李修山嚣张跋扈的作风,他便伙同其兄秦大虎和堂弟秦三虎串联亲信十多人脱离了李修山,在渤海东部沿海一带自立了旗号。

秦二虎虽然是海匪,但他出身贫寒,又是当地人,落草为寇本非所愿,因此他绑票有个原则,那就是不绑穷人的票,不绑沿海海堡各村镇老乡的票,专门劫掠海上往来富商大贾的船只。他具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在日军占领天津之后,李修山卖国投敌当了汉奸,拉他去入伙,被他给严词拒绝了。

他的手下人数不多,只有区区几十个人,活动能量和影响力却非常之大,他们活动在南起大口河北至大沽口一带广阔海域,控制着自狼坨子至白浪头一百五十多华里的海岸线,扼制住了自天津至青岛、上海一线的咽喉要路。提起“秦氏三虎”,沿海一带的老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对于“秦氏三虎”的情况华北民众抗日救国总会早有分析研究,早就把他列入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争取的对象,只是一时还没有找到可靠的关系去联络。现在一听到秦二虎自己送上了门来,向靖远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建议道:“大家都是同路人。我们又何惧一见!反正我们这支队伍很快就要拉出去了,咱们何不借此机会探探他口风,争取他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呢?”

景元甫一听,也觉得机会难得,于是向邹、吕二人笑道:“今天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既然秦当家的正好撞到了这里来,咱们大家与他见一见又有何妨?为了说话方便,我们哥仨可以暂时避一避,你们老哥俩可以借此机会探探他的口风,看看他此行到底是干什么来的?若是能够把他们一同拉进来参加我们的抗日武装队伍,不也多了一份力量吗?两位老兄看看我们这个主意怎么样?”

他用一种商量的口吻向邹、吕二人建议着,因为怕碰了钉子,他把话讲得十分委婉,预先给自己留了个下台的台阶。初次和这两位不服中国管的绿林魁首打交道,他不得不谨慎从事!

邹同义和吕景文对视了片刻,迟疑地说道:“我看这事也成!不然的话,老二就先去见见他吧!”他虽然也有心于此,毕竟不好硬性擅自做主,故而没有把话给说死。

吕景文见大家都一致赞成,便笑道:“那好,我先去问问他这次是干什么来的,探探他的口风再说!”说着一挺身站了起来,迈步向门外走去。景元甫和向靖远、康洪恩三人随即退身躲到了东边的耳房里去了。

吕景文出去没有多大一会儿,便和吕信文一同领着秦二虎走了回来。一进聚义厅的大门,邹同义赶忙起身相迎,满脸堆笑地欢声道:“秦老弟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秦二虎是个车轴汉子,个子不高,长得又粗又壮,黑红的脸膛泛着油光,豪气勃发,站在当厅拱手一揖,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两位大哥不会让我来吃闭门羹的,怎么,大家都是道上的朋友,干得是一样的买卖,你们哥几个还有怕我的事情吗?”

“哪里,哪里!”邹同义哈哈一笑,揖让秦二虎落座,反问道:“兄弟向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这么着急来岛上见我们哥几个,有什么大事来和我们商量啊?说来让我们哥仨听听!”说着话眯起双眼向秦二虎的脸上搜寻着,想要从他的脸上探寻出什么秘密?

秦二虎移步坐到西边的圆背圈椅上,嘿嘿一笑,故意卖弄地说道:“天津线上的弟兄给我们送来个好消息,有一艘满载货物的大船明天要过我们的水路去青岛,我自己吃不下,想请两位老兄给帮个忙,事成之后咱们两家五五分账,不知两位老兄肯不肯赏脸?”

邹同义大笑道:“难得兄弟这样仗义,有这样的好事还来想着我们弟兄,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成!你老弟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什么时候安排动手?”

秦二虎诡秘地一笑,又道:“那好,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得提前把事情给你们老哥俩讲清楚了,这艘货船的茬子可是够硬的,到时候捅出了娄子你们两位老哥可不能来埋怨我!”

吕景文听了不屑一顾地应声道:“我们弟兄的脾气你老弟又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过怕字,就是天王老子又有什么好怕的,茬子再硬又能硬到那里去?”

秦二虎笑道:“这可不是一般人的船,这可是一艘日本鬼子的商船,若是惹恼了日本鬼子,说不定就能捣到我们的老巢里来,你们难道不怕?”

“啊呀!”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三人一听,立即张着嘴瞪大了眼睛,一起惊呼了起来,随即爆发出一场哄堂大笑!



——不速之客来登堂,英雄聚会共一觞!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