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十九章:席卷黔东北(一)

likangjiang 收藏 9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URL] 傍晚,押着俘虏,满载战利品的红三十四师各旅官兵,喜气洋洋地回到黎平县城,受到了居民及“干人”们的热烈欢迎。此次战斗,缴获了大批的粮食,使我们大为高兴。黎平这个地方粮食生产有限,鸦片倒不少。我师随身携带的不过十天的粮食,又要救济“干人”,已所余无几。再加之主力红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傍晚,押着俘虏,满载战利品的红三十四师各旅官兵,喜气洋洋地回到黎平县城,受到了居民及“干人”们的热烈欢迎。此次战斗,缴获了大批的粮食,使我们大为高兴。黎平这个地方粮食生产有限,鸦片倒不少。我师随身携带的不过十天的粮食,又要救济“干人”,已所余无几。再加之主力红军先行经过,我们有钱都难买到粮食。现有了这批粮食,可缓解一时之急。我与政委商量决定:在此再停留三至五天,一面牵制敌追兵并待机歼敌,掩护红军主力突破乌江,挺进到黔东北一带(遵义地区)创建根据地。一面继续训练磨合部队,同时组建108团,完成部队满员编制。师政治部的工作效率非常高,几天时间就在黎平县城及附近乡镇建立了红色政权,组织了一支100多人的地方武装,还动员了近300名青年农民和“干人”加入红军。

中央军第三十六军军长周浑元奉薛岳之命,率九十二师与九十九师一路急援笫五师,中途遇到狼狈逃来的九十六师师长肖致平,责问道:“肖师长,为何如此狼狈?你的部队呢?”肖致平惊恐未定地回答:“军座,要不是我当机立断,恐怕连我九十六师都得全部完蛋。”接着便夸大其词地将所知道的情况叙说了一遍,他说:“我大约十一时二十分接到谢师长的求援电,颇感觉奇怪。当听到后面隐隐约约传来激烈的枪炮声,便立即回师增援。返回十里左右,就遇到赤匪的阻击。阻击我师的是赤匪三十四师,约近万人,有五、六十门山炮和迫击炮,自动火器比我师还多,且弹药充足。我组织三个旅轮番连续进攻,但均被赤匪严密火力击退,我师伤亡惨重。激战到下午三时左右,我发现有两股人数众多的赤匪向我师左右两侧迂迥,而谢师长那边的枪炮声已停息。我看情况不妙,便下令撤退,可恶的赤匪却紧追不舍,结果就成了这样子。”

“照你这样说,那谢溥福的第五师抵抗不到四个小时就完了。你知道是赤匪哪支部队所为?”周浑元是熟知第五师的情况及战斗力的,怀疑地问道。

“军座,我估计第五师是完了。至于伏击谢溥福的是赤匪的哪支部队,我也不清楚。哎!军座。不对呀!情报说黎平一带只有赤匪三十四师。那红三十四师哪有这么多人?伏击谢溥福的肯定是支大部队。而这支大部队又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中央红军主力?我们又中了赤匪之诡计了。”

“肖师长,先不要胡乱猜疑。你把情况如实向薛总指挥报告吧。”接着,周浑元下命所属部队撤往湘黔边境待命。

薛岳接到肖致平的报告,心里一下凉了半截。心想:这次又损失了一个半师,蒋委员长那里可不好交差呀!

果然不错!蒋介石接到报告,气得连声怒道:“娘希匹的!什么情报不确?纯粹是无能!伯陵(薛岳)损兵折将,误我党国大事!戴笠,那个赤匪三十四师的情况查得怎么样了?”

“报告委座,赤匪三十四师人数约在一万五千人左右,装备有不少山炮与迫击炮,自动火器较多,与我之精锐主力师相比,亳不逊色。其战斗力远在一般红军部队之上。该师师长陈树相,年约二十四、五岁,湖南长沙人。自秋收起义起就跟随M泽东,听说是M泽东的得意弟子和爱将。此人足智多谋,指挥作战果断,颇有大将之风,战术极其灵活机动,我军不少部队败其手下。”戴笠恭敬小心地回答。

“娘希匹的!怎么优秀人才都跑到共匪那里去了。芸樵(何键),告诉追剿各部,日后对付赤匪三十四师,须得小心谨慎,以重兵剿之。”蒋介石吩咐道。

“是!委员长,目前进入贵州的赤匪已达五万之众,而我军追剿的兵力是不是过于单薄了?”何键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芸樵,此事我已考虑到了。贵州的王家烈主席已向我发来求援电,我已重新命令粤军和桂军共六个师从桂黔边境由南向北推进,目前正向榕江一线推进;中央军再增派两个师共八个师由吴奇伟、周浑元指挥,由东向西推进,再加上你湘军刘建绪部三个师和黔军,已六、七倍于敌了,过不多久,川军刘湘部亦将南下,你想共匪还逃得掉吗?”蒋介石说完开怀大笑起来。

“委员长英明,吾等誓死完成剿匪大业!”何键拍着马屁咧嘴笑了起来。

贵州省主席兼二十五军军长王家烈得知红军西进贵州的消息后,在贵阳召开了第二十五军与省政府联席高级军事会议,商讨堵截进入贵州的中央红军。会上,黔军将领无不表示坚决执行蒋委员长的命令,愿意肝脑涂地不惜一切与红军作战。并作出具体布暑:乌江以北由候之担部负责,乌江以南防务由犹国才部负责,贵州东南部则由王家烈自已指挥。二十五军副军长侯之担还在会上信誓旦旦地表示决心,说什么:“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候之担有四个旅、八个团,定当扼守黔北,决不许红军越过乌江一步!我愿立下军令状,与诸公共存亡。”云云。后来,乌江一战,他被红军打得溃不成军,望风披靡,自己带着卫兵和家眷竟一口气跑出了贵州,逃到了四川重庆。

当王家烈接到中央红军神速地跨过湘黔边境,攻占黎平县城的报告后,急得心慌意乱,向蒋委员长发出了求援电,恳请南京政府“飞令”大军入黔:

……查该匪号称十万,若今日久蔓延,不仅黔省被赤化,恐川湘其它各省,亦同感危殆。除集中所部进剿堵截外,并恳中央飞全到湘各军,西移黔境;及桂省各部队越境会剿,以期聚歼该匪,挽救黔难,无任感祷。

蒋委员长接此电文,自然是心花怒放。根本用不着王家烈的恳请,国民党中央军正以八个师的庞大兵力向红军包抄而来,既可剿灭赤匪,又能顺手接收贵州,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在黎平布防的是黔军中战斗力最强的周芳仁旅,是王家烈用精良武器装备起来的一支部队,几乎与红军还没有真正交上火,便一退上百公里然后就散了伙。这使王家烈对红军的作战能力以及黔军的脆弱本质有了切实的体会。王家烈只好立即命令其他各旅向黎平增援,但是其他各旅要么行动缓慢;要么根本不执行命令。十二月十五日,急怒交加的王家烈向所属各部发出电报,要求黔军各部不分畛域进剿红军。并警告各路军阀,如不携手共同对敌,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乎?然而他的严正警告收效甚微,黔军只要一面对红军依然是一触即溃。愁得王家烈无计可施,一筹莫展。与其让红军占据贵州,还不如让中央军入黔;两害相权取其轻。万般无奈之下,王家烈痛下决心请中央军入黔进剿红军。

由于我师在黎平地区有效地阻击并牵制国民党军的追兵,使得向遵义方向移动的中央红军各军团进展顺利。右纵队的红一军团二十日经过剑河,二十五日攻击施秉和镇远,二十八日一师一团攻击余庆、二师攻击老黄平。红九军团由老锦平出发渡过清水江,一直跟随着红一军团前进并配合其行动。二十四日前后,左纵队的红三军团已经到达台江以南地域。军委纵队也到达了南哨附近。红五军团照例跟随在军队纵队的后方,担任整个中央红军的后卫掩护任务。

二十四日,我们给中革军委发了封电报,报告了花坡战斗的胜利,并请示下一步行动。中革军委很快给予回电:对我师取得花坡大捷表示热烈祝贺并通报表彰。同时,对我师下一行动只给出八个字:北上遵义,自行决断。我从这八个字当中猜出,这一定是主席的大手笔。体现了中革军委对我师莫大的信任,并给予我师行动的完全自主权。我和政委拿着这份电文,心里沉甸甸的,深感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经过三天的训练、磨合以及花坡战斗总结,全师各旅的战斗力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108团的组建也已经完成。俘虏的4000多名中央军通过转化工作,有2600多人愿意加入红军,其余的除校级以上军官都给释放了。缴获的武器弹药实在是太多了,除了本师按标准配齐外,还剩下3000多支长短枪、轻重机枪140余挺、迫击炮16门、山炮5门等,还有大量的弹药准备送给兄弟部队。

二十五日后,形势又突然严峻起来,国民党军各部在蒋委员长的调遣下,迅速展开行动,从南、北、东三个方向向红军包抄过来。南面:桂军廖磊部三个师与粤军余汉谋部三个师已推进到榕江一线。北面:薛岳指挥的中央军吴奇伟部四个师,从湖南西北部进入贵州,正快速向中央红军靠近,其前锋部队九十师五三五团已到达镇远附近,并与占领镇远县城的红三军团的一支部队发生交火。东面:遭我师打击的周浑元部又补充了两个师共四个师与湘军刘建绪部的三个师,分两路向我师驻守黎平地区夹击过来。这一次他们汲取教训学乖了,没有分兵冒进,而是几个师猬成一团,稳扎稳打,缓缓推进。而黔东南的黔军在我主力红军迅如霹雳地横扫下,纷纷溃退。贵州各路军阀当红军未进入贵州时,纷纷表示要与红军不惜一战;而当红军出现在眼前时,却又个个当了缩头乌龟,表示绝不能与红军硬拼。尤其听说薛岳率领的八个师已进入贵州境内时,则人人留了个心眼,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王家烈将自己的十五个团迅速撤往老巢一一贵阳。尤国才、柏珲章等人也将部队往西或往北撤往自己的地盘。

我对着标满双方所在位置的作战地图沉思着:南边粤、桂两敌距我师驻地黎平约六十公里;东边周浑元、刘建绪两部距我师则不到五十公里;北面吴奇伟部距我师也不过一百二十公里。一旦我军主力渡过乌江,则吴奇伟部可迅速封锁乌江,将我师与红军主力分割开来,并将我师堵截在乌江南岸这一狭小地域。这样,我师将陷入国民党军十七个师的三面合围之中,若再加西面黔军的堵截,我师将面临十倍于己大军的四面合击。到那时,就是身生双翼,恐怕也难逃出生天。这难道是蒋委员长针对我师的特殊“青眯”。想到此,后背沁出一身冷汗。黎平距乌江有两百多公里,我师急行军亦需五天才能赶到。况且目前留在黎平也无机可待,须在运动中调动敌人,寻找机会。我把目光盯上了北路敌军吴奇伟部,决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以政委率暂三旅和师直属部队伪装全师,于二十七日拂晓向台江、黄平、瓮安方向向乌江北进;白天行军,以吸引各部敌军注意。我则率暂一旅、暂二旅及师属工兵营于二十六傍晚秘密出发,昼宿夜行,隐蔽进入施秉至镇江一带,寻机对吴奇伟部进行突然打击,力争歼敌一部。同时也可保障我师撤往乌江北岸的通道。我将自己的设想与政委商讨后,立即付诸实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