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二卷 帮派之争 第十章 捉"鬼"(3)

beifanggulang 收藏 1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URL]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接着说下去。” 梁岳道:“都别站着了,咱们坐下说。” 大家都各自找地方坐下,梁岳也坐到了床边,道:“这些日本人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特别是那些经过训练的日伪特务,我和他们打了好几年的交道,有好几次差点被他们抓住,也多亏我多长了个心眼,所以才混到了日本人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接着说下去。”

梁岳道:“都别站着了,咱们坐下说。”

大家都各自找地方坐下,梁岳也坐到了床边,道:“这些日本人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特别是那些经过训练的日伪特务,我和他们打了好几年的交道,有好几次差点被他们抓住,也多亏我多长了个心眼,所以才混到了日本人投降。”

乔占江道:“原来是这样。后来呢?”

梁岳道:“日本人投降以后,国民党接收了哈尔滨,可是这些所谓的‘接收大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在哈尔滨对老百姓大肆搜刮,把这些老百姓都坑苦了!虽然后来东北民主联军解放了哈尔滨,老百姓对东北民主联军都赞不绝口,可是我总觉得心里不托底,便暗中观察,发现这些东北民主联军确实和那些国民党不一样,他们对待老百姓就象自己的家人一样,就在前些天,我准备向政府投诚,可是发生了一件事,让我改变了主意。”

乔占江一愣,道:“发生了什么事?”

梁岳叹了一口气,道:“哈尔滨市的一些爱国的民主人士接二连三地遭到了暗杀,让我觉得这些人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所以,我就继续躲在这个房子里,等待时机再说。”

乔占江点了点头,四下看了看这个屋子里的摆设,道:“你是怎么选中这个‘鬼’楼的呢?”

梁岳道:“是这样的,我师父被日本人害死不久,这栋小楼的主人也一夜之间暴毙身亡,当时我正遭到日本人和那些日伪特务的追捕,处境非常危险,后来我听说这里闹鬼,就在一个漆黑的夜里潜入了这栋小楼,结果你猜怎么样?这个小楼里根本没有什么鬼,只不这是一些蝙蝠而已!”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我已经想到了,从我和这位兄弟进到这座小楼里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人们所说的闹鬼,也就是这里面传出去的女人的哭声只是蝙蝠的叫声。”

梁岳点头道:“没错,当时把我也吓得够呛,当我发现这只不过是蝙蝠发出的叫声之后,我就打定了主意,便在这栋小楼里住了下来。”

乔占江道:“既然你能发现那些女人的哭声不过是蝙蝠的叫声,难道别人就不能发现了吗?在这期间没有别的人住进来吗?”

说到这儿,梁岳呵呵笑道:“当然有啊,可是都被我吓跑了!最初是蝙蝠,后来就是我装成鬼的声音,才把那些人吓走的,当然了,也有的人是被吓死的,谁让他们死心眼儿了呢。咦,你和这位小兄弟好象并不害怕?”

乔占江哈哈笑道:“梁兄弟,你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反正我是不信,再说了,我们哥俩都是穷苦人,怕什么?况且我们身上还有从鬼子手里抢来的枪呢!”

梁岳道:“怪不得。起初我还以为你们是来抓我的呢!”

乔占江摇了摇头,道:“我们只是码头上的工人,因为没有地方住,我们的把头就说起了这个闹鬼的小楼,并把我们带到了这里。没想到却遇到了你们。哦,对了,刚才我看见你进来的时候,脚下怎么没有声音,现在怎么会出声音了呢?”

梁岳闻言,哈哈笑道:“你老兄说的是这个啊,这很简单啊,你来看,”说着,梁岳从旁边拿过来那件戏服,道:“你们看,‘鬼’就在这里。”

借着烛光,乔占江和小何凑到跟前一看,不由得暗暗叫绝。

只见戏服的腰间拴着一根细线,细线的一头是一个铁钩。

梁岳笑道:“这回明白了吧?这个铁钩挂在走廊棚顶的一根铁丝上,我刚进来的时候,蹲在窗台上把铁钩钩在铁丝上,就这样飘着进来了。”

乔占江道:“这身戏服你是从哪搞到的?”

梁岳道:“这个很简单,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且不说只是区区一件戏服,就是哈尔滨的公安局,只要我想去,就象回自己的家一样随便。”

乔占江听到这里,心里不由得一动,这个梁岳的身手果然不同一般,如果他能帮忙,一起来对付那些潜伏的特务,成功的机率将会更大。

想到这儿,乔占江一指那两个半大的孩子,道:“他们是你的师弟吗?”

梁岳看了一眼那两个孩子,摇头道:“不是,他们也是打把势卖艺的,今天早上刚来到哈尔滨,刚才,我从道里回来的路上,发现他们两个大街上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我拦住他们一问,才知道他们的师父不见了,我就把他们带回来了。”

乔占江道:“他们的师父不见了?怎么回事?”

梁岳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听他们说,好象是他们的师父被什么人抓走了,我一想,这俩孩子挺可怜的,再说天已经黑了,上哪去找他们的师父去?不如等明天再说,就把他们带回来了。”

乔占江点了点头,对那两个孩子说道:“小兄弟,你们说说吧,你们是从哪儿来的?你们的师父到底被什么人抓走了?”

一个半大孩子向乔占江一抱拳,落落大方地说道:“大哥,我们是从吉林来的。我叫成风,这个是我的兄弟,他叫成雨,我们是孤儿,我们的父母死了之后,是师父收留了我们,并且传授了我们一些功夫。我们一直都在吉林以卖艺为生,因为吉林那边总是打仗,我们没法生活,我们的师父就带着我们来到了哈尔滨,今天早上刚到哈尔滨,白天挣了一点钱,到了晚上,师父说出去买点吃的,让我们在客栈里等他,可是他出去了快一个小时了,也不见他回来,我们就出去找他,后来听客栈老板说,师父被一群人抓走了,我们两个也被那个客栈老板轰了出来。”

乔占江道:“你们在哈尔滨得罪了什么人吗?”

成风道:“没有啊,我们今天刚来哈尔滨,人生地不熟的,我们哪敢得罪什么人啊!”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后来呢?”

成风道:“我和成雨离开了那家客栈,便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要不是遇到梁大哥,我们今天晚上就得在大街上过夜了。”

乔占江想了想,道:“你们的师父叫什么名字?他以前来没来过哈尔滨?我是说他在哈尔滨有没有什么熟人?”

成风想了想,道:“我们只知道他姓郭,叫什么名字我们就不知道了,哦,我们是一个多月以前才拜的师,不过听师父说,他好象以前来过哈尔滨。至于有没有什么熟人,我们就不知道了。”

乔占江略加思索,对梁岳说道:“梁兄弟,你打算怎么办?”

梁岳道:“说了半天,还不知道兄台怎么称呼?不知能否见告?”

乔占江道:“我姓张,名叫一水,这位兄弟姓王,名叫王玉明,我们也是吉林人,因为躲避战乱,才来到了哈尔滨,在码头上混口饭吃。”

梁岳点了点头,道:“张大哥,我是看这两个孩子没地方去,才把他们带回来的,再一个,他们师父为什么会突然失踪,这件事我一定得帮他们查个水落石出,现在的局势很乱,国民党军队和东北民主联军随时都会开战,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老百姓才能过上个安稳日子!”

乔占江道:“你想怎么去查?我看不如到哈尔滨市公安局报案吧?”

梁岳摇了摇头,道:“不,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我不想和共产党的部队打交道,”说到这儿,梁岳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在他们内部还有国民党的特务,还是看看风头再说吧!”

乔占江一愣,道:“你怎么知道?”

梁岳神秘地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张大哥,你相信那些人吗?”

乔占江摇了摇头,道:“我没和那些人打过交道,对他们并不了解。”

梁岳点点头,道:“嗯,既然这样,你们就先在这里住下吧,”说着,他转头对成风和成雨说道,“两位兄弟,你们不要担心,你们的师父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会想办法帮你们找到你们的师父。”

乔占江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梁岳道:“我会想办法的。”

成风和成雨两个人连忙跪倒,却被梁岳扶了起来:“好了,别那么客气了,既然这事让我遇上了,我就不会袖手旁观,今天晚上就这样吧,你们先去休息,明天再说。”

说话间,梁岳把成风和成雨安排在了中间的一个房间里,让乔占江和小何住到了那个靠近窗户的房间,他则住在了靠着楼梯的屋子。

乔占江和小何走进房间,轻轻地把门关上,乔占江坐在床边若有所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