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击毙郝耀庭

dbszyk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三十六章 击毙郝耀庭 眼看要过年了,红军这边一点年货都没准备。天还是阴沉沉的,吹了几天风,满认为要下大雪,可飘了半天就停住了,地上只有薄薄的一层。白天部队按兵不动,晚上却频频调动。可等了一天,没有独立营的任务,张占荣正着急时,总指挥传下令来,让他去打野猪,解决部队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三十六章 击毙郝耀庭


眼看要过年了,红军这边一点年货都没准备。天还是阴沉沉的,吹了几天风,满认为要下大雪,可飘了半天就停住了,地上只有薄薄的一层。白天部队按兵不动,晚上却频频调动。可等了一天,没有独立营的任务,张占荣正着急时,总指挥传下令来,让他去打野猪,解决部队春节期间的吃肉问题。

“这算啥鸡巴任务!”张占荣报怨说。

“总指挥说了,完不成任务,同样关禁闭。”

“就晓得关禁闭,吓得倒屁的个人。”

打猎对于张占荣来说并不熟悉。他把全营的人找来,问哪些原来是猎户。这一问,全营会打猎的竟有百多人。连张占明和张占华都会。于是,他任命张占明为打猎总指挥,他随部队行动。

野猪和其他动物一样,都有自己家族固定的地盘。这山本是原始森林,栖息在这山里的一群野猪很少有人来打过,红军一来,先是西边有枪声,它们就朝东跑,后来张占荣又从东边来,它们又跑回西边。得到打猎的任务,那些猎户们别提有多高兴了。山里打猎,除了能猎获野味外,更重要的是一种乐趣。从深里分析,为什么人类喜欢战争?明明知道那是要命的游戏,可就还有许多人愿意打仗,总是希望自己能侥幸活下来,从战争中取得乐趣和快感。

部队被分成无数小队,从四个方向扇形地往拢围。不多久,西边就发现了野猪群的足迹。战士们有信心了,顺着足印就往前搜寻。不到一个小时,东边就响起了一阵枪声,张占荣爬上一棵大松树问张占明东边的情况时,只见一条大野猪跑过来,朝树上望了望,就开始啃起树来。见它啃树,不远处张占华吓得哭了起来。那野猪一见地上有人,就扑了过去。张占华一见,拖着枪就跑。张占荣急了,从树上滑了下来,提着手枪就去撵。眼见那野猪将张占华扑倒,一口就将张占华的脚杆咬住,脑袋几摆就撕下一块肉吊起。它准备再咬时,张占荣照着那麻黄的庞大身躯连开几枪。受伤的野猪抛开张占华,又朝张占荣扑来,张占荣将枪里最后几颗子弹射出,那家伙终于倒地不动弹了。

把人员收拢,幸好的是只张占华一人受伤。全营共猎获了六头野猪和两只麂子。野猪大的有三百多斤,小的也有五六十斤。麂子不大,一个也就三十来斤。麂子属鹿科动物,小时是点子花,像梅花鹿,长大后才成麻黄色。麂子肉特补人,是伤员恢复身体的最好补品。几百人弄一千多斤回住地,个个身强力壮,也就一阵风的功夫。回到驻地,只见那些工事里没多少人,张占荣一猜就知道为什么。他找到总指挥部,闯进门就冲徐总指挥嚷起来:

“总指挥小看地方部队,有作战任务就将独立营支开去打野猪,让正规部队去打敌人。那好,过年时,正规军就吃人肉算了,别找地方部队要野猪肉。”

“是怎样跟总指挥说话呢?”总政委陈昌浩训斥道:“你怎么知道部队作战去了?”

“只要不是傻子都晓得。”张占荣说,“我只是奈他不何,我要是有足够的兵力,也会去吃掉郝耀庭。哪个叫他充假精灵孤军深入?”

陈昌浩看看徐向前:“嘿!你小子还懂这些?你说说看,该怎么个打法?”

“一部分纵深插入敌后设伏,一部分对敌展开攻击,敌人必往后逃,进入伏击圈后,消灭其大部,放走一小部,然后展开追击,让敌人自己冲垮自己的阵营,从而撕开敌人主阵地,再实行穿插包抄,敌人必乱,就可形成大反攻的局面。”

“嘿,你小子行啊!”陈昌浩政委惊奇地围着张占荣转了一圈,“早知道,该不让你小子去打野猪,该让你来指挥这次战斗算了。”

陈昌浩说着,就大声喊道:“来人啊!”喊声刚落,警卫员就跑了进来。

“赶快到前线去,让二六五团的程世才别把敌人打光了,放出一部分出去,然后追击。”

通迅员答应一声就出去了。

“总政委,我认为有部分敌人要从东边突围!”张占荣说。

“为什么?”

“郝耀庭是川东北的老土匪,我还是细娃儿时就听说过。老土匪的特点是滑,只要我们一攻击,他就会猜到南边有埋伏,就会从另外地方突围。反正独立营没事干,我就到东边去碰碰运气。”

“行,我批准了。”徐向前说。

一听说要打大仗,战士们异常兴奋,大家不顾打猎的疲劳,扔下还在开膛破肚的野猪,提着枪就出发了。

根据分析,罗大湾处于东林山与皇城寨之间,地形呈坐北朝南的椅子状,从陈昌浩总政委的语气中得知,南边的开口处已派部队封上了,只要东西两边将其左右翼攻下,郝耀庭就成了瓮中之鳖,他要想突围,只有拼死向东。因为向西向北都是红军地盘,南边既然有人堵截,也就布好了口袋,东边是廖震的地盘,只要突破红军的第一道包围圈,他就算安全了。张占荣想,郝耀庭是从河南跑到四川来的土匪,川东北是他的老巢,十多年的土匪生涯,他也不是一般的人。所以,他带着独立营的人,从原始森林中向东林山外围摸去。他想,不让他参与正面攻击,他总可以捡几个漏网之鱼。

来到罗大湾东边的外围,张占荣看了一下地形,就选定一个狭长沟谷,让战士们从山林中捡来柴草堆码几堆,然后撤到两边山梁作好战斗准备。等到下半夜,西边终于打响了。激烈的枪声响了一个多小时才稀疏下来。从枪声的方位判断,先是罗大湾东西两侧的敌军遭到攻击,后来枪声就移到了罗大湾的南边。可就是没有往东边响的枪声。难到张占荣估计错了?这要传出去,他不就成了假精灵?又等了一阵,埋伏的战士都有些耐不住性子了,突然西边山垭口又传来一阵急促的枪声。

“作好战斗准备。”张占荣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大声喊道。

果然,一队红军追着敌人从西边过来。夜幕中,明显听得见有不少马蹄声。

“钟家安,冲下去,把沟堵住,决不能让骑马的人跑出一个。”张占荣命令道。

敌人越来越近。钟家安点燃了沟里的柴草,一时间沟里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为了防止敌人冲出去,钟家安将战士们列了三排堵住了峡谷,张占荣和张占明也分别从两边朝沟底靠近。西边又有追兵,如果真是郝耀庭,他是插翅难飞了。

火光中,六匹战马飞奔而来。后面的步兵一见火光,就朝堵在谷口的红军胡乱射击。张占荣不急,直等他们全部进入射程,才命令开火。一阵乱枪,冲来的敌人就死伤大半,骑马的人也有三个被打下马去。一见被围,剩下三个骑马的人也不等步兵,拼命打马就往前冲。他们手中的冲锋枪和手枪一齐朝堵在前边的红军开火,当时就打翻五六个红军。

“打马!”张占荣吼道。

所有的火力全集中到了三匹马身上,两匹马一时间连人带马就打成了筛子,被护卫在中间的那匹马冲到钟家安身边时,钟家安起手一刀就将马肚子砍破,顿时肠肚漏了一地,在一块石头上一挂,扯断的肠子溅起的粪便洒了他一脸。钟家安哪顾这些,提着刀就往前追。只见那马跑了几步,一个跟头就摔了下去,将背上的人摔出老远,挞在一块大石头上。几个战士一齐扑上前去就将那个已经挞昏了的人按住。钟家安跑拢,抓起那人,一刀就将他的头砍了下来。

“张营长,是个少将。”钟家安提着那颗头喊道。

张占荣跑拢,一脚将钟家安踏个跟头:“谁叫你砍死的?”

“程尚银献颗头都立了大功的。”

“你咋那莽,活的比死的功劳更大!”张占荣说着,又踢了他一脚。

钟家安用提着脑袋的手摸摸被踢痛的屁股,人头血就将他裤子染红一大块,他嘟囔着说:“你各自早些不说。”

张占荣气得,又想踢他,但忍住了。“龟儿猪脑壳。”

这时,后面的红军也跑了过来,见钟家安手里提颗人头,也高兴地说:“总算没让郝耀庭跑脱。”

“要不是我们,日巴跑不脱。”钟家安把气往那些追赶的红军身上撒。

“不是我们撵,你们有堵的?”

“我们早就算着他要走这里,你们撵不撵他都要来。”

“吵啥子吵!”张占荣吼道,转身对那些正在捡枪的人喊:“别捡了,马上朝毛坝进军。”

“到毛坝干啥?”追赶的人问。

“徐总指挥有新的命令,实施全线反攻。”

“真的假的?”

“我有几个脑壳,敢假传军令吗?”张占荣说,“我是营长,全体听我命令,向毛坝跑步前进!钟家安,你别提着那脑壳了,那不值钱,你还是打前锋。再抓着大官,要活的,别砍死了,听到没有?”

“听到了!”钟家安大声答应了声,就将那颗人头扔进了树林,带着他那个连朝南边跑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