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拼黑市拳 正文 《32》连环打击

武者2009 收藏 0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2.html[/size][/URL] 毛泽东是谁?直到现在,我才搞清楚毛泽东的真实身份——毛泽东是人民的领袖,而不政党的领袖。因为,政党可以变坏,但毛泽东不会;政党可以抛弃人民,但毛泽东不会;政党可以抛弃毛泽东,但人民不会。毛泽东不一定始终与政党连在一起,但一定始终与人民连在一起;人民也不一定始终与政党连在一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2.html


麻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在竞争上落败,难道要下黑手?

我不动声色地问:“邓总,这话不能随便说,周老板现在生意正兴隆着呢,他怎么就快完蛋了?”

麻子楞了一下,发觉自己说漏了嘴,哈哈笑道:“你们知道,周矬子在这里出手太狠,不留后路,把很多同行逼到了绝路上,得罪了不少人,当然,我们神州是不在乎,这两年利润还是节节攀高嘛。我喜欢这样的竞争对手,刺激,心跳,正是因为矬子的出现才挑起我的拼搏欲望啊,所以本人感谢他。”

麻子话锋突然一转,神秘地说:“听说有人要报复他。”


这时师弟看了看我,问麻子:“谁要报复周总?”

麻子似乎很后悔地拍拍脑袋道:“靠,我这嘴就是留不住话,不说了,先喝酒。”

于是服务员上了酒菜,我们互相敬了,乒乓吃喝起来,酒过三旬,我看着麻子已发红的脸颊,道:“邓总,你今天找我们来有什么事吗?”

麻子呵呵笑着说:“没什么事,既然都是兄弟们,一块坐坐唠唠闲话,增进感情嘛。老五,以后可别死心眼了,咱兄弟都是一个地方的,别为一个外地人卖命,不值。”

我点点头。麻子这句还算人话。

喝完酒出来,麻子故作亲热的和我俩拥抱了下,各自离去。

路上,师弟问:“哥,今天麻子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叫咱来喝酒,怎么静说些废话? ”

我理了理头绪,也没想明白今天麻子说的话是什么含义。就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他是混江湖的老油条,有些话的意思也许我们听不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麻子要对周老板动手了。”

他想嫁祸于人?还是敲山震虎?我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正是跟麻子的这次会面,最终导致了我和师弟的悲惨下场。当然这是后话。


第二天,我跟老板汇报了跟麻子一起喝酒的经过,并把他每一句话尽可能地一字不漏复述了一遍。

老板沉思了一会,说麻子想拉你们入伙按说这是喝酒的主题,但他怎么只是提了一下就过了?这里面肯定有别的预谋。

我说我也这么想,但不知道他到底想怎么做。

老板说你回沙场吧,有事我会及时通知你。


然而,通知我的不是老板,是老板娘周惠兰,一天下午,周惠兰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周总出事了。我一惊:什么事?周哭着说了事情的经过:昨天老板去省城办事,今天回来的路上突然遭遇车祸,司机秘书两人当场死亡,而老板因为坐在后排,当时没死,但已重伤昏迷,现正在医院抢救。

我心急速哆嗦起来,忙问:“我师弟呢,那个司机是不是他?”

周惠兰突然挂了电话,我傻眼了,怎么会这样呢?我师弟肯定在车上,我赶紧拨他的号,但提示无法接通。

完了,以前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但没想到会落到师弟头上,是偶然事故还是蓄意谋杀?

不管这些了,我驾车急速奔向公司,路上不停地给相关人员打电话询问,第一句就是:“我师弟呢?他怎么样了?”

公司人员回答都一样:“不清楚。”

我更急了,想打电话问师弟的父母,但怕老人受惊,脑子里一片混乱,怎么办?

正在我想急打方向要弛进国道奔市区时,迎面一庞然大物袭来,脑袋轰地一响,车子嗖的飞上了隔离带,那庞然大物一阵急刹咣地一声撞在了一棵树上,我见不好,猛转方向盘,一点油门蹿了,后面传来歇斯底里的怒吼声。

什么也不顾了,我的车子驶进公司大院,跳下来就往办公楼跑,一办事员见了,忙说高场长你找你师弟吧?都在市立医院呢。

啊?我一听身子摇晃了几下,锒锒跄跄地又驱车奔进了医院,一到那里,见公司的大小头头几十个人都站在急救门珍楼下发呆。我抢过去扯住办公室王主任红着眼怒吼:“他们怎么样了?我师弟呢? ”

王主任见我这付模样,竟吓呆了,吭哧半天才说出几个字:“车上没有你师弟。。。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