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前蒋介石的德国军事顾问团团长

更改中 收藏 0 3230
导读:[img]http://img0.itiexue.net/1228/12284820.jpg[/img] 法肯豪森全名亚历山大·冯·法肯豪森(1878—1966),他是在二战前蒋介石的德国军事顾问团团长,他对中国的抗战做出了很多贡献。法肯豪森生于德国北部鄂尔敦堡城一个皇家贵族家庭,中学毕业后报考军官学校。 1897年在他十九岁时毕业,被分到德国第九十一军团任陆军少尉。 1900年,在八国联军对中国的侵略战争中,法肯豪森随联军统帅瓦德西入侵中国。 1901年,法肯豪森随联军返回德国。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肯豪森全名亚历山大·冯·法肯豪森(1878—1966),他是在二战前蒋介石的德国军事顾问团团长,他对中国的抗战做出了很多贡献。法肯豪森生于德国北部鄂尔敦堡城一个皇家贵族家庭,中学毕业后报考军官学校。


1897年在他十九岁时毕业,被分到德国第九十一军团任陆军少尉。


1900年,在八国联军对中国的侵略战争中,法肯豪森随联军统帅瓦德西入侵中国。


1901年,法肯豪森随联军返回德国。不久进入参谋大学,1907年毕业后,又进入柏林大学东方学院。


法肯豪森于1909年毕业后,被分派到德国参谋本部担任情报官。后因其通晓东方语文被派遣到东京,担任德驻日使馆武官。因此法肯豪森十分注意对日本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情况进行广泛的调查和研究,尤其对日本军队的作战、训练情况进行细致的观察分析。他认为,日本侵华势在必行,日本的野心不止是占领山东,而是整个中国。不久,法肯豪森奉调回国参战,被派往土耳其。在此他与赛克特相识,并一度合作,为后来来华担任顾问奠定了基础。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法肯豪森调任军事教育与训练监督,尔后相继任步兵团长、步兵学校校长。

法肯豪森与赛克特在土耳其战场并肩战斗,建立了很深的友谊。所以1933年蒋介石向赛克特发出邀请时,赛向蒋推荐了法肯豪森,以接替在华与蒋介石发生龃龉的佛采尔。当蒋介石表示非赛克特不聘,否则将影响已建立起来的中德关系时,赛才同意就任总顾问,并要法肯豪森任顾问团参谋长。


于是法肯豪森则同年4月1日抵达上海。


后来在法肯豪森担任在华代理总顾问后,他对日本的态度与赛克特有了明显的不同。在法肯豪森看来,中国国防军的训练和武装是国民党政府的首要责任。鉴于国民党军队中“因部下与官员之连带关系甚深,即长官多恃其地位,而部下又恃长官保障其生活”的现象,他建议被裁撤的各部队首先应停止补充新兵,其次“宜将现有军用品(即枪械)及早收集”,“使军队失却凭藉武力反抗政府之可能”,这样在短期内“撤消许多部队及司令部”。对编余官长,除一部分降级使用外,一部分应“宜设法维持保障短时期内之生活,方能避免内部纠纷”,并以此“昭示大众”,政府“并非不念勋旧”。


在整理军队的同时,法肯豪森还积极促进武器装备的更新,在他的推动下国民政府根据中德签订的合约,向德国购置了大量的军火和武器装备。


从1934年夏天开始,法肯豪森在参谋次长、军事委员会边塞组长贺耀组等人的陪同下,进行了一系列的视察工作。


1935年7月,法肯豪森在兵工署长俞大维的陪同下前往四川,顺便视察了长江沿岸地形。时值长江泛滥成灾,汉口犹如一个小岛,周围无数的村庄,好像一个个浮在水面上似的。通过四川之行,法肯豪森看到了长江在战略上的重要性。他认为,长江千年以来形成了一个有两亿以上人口的主要交通干线,应沿长江两岸及山谷建造一条横贯铁路,与南北向的沪杭和汉口到广州的铁路交叉,以贯通贵阳至昆明,将来再与通往缅北的雷多和通往仰光的铁路线相接。


1935年5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接连制造了“河北事件”和“张北事件”,迫使国民政府与其达成《秦土协定》和《何梅协定》,使河北、察哈尔两省主权大部分丧失。日本帝国主义的蚕食鲸吞,使法肯豪森十分着急,他于7月31日当面向蒋介石陈述对时局的看法。8月20日,又“特综合各种理想”,写成《总顾问法肯豪森关于应付时局对策之建议》,呈送蒋介石。

法肯豪森在《建议》中敦促蒋介石对日本的进攻实行抵抗,并指责其不抵抗政策。他说“华北事件”是“华方一味退让”,日方“用最后通牒式之空词恫吓”的结果,“深信日方苟遇真实抵抗,则局势迥异”。他批评蒋介石等在日军的进攻下消极抵抗的政策。他警告蒋介石 “若不倾全力奋斗以图生存,则华北全部包含山东在内,必脱离中国……”他建议蒋介石丢掉幻想,对日实行坚决的抵抗。

关于南京政府对日作战准备最紧急的任务,法肯豪森提出了六点意见。另外,他还就购进新兵器、扩充空军、加强谍报组织等问题向蒋介石提出了建议。最后法肯豪森鼓励蒋介石:“我方若能以自信与毅力,着手实施上述任务,深信中国地位于短时期内即可稳固,减轻目前困难与威胁状况。”


1938年4月,第五战区在鲁南组织了台儿庄会战。日本第十师团企图占领徐州这一交通枢纽。但他们未料到会遇到顽强的抵抗,陷入了中国军队的包围之中,仅四五天时间,第十师团就遭到灭顶之灾。


台儿庄会战开始时,法肯豪森主张采取诱敌深入的办法,反对蒋介石“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思想。他在取得初胜后看到国民党军队没有乘胜追击,丧失了战机。而且中国部队也没按他的计划行动,把他气得“狠命揪自己的头发”。他愤愤地说:“我告诉委员长要向前推进,要发动进攻,要乘胜前进,可是,他们什么行动也没采取。日军很快就会把八到十个师团的部队调到徐州前沿,到那时就来不及了”。


其实在此前不久,1938年2月20日,希特勒就已宣布承认伪满洲国,面对这个局面法肯豪森的心态是很复杂的。3月3日,德国外交部正式通知中国驻德机构,停止接受赴德深造的中国海军及陆军留学生,原已在学者限于8月31日结束。


法肯豪森等德国顾问参与台儿庄会战一事,在这个复杂的背景下,已经引起了德日两国的注意。6月21日,德外交部致电法肯豪森,严令全体代表“尽速离华”,违者“即认为公然叛国,国内当即予以取消国籍及没收财产处分”。德国还威胁中国政府:“中德外交关系之是否继续维持或由我方予以断绝,须视关于顾问问题之以后发展而定。”


中国政府接受德方要求,于7月5日允许法肯豪森等驻华顾问返德。临行前,法肯豪森等向中方官员保证,决不向日本泄露中国的军事机密。为了防备顾问团的其他人可能向日本人泄密,他令顾问团直接回国,而不假道日本。离开中国时蒋介石派贺耀组、何应钦、俞飞鹏、桂永清等一百余名军政官员送行。


法肯豪森返德后,因德国纳粹扩大战争,他于1939年以预备军官应征服役,任莱斯登军区代理司令。1940年任德国驻比利时部队总司令,驻扎在布鲁塞尔。因他对纳粹的侵略政策不满,厌恶战争,于是他在职期间,不断释放大量反德国纳粹的比利时人,为此受到盖世太保的怀疑和监视。


二战以后,他曾任德中文化协会会长。1966年,法肯豪森在柏林去世,终年88岁。

本文内容于 2010/12/26 10:21:44 被小编a7编辑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