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另一次是从后窗户进入何金强的房间放回存折,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无疑是给人们制造一种幻觉,是有两个人进入何金强的房间,是有意识的做出如此的行为,从而证明是有一个女人进入何金强的房间,难道真是有一个女人进了何金强的房间,这个女人会是谁呢?

郑万江打量屋里屋外的情景,最后,他的目光停落在后窗的插销上,插销并没有扳回原位,他又看看倒在地上的衣架,看看具体位置,他用手动了动插销很灵活,这时他发现旁边有几小片的碎纸片,撕的特别整齐,力度比较大。郑万江又仔细琢磨了一会儿。将插销轻轻提起,然后又将碎纸片塞进孔隙,插销被固定住了,他用手轻轻一震插销自然落下。

郑万江明白了,他又将插销固定住,来到窗外,先把一扇窗户关上,又将另一扇窗户轻轻推上,关好,他又用手轻轻震震窗户的下方,只见窗户已被插上。他知道了这其中的奥妙,他在窗户周围又仔细观察一下,没有发现什么痕迹,他抬头看看窗户,发现窗棂上有两根白线,看到上面有一个钉尖,他用镊子轻轻地取下,装进观察袋内,上面有一丝血迹,小心的取下血迹样本。

郑万江又回到何金强的房间,黄丽梅和孙耀章仍在继续检查,郑万江来到书架前,发现有一本书籍明显地被人动过,他小心的取了下来,这本书被撕下了一块,正是窗户插销边的那几片碎纸片。由此可见,两次潜入房间的人对屋里的环境十分的熟悉,这应该是同一个人所为。

“我们来以前,有什么人进过何金强的屋子?”郑万江问。

“没有,金强不回来没有任何人进过他的房间。”杜月兰肯定地回答。

“我问你们,你们在今天以前,都有谁进过他的房间,这期间有没有发现房间里有什么异常动静?”郑万江问。

杜月兰摇了摇头,这时何芳说:“有一天夜里两点,我去上卫生间,回来经过我哥的房间时,听到一声轻微的响动,之后。就再也没什么动静了,我以为是老鼠碰到了什么东西,也就没有在意。”

“具体是什么时间?”郑万江问。

“应该是18日夜里,因为我早上五点要去北京批发市场进货。”何芳回答说。

“何金刚这几天晚上住没住在家里?白天回来过没有?”郑万江问。

“他这个人一直住在单位,平时很少回家,只是有的时候回家吃饭。这几天没有回来过,我们也没有看见过他。”杜月兰告诉郑万江说。

“那么白天你们有没有离开家的时候,也就是说白天家里没有人?”郑万江问。

“上午有时候家里没有人。”杜月兰说。

郑万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有人在这期间进过何金强的房间。

“在金强出事以前,老何是不是和金强吵过架。”郑万江问。

“这都怪那个老东西糊涂,嫌弃秋兰是个农村姑娘,经济条件又不好,我十分的反对他这种做法,以后过日子是他们的一辈子大事,只要自己称心如意就行,我们也跟不了他一辈子,经常说他孩子的是由他们自己做主,不要过于干涉,弄不好会落埋怨,只要是两人过得好比什么都强,钱不钱的无所谓,可他就是不听,经常和我吵闹,说我头发长见识短,感情这东西当不了饭吃,没有钱拿什么过下去。他的脾气太爆,点火就着,我说不过他,拿他真是没有办法,只得听之任之。”杜月兰说。

“队长,你快来看看,这有一条纱巾。”黄丽梅叫道。郑万江听到黄丽梅叫他,急步走进了何金强的屋子,“你看。”黄丽梅用镊子夹住一条白纱巾,郑万江闻了闻,上面也有一股浓浓香水味,味道特别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