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离开营区的岁月(五)

南庄隐士 收藏 0 1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奇兵和丹玫还没到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让他的酒意清醒了许多:“喂,哪里,谁呀?”


手机的另一头传来焦急的声音:“我是办公室田主任呵,副总,出大事了……”


“什么,大力号混装客轮在海上倾覆,好,我马上赶过去。”


“出什么事啦?”


“你别问啦,时间紧迫,你就近下车,然后打个的回家,我要去海边码头。”


“你刚喝完酒,千万小心点,别开太快了。”丹玫叮嘱着。


“知道啦。”他把妻子的话成了耳边风,驾驶着奥迪200在通往海边的高速公路上以每小时160公里的速度向目的地狂奔,酒后脑袋都要涨开了,单位一把手招商引资去了欧洲还没回来,下步的棋该怎么走? 他顾不上深思熟虑,悄然打开脑网搜寻处置问题最佳方式方法:一抢救顾客,二迅速上报,三打捞船只,四成立事故调查组,五妥善处理死亡人员赔偿等等。于是他把脑海形成的初步方案通过手机向办公室主任通报,让他立即通知有关单位火速赶往出事地点,然后拨通了上级的值班电话,将情况如实作了汇报。


小车很快到了港口码头,同其他赶来的有关部门负责人迅速地乘上交通快艇,顶着七八级大风二三米高的海浪赶往出事海域。半个小时,交通艇赶到了出事地点。


眼前呈现出令人心碎的惨景:混装客船正在倾覆,船上的旅客有的掉进波涛汹涌的大海,有的随船沉入海里。这时,营救拖轮赶来了,解放军的救援直升机飞过来了,可因天黑浪大能见度差,船靠不上去,飞机看不清海上的东西,使救援工作进展缓慢。


……这次海难有200多人遇难,造成经济损失几千万元。


事发的第三天,泉海集团的会议厅里坐满了来自全国各地死难者的家属,负责做死难者家属说服工作的奇兵还没有走进会议厅,耳底便传来一阵阵的哭泣声。面对众多的死难者家属,他用沉痛而又诚信的语调,开始了解释工作:“各位乡亲父老,大叔大婶们,在这里我说三句话,首先我代表集团对死难者表示沉痛的哀悼,向死难者家属表示深切的慰问,希望大家节哀,保重身体。二是这次翻船事故集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待事故调查清楚,我们将向社会公布,并按上级有关规定,追究直接和间接负责人的责任,够处分的给予行政处分,够判刑的移交司法部门立案侦察。三是死难者的抚恤金问题,集团将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及时足额发放抚恤金,并协助保险公司搞好保险金调查发放工作,最后我代表集团全体职工向死难者和你们鞠躬!”说罢,奇兵和前来做说服工作的人员向大厅里的死难者家属深深地鞠三个躬。


会议厅里哭声四起,盖过了外边的海浪声。


这次海难是一次严重的恶性责任事故,造成的后果十分严重,相关责任人都受到党纪政纪的处分,原集团总裁被撤职。听说上级部门的有关领导也受到处分。


奇兵被上级主管部门任命为泉海集团总裁,相当于行政副厅级领导干部职务。


奇兵打小就有个官像,但历经磨难……


奇兵是老八路陈栋的儿子,说白了是石头的孩子,石头是小名,开始连里干部战士都叫他石头,后来打仗英勇,当了排长,战友不好意思再叫他小名了,团长就给他起了名叫陈栋,意思为国家之栋梁。他也喜欢这个名字。在第一份干部履历表上工工整整写上了陈栋两个字。你还别说,陈栋还真成了国家之栋梁,离休时官品位为正军职,据有关方面人士透露,倘若石头文革年代不受冤枉的话,他的职务会更高一些。


石头姓陈,按中国的血缘关系,晚辈应随父姓,那么他的儿子为什么姓第五?因为她母亲姓第五。“第五”这姓氏很少有,一般人恐怕不知道,但百家姓中确有这个姓,可能排在倒数几位,关于这个姓还有一段传奇故事,至于真假诚信度无法考证。在很久以前,两个古国为了争地盘多年兵戈相见,其中一国向另一国派遣了许多间谍,意在里应外合。当时,为了不被敌方发现,派去的人隐姓埋名,对外互相称第一、第二、一直到第八,后来战争结束了,派去的人大部分血染疆场,只有第五这支人马活了下来,其它分支都并入第五,使第五这个姓延续至今。奇兵为何随母亲姓,这里面有其原故?同奇兵一起长大的哥们姐们都晓得。


奇兵上小学时叫陈奇兵,是大院同龄人中的“大哥大”,军营大院的孩子们都喜欢同他玩。原因有三,一是他父亲是军政委,大院数他父亲官大,同军长平起平坐;二是他有主见,玩的过程中,他的点子最多,遇到不好处理的事,他能妥善解决;三是人缘好,不分年龄大小不分男女不分父辈职务高低他都能玩到一块。七十年代初,阶级斗争天天讲,牛鬼蛇神时时抓。今天还好好的,一觉醒来就会被隔离审查,锒铛入狱身陷囹圄。


那年的冬季,他父亲通过关系让他当了小兵。那年代部队子女当小兵是一种时尚,有职有权的领导通过各种关系把子女送到部队当兵引以为荣。而今社会,有地位的有权力的人总想把自己的子女安排在政府机关,起码也得事业单位。时代不同了,择业的观念发生变化。


临行的头一天,几个伙伴顺着山路来到军营前面的小河边柳树林,那小河的河水清澈得像少女的眼睛,河边新抽出嫩的柳条像少女婆裟的纤细的手,轻轻在抚摩着岸边的河卵石。伙伴们在岸边找了个空地用纸一铺,把包裹的酒、罐头和其它菜肴摆放在纸上,起酒瓶开罐头忙活一阵,一股股久违了的肉香味扑鼻,引得他们直咽口水。大伙顺势围了个小圈,各自搬了块石头放到腚下,开始为奇兵喝酒壮行。


“明天奇兵就要当兵去啦,真让人羡慕啊,来,咱们每人都举起酒杯,为他饯行!”将帅带头深深地喝了一大口酒。


“谢谢哥们,有这碗酒垫底,什么样的酒我都能对付。”奇兵拿起酒瓶,一扬脖下去了一两多。


“兵哥,你这一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及第问?


“多则三年,少则两年吧?”


“我说及第,你就别问了,该你喝酒了。”


“我不会喝!”把酒塞给了将帅。酒是粮食的精华。可这群小伙伴除奇兵外,都没沾过酒,小伙伴中及第的脑袋瓜里早就烙上坏蛋才喝酒的印象。


“不喝不行!”胖子说着说着就动起手来,这个捏着及第的鼻子,那个拿着酒瓶要灌他。


奇兵看不下去了,出面打了个圆场:“老弟!你喝上一口尝尝,剩下的我替你喝。”及第接过瓶子呷了一小口,那酒如火辣辣的刀锋划过他的喉管陡然落进他的肚内,忽又腾起来,跳舞呐喊,斑斓燃烧,再看他的脸转眼烧成一朵红艳的玫瑰,胖子看他的这副模样,就不再较劲了。


“当兵好,当兵好,当兵要穿黄棉袄,黄棉袄五个扣,当兵要吃肥猪肉,肥猪肉喷喷香,当兵要拿驳克枪,驳克枪五个子,出门就打小日本……”将帅有了些酒意,哼起儿歌。


“哥们,你们先喝着,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奇兵看着腕上的手表,对大伙说道。


“奇兵,是不是丹玫在前边的小枊树林等你啊?”将帅故意把事挑明。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奇兵脸有了色彩 ,是酒色,还是羞涩?


“奇兵给哥们披*秘密,同丹玫亲嘴是什么滋味?传授一下男女之间的快事之感?”


胖子和冬不拉风在一旁帮着腔:“这个建议好,是不是向电影里亲嘴那样,男人抱着女人,嘴对嘴呀。”


“毛孩子一对,你们懂得什么,别跟着起哄。”将帅训斥着。


“将帅!就别难为兵哥啦。”然后对奇兵说:“兵哥,你走吧,别让丹玫姐等急了。”及弟站出来打着圆场。


“及弟老弟,你总当和事老。走行,但必须喝一大口酒,才予以放行。”将帅大声喊道。


“及第,把酒瓶递给我。”酒瓶里的酒下去了大半截,喝罢,奇兵红着脸颊向柳树林跑去。


酒喝完,菜吃精光。 酒和菜随哗哗的河水流淌很远,伙伴之间永恒友情却留在心间。


几天后,奇兵又回到伙伴中间,搞得伙伴们莫名其妙。


小河边,将帅对及弟说:“你知道奇兵为什么被退了回来?”


“没听说啊。”


“他爸出事啦!”


“出什么事啦?”


“我跟你说了,千万不能别告诉别人。”将帅神秘地说着:“他爸在支左中因得罪了一名投靠“四人帮”起家的,身为党的九大代表的某煤矿工人,被扣上压制工人起来造反,保护走资派等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那些政客为了打倒他,专门派人从奇兵父亲所在部队驻地用汽车拉到飞机场,到机场后给他戴上手铐,押解到北京进行政治审查,不久被打成什么“现行反革命”奇兵因父亲的问题,人还没到目的地,在火车上就被遣送回原籍。”


话没听完,及第的脑袋“嗡”的一下炸开来,“现行反革命”在那年头是最严重的罪行,同地富反坏右相提并论,哪家要沾上这个边就会遭到人们的唾骂,向避瘟疫一样离得远远的,否则会受到牵连。


果不出所料,没多久,家被抄,一家三口被从军首长的住所撵了出去,搬到一个偏僻的长期没人住的潮湿小屋里。


奇兵母亲心理承受着巨大压力,把泪水往肚子咽,为了不让奇兵和妹妹雪娜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她昧着良心找到组织,要与丈夫划清界限,以保全儿女的政治生命。从那以后,奇兵和妹妹改姓第五。事实上,她从没同丈夫划清过什么界线,打那后组织上也没找过她的麻烦,至于有何原故,这同许多好心人暗中保护有关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