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离开营区的岁月(二)

南庄隐士 收藏 0 196
导读: 夜色悄无声息地撤退,天边亮开一道口子,曙光涌进窗口,渐渐地整个东方鲜活起来,太阳动物似的爬出,红红的。一夜未眠的欧阳及第仿佛还在军营中,早早地走出屋门,迎着曙光开始了一天新的生活。 早操是部队《队列条例》规定的课目,至今及第仍然保留这个传统项目。孑身一人在大马路上慢跑,没有了嘹亮的口号声,取而代之是汽车喇叭和嘈杂的喧嚷声。 半个小时后,及第汗流浃背跑了回来。这时,玉珊早已把油条、豆汁、茶蛋摆在餐桌上,看到丈夫回来忙把毛巾递了过去,从双唇中挤出柔和的声音:“快点洗涮一下,豆汁

夜色悄无声息地撤退,天边亮开一道口子,曙光涌进窗口,渐渐地整个东方鲜活起来,太阳动物似的爬出,红红的。一夜未眠的欧阳及第仿佛还在军营中,早早地走出屋门,迎着曙光开始了一天新的生活。

早操是部队《队列条例》规定的课目,至今及第仍然保留这个传统项目。孑身一人在大马路上慢跑,没有了嘹亮的口号声,取而代之是汽车喇叭和嘈杂的喧嚷声。


半个小时后,及第汗流浃背跑了回来。这时,玉珊早已把油条、豆汁、茶蛋摆在餐桌上,看到丈夫回来忙把毛巾递了过去,从双唇中挤出柔和的声音:“快点洗涮一下,豆汁快凉了。”


“知道啦!女儿哪?”及第边洗漱边问?


“噢,她吃完饭上早自习去啦。”


及第儿狼吞虎咽五分钟吃完饭,一切约定俗成。


“你就不能慢点吃,怪不得你老犯胃病,铁打的胃也承受不住你的瞎折腾。”


“记住啦,我的大医生。”


“别耍贫嘴了,试试这套西服合适吧?”玉珊从衣柜里把昨天刚从购物广场买的“杉杉”西服和领带找了出来递给及第,及第穿上一照镜子,老感觉不像自己的衣服,穿在身上实在别扭。他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从小到大穿军装的时间约占总天数的95%以上,他对着镜子摆弄摆弄领子,拽拽衣袖,嘴里嘟囔着:“太不顺眼了,还是穿军装好看。”


玉珊笑了笑:“挺合身的,穿惯了就好了。”边说边帮助他整理了一下领带:“好了,够好看的了,又不去相对象。”


“相对象你不吃醋吗?”及第逗她!


“你也不照镜子瞧瞧,像你这副模样有谁跟你,别逗了,快去报到吧!”


“遵令!”及第骑上那辆老永久牌自行车,汇聚在彩色的人流之中。


泉海市三面环山,一面靠河,南高北低,气候四季分明,是一座悠久的古城。有诗为证:南山北河水中间,荷花柳枝树半天,借问泉水何处寻,童叟笑指城里边。这些城市的概况,及第是从书中了解到的,一知半解。他发现离上次探家只有短短的六百多天,这座城市几条大道却一切变得那么秀气,清洁,路面干净得让人不忍落足。车辆如梭,显示了现代生活气息,道路两侧拔地而起的高楼高傲地挺起脊梁有点随波逐流的感觉。


时令已是初秋,但这个城市还很闷热,第六感官仿佛提示天可能要下雨,及第的两条腿上下重复着一个动作,车把下的两个圆圈不停地丈量着有坡度的沥青路面。


约二十几分钟后,及第的车轮转到了泉海市水利局不太大的办公楼前,这个楼虽然不大,但在一片破烂不堪的平房怀抱中可是“鹤立鸡群”,周围的环境卫生更是令人作呕,它的左邻是个收废品的垃圾场,右边五十米的地方有个污水坑,楼前唯一的路,被到过这里的人嬉为:晴天是扬灰路,雨天是水泥路。这些事是及第上班后才从同事那里知道的,及第被眼前的景象所困惑,做梦也没想到,堂堂的一个泉海市水利局竟地处脏乱差的地方,他有点心灰意冷。


“同志,你好!请问这是市水利局办公楼吗?”


“是呵!你找谁?”传达室值班人员问。


“我是军转干部,分配到水利局工作,今天来报到!”


“噢!”


“人事处在几楼?”


“三楼303室,你把自行车放到车棚,上去吧。”


“谢谢!”及第锁好车子后,走进办公楼,此时,他的衬衣里潮湿起来,想解开领带透透气跑跑汗,但又一想,到了一个新单位应该注意言行仪表,给别人留下一个好印象,便打消了此念头。


他上了三楼,楼里的条件还可以,给他冷却的心,添上了一把柴烧得有点热气。


“咚咚咚!”他站在人事处门前,礼貌地敲了三下门。


“请进!”室内传出热情而清脆的女人声。


“你好!我是前来报到的军转干部,叫欧阳及第。”操着东北口音的普通话自我介绍着,从西服口袋里掏出军转干部行政介绍信,递给面前的这位女同志。


“你就是欧阳及第,太好啦,请坐!” 一位年纪在三十八九的女同志正坐在办公桌前写材料,她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及第眼球里印上一副“仕女图”:这个女人五官很规矩,从尺寸到位置都纹丝不乱,组合起来就是天生的美人胚的脸盘,她穿着淡紫色的连衣裙,V字领,梳着高髻,把她的瓜子脸衬托得恰到好处,眼角荡漾着鲁东女子的风韵。正所谓女人的美更在于气质,有一种气质叫端庄,在及第的眼里,眼前的她就有这种气质。


“欧阳及第!当我从全市召开的军转干部安置会上,拿到你的档案时,我就觉得这个名字很特别,欢迎欢迎!”她随手倒了杯茶水,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你贵姓?”


“我姓郭!”她边看介绍信边答道。


“你就是郭处长?”军转办公室的人曾告诉他,让他找郭处长,他还以为是个男同志那?没想到是位女同志。第一次见面,便给他留下了这是个精明能干,办事利索女人的印象。


“及第同志,我带你去见一下郑局长。”听到郭处长直呼他的名字,仿佛一下拉近了同事之间的距离。


及第随郭处长来到二楼局长办公室。


“郑局长,这是市里今年分给我局的军转干部欧阳及第同志!”郭处长介绍道。


“郑局长您好!”及第清楚领导没伸手前不能主动伸手。只见一位年纪大约在五十开外的中年男子正伏案批改文件,他衣着讲究,仪表合情合理,具有领导干部的气质。只见他放下手中舞动的签字笔,抬起头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给人一种内在的动力。


“欧阳及第同志!欢迎你这样有素质有水平的人,加入我们水利行业!”郑局长从靠椅上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握着及第手说道。就在握手的瞬间,一种久违了的,难以忘却的一次诚挚般的握手,真切地浮现在他脑海里:


那年长江抗洪抢险进入关键时刻,长江流域暴雨不歇,洪水暴涨,及第所在团严防死守的防区,被滔滔的长江水拍动堤岸,在人前虎视眈眈,随时想发威。连续奋战几昼夜的官兵,借着夜幕刚刚依岸而睡。


“报告首长,堤岸发生多处管涌!”哨兵急冲冲报告!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险情,当兵的哪见过这种场面,一时不知所措。急得团里的头头脑脑抓耳挠腮,围着大堤直打转。还是善于动脑的及第迅速反应过来,抓起手机拨通了前线防指的电话:“喂,我是A 团,我所在的防区出现多处管涌,情况危急,请火速派水利专家前来指导抢险!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我立即向指挥部的领导汇报。”电话那头传过声音来。


说时迟,那时快。防指派来的两名水利专家急火火地赶了过来,大家顾不上寒暄,便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到管涌之处,仔细地查看管涌的涌水现象。


“哪位是部队首长?”其中年纪大一点的人焦急地问?


“我是这个防区的负责人,专家请下指示!”及第毫不含糊地答道。


“快命令部队在管涌周边打桩,然后投掷沙包石料。”水利专家说出了堵住管涌的具体方案。


及第命令部队马上投入战斗,一时间,人流奔腾,木桩林立,铁锤飞舞。


“这是水利部派来指导抢险的刘总工程师,是这次抢险的水利技术专家。”同战士们在水中打桩的那位水利青年人向身边的及第介绍着。


“有水平,一看就是个行家。”


……


月儿不缺不圆的,从乌云中溜出,风也不吹了。管涌堵住了,大堤安然无恙。


及第和那位年长的水利专家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相互祝贺:“刘总,多亏您的建议!”


“政委,危难时还靠解放军,多好的战士啊!”整个对话,寥寥数语,不过十几秒,俩人谁也未料到手与手之间霎间传递着相互信任相互理解的电感。望着面前的这位瘦高个儿,淡灰色衬衫略显得有点大,灰白的头发服帖地向后拢着,胡子茬布满嘴唇周围,鼻梁上架着一副老式眼镜的水利专家,及第被他的才智、敬业、实在的气质所感动,一种敬意佩服之心油然而生,他开始对水利人有了好感。


相见是短暂的,但交往是长久的。及第同那位水利专家虽只有一面之交,分手之后再没见过面,但俩人一直保持着书信来往。今天同郑局长握手,就有“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觉。


“来,及第同志这边坐,会吸烟吧?”局长热情地问着话?并随手给他倒上一杯茶,及第赶紧接了过来,放在茶几上,看见局长和郭处长坐下后,才席沙发而坐。


“不会吸烟!”


“这个习惯好,那就喝点茶吧!”


及第轻呷一口,一股清新浓郁的茶香缓缓地流入身体,解渴,养生,汤色绿中泛黄,入口意味绵长,唇齿留香,是上品龙井。茶的历史悠久,早有《宋雅.释木》中关于茶的记载,西汉王襄《僮约》中提到的武阳买茶、烹茶尽具,还有被称为“茶神”的唐人陆羽所写的世界最早的茶叶专著《茶经》都对茶史作了较为详细的记载。茶叶历来受到人类的重视,难怪历代诗人对它情有独钟,写下了许多名句,如白居易的“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苏东坡的“从来佳茗以佳人”等。另据《茶史》记载:茶叶是一种营养价值很高的饮料,特别是清茶有防癌效果,所以及弟比较喜欢喝茶。


“及第同志,你的名字起得很有意思,上个星期郭处长把你的档案给我看时,我就觉得这个名字起得好,能讲一下吗?”


及第把名字的来历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好!”局长话峰一转:“你在部队也是个领导干部,管辖的单位和人比我管的多,你可能也听说过地方这几年一直搞机构改革,领导职位都安排满了,只能委曲你了,局党组研究让你到市防汛指挥部办公室工作,先了解了解情况,至于职务问题等等再说,你看怎样?”


郭处长插话说:“市防办是全额预算事业单位,主要职责是负责全市防汛抗旱的日常工作,办公地点就在四楼。”


军人出身的他,在个人问题方面从没向组织上提出过什么要求,随口答应:“服从组织安排,我什么时间上班?”


“嘟嘟”电话铃响了,郭处长起身走到电话机旁,拿起话机问道:“你好,找谁,噢,是市府办公厅王处长啊,让郑局长去开水利工程进度调度会。好,好,我转告局长,马上去。”放下话机,转身转告郑局长:“局长,市府通知你去开会。”


“及第同志,今年的水利建设任务重,所以会议也多,我去开会了,让郭处长把局里的有关情况跟你介绍一下。”


及第随局长出了办公室,握手告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