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八章 左右开弓穿夜幕 纵横深沟避强梁 第二八章(5)枣林酣战

bjunqing2008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在唧唧喳喳了一会儿以后,就听到有伪军大声喝喊道:“喂,八路兄弟,你们难道都不要小命了吗,你们就那么几个人,还硬撑个什么劲儿呀?再要打下去的话,一个也活不成的!”

又有伪军叫喊道:“八路兄弟。快投降吧!当个穷土八路有什么意思呀?还是干我们这一行有油水,不仅吃香的喝辣的,还有漂亮妞泡!人生在世,草木一秋,你们成天里吃苦受罪地图个什么呀?”

这些伪军虽然在大呼小叫地喝喊个不听,又在乒乒乓乓地乱打枪,却没有一个人敢探出头来向前蹭蹭,生怕一不小心给当了活靶子。

这个时候,就听到在伪军大队人马的背后又亮起了一嗓子:“他娘了个臭八子的,你们一个个抱着屁股穷嚷嚷什么呀?快给我向前冲!冲呀!”

“哎呀!我的娘呀,你踹我屁股干什么呀!”“哎哟,哎哟!别,你可千万别用枪口照量我,我冲还不成吗?”随着一阵阵骚动过后,五六十个伪军在几个小头目的威逼之下,加快了进攻的脚步!

两下里一接上火,噼里啪啦地枪声就打成了一锅粥。在曹金海这面,四个战士借助着树干的掩护,打一枪换一个位置,边打边撤;而大队的伪军也借助着树干的掩护边追边打,一时间形成了胶着的局面。

在双方的交战中,蜂拥而上的伪军为了进攻,不可避免地要把整个身子暴露在曹金海等人的枪口之下,让他们占尽了先机;可是,他们满打满算就五个人五条枪,而且有难以胜数的树干相继遮挡着,又怎能够阻拦得过来,直弄得左支右拙,穷于应付,只得一步一步向着枣林深处撤退转移!

在伪军大队人马的追逼之下,周旋了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又被迫地撤回到了原来的出发点,若再继续纠缠下去,势必又要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围困之中,一场短兵相接的血战眼看着就要进入到了最为惨烈的倒计时!


索勇带领着手下的四个战士一直向西摸了下去。他们一边搜索,一边向四下里探看;可是,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有敌人进攻的踪迹,却听到东面的枪声越来越密集。

自打他参加了抗日救国军以后,他跟着韩德平等人打了一年多的仗,战斗经验已经积累了不少。从枪声中他能够判断得出来,从东面进攻过来的敌人不下于五六十人。听着听着,他的心中一懔,猛然醒道:“莫不是敌人使用了一面倒的战术,在集中优势兵力攻其一端?”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下便拿定了主意,向着左右两侧的四个战士一招手,命令道:“快,快!咱们赶快杀回去!”

此时此刻,那四个战士也正在狐疑,一听到索勇的号令,便相互间打了一声呼哨,撤步返了回来,似一阵小旋风朝着枪声密集的地方卷了过去。

等索勇率领着四个战士与冲上来的敌人交上火的时候,曹金海等人已经退过了原来的出发地,倚靠在树干下面歇息的两个负伤的战士也被迫加入了战斗。

危急之中,索勇见到曹金海一边回手向冲上来的伪军开枪射击,一边还搀扶着那个肋下受伤的战士向西撤退,便三步并作两步地抢了过去,大叫道:“曹连长,你放手,把人交给我好了!”

由于在骤然之间抗击的火力增加了一倍,进攻的伪军始料未及,当场便给打倒了三四个,使伪军的进攻滞了一滞,曹金海便趁机率领着手下的战士又向西撤走了一大段距离。

等跑过了一段路再度稳下阵脚来的时候,索勇一边把伤员倚靠在树干上歇息着,一边向曹金海提醒道:“我们几个人去西边看过了,敌人没有深入到树林子里来进攻的迹象,我看他们的主力都押在东面了!”

曹金海点头道:“我也听出来了,追击我们的敌人最多也不过百十来人,从东面碾压过来的敌人少说也有五六十个,除去被咱们打死打伤的十几个,这可能就是他们能够组织起来的最大兵力了!”

索勇又建议道:“照眼下的情况来看,咱们就是再勉力周旋也周旋不了多大一会儿的,还不如故伎重演,从西边夺马再突围出去!”

曹金海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见已升有小半天高,信心十足地应道:“不用太着急,咱们再磨蹭着与这些王八日地涮一阵子再说吧!说不定咱们的援军就要赶到了!不到山穷水尽就用不着再使夺马突围的招数了!”

他的嘴里虽然在这样说,其实在心里是赞成索勇的主意的,但是,眼下的情况已经不是先前了,不用说敌人已经上过一次当,定然会对夺马有所防备,自己手下又拖着两个伤员,行动多有不便,他又怎么能无所顾忌呢?


过了不大一会儿,敌人的大队人马又渐渐地逼了上来,埋伏在东侧的八个战士与敌人接上了火,且越打越激烈,而期待中的援军却毫无消息。这个时候,曹金海见到形势已经是万分危急,便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了。

他把索勇招到身边,叮嘱道:“你护送着这两个负伤的弟兄先向西撤下去好了,见到敌人有进攻的迹象时,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开枪还击,要等我们撤下来的时候再一起向外冲!”

索勇知道他这是预先安排退路,也不好相争,只好应道:“那好吧!我先去侦察好突围的缺口,在西边等你们好了!”说着,一俯身把倚靠在树干上的重伤员背起来,又招呼那个左臂负伤的伤员匆匆地向西撤了下去。

曹金海在这时已经下了与敌人拼死一战的决心,他不再指挥着接战的战士边打边撤,而是身先士卒地与优势敌人展开了对攻,并时不时地打个小反击,与冲上来的敌人犬牙交错地扭打在了一起。

伪军从打一攻进枣树林,打得就是追歼战,虽然进展缓慢,损失惨重,却还没有遭到如此猛烈的反击,现在见到对攻越打越激烈,一时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慌乱之中竟有些支持不住了,整个进攻的阵线发生了混乱和动摇,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却了下来。

民谚有云:“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又云:“一夫拼命,十夫难当!”这些伪军虽然在大小头目的威逼下一个劲儿地向前冲,可真正敢于玩命的却是一个也没有,又那儿抵挡得了曹金海等人的拼命战术!

瞿金河等几个伪军小头目一直躲在后面督战,又一路跟着向前冲,谁也没有料到具有绝对优势的伪军会败下阵来;而躲在最后面督战的赫连洪更是对伪军的败退毫无思想准备。一见到前面的伪军渐渐向后涌来,不禁大为震惊!

惊愣之余,赫连洪急迫地大声喝问道:“前面是怎么回事呀?怎么不进反退了回来呢?”随即又大声喝骂道:“都他娘地找死呀,一个个都给我听着,谁要是再给我往后退,军法从事!”

赫连洪这么一恐吓,夹在中间的几个小头目也炸开了毛,又吵吵嚷嚷地催赶了起来。这个叫道:“冲,快给我向上冲!”那个骂道:“他姥姥的,前面有老虎么,谁敢再向后退,老子就崩了他!”乱糟糟闹成了一团。

缓缓后退中的伪军士兵在督战头目的威逼之下,一个个情非所愿地又沿着旧路杀了回来,发起了又一次的进攻。在这个时候,曹金海及其手下的战士又有两个中弹负伤,被两个战士抢下了火线,一时间火力骤减。

曹金海见到仅仅凭剩下的几个战士已经难以继续支持,心内焦灼无比,无奈之下,只好忍痛下了撤退的命令,指挥着边打边撤,一路辗转向着枣树林子的西边撤去。

在这个时候,进攻中的伪军见到抗击的火力减弱,士气大振,登时一窝蜂似地冲了上来。躲在后面督战的几个伪军小头目一见战场形势呈现出了一面倒的趋势,也一个个从人缝中抢了上来,大呼小叫地造起了声势。

瞿金河平时是一个见到打枪就向后抽的家伙,这个时候见到有便宜可沾,便想跟着趁火打劫地冒个尖儿,也挥舞着手中的驳壳枪一路向前吆喝了起来。

不成想,就在他得意忘形、扬风炸毛之际,偏偏给咬牙切齿的曹金海给盯了个正着。曹金海一见到他那虚张声势的丑态,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甩手一枪就向他的脑门打了过去。

对于曹金海打来的这一枪,瞿金河毫无防备,眼见得就要血溅当场,可是就在曹金海扣动扳机的当儿,一根从地面上冒出来的树根把他绊了一个趔趄,枪响之际,他就觉得头皮一凉,头顶上的大盖帽便随着给掀飞了起来。

瞿金河被骤然飞来的子弹在头顶上划出了一道血槽,凄厉地大叫了一声随即仰身向后跌倒了下去。随着瞿金河仰身后倒,冲在前面的伪军又出现了一阵短暂的凄慌,纷纷向后龟缩了起来。

趁着伪军一时的混乱,曹金海大呼道:“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呀!”一边怒声叫喊着,把一梭子子弹全部给搂了出去。接着,他又拽出了仅有的一颗手榴弹向着当头伪军甩了过去。

“撤!”待见到手榴弹爆炸所溅起的硝烟升腾而起的时候,曹金海又果断地下达了向西撤退的命令。

可是,等他率领着六个战士背着两个伤员同索勇等人会合在一起的时候,眼前的景况却把他给惊呆了:在枣树林西边负责包围巡守的敌人骑兵全都远在百步以外扬刀立马地哨着,没有一个伪军骑兵在树林边徘徊!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不要说再次夺马突围,人一冲出到枣树林外的夹壕道上就会成为伪军骑兵追逐砍杀的人肉靶子,又何得谈及突围之事!惨淡的愁云立即弥漫在了曹金海的脸上!

就在曹金还思量着进退两难之际,背后伪军大队人马攻击前进的枪声又似爆料豆一样响了起来,一阵阵的喊杀声又渐渐地越逼越近!

索勇见到前有敌人骑兵拦路,后有敌人大队人马压了过来,急得两眼里直往外冒火,怒喝道:“弟兄们,打起精神来,跟这些王八日的拼了!”



——身陷绝地天无门,又闻喊杀上霄云!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