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 上篇 热血征途 第三十六章 误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

侦察班刚刚归队,就被一连迅速派出去侦察开路。

为了方便请示指挥,连指向侦察班下发了行军地图,还配备了一部884型步话机,这种短频载波电台,和朝鲜战争王成用的老式电台差不多,信道简单,笨重落后,但对侦察班来说非常重要,至少侦察班可以在两三公里内随时和连队保持联系,侦察起来机动灵活许多。

看来,在农场被伏击,已经让连指痛切感受到没有侦察情报的挺进将会遇到很大麻烦。

在一处无名高地,部队进行了简短停留,整理队形。趁此时机,一连步话员将联络对象、呼号频率、密语代码以及操作使用方法等等内容向侦察班做了详细交代。

使用电台对战前接受过特殊训练的侦察班来说并非难事,在越境前的集训中,除了泅渡夜侦射击攀岩,还有一项就是使用报话机通讯联络。

张国富见通讯电台粗大笨重,又想起家里盒子大小的收音机,不由脱口道:“这家伙太重了,要是能跟收音机一样大小就好了。”

操作示范的步话员有些刮目相看:“你是说861型号吧?那东西大小像个收音机,就一根橡皮天线别在腰间,用喉头送话器发话,据说军工厂刚研制出来就装备了军区侦察大队。”

李向阳拍拍步话机道:“老弟,侦察班能用上电台就不错了,你知不知道,有些连队一台连排指挥机也没有!”

唐国伟似乎在考虑什么,问道:“小越南也在用电台,侦察班和连队通话会不会遭窃听?有没有同频干扰?”

一连步话员连连点头道:“这个当然有,窃听干扰是免不了的,大家记住要用密语呼叫,哪怕不得已用明语,也要掺点迷魂药在里边,比如把班说成排,把子弹说成炮弹,就算跟小越南撞在同一个通讯频段,也要灌他满脑子浆糊。”

说到这点诀窍,就不是侦察班的强项了,听听果然长见识,侦察兵们都“嘿嘿“笑了。

唐国伟背上了步话机,带领三排七班作为一连正式的侦察班率先出发了。看看老军表,时针正好指向下午四点。

午后的太阳依然强劲,照耀着沿途经过的田野、果园和村庄农舍。农房大多荒废,破烂不堪,基本上人影全无,估计都在逃避战火。

途中不时看到被越军分段炸毁的桥梁和电线杆,还有烧毁的厂房,一片废墟瓦砾的景象。偶尔也碰到一两个牵着水牛踽踽而行的老农,泥巴腿子麻布衫,脸上还带有惊恐或是巴结的表情。

杨少平一路前进一路感慨不已。

之前团宣传干事下来讲课时就说到,从二战前抗法抗日再到二战后抗法抗美,越南军民打了将近百年的战,胜利后不但不休养生息,反而更变本加厉,侵略柬埔寨,挑起中越边境事端,搞得民不聊生,百业凋敝,今日深入其境,所见果正如其言!或许这场举世震惊的中越大战,将会给这个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大国的狂妄国度一个当头棒喝,噩梦百年!

转过山坡,一片甜竹林挡住了去路。竹林并不茂密,丛丛簇簇之间可容一两人通过,林间光影斑驳,颇为安静。

班长唐国伟警惕地观察四周,举起手掌,食指和中指做个V型分叉动作。侦察班立刻分为两组,左右并进,以战斗状态进入竹林。

午后阳光灿烂,竹林一眼可以看穿,埋伏游击手的可能性不大,但脚下就很难说了,地雷和陷阱防不胜防。班长唐国伟和班副李向阳盯着脚下厚厚落叶层,不时回头提醒身后的小组成员注意地雷绊线。

在越南,防步兵地雷层出不穷,最恐怖的要算定向雷了,它的发火装置分出数根引线,通常伪装成绿色,在草地上非常隐蔽难以察觉,也有引到树上的,只要碰到任何一根,定向地雷瞬间引爆,扇面杀伤十米内可以穿透六毫米的钢板,不要说鞋底塞了小钢片的解放鞋,就是当年美国大兵脚下的防雷靴也同样不堪一击。

杨少平紧跟在唐班长身后,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持枪搜索警戒前进。徐建雄、何定斌和周国超更是小心翼翼,一步一个脚印紧跟在老兵们的后头。

竹林很安静,偶然有只竹鼠唰地溜过,撩起枯叶飘飞,引得数只枪口齐刷刷地指向瞄准。短短四五十米的甜竹林,新兵们竟然走得满头大汗。

竹林甩在了身后,眼前兀然出现一面山坡,坡上有一个爆炸过的拱形涵洞,洞口足有一人高,却坍塌了一半,显然是被人工爆破的。涵洞上方是一条坚固混凝土引水渠,两根电线木杆倒在洞口前,烧得焦黑。

唐国伟打开地图,却找不到涵洞的标记,图纸上竟然还是一条继续延伸的简易公路,没有竹林,也没有山包,更没有涵洞。

难道侦察班走错了方向?唐国伟思索一下,果断打个手势,让班副李向阳带领一组先侦察涵洞情况,自己和二组研究起地图来。

罗玉刚看看地图,又看看涵洞,喃喃道:“见鬼了,这样也会走错方向?”

一句话让大家的神经立马绷紧起来。越境前,罗玉刚就是侦察班公认的活向导,他若把握不准,则极有可能误入歧途了。现在中方主力推进很快,后方形势瞬息万变,敌我控制区交错混杂,一旦进入越南武装控制区,后果非常严重。

张国富紧张道:“班长,要不要撤回去?”

唐国伟没说话,反复打量面前的山头涵洞,苦苦思索,还是拿不定主意。罗玉刚突然急促道:“班头,我们没走错路,是地图不对,地图标错了。”

唐国伟皱起眉头:“错在哪里?”

罗玉刚指着图纸说道:“这是条小河流,我们离开连队不久就遇到,还有一个砖瓦厂,这里也有标识,接下来就碰到竹林山洞,但地图上没有。你看,公路只有一条,而且沿途没有岔口,我们是不可能走错路的。”

唐国伟神色严峻起来,浓眉拧成个大疙瘩。地图出错,非同小可,但军事地图事关重大,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低级错误呢?

正说着,一组的张海洲回来报告说,一组已经穿过涵洞,里面除了渗水的滴答声外,就是通风的音响,没有发现任何敌情。

唐国伟下定决心,命令道:“继续前进,通过隧道后再参照地图。”

通过涵洞后是下坡路,绿油油的一片野生芭蕉林。穿过芭蕉林,眼前豁然开朗,空旷开阔的荒草地上,一条小溪从远处拐来,灌溉着这片杂草繁茂的荒野。

打开地图,图标与实况依旧差异很大,在此地段,军事地图上既没有河流,也没有山坡,只有一个叫昆贡的村落。这时候不止班长唐国伟,侦察班其他战士也犹豫了,只好一边对照地图,一边缓慢警戒前行。

“哒哒……哒哒哒……”

一串密集的子弹突然在身旁呼啸而过,打得周围的草地“噗噗噗”爆响,泥土飞溅。

“隐蔽!”唐班长大吼道。训练有素的侦察兵就地卧倒,迅速消失在茅草丛中。

杨少平反应迅捷,卧倒瞬间用眼睛余光扫过,见身旁周国超还没反应过来,顺势将他扑倒。几乎同时,班副李向阳也带倒了动作迟缓的何定斌,躲过一劫。

袭击并不连续,断断续续,弹道很平很低,压着头顶呼啸而来,打得周遭灌木杂草狂飞乱跳。

杨少平判断,朝这里射击的敌人很可能就在附近的山头上。但地图没有标识,如果地图上有标示山头的话,侦察班绝对不会这样贸然挺进。

张国富扒开茅草压低嗓音问道:“少平,敌人在哪里?”

杨少平匍匐在地上,呼吸急促道:“不知道,注意隐蔽。”

何定斌抬枪想还击,李向阳急忙喝止道:“别动!找死!”

老兵的反应是正确的,敌人的射击并不连续,总共只有五次,短促而又集中,然后就停了下来,看样子对方只是在对可疑目标进行侦察射击。敌人方位不明,而且相当狡猾,如果我方惊慌失措,贸然还击,不但解除不了威胁,还会将自己的位置、火力完全暴露。

敌人的试探射击并没有发现隐蔽在荒草野里的侦察兵,机枪声也随即停歇下来。

唐国伟挥挥手,示意战士们悄悄通过敌人机枪封锁地带。

但徐建雄中弹了,反应慢了半拍的他并没有周国超何定斌那么好运,7.65mm的钢芯机枪子弹从他后背穿过,打断了几条肋骨,解放服瞬间被鲜红浓稠的血液浸透了。

唐国伟变了脸色,指挥一组警戒掩护,二组立刻将徐建雄抬过火线。

徐建雄刚一放下唐国伟就急吼道:“快,急救包!”

军装被撕开了,眼前一片血肉模糊。徐建雄张开嘴艰难地呼吸,睁大眼睛求援地看着大家,胸口腹部微微起伏,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几个急救包裹上去,捆扎好,但还是无济于事。其实,急救包就是一条长二米宽十厘米的消毒纱布,它最大功用就是包扎、止血和自救,但面对徐建雄碗口大的创伤,血液汹涌如泉,任何急救包和止血带都失去了效用。

唐国伟一个大拳头砸在地图上,破口大骂道:“王八蛋!搞地图的人都是饭桶,废物,该枪毙!”

侦察班并不知道,手上的军事地图其实就是参照当年法国殖民者的旧版本印制的,时过境迁,人文地理自然和现在相去甚远。还有地图等高距为五十米,五十米以下的山头在地图上是找不到的,但正是这些不起眼的土坎山包,忽然间就会喷射出死亡的火焰。

唐国伟紧急调频呼叫:“101,101,710呼叫,听到请回答!”

一阵沙沙响后,耳机传来一连报话员的回呼:“我是101,请讲话。”

“1号,侦察班被伏击,一人重伤,请求救援!”

“报告具体方位和敌情。”

“314区域,敌情不明!”

“继续侦察,随时报告。”

“710明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