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贴献给1960—1969年出生的人

生于60年代

一批横跨40岁到49岁的人;

一批有点高傲有点自卑的人;

一批有过崇高理想的人;

一批喜欢怀旧的人;

一批开始祭奠青春的人;

生于60年代,是最后一拨这样的人:

是最后一拨过六一节,必须找齐了白衬衫、蓝长裤的人;

是最后一拨玩弹弓\\铁环\\玻璃球的人;

是最后一拨看过黑白小人书的人;

是最后一拨看了山口百慧的《血疑》,天天查看自己手臂上有无红点、担心自己也得白血病的人;

是最后一拨还曾为费翔意乱情迷,深深同情他白白地担了大兴安岭火灾罪责的人;

是最后一拨相信2000年实现四化的人;

生于60年代,我们感受了70年代的那种英雄理想主义色彩,但不再盲目;

生于60年代,我们包容了70年代的个性追求,却并不喧哗;

生于60年代,我们全程经历了始于70年代末的改革开放,是理想兼顾现实的一代,也将会是是痛并快乐着的一代;

生于60年代,我们见证了许多:

台湾校园歌曲来了:邓丽君\\小虎队\\王杰\\郑智化,一首首优美的歌曲耳熟能详;

香港电影来了:四大天王\\成龙\\周润发,一个个血胆英雄成为偶像;

霹雳舞来了\\喇叭裤来了;

世界改变着我们,把我们从少年少女变成了人父人母;

生于60年代,我们经历了许多:

经历了一代伟人朱\\毛\\周的离去;

经历了四人帮垮台;

经历了女排三连冠;

经历了富人越来越多梦想越来越远;

于是,60年代的人有了很多无奈:

当我们出生的时候,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

当我们需要读书的时候,赶上了文化大革命;

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

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

我们还没能工作的时候,工作也是分配的;

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撞得头破血流才勉强找份饿不死人的工作做;

当我们不能挣钱的时候,房子是分配的;

当我们能挣钱的时候,却发现房子已经买不起了;

当我们需要生育的时候,国家只让生一个;

当我们没有进入股市的时候,傻瓜都在赚钱;

当我们兴冲冲地闯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成了傻瓜;

当我们教育子女的时候,碰上了会说“外星文”的90后;

当我们需要人照顾的时候,碰上了只会让人照顾的90后。

我说:我想买房。结果房价涨了。

我说:我想买车。结果油价涨了。

我说:我想买点肉吃。结果猪价涨了。

于是我说:那我吃方便面总可以了吧?!结果方便面也涨价了;

那我只好成佛,佛祖说:你终于得道了!

一首<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勾起我们许多美好的回忆;

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如今已经成为了中年发福的老一辈;

20年前我们曾怀想:

再过20年,我们的生活不知有多美;

曾经的美妙梦想,如今早已烟消云散,又有多少惆怅在心头?

不知道再过20年

是否真的会天也新,地也新,自豪说我们是60年代的老一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